加载中…
博文
http://epaper.ccdy.cn/html/2019-05/18/content_262222.htm?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又是满城尽开月季花的季节了!

    见到小区花园里第一树月季开花时,我满眼里就都是月季花了,它开遍了京城,在大街小巷漫成月季花的海洋。

    我脚步轻盈地上班去。我知道我的路上已盛开着月季花。

    上班途中有一个小小的处在转角口的街边花园。春天一到,花园里一片阔大的月季花丛就成了一处诱人的风景。红的、粉红的、紫红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穿过体育馆北边那条街时,迎面走来一位女士,问我7天酒店怎么走。她手机的导航显示就在这个区域,却久寻不见。她脸上已满是疲惫。我停下脚步,往周边建筑看了看,肯定地说应该就在附近。我印象中这一片区确实有家7天酒店,可在脑海里搜索了好一阵,愣是想不起具体位置,只好抱歉地让她再问问其他人。

我继续我的路程,她则继续往前寻找。

转过弯,走过半条街,看到街边大楼门口的年轻保安,便近前请问他7天酒店在哪里。他朝北面的路口一指:“就在那条胡同里。拐进去,一栋黄色的楼就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文

情感

      

    朋友出远门,临走时提来一只精致的鸟笼,托我代他养鸟,并说如果他不再回来,这鸟就送给我了。抬眼看看那两只八哥,我默默接过了鸟笼。

  鸟笼就挂到了我的房间里。那两只八哥,尚不会说话,但是它们从早到晚不知疲倦的鸣叫声很快就使我烦躁起来。实在静不下来时,我就将鸟笼提到室外,任它们去叫个够。可也奇怪,到了阳台,它们反而缄默了,相互啄着羽毛,安静得很。而一将它们重新提进屋,又叽叽喳喳叫声一片。我生起气来,干脆给它们断粮,但很快便发现它们饿起来叫得更烈,只得老老实实按时给它们喂食。

  一日来了几个朋友,进门听得鸟叫声,不胜惊讶。“呀,这么漂亮的鸟儿,哪儿买的?”待知道这两只八哥并非我所有时,一个个便又争着想买下来。像拍卖一样,价钱越喊越高,逗得我直乐:“这鸟这么值钱么?”“哈,这你就不懂了,花鸟虫鱼,闲情逸致也!难道你不觉得鸟儿的啁啾声有音乐般的动听么?”我以为这话不过是文人的巧舌,不加理会。不料后来又来了几批客人,都对这两只不会说话的八哥赞不绝口,怜爱备至。

  我不由得注意起两只鸟儿来,发现它们确实很漂亮抢眼。雄八哥羽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王子君


图为1941年12月,时任新四军第三师师长、政治委员的黄克诚。(资料图片)

1941年1月,黄克诚被任命为新四军第三师师长兼政治委员,率新四军第三师在苏北抗日。

苏北地区由于日、伪军的残酷扫荡和经济掠夺,生产力遭受很大破坏,军民生活极度困难。根据党中央、毛主席关于开展大生产运动的指示精神,黄克诚向全师发出《关于开展生产运动的训令》,要求全体主力及地方部队,在不妨碍战斗的条件下积极开展大生产运动。在发展生产的同时,提倡厉行节约,反对贪污浪费。

当时,盐阜区种植棉花,却没有纺织厂。老百姓穿衣,全靠自己手工纺织,一年织的土布还不够自己穿衣用,干部战士军装用布更是困难。1943年部队发放夏季服装时,棉布不能满足部队需要。黄克诚在指挥抗日战斗之余,也思考着如何解决部队棉布供应困难问题,以减轻人民的负担。

一天深夜,黄克诚突然有了主意。他拿着军帽,让妻子唐棣华帮他改帽箍。

新四军的单军帽,沿用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王子君

    温州是一座沿海城市,也是一座历史古城,建于东晋明帝太宁元年即公元323年。瓯江从城区北面流入东海,因地处温峤岭南,“虽隆冬而恒燠”,四季温和湿润,故名温州。说是历史古城,留下的人文景观却并不多,远道而来的客人到温州,必去游览的地方大概就只有江心屿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http://epaper.ccdy.cn/html/2018-10/13/content_243914.htm

王子君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出自唐代诗人刘禹锡《陋室铭》中的名句,1000多年来广为流传,但对我却一直未有深刻的触动。然而,当我进入福建武夷山区,入住武夷山庄,抬眼望见高不过三五百米的大王山顶峰时,这句名诗却突然浮出脑海。武夷山早已名扬世界,却全然没有想象中的巍峨雄奇,它究竟“仙”在何处?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全程参加了“‘2018美丽中国行·玩转大武夷’中央媒体和名作家采风活动”,足迹遍及福建南平市的“大武夷”地区,惊喜地发现武夷山之“仙”,仙在八大方面:山、水、林、茶、(历)史、红(红色)、乡(村)、(美)食。这里暂且只表它的山、水、茶三“仙”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微信时代里,也许我读到过不少的“闪小说”,有些确实很美妙,在心中闪过强光。但真正感受“闪小说”的魅力,却是在集中读到梦凌将用于召开网络研讨会的20篇闪小说之际。

“闪小说”,顾名思义,就是只有闪电般长度的小说。但它是小说,又必须具有小说的要素。闪电是强烈的放电,是快速生成,短促而明亮夺目。明亮的闪电划过天空,是积雨云中美丽的风景。而作为小说,只有闪电般的长度,要有什么样的冲击力才能刹那间照进读者的心灵?

读梦凌的闪小说,我感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台风又来了!

台风在这海南岛上,早已是司空见惯了。但这一次的台风似乎更加凶猛,台风登岛后,呼啸着长驱直入,将成片的橡胶林、满园的风景树,刮倒、吹断,甚至连根拔起。风过之处,一片残枝败叶之象。

可是,却没有一棵椰子树在台风中倒下。椰子树啊,这海岛上永远的奇迹!

摄影家老朱开着他那辆可坐七八个人的面包车来到了海滨大道上的一个台风登陆口。他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420日,“第二届海峡两岸网络原创文学大赛”颁奖典礼在京举行。四毛(王子君)的长篇小说《预见》荣获“最佳影视创意奖”

大赛指导单位是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主办方为中国出版集团公司。大赛组委会收到参赛作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