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抄手游廊
抄手游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039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07-09-12 11:48)
 博客停止更新,感谢大家厚爱
 何日再开,未知……
阅读  ┆ 转载 ┆ 收藏 
 
Max Roach passed away in the early morning on August 16, 2007 in Manhattan.
 
Max Roach, we insist!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17 14:43)
分类: JAZZ ESSAY
 
 

前几日同时在当当和卓越购了两批书,当当的今天送到了,卓越的音训全无,慢慢等罢,书这个东西毕竟是世界上最急不得的,遍寻不着的书兴许哪天不经意因了某种因缘便得着了,如此得来的自然会愈发珍惜。Max Beerbohm在某日写了长长一篇文章试图来证明这个道理,Edmund Pearson更是事无巨细一一向我们罗列种种因缘,其实这种事情大可不必说出来,爱书的人自然是明白的,当然若是看别人将种种因缘一一细数,那自是有大乐趣在其中的。听也一样。Zoot Sims的这张唱片,拿回来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一直没有机会来好好听一听,现在觉得真是一件很罪过的事。哥本哈根总是会发生一些很奇妙的因缘,譬如Stan Gatz在那里留下的最后几场美丽的梦,七八年的四月(四月!April in Copenhagen),Zoot Sims和Kenny Drew又给哥本哈根留下了一段可供谈论的因缘。所谓因缘,大约是这样的,原先Zoot Sims的吹奏就像极了Pres,像是在天上飘,现在又添上了Kenny Drew云雀般灵动的手指,简直拉都拉不住,此是其一。其二,幸运的是有NHOP和Alex Riel,尤其是前者,NHOP的贝司,本来就是要配比较“显拙”的乐手才比较好,现在配上了这两位“飘逸派”(大概其时跟Kenny Drew合作上了瘾),竟是有老有嫩,有轻有沉,像极了一幅山水,恰切得很。合适的时间再加上合适的人,这也许就是因缘的全部要义了。那天晚上的最后,听众们早已纷纷羽化,Zoot Sims一连吹了三首公爵的曲子,其中的两首(美乐曲、I Got It Bad And That Ain’t Good)出现在两年之后他给Norman Granz录的向公爵致敬的唱片中,最后一首是Caravan,神秘的主题,轻盈的吹奏,即使是现在对着方方正正,毫无生气的音响来听,还是不禁会想,哥本哈根真是一个美妙的地方。

还记得吗?Al Cohn和Zoot Sims,“四兄弟”(Four Brothers)中最好的两兄弟,又是一段四十年的美妙因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09 19:48)
分类: UNTITLED
 
 
停滞了这么久再来写这个博,唯一的用意是为了让她看起来不像是夭折了,真的,就是这样简单。即使是用废话堆出来的生命若是一下子没有了,也会让人觉得触目惊心,并且难过很长一段时间。吴尔芙以前告诫我们,让我们不要总是倾诉,因为这样下去总有一天我们会无话可说,其实吴尔芙不知道,要是不倾诉,我们就会感到很难过。譬如昨天早上,黎明的时候,我醒了过来,我觉得很疲倦,完全的疲倦,可再也睡不着。灰色的黑暗在我身边呼啸,我在这些呼啸声中倾听自己,觉得自己成了一间屋子,开着一扇窗,却又沉闷,好像只拥有了一半的存在。每一个真诚(?)的博客都是这样一扇窗子,所以即使上面的文字在继续,背后的那间屋子却依然是沉闷闷的,在和黑暗斗争。但即使是这样,对于我来说,写点什么总比什么都不写有好处,这样不至于让我渐渐变成一座孤零零的城堡,即使不是卡夫卡式的。也许一切都是苟延残喘,但这又有什么要紧的呢,说到底,一切都是陶土匠指间柔软的泥土,我们是这样,我们说出的话,写下的字更是这样。
 
消息一则:老明的遗孀新近发现的录音西地化,普天同庆,众乐友速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06 14:50)
分类: JAZZ ESSAY

 

赫兹里特(William Hazlitt)曾经写过一则妙文讲旧书重读的乐趣,赫公讲这就好比我们下馆子,菜单上这么多花样,我们叫服务生端来的总是那么几样爱吃的老菜。听唱片也是这样。唱片越买越多,可是每次站在唱片架前,右手不由自主伸向的总是那么几张唱片,好像非这样不可似的,有时候想想,不如像纪德那样,抱一本“维吉尔”终老算了,要都是那样的话,本来就不景气的唱片业可真的是要遭殃了。老乔的这张唱片就可算是我的“维吉尔”(之一)。70年的夏天,老乔签约Milestone,呼朋引伴,意气风发,924日晚上,现身荷摩萨长滩的灯塔俱乐部,单点多向的录音设备已经架好,maiden voyage,开始!且看他呼来是是什么人,一袭花衫,腆着肚子吹小号的Woody Shaw;彼时正处于“牛仔时期”,头戴阔边帽,一身牛仔的George Cables;跟他一样胡子邋遢的Ron McClure;还有弄成非洲爆炸头的Lenny White;再拉来兄台Tony Waters做客串,真正是一帮子怪得不能再怪的怪人。正像老乔所说的,整个晚上他们都在捣糨糊(mix this with that),众所周知,这类事情是Woody Shaw最乐意干的了,且也正中了George Cables的下怀。糨糊哪来的?藕断丝连,老乔在蓝音的唱片呗,对照了一下手头的唱片,素材基本取自63年的Page One64年的Inner Urge以及66年的Mode for Joe,不过那天晚上老乔一伙是越捣越热火,老乔嘴里喊着,再加点料,再加点!于是真正是硝烟弥漫,硝烟!不过捣归捣,这张唱片倒是辨识各人即兴语汇的好典型。前些年Milestone给老乔出了一个8CDBOX,不知道如果把这么大的一个盒子一气听下来会不会气绝身亡,不过老乔的东西,还是慢慢听为好,他和Woody Shaw同志一样,都不是听的时候热和,听完之后就没事了的那类人,譬如维吉尔,究竟不是品三国之类的东西。

 

一个小小的余兴节目,下面这张图截自浦沢直树的漫画神作Monster,大家看到什么了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03 10:18)
分类: UNTITLED

 

老妈学校某老师的小孩要念小学,老妈问我送什么礼物给他比较好,我说,送他一套福尔摩斯吧。意见立即得到了采纳,给小男孩看福尔摩斯,那是再好不过了。这样一说,也勾起了很多回忆。第一次遭遇这个可爱的侦探是在二年级的时候,那时候小学的图书室是在某个巨大建筑的地下室,并且在一条长长的甬道的尽头,走一次就会染来一身废弃的味道。图书室只有一扇小窗子,印象中好像总是有阳光透过窗子打进来,只不过那光柱里有数不尽的灰尘在回环往复,让那时的我总害怕自己的鼻子会被堵住。轮到我们班借书的那天中午,我都不回家吃饭,早早就候在甬道里,等待图书室老师手拿着钥匙玲玲琅琅地走来。就是这样,在二年级的时候,我读到了福尔摩斯,毫无疑问,那是群众出版社的。棕色的灰扑扑的封面,翻着翻着时常会见到被撕走的一页,我知道,那一定是插图,所幸的是总还有几张留下来,让我知道哦原来福尔摩斯是长这样子的,至于华生,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是一个毫无存在感的人。我没有按照一个合理的顺序来读,最先读的是四签名,最后读的是恐怖峡谷,所以至今让我说这些案件的前后顺序,我总是要搞混,这是我福尔摩斯知识体系中的一个弱点,其它我可以说,无懈可击。当然最合我意的是巴斯克维尔庄园的猎犬,在满月的衬托下站在岩岗顶上的福尔摩斯简直就是我的神,是的,我的神。两年之后,老爸终于给我买了一套福尔摩斯。因为当时找不到群众出版社的,所以只好买了文联出版公司的四卷本,我记得很清楚,一共要四十九块钱。于是每天去学校总会挑一本放到书包里,其实也没什么好挑的,四本翻来覆去都被翻烂了。很奇怪,在上课看福尔摩斯,一次也没被老师抓住过,相反,倒是安徒生童话,只看了一次,就被老师收走了。多年以后,我有了从河滩杂志(The Strand Magazine)影印过来的福尔摩斯故事,几乎每页都有Sidney Paget绘制的精美插图,这些插图对于我来说是如此熟悉,因为我早就已经在脑中想象过无数遍了。隔了十几年了,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子还爱不爱看这个,反正那四本文联公司的福尔摩斯就搁在我书桌的抽屉里,触手可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1-08 08:51)
分类: JAZZ ESSAY

 

诚如aspen兄所言,冬天是最适合听爵士的季节,冷风已大可造势,若是再摇曳一秉火烛就更是深可味了。譬如天才的小哥Barney Wilen。单是看他的照片就让人放不下,Bill Evans一般的眼睛和眼镜,像是透过树梢的缝隙照过来的那一纸月光,一揉就要碎掉了,并且天一冷,就愈显的俊俏起来。一丝不苟,是的,一丝不苟,如他的吹奏,永远带着巴黎的习气(那是他的母亲灌注到他的血液里的),像是梳子在轻轻爬犁你的心。53年的春天,背着他的萨克斯,戴着他的大眼镜(big glasses),16岁,第一次站在了塔布俱乐部(the Tabou)的台上,身边还有Henri RenaudBobby Jaspar,一台的文弱书生,一台的细致如水,以致那一年巴黎的春天亦是格外让人心动。昨天晚上,趁着醒脾的夜,走出去,顺便带上小哥的吹奏,听他吹老Dizzy和老Monk的曲子,Night in Tunisia,被一口一口勾画出来,和着冷峻的夜气,还没到“the famous break”,我的魂早已经不知道被勾到何处去了,所幸还有月亮引着我回来。

57年的巴黎,Barney WilenMiles Davis还有Kenny Clarke,这出戏大家还记得吗?

http://blog.sina.com.cn/u/576da696010003cf

 

BARNEY WILEN (March 4, 1937 - May 25, 1996)

Bernard Jean Wilen, AKA Barney was born March 4, 1937. Wilen was a self taught player and became one of Europe's best and more modern saxophonists. He was born in Nice to a French mother and an American father.He studied the alto and, at 16, moved to Paris where he played with Henry Renaud, Bobby Jaspar and Jimmy Gourley He grew up mostly on the French Riviera; the family left during World War II but returned upon its conclusion. According to Wilen himself, he was convinced to become a musician by his mother's friend, the poet Blaise Cendrars. As a teenager he started a youth jazz club in Nice, where he played often. He moved to Paris in the mid-'50s and worked with such American musicians as Bud Powell, Benny Golson, Miles Davis, and J.J. Johnson at the Club St. Germain.  He was very fortunate to tour and record with Miles Davis in 1957. This led to him performing on the soundtrack to the Louis Malle film "Lift to the Scaffold" in 1957. The recording won the Prix Louis Delluc the next year.Two years later, he performed with Art Blakey and Thelonious Monk on the soundtrack to Roger Vadim's Les Liaisons Dangereuses (1960). He appeared at the 1959 Newport Jazz Festival, one of the first non-americans to do so. During the '60s,Wilen explored with free jazz and Indian music. He appeared at the 1967 Berlin Festival and engineered Archie Shepp's 1969 live performance at the Algiers Festival. In the late 70's and 80's he returned to playing the ballads of his influences Sonny Rollins and Harold Land leading to him being awarded the Grand Prix Charles Cros in 1987. In the 90's he continued to be active, playing at many european summer jazz festivals and recording. He died of cancer May 25, 1996 in Paris, France. Much of Wilen's later work was documented on the Japanese Venus labe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1-01 19:01)
分类: JAZZ ESSAY

 

昨天,2006年的最后一天,我过得很开心。和一帮哥们喝掉了二十瓶的黄酒,酒来不及烫,姜丝来不及切,心里的话来不及说,然后CX握着我的手把我送到床上,若是这样子死掉也是无所谓了,我真的是这样想的。今天醒来的时候,除了隐隐的头痛,精神倒是格外舒畅。于是窝在被子里放唱片来听。2007年,又一个和爵士相伴的年头开始了。是Booker Ervin,这一回,是在半睡半醒间听的,所以这一个注意力里也许是Booker眼镜里的光,到了下一个注意力里也许就换了Horace Parlan指尖的流水,再到下一个注意力里又换了Grant Green对一个乐思无休无止的调戏了,好像在看西洋景。一会儿是正面醒着的Booker,一会儿是反面在梦里的Booker,正面清晰反面就杂乱,反面杂乱正面就清晰,好像绣花,一个气口就是一个针脚。61年,离BookerCandid录制那张名盘只隔了五个月,能和知根知底的朋友在一起录唱片真是一桩再好不过的事了,边想边吹,边吹边弹,G.G.还不忘在里面撒上一把把的香料,熬出来的东西自然能把人弄得神魂颠倒。起来的时候我想,也许应该加把劲把Horace Parlan在蓝音的东西收齐了,后来又一想,不用急的,慢慢来吧,爵士这种东西,逃不掉的,比方说Booker Ervin的吹奏,即使把心翻个个,沉甸甸的东西还是会再次紧紧贴到心的底部去的。

 

大家新年快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13 20:57)
分类: UNTITLED

后知后觉的我也是昨天经某个动画同好(^_^)的提醒才得知这个消息的:2006年11月12日下午14点30分,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在其周日的动画电影院栏目里面播出了Cowboy Bebop的剧场版,中文译名为星际牛仔。一开始我怎么也不敢相信,跑到网上一看,千真万确,有图为证,赶紧从BT上下了低画质的在线录制版本来看,是的,这是真的。真是想不通,央视是不是吃错药了呢?作为一个铁杆CB迷,我欣喜若狂。


看看吧,这种画面想想也绝对会被删除的,可是实际上本次电影频道播出的版本是一刀未剪,真是让我们一下子反而接受不了了。


“本片是在央视6套的动画电影院栏目播出的,就目前看来这是一档固定的节目,每周日下午播出。播出各国剧场版动画电影,如果这个节目一直播出的话,继续在央视看到日本剧场版动画并非不可能。应该说在目前国内动漫配音质量极端低下的情况下,由七位配音演员配音的本作还是相当不错的,最主要的一点,他们并不是用目前国内把动画朝低龄化配的方式来配音,而是把这部作品按照一部成人电影来配的,这也与这些配音演员多为电影电视剧配音的原因有关。”引自网上。


“你生活在真实的世界里吗?”别怀疑,这是真是,央视放了Cowboy Bebop。或者,央视和我们开了个玩笑。哈哈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01 12:43)
分类: UNTITLED

  Hermann Hesse


来谈黑塞。谈他的《玻璃球游戏》(Das Glasperlenspiel),还有其他。昨天我把《玻璃球游戏》读完了,至此我可以说,黑塞,我把你的书都读过了,是的,都读过了,现在,请你对我说点什么吧。我像读《精神现象学》一样读《玻璃球游戏》,这是一段漫长而孤绝的旅程,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黑塞,你会嫌短吗,不过没关系,这样的旅程可以再回过去从头开始,或者我们可以这样,单看一页,一个词,然后让它们自己展开来就是了,没有关系的,这样子展开来的世界会精巧得让人折服的。黑塞你不是说过吗:一片叶子的悲伤就是整个世界的悲伤。不过叶子的悲伤只是叶子的悲伤:“他们把这头狼肢解了,扛着他的肢体朝圣伊默曼尔走去了。他们谈笑风生,调侃吹牛;他们快活地喝烈酒,喝咖啡;他们唱歌,他们诅咒。无人发现被修剪过的森林的美,也无人发现高山的光彩,更无人发现高高挂在沙瑟尔山脉之上的那红红的月亮,以及从他们的枪管,从雪的结晶和那被击毙的狼的眼睛里折射出来的微弱的月光。”黑塞,你还记得这段你写于一九零二年的话吗?月亮的微光一直从狼的眼睛里折射出来,一直照到了一九四三年,“一位诗人生活在一个明天可能即将遭受摧毁的世界上,他却如此细心雕琢、组合、推敲自己的那些小小词汇,因为他的作为与那些今天盛开在全世界一切草地上的白头翁、樱草花以及其他绚丽花朵的情况完全相同。”是的,完全相同,也许他们明天就会被肢解,被毒气窒息,可是也许

也许有一天,黑暗会消失,

也许有一天,时光会倒转,

太阳再一次成为我们的上帝,

重新接受我们双手的奉献。

 

让我们永远走向上的道路,……(这样)我们才可以诸事顺遂,无论今世在这里还是将来在我们刚才所描述的那一千年的旅程中。

——柏拉图《理想国》 621C-D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