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牗桐之期
牗桐之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74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2-06-18 10:22)
标签:

杂谈

 

11 Fall   翡翠公园

 

11 Fall  阳台日落



 

11 Winter  阳台夜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25 12:00)
标签:

杂谈

那辆摩托已经连续好几个晚上停在那里了。

 

 

大聿心里羡慕这种男人,台湾偶像明星的那种头发,斜拉链的机车夹克,再架上一副大墨镜。在他看来这就是当下成功小年轻儿的打扮。

 

 

这条街叫羊鲅街,许多年前在这城里也算炙手可热,是南北小吃聚集的中心。只是这几年市里领导换得勤,来一个新官,就要发展一个新项目,谁也不要再嚼前任嚼过的甘蔗渣,所以它成了遗落的角落,城中村的典型。小馆子陆陆续续关了,但羊鲅街口仍是一片繁荣新景象,商场、超市、银行,人潮攒动。街里边也算不上寒酸,现榨菜籽油的,弹棉花的,制蜂窝煤的,卖传统糕饼的,生意照旧红火。

 

 

这里原先的住户大多搬走,留下两长排二层小楼,又破又矮,白天的楼道和晚上一样漆黑。各色人等租住在这里,大聿家这样的算正经人家,更多的是南方省份来做小生意的蛮子,另外还有游医,小姐,不一而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24 22:01)
标签:

连环记

杂谈

这是他生命的第十七个年头,虽然晚了些,大聿还是升了高中。

 

 

活了这么些年,大聿没接受过什么特殊的爱。父母早就离异,各自结婚生子,他成了一个很典型的第三人,留之无用,弃之犯法。有个奶奶视他为珍宝,所以一切的一切并没有电视剧里演的那么糟。他有点小聪明,也不忧郁,只是单纯的懒惰和喜欢幻想,所以成绩并不优秀。其实他心底是有梦想的:满了十八岁,去南方,可能去羊城,或者卅城更适合他。听大他几岁的哥们儿说,那里有着大大小小的手工制造业,工作的人大多都他们这样的,没有清高的大学毕业生。更吸引他的时候是,在卅城,花一点钱就可以轻易地买到爱情。

 

 

第一天去学校,奶奶仪式性地给大聿煮了个鸡蛋。七十出头的老人,还坚守着传统的信仰:孙子读书,上大学,有份好工作,娶个孙媳妇,会生出白胖的重孙。到时候她的身子骨或许还硬朗,会继续这份充满使命感的照看工作。

 

大聿攥着烫手的鸡蛋,没有一丁点儿胃口。他觉得奶奶可怜,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27 09:19)
标签:

杂谈

 




一周前买了1100D套机,和50mm定焦头,还没有时间出去拍一拍。合肥这边天不好看,一切都灰蒙蒙的,混浊不通透,我想等过段时间带着它去次上海或皖南。

 

看到一篇文章,作为文艺青年,操作单反的时候有如下几点注意:

1. 相机千万不能挂脖子上。正确的方法是,不用时斜挎在肩上,用的时候将肩带logo隐藏到里面,然后缠在手腕上,手拿相机,一看就有专业范儿。

2. 千万别拍旅游景点,比如天安门,小蛮腰,明珠塔和中山陵。

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9 08:28)
标签:

杂谈

 

咖啡店里的小狗Ella

 

想你时,我在看海

 

沈阳 丁香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03 10:02)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02 18:36)
标签:

杂谈

生日那天一个人走了走三河,一个古镇,拍了几张图

 

 

校园里,荷花开的正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06 12:09)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03 09:25)
标签:

杂谈

 

今天去了同事的婚礼,不容易的两个人,九年间聚少离多,现今终于修成正果。婚礼进行时,新娘几度落泪,旁边同事说是因为双鱼座的女生多愁善感。感情路上的不易与辛酸,外人只能通过那两行清泪窥见一斑,而今日内心的翻云覆雨惟可由那幸福的两人独品了。

 

下午突然有机会和女友去万达看免费体验场的电影,天空虽然飘着雪花,我们还是毅然前往。去到那里发现体验场只有《长江七号》,如今星爷的电影是看不下去了,《让子弹飞》我上次看过,于是用体验券花半价买了《非2》的票。

 

这个片子比我想象的好看一些,和上部比起来,并不差多少。但是这种节奏缓慢的电影,男女之间的小贫嘴已经不能提起我多少兴趣了。但电影里面对婚后生活的阐述,还是激起了少许思考。有一句话印象深刻:“婚姻怎么选都是错,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18 13:44)
标签:

杂谈



最早听到这个消息,是周二下午回家后,客厅里的电视在放着新闻,大家虽然都在快乐的聊天中,却都停下来仔细听。不禁惋惜一个青年的逝去,且责怪那十八个孩子不负责任的行动,也是人之常情。

 

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像以前一样,年轻的生命换来了一个烈士的称号,一段时间之后除了他的家人,所有人都忘记了这件事曾经发生过。毕竟在这个年代悲剧曾出不穷,我们敏感的神经一再受刺激,久而久之也就迟钝许多。

 

但是我低估了网络的力量,现在已经不是论坛发帖的时代了,紧随时尚的我们都在织着围脖。于是这个复旦黄山门的消息,一再被转载评论,很快就登上了话题榜的三强。看了大部分网友的评论,都在声讨这十几个学生。的确他们的表现让人心寒,譬如这样冰冷的句子:“探险肯定就要死人的,外国都有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