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4-07-18 22:48)
标签:

佛学

丙丁

分类: 诗歌王国

编号:001

 

突然的,我无法感知时间。人们总是说

时间飞逝,逝者如斯夫。无所谓。

一道光线从窗帘缝隙射进来,

掠过身体,我看了看手表,推开窗帘,

“哦,我为什么赤裸地走来走去?”

镜子把我分割出来。

 

散乱的纸张占满桌面,电脑闪烁着

那个镜框中的脸是谁?恋人们总是喜欢

把彼此的照片放在身边,思恋的氛围

并没有左右一个人的激素。

一个影子穿梭在房间里,他的表达

仿佛在说:“我仍然活着。”

 

对,我活着,因为我恐惧死,

偏离他们的生活,这不是我的错。

急刹滑行的声音让你的大脑停顿了片刻

划过一副画面,但车子仍然奔驰在道路上。

谁都没有错。无论我在哪里,怎样

我都是个体的我,走在一条路上,睡在一间房里。

我的目光只有我的轨迹。

 

我上瘾了。从某种意义上说,大家上瘾了。

寻找和体验让我们上瘾了。

你好,瘾君子。您好,瘾君子。

我发现了自由,就像我发现了束缚。

锁链在我们的脚下咣咣响,绳索勒紧的吱吱声……

是的,这是幻觉。我走在马路上,

我们走在同一条路上,通向同一个方向。

2014-7.5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2-18 22:28)

描摹

 

自由开始滑向傍晚的丛林,或是倾听

又或是继承某种意志,来:

天空悬挂的地图,可看出它的轮廓?

 

我零星的足迹散落在城市,

与时间构成生活的版图,无边际

却又缩成一个点。这个平面的世界

 

仅此而已!?我听见声音

却不敢想象,她向我走来,灯光闪烁着,

周围若隐若现,她的脸隐匿在

 

我努力地探索中,隔着杯子,

我们还一起喝酒呢!晃晃杯子,

红酒在律动中缓慢地发酵

 

(我的绘画涂抹地又重又轻,

色盲的白天我是一支支黑色的笔,

在夜幕上画出几颗星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4-29 20:48)

来自

 

黎明传来过去沉重的回声,用一种

我无法解读的文字,扩散在

阴雨的天空下,打伞的人们匆匆越过

一道道障碍,却又如此沉浸于水。

语言的瓶颈如同寒冷再一次返回春天,

半掩的书页露出它赤裸的坚冰。

 

在迷幻中我喊着:“上帝,宽恕我!”

潮湿季节里那些潮湿头脑的思绪,

在我的耳中唱着,他们的小舌头

即友好又充满了敌意。街道海报

渲染了时间的重量,迎接

又拒绝,疾病锁链打开四月末的窗户。

 

草木繁荣,借着风抒发自己的情感,

阳光走过受挫的地方,细微地修补,

来自小时候的记忆,他精致而又粗糙的脸

慢慢弥漫起微笑,当树叶哗哗喧响,

山野的呼应仿佛来自他的手笔。

2013-4月末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4-22 22:24)

演奏

——至死亡

 

我该如何打听一个人的死?

这些消息从凝结的血液中难以抵达,

我摸着苹果,它红的不安

隐约透着暗淡,而我知道它

此刻有自己的心思。

 

我听到体内流水滴答的声音,

我确信有一种相同的节奏

从宇宙渗入我的血液,而这些

符号构成了全部焦虑的表情。

——乐器放弃了演奏。

 

那指挥家的手

请放在我的胸口

2011-3-15


祝福雅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4-07 16:03)

路上行人欲断魂

——致祖母

 

我还在游弋,暴雨即将过去。

这场进入死亡缺口的雨,让多少死者

安魂?不!纸船上可曾遇到他?

背影越来越小,直到消失于覆盖的黑夜。

 

他们早已结婚生子,只有我

成为你的一个障碍,语言在喉咙里打卷。

一阵风吹灭了秋天的烟火。遗落的稻粒

埋藏在冬天的腹地,晚会空空荡荡。

 

那时候,风暴中怎样背负一家的饥饿

在渡口来回辨认一个烟雾弥漫的世界,

下降的视野在泥土与水中找到了一块银币,

风口上,刺耳的声音打开了摇晃的船只。

 

只有我,也只有我还没有找到。

随着钟表跳着机械的舞蹈,

在取缔自由后,把安分守己引以为豪。

而今深处孤岛,暴雨刚刚过去。

2013-4-6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4-04 20:33)

归还

 

请将我的名字归还于我。

            ——《亡灵书》

 

十二点。闹钟拧着脖子撕咬着,阳光转角

折射房间的时候,突然地,空虚的翅膀

飞起来了。

天空微妙地变化着,

精心调色,实验室里,那些废弃的颜料,

难掩它们真实的身份。

雷达轻轻地接受着,

一个孩子在朗读诗歌,青涩的声音:

 

一群异类,在课堂上,办公室,餐厅,广场

或躺在床上,他们发出压缩的声音。

或是公园里那些老头

等阳光移换身影,他们开始将军:

车九进四,死了。

这个时候,很多人才开始吃饭。上班,

偶尔喝喝下午茶,在咖啡馆里,陌生人总是

和自己对饮。有时候闲谈半小时,

什么国家大事,什么房价,什么自由?

我最关心我自己,选票?发言权?英雄?

我的左心室做了严重的手术,呼吸困难,

谁在抽烟?……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那幻化的白烟升腾起来,覆盖了

街的尽头,从人民路一直延伸到北京路;从肯德基到

湘菜馆,我被呛鼻的味儿刺激着——

北风好像起锚了。

“也许该听听《加州旅馆》。”

 

无论何时,我总是怀疑我是一个合格的人,

吃不准某些潜在的原因,它们无头无脑,摸不着

也看不见,我要忍受一个社会的良心,

在我的体内灼烧,那古老的鼓声默默的响着。

切脉的医生默默不语,仿佛真的听见了什么秘密。

日报或者教科书,电子眼:

被迫展开这个世界,它们的生机,它们的变化,它们的痛苦……

与我息息相关。

我的工作,我的生命,我的祖国……都在这里,

都在这里相互交融,难分彼此。

就像一群年轻人碾过街道,

嗨,我们还要去酒吧玩一阵子,

掷掷骰子,看看命运偏向哪一边。偏向哪一边都是偏向你!?

我们摇撼一株生长的植物,像摇撼我们的生命。

窗子打开了,啊,祖国,像你投射的光芒。

向日葵的日子里

天空如此空洞。

 

我安稳下来,六点钟,厨房里发出吱吱的声音。

排气管,通向世界的出口,

它们仍然选择厨房和大厅,鼻子和胸腔。

夏季里,闷红的天空加入蝉的密语,

就像餐桌上河蟹的两只大钳子,

声音仍在盘旋:“我看这世界……”

夜色中增添了不同的颜色,隔夜的

鼻息显露在云朵里。你掀开了夜幕的床单,

阳台上细小的谈话都能惊醒你;一次回忆,一个眼神

都能惊醒你;围观的人群,无声的镜头惊醒你;

刹车惊醒你,群风惊醒你,白天鹅惊醒你,

他们秘密的议论惊醒你,他们跨越边界惊醒你,

集会惊醒你,游行惊醒你,演讲惊醒你,

舆论惊醒你…… …… ……

它们偷偷爬上窗帘,

尾随一起起肮脏的梦魇。

 

而我,终于无声的陷入沼泽。

有时候像个难民逃亡在夜色中。祖国

你是唯一的知情者,请别说谎,但也别沉默。

是的,十二点,万物灵长。

机器说:“我的锈迹,是蟑螂的美食。”

虫鸣说:“我的夜曲,是万物的知音。”

路灯说:“我的幻觉,是现实的编织。”

拖鞋说:“我的存在,是苦难的载体。”

钟表说:“我的逃亡,是时间的开始。”

……  ……  ……

2012-10-18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3-10 15:49)

结构图

 

我已学会如何对付那个勤奋的说客,

他往往离不开一个字。有时候霸道,

有时候坐在绵羊堆中,自我剪毛。

皇家的太傅教出他弱智的狡黠,

在宦官的屋檐下,听到一些裹足的学问,

他抄写在衣袖中,然后在酒馆

交流见解。酒并不催化事情的发生。

但我会听到一些发酵的声音。

无招可拆的时候,他们发誓

老死不相往来,最后都捧出孔子。

当被皇帝召见,他又惊又喜。

有机会的时候,他只尊皇帝,

没有机会的时候,他时刻准备

从做学问转向皇帝。做学问,

好比做酱,在盐水的浸透中,

时间一长终于就做成了。

2013-3-8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2-25 23:11)

当阳光照在路上

 

如果可以,她愿意像个小地主婆姨

坐在楼阁上,望着那条路。

每天清晨不梳妆就站在窗前,

看男人们出去,背影叠着风,在

两棵巨大的松柏之间徘回。

现在也一样,路上窜出的野兔,惊吓了

她的双眼。布谷布谷叫着真闹心。

秋天一走,她就看到了秃头,

在那些路上晃啊晃啊地跟在背影后面。

雪一下,她就得坐在小火炉旁

倾听脚步声,并怀疑有什么野兽出现。

她现在早早的就睡了,中午

炊烟,从木屋子的缝隙里渗出来。

整个冬天都蛰伏着,不为人所知。

2013-2-24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2-18 13:01)

市集素描

 

清晨,一批批赶往市集的群鸟:动荡

姿态低飞,又明显急迫。

和来往交错的人谱着同一首歌曲。

没有什么能打破这种共同点。

 

俯瞰市集,就像这座启动的城市。

违规的商贩,他们调动市集的温度;

刁难的妇女,霸道的制服,也有晃荡的小痞……

不规则的摆设,像城市规划一样

 

从而彰显指挥者的智慧。这样的牺牲

绝非是端着食物献给饥饿的同类!?

我们不受任何信仰的限制,这也是我们的

共同点,当一面玻璃转化成一面镜子:

 

当我们生活在对方的倒影里,即使是

简单的抬手,也意味着空间的重复,

如果我们穿行在压缩的世界。只能当成是

上帝的礼物,如同昼夜的合成。

2012-12-9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1-30 19:16)

仰望那曾是

 

“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

 ——《圣经·篇第八篇》

 

我备受眷顾?我仍回到这里。

曾使我希望、难过、无知;并强迫我

成为一个男人。而今,我仍作为一个男人

再活一遍。

 

他的姓名,内容,

如何死,又如何生,

那正是我。

2013-1-15

 

二零一二年

 

这家企业断送在兑现的阴谋里。他曾经

高傲而阔气地赠予:财富、地位、平等、自由——

这些炙手可热的名词,并打造钢铁般的合同。

2013-1-15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