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巴哑哑
巴哑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878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And did you get what you wanted from this life, even so?
I did.
And what did you want?
To call myself beloved, to feel myself beloved on the earth.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在这个有着些许特殊的日子里,五年前的时光,像风一样吹来,在记忆中打着旋,升腾、弥散。
 
       五年前的今天也是一个晴朗的日子。午饭后,我和马马宁一起收拾了行装,准备赶赴郊区的火车站。从学校到火车站,中途要换乘几辆车,要坐多久,都已经不记得了,只是记得那应该是一段漫长的路程。我们像在一只零落的小舟里颠簸着,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穿行,奔赴着一个起点。马马宁要回西昌参加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3-06-14 10:58)
分类: 慢慢的光
    朋友家住在一楼,门前一枚小院。春天一来,他便买了两只小兔,打算天气晴暖时放养到院里。不料其中一只,刚买回来便腹泻不止。我带小树去看时,染病的小兔已虚脱至脚掌无力蹬地的地步。它毛色似雪,一只耳朵却是黑的;擎在掌上,腹部温暖起伏,是它一呼一吸的节奏。不过,却连挣脱都显得有气无力了。

春暖乍寒,朋友把关掉的暖气复又打开,同时给它吃了止泻的药,可谓用心备至。不过,我心里觉得,它是活不下去的。

所幸,另一只小兔看着还算皮实。褐色的皮毛,很有点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师的老师

 

 

当一位盛名的小说家提起他几乎无人知晓的恩师,人们通常会觉得后者才是受益者。因为原本要被遗忘或忽略的后者,正是借着前者的名气,才引起了人们或多或少的关注。虽然事实也确乎如此,但这其中依然包含了一种相当世俗的势利观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2 11:03)
标签:

杂谈

分类:

看到有人说

她辛苦用字换来的米

当然可以把吃剩的饭

倒掉而不必纠结

真是大言不惭

我想

就算你写得是圣经

你用买珠宝的价钱获得了

那些大米的所有权

你也不能这么宣布

这很无耻

尤其是你的这番宣言

还要再次印在纸上

换成大米养活你

无疑 每个人都拥有把剩饭

倒掉的权利

但这其中有一种

至少值得踌躇半秒的错

想想它们在烈日下生长的漫长之夏

而错就是错

不会变成正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应该记录下

我们一起度过的这些冬日

即便没有末日

它们也会一去不返

良辰美景奈何天

美景自然也包括:

车窗外枯草地上

早霜一掠而过的银白

时隐时现的远山

被污染河流的漆黑如墨

那河水,竟然在寒风中

泛出美丽的粼粼细波

真是令人心碎!

知道吗 当我想到

生命不知来处,如同额外之吻

会觉得,呆在这样一节车厢

按时被它载着飞驰来去

也是一件奇妙之事

我把自己想象成一颗

运行规律的小行星

而你是离我最近的另一颗

……

世界悬而未决

然而无关紧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1 16:13)
标签:

杂谈

粗略估计

世上爱温暖的人

多于爱清寒的人

爱鲜花的人

多于爱早霜的人

但爱星星的人

不会多于星星的个数

爱同一颗星星的人

多于看不见星星的人

一场雨,将大于等于

一次国王的加冕

一次日出,绝对大于

所有的国家荣誉

所有的城市相加

不能抵消一个村庄的存在

一切复杂的语言

皆远远小于沙漠的寂静

和大海的低吟

而在所有这些事物中

没有痛苦能够

小到忽略不计

少于整个心分量的

不足以称之为 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1 15:52)
标签:

杂谈

粗略估计

世上爱温暖的人

多于爱清寒的人

爱鲜花的人

多于爱早霜的人

但爱星星的人

不会多于星星的个数

爱同一颗星星的人

多于看不见星星的人

一场雨,将大于等于

一次国王的加冕

一次日出,绝对大于

所有的国家荣誉

所有的城市相加

不能抵消一个村庄的存在

一切复杂的语言

皆远远小于沙漠的寂静

和大海的低吟

而在所有这些事物中

没有痛苦能够

小到忽略不计

少于整个心分量的

不足以称之为 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04 15:43)
标签:

杂谈

分类: 慢慢的光

    燕落,还是雁落?
    也许你和我一样,也还记得这个地名。
    那一年的清明之后,几个朋友一起约好去古北口长城。在北京北站搭乘早上七点的火车,坐四个小时到达。不曾料想,那是年轻时光里一重迷雾的开端。只是当时并不知晓,只管欣欣然,兴高采烈地去郊游。如今回想起来,风景人物也似乎俱已忘却。唯一清晰记得的,倒是这两个字:燕落。
    那是我们在火车上遇到的两个小女孩。八九岁,明眸如星,羞涩而好奇地与我们这些陌生人说话。和她们相比,我们这些二十多岁的男女,已是来自繁华世界的大人。
    原来她们是好朋友,趁着星期天,一个女孩去外婆家,另一个陪好朋友一起。两个女孩,趴在列车的桌子上,叽叽咕咕地逗笑。车窗外,四月的风景在缓慢地移动,像流动的画框。我们坐的这辆火车真的很慢,像犯困的人一样摇摇晃晃。
    大概我的心里其实很羡慕她们吧。羡慕她们可以这样坐着火车,和好朋友一起去外婆家。而我已经长成了无可奈何的大人。我的外婆家已经是时空之外的事物。
    我举起相机,给这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15 17:41)
标签:

杂谈

 

我总是在下班途中给妈妈打电话。

那是我下了地铁需要步行回去的一段路,一边走着,一边掏出手机,跟她聊天。

都是些没要紧的话,什么家里天气如何,吃饭了没有。随着四季的变化,有时会询问麦子长多高了,玉米收了没有。也说到村里的一些事。我们的村子小的像绿豆,把每个人都关心一遍,也用不了多久。

这样东拉西扯,就到了小区门口。小区树多,夏天时亭亭如盖,一走进去便觉头顶有了阴凉的遮蔽,树影一簇簇云一般移过去。我就跟妈妈说,我到家啦!她说,那快回去吧,小树在家等你一天了!于是收了手机,快步钻进单元楼。在楼口“啪”的跺一脚,头顶的灯亮了,我的身份转换,三步两步飞奔上楼。

有时是冬日,出地铁时还有天光。在暮色里拨通家里的电话,听着那边嘟嘟的响声,直到妈妈的声音响起,犹疑地猜出打电话的人是我。家里也不知是电话不好,还是线路问题,总有嘶嘶啦啦的杂音。我们姐妹的声音又总是很像。

我一边跟她说话,一边往家里走,有时路灯会忽然亮起来,黄色温暖的光,瞬时洒满路面,将灯光之外的冬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01 09:59)
标签:

杂谈

分类: 慢慢的光

在我庸庸碌碌的一天又快结束时,一个陌生的座机号码打了进来。接通后,一个女声自称要做一项关于民众看病难的调查。

实际上,从听筒里捕捉到看病难这个词开始,我的脑袋就溜号了,我心想,哈,终于开始关心民生疾苦,想听听屁民们的心声了。一种公民的(好吧,我承认我一直还把自己当作公民一枚)责任感油然而生。也许有很多理由推脱挂掉这个电话,但是那一刻我选择了积极配合。要知道,这比央视记者到处找人问你幸福吗真诚多了。

电话里的人问道,你觉得平时上医院的费用贵吗?

嗯。我说,停顿了一下,脑子里迅速回想自己最近一次去医院是什么时候,花了多少银子。

在我沉吟思索的时候,电话里热心地提醒我有几个选项可供选择。于是我选择了“挺贵的”。这个大家都感同身受,只要进了医院,哪怕是小感冒啥的,没个几百块出不来。

电话里接着问,你觉得应该在哪方面改进,是住院津贴,重大疾病还是平时的医疗费用?

啊?我说,你再重复一遍好吗,我没听清选项。实在地说,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严重干扰了我的听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