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阁楼上的安妮
阁楼上的安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40
  • 关注人气: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12-22 19:10)
标签:

杂谈

一、引子:我家宝宝很淡定(2011年9月2日,呦呦出生后第七个月)

呦呦快出生的那段日子,作为高龄准妈妈,呦宝妈充满了无知无畏的勇气,每天靠着墙壁蹲马步,盘腿坐在床上练瑜伽的蝴蝶式,据说这样有助于扩开骨盆,拉伸韧带,帮助顺产。呦宝妈有时又非常害怕,设想了数种可怕的结局,比如,医生举着血糊淋当的双手从产房门口探头对呦宝爸咆哮,“是保大人还是保小孩”,呦宝爸该怎么回答呢。呦宝妈求呦宝爸一定要在呦呦出生时守在一边,除了及时回答诸如此类的问题,还要严防死守咱们的呦宝被掉包,呦宝爸总是相当稳重的说,那是必须的!---晚年得子嘛。 

2月2日,虎年的最后一天,呦呦理论上的预产期,这位淡定的小家伙没有丝毫动静。呦宝爸和呦宝杩一起逛了老马路菜市,买了团年饭缺的几样蔬菜,甚至爱玩石头的宝宝爸爸还得空跑到温江奇石市场扫了一堆据称非常珍贵的藏品。直到宝爸回家,春晚结束,呦呦已经注定不属虎,他仍乖乖地躺在妈妈肚子里,随着爸爸手机短信的滴滴声时不时懒洋洋蠕动几下。呦宝妈挺着已有相当规模的肚子,在床上辗转反侧,自从进入孕晚期,失眠、耻骨疼、便秘、腰酸,行动不便,已经使宝妈产生了急于卸货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12 13:57)

2011年的旧文章

 

收到你的文字,不知道该如何就连殳的运命向你说些什么。亲爱的小姑娘,如果我说,在连殳孤独挣扎的时候,他对于你这样的孩子仍是充满着希望的,我想你一定能在心里微微地理解连殳黑眼睛里的那点光亮。当然对于连殳的孤独,你理解的并不确然,只是恐惧于连殳惨淡的结局,于是你说,“我不想做一个孤独者。”happy ending,没有人不喜欢,就连看上去那么怪异“好像外国人”似的连殳。然而,一个不能容纳“异样的人”的社会,使其实对于友谊、理解、亲情都有同样渴望的可悲又可敬的连殳,在“我总还要活几天吧”的卑微中亲手给自己“送了殓”。-------实际上你也能感觉到,连殳为了活几天最后做了军阀的顾问,固然终于是一切如他人所赞同所艳羡,但他是只往求死的路上走了,即使屡屡咯血也不愿医。最后我们看到的入殓只是他依然不能苟同的世间对他最后的摆布,而真正的入殓,早在连殳四处央告“要活几天”的时候,或许已经在某个孤独冷清的时辰由连殳自己亲自行过。

 

亲爱的小姑娘,再次重读这篇小说,背后仍有苍凉之气。然而小说仍是小说,如鲁迅所说,所谓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鲁迅一生,都惯于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08 16:24)
标签:

杂谈

收到你的文字,不知道该如何就连殳的运命向你说些什么。亲爱的小姑娘,如果我说,在连殳孤独挣扎的时候,他对于你这样的孩子仍是充满着希望的,我想你一定能在心里微微地理解连殳黑眼睛里的那点光亮。当然对于连殳的孤独,你理解的并不确然,只是恐惧于连殳惨淡的结局,于是你说,“我不想做一个孤独者。”happy ending,没有人不喜欢,就连看上去那么怪异“好像外国人”似的连殳。然而,一个不能容纳“异样的人”的社会,使其实对于友谊、理解、亲情都有同样渴望的可悲又可敬的连殳,在“我总还要活几天吧”的卑微中亲手给自己“送了殓”。-------实际上你也能感觉到,连殳为了活几天最后做了军阀的顾问,固然终于是一切如他人所赞同所艳羡,但他是只往求死的路上走了,即使屡屡咯血也不愿医。最后我们看到的入殓只是他依然不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08 16:23)
标签:

杂谈

0

有一个姑娘。戴着一副沉郁边框的眼镜。有一双刘雪华的大眼睛。深邃。幽怨。
她对我说,她和男朋友分手了。她问我,难道寻找真爱的感觉有错吗。她看上去如此成熟。内心却如此脆弱。不敢一个人在黑黑的寝室睡觉。不习惯没有人牵手走夜路。

我说,当然没有错。只是真爱太难得,也不能轻易说出。而现在的孩子,已经由于过度的空虚寂寞而不能等待。你们因为寂寞而相爱,也会因为喧嚣而厌倦。久而久之,就不会爱了。

冰心对铁凝说,你不用找,只用等。好吧。姑娘,你也是。你不用找,只等。

1

天气忽而阴霾,忽而灿烂。

司法考试。有一个比我还大得多的考生。男性。中年人油光暗污的额头,不合时宜的发型。他的身份证上显示他已经三十五岁,但是看上去有四十几岁。衣服颜色暧昧,很不得体。但是,他始终做的卖力。每次我都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08 16:23)
标签:

杂谈

这几天成都的天气很像武汉,太阳很大,铺天盖地百无遮拦,也有急进的热风摇曳着枝条,虽无半点凉意,但却足以撼动着来自北方的很多小朋友的心-------陕北的姜勃以及宁夏的小咸鱼,已经在抱怨无法入眠了。考试尚未结束,很多励精图治不回家的决心,早已经换做了连夜排队买票的急切。新搬宿舍的女生,因为熄灯后的断电,对学校的怨恨,配合着热天的温度,噌噌上升。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专门来坐着回想武汉的夏天。当然也是我大学时的夏天。在这酷暑的午后,不由地便想起了很多。甚至那种汗涔涔、蔫呼呼的感觉,室友呼呼扇着的蒲扇,都像时光机一样奇妙地附着过来。

中南政法是在南湖边上,那时人少,只有五栋宿舍楼,我们女生就住在三栋。我的宿舍是314。著名的哌。六个女生,上下铺。我起初住在门背后的上铺,又换在门背后的下铺。老式的宿舍楼,一条黑黑的走廊,梅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08年1月9日早晨八点,从西昌电信宾馆窗口看到的朝阳。

西昌位于四川西南部,是凉山彝族自治州首府和政治、经济、文化及交通中心 。西昌位于川西高原(海拔1500米-2500米)的安宁河平原(四川第2大平原)腹地,东经101°46′—102°25′、北纬27°32′—28°10′,南北最长约20公里,东西最宽约43公里,幅员面积2651平方公里。西昌迄今已是有二千多年历史的文化古城(已被四川省列为省级文化名城)。同时,由于海拔、气温、日照、经纬度等条件好,加之大气中悬浮物质少,空气透明度大,所以月亮光亮圆大,故西昌又有“月城”之美誉。

七点五十二分,5611次列车到达西昌,清透的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L:老师,最近我有一个问题。在生活中常见到“禁止拍照”的标语,在博物馆可以理解,但是在商场之类的地方贴这种标语是否侵害了消费者的权利呢?这样做有法律依据吗?

萌:消费者的权利范围有多大呢,你有没有把这个问题想清楚?消费者消费商品的行为并不以拍照为必须,因而当然也不必然享有给商品拍照的权利,商场提示“禁止拍照”应该理解并遵守,至少不应视为侵权。

L:这个规定就和学校单位之类的企事业单位的某些规定一样了吧,我理解了,谢谢老师。

萌:也不全然一样。你只要理解到权利总是有界限的,尤其是特定群体的权利,要和其存在的实质相称,不能无限扩大,因为任何权利都意味着他人或相关方的义务,权利与义务均衡和主体平等的原则应及于所有人,而不应只从自己所处的位置去片面思考问题。

L:从这个问题我还想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甲、乙签订货物买卖合同,约定由甲代办托运。甲遂与丙签订运输合同,合同中载明乙为收货人。运输途中,因丙的驾驶员丁的重大过失发生交通事故,致货物受损,无法向乙按约交货。下列哪种说法是正确的?
A.乙有权请求甲承担违约责任
B.乙应当向丙要求赔偿损失
C.乙尚未取得货物所有权
D丁应对甲承担责任

司法部的标准答案是A。

按照小柳提供的考点解释,这道题考的是“标的物毁损、灭失的风险由买受人承担的,不影响因出卖人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买受人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的权利。(《合同法》第149条)”小柳表示无法理解。

我们抛开司法部的解释和标准答案,单独研究下本题。在此题中,题干没有载明货物交付地点是哪里,但是由“甲、乙签订货物买卖合同,约定由甲代办托运。甲遂与丙签订运输合同,合同中载明乙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雷锐:

你的文章颇有新意。而且显见你的非常可贵的独立思考。由刑法上的“期待可能性理论”来解释侵权行为法中“可赔偿损失”判定标准的想法不能说全无道理,但也不能说这两种分属于截然不同法领域的理论可以如你在文中论述的那样随意地相互拆借,而且从文中也能看出你对“期待可能性”理论掌握并不够全面,同时对老师讲述案例的理解也过于简约(当然这后两个缺陷完全可能是因为老师在课堂讲述简单,而你自己又没有再琢磨的缘故)。

什么是“期待可能性”理论?我无从得知你从刑法老师那里以什么方式获取这一在中国刑法学界实际认为并不如德、日那么可以当然适用的理论,你的解释是:所谓期待可能性指根据犯罪发生当时的客观环境,判断犯罪人有无期待避免发生犯罪后果的这种可能性。你把这一理论用在电力公司案中,却悄悄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乐岚
2007/8/30

昨晚,小朋友W说起,我一日在饭桌上说她不适合作研究。我矢口否认,因为我一直从内心里觉得她是适合研究的,或者说适合继续的深造。但是她言之凿凿,说我定然说过。难道我果真说过?于是心下恻然。那么,以后,是不能这么对小朋友们说话了。或者不经意间的一句断语,打击了一颗上进的心。生活本身有诸多偶然性,我不愿因我的一句不辨激将还是判断的诳语,就增加一种别样的偶然性。

怎么说呢,我们民族大学的很多学生是有天分的,若果真因为一个“二本”的虚头就对自己丧了气,那真真是万分的不可以。其实用一个不客气的话来评判,很多的孩子,大抵是以学校的借口来给自己寻找懒惰的理由。最常见的论调是,别的学校如何如何,我们学校……,所以……;言外之意,不看书,是因为学校的图书馆小;学习不好,是因为学校的老师没有名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