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鹤梁
白鹤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123
  • 关注人气: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

   张伟  1977.4   中原油田

 

十八九岁的时候,人总是很喜欢为自己找一个座右铭,我很喜欢标新立异,所以为自己选择了“不患莫己知,求为可知也。”不知不觉中就过去了十年,现在才发觉当初的心态也许是过于年轻、过于功利、过于世俗了。于是在人生的这个阶段,我为自己选择了“行远自迩,登高自卑。”

 
------------------------------
 
Email :    zw266@sina.com
          zw266@2008.sina.com
           
 
QQ       4965645
 
Mobile:    13xxxxx6x23
 
.
---------------
 
声明
 
本blog中所有图片和文章,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法律纠纷,谢谢。
 
Email:zw266@sina.com
小白心情

 

留言
加载中…
熙熙博客链接

熙熙博客链接        【.2f】小甜心

         (点击进入)
 
宝宝姓名: 张熙然
出生日期: 2006.04.06
星座: 白羊座
属相: 狗
血型: 0 型 
小白资料
 
姓名      张伟
笔名      竹马
网名      白鹤梁
曾用网名  喜之郎
英文名    Andy
籍贯      河北廊坊
户口      河南濮阳
眼镜度数  L270 R300
鞋码     42
身高     178cm
体重     80kg
衬衣号码  41
 
 
小白的实验室

白鹤梁的实验室       【.3f】主视角

         (点击进入)

专供朋友们调整瞳孔的地方,一个可以支撑小白思想和感受的视觉走廊。

身边的朋友和同事

汉锐爹地     Wang Jian Zhong

在意识形态上最具统治力的师哥,我一直称他为牛哥,不是因为体形,而是因为文笔。

中国龙乡     Li Ji Zeng

每个人曾经的经历都会成为我们人生道路上一块很有力的基石,往日的军旅生活以及从事了多年的编辑工作,造就了他独特的写作魅力。

狗尾续貂LiBing

先不说,回头告诉你。

微笑憨公YangNingSheng

一位愿意写博客的老领导,我们工会的杨主席。

狼图腾      GuanQingHai

生活中一些点点滴滴的小事儿,就像这纸飞机一样轻飘飘的.

笨鲤鱼BaiXue

一位喜爱文学的女士,她的名字叫白雪。

小小欣然     Gu Wei

她有一种天赋,一种你难以预估的天赋,在她感兴趣的领域,你会发现自己是个弱者。

我心似秋月GongXiaoLing

电视台的学姐,跟他们两口子真是有缘。

女孩与四重奏    Mady

她用阳光装点一切,每天都有用不完的开朗与微笑。(山东大学新闻系研究生)

素色红红     Li Su Hong

在感知的世界里只有两种颜色具有广泛的包容性与复杂的可变性,它们并不绚丽,也不夺目,它们也许只是想告诉人们:平淡的极致其实是一种难得的境界。

雪狼    MeiLiang

他说,他是一俗人。如果他都是俗人那又有谁敢自称雅呢?在他的身上你可以看到那些与众不同的闪光点,最起码在他的同龄人中,他有一种独特。

音乐虫子    TianWeiJie

如果说他是深沉的,他心中蕴含着火山一样的能量,如果说他是奔放的,他的脸上总是会挂着含蓄而又腼腆的笑容,即便过去再长的时间,我们也仍会记得:92年是我们共同的年份

千里草     QianLiCao

我们总是能体验到执著对一个人的人生有多重要,你也许愿意尝试着走近他、了解他,如果你那样做了,你甚至会不由自主地欣赏他。

树大招风     Ren Wei Qing

天文地理无所不晓,古今中外无师自通,同学中最谦虚的牛人。

海无常态     Chang Hai Tao

人生如此,股市依然

阳光下

纤雪小凝     QXXN

一个最具影响力、感召力、美丽开朗的圈主

爱寂寞smallseven

在网上遇到她的时候,还有11天就是她的婚期,她的那些可以写成小说的故事,很有吸引力。

浅川浠     SomethingAmazing

因为她,我开始喜欢一个故事;因为她,我领悟了一种思维

悠然........YouRan

和小白一起曾做过那个著名博客圈的管理员

简单        OYZNO

小女子和她那撇不开的江湖缘

摇曳红尘      ZhaoXin

风吹动的发,飘荡着都市的思绪

云儿      SXDYE

一个喜欢珍藏记忆的人

针琴华舍     Singga

一个把“小白”当宠物的人

啊舞     T.IAN

她和她的爱车在一起的日子

蓝蝶飞飞     HuDieFF

一个知道如何调整自己情绪的人

星光下

石屹人生     Pan Shi Yi

一位成功人士的生活

它山之石     Wang Shi

一位喜欢不断攀登高峰的人士

北影丹晨     Yan Dan Chen

比较欣赏的国内女演员之一

心亦舒畅     Shu Chang

比较欣赏的国内女演员之一

目光下

西雨东日     JiangXiaoYuan

小白最喜欢的一位学者,上海交大教授、著名天文史学家、历史学家、作家

东博书院     KongQingDong

个人认为最牛的一位教授,北大学生最喜爱的十位教授之一

秋风秋雨     YuQiuYu

一位不是现代作家的学者,一位不是传统学者的作家

作家余华      YuHua

一位真正的作家永远只为内心写作

车国演义       ZhangZhaoHu

学法律的人最佳的第二职业就是当作家

步非烟    BuFeiYan

一位新武侠派作家,美女无才早已是远古的神话

游乐专区     GuoJingMing

一位绝对新锐的80后作家

月光下

美食情书

一种都市的温馨情调

炎流感     YanYan

一位快乐的漫画人

旅游摄影     LiuXingYun

一个用摄影丰富自己生活的人

安东红坊 RedHouse

一个老外在北京的生活

希希宝宝 Zhou Han Xi

一个小女孩成长的故事

双面才女    ZhaoMeiMei

一个电子竞技节目主持人

有风吹来 Chen Fei

一个服务于众多女明星的造型设计师

慕容引刀     DaoDaoGou

一位用自己塑造的形象表达内心的人

WE.IGE.Sky  LiXiaoFeng

一位在Warcraft III 世界中的人皇

Progamer     XiaoT

一位在Warcraft III 世界中的兽王

体育漫画 Liu Shou Wei

一位喜欢画漫画的火箭队球迷

墨台楼主   ShenFuLi

一位50后的画家

画家京军    WangJingJun

一个书画家每天的生活

方道文山     FangWenShan

一位歌曲的词作者

十年磨剑     liuJianZhong

一个写实派油画高手

覆水难收    YeHong

中国最早的股市评论家之一

.
关于白鹤梁
 
白鹤梁是一处历史遗迹的名字,现已淹没于长江三峡库区水下,是一块巨型石梁。其上刻有自唐朝至当代的文人墨客的碑铭以及水利方面的题记。
Twitter

 

背景音乐                                                春暖花开》  那英

博文
(2013-03-14 11:42)

不连续的在生活区小高层住了十个晚上,似乎也比较惬意,最主要的一点应该还是来自于新房子带来的激动心情,从120平米搬到90平米,面积虽然小了很多,但是基本功能区都有了,最值得庆幸的是卫生区一下子缩小了,心里的感觉特别好,这一点刚好可以抵消面积狭小带来的“不安”。

 

第二个晚上是最难熬的,也许是不太困的原因,躺在床上可以清晰地感受到窗外中原路上汽车驶过的“轰隆声”,虽然十楼的位置已经进入到了噪音的衰减范围,而且楼下也并没有重型大车经过,但是汽车驶过的“隆隆”声就像是楼下有音乐发烧友高分贝播放的重金属音乐一样,楼层过滤掉了悦耳的部分,只剩下穿透力极强的“蹦蹦”声,睡梦中我似乎都能感受到有一种沉闷的东西从胸口压过,异常难受。

 

从10楼望出去,夜幕中的中原路(晚上9点)

但是这种“测试”般的体验也就只是在第二晚最明显,多数时间,只要是我自己在小高层“留宿”,基本上都是在凌晨两三点钟入睡,可以做得事情很多。继续收拾那些怎么也放不下衣服和被褥,颠过来倒过去的琢磨那一摞摞的书该放到哪里,要么就是研究研究新买的50寸液晶电视,再或者就是用无线上网卡上会儿网,总之睡得很晚。我似乎很喜欢看着生活区的万家灯火渐渐的一盏一盏熄灭的景象,似乎是喜欢,莫名奇妙的喜欢。

 

沧桑中夹杂着些许的小清新(上午9点)

我能感觉到那份与众不同,我具有一种“anti生活区状态”,我自己称这种状态为“反生活区状态”,比如说我在生活区见到任何人都会激动的像是许久没有见过,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但是对于一直居住在生活区的人来说,这一点是很难理解的。早上坐班车也让我极不适应,因为长期养成的“外线”习惯,总是可以在宽敞的宇通客车中从容的选择座位,也不用感受每个座位都可以坐满的拥挤,但是在生活区坐车似乎需要拿出一点“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的劲头儿,出门晚了,就意味着放弃了选择车的主动权了,只能被动的让车选择人了。

 

乙烯生活区是一个人与自然非常和谐的地方,鸟多,而且喜欢扎堆。金悦利湾饭店门口旁边的树上经常聚集着一群鸟,一群非常不注意卫生的“家伙”,饭店门口的地面被它们的排泄物已经覆盖了一大片,斑斑驳驳的,人如果要从这个区域通过,必须非常警惕和小心才行。在这一点上我的经验积累显得惨痛了一些,我会特别关注鸟与人相处的和谐,但是往往忘记它们也是会有潜在“攻击性”的。前些时候有一次步行回母亲家,走着走着,余光中就感觉肩头有异物,扭头仔细一瞧,发现竟然是一滩鸟粪,如果不是因为需要刻意维护一下自身形象的话,我真的有些恼羞成怒要失态了。

 

我还是很喜欢十楼呈现出的那种俯视感,再加上小高层南北两侧没有高楼,这样的氛围特别符合我的居住心理。从小居住的楼房南北两侧的楼间距就很小,很多时候我都是拉着窗帘,感觉印象中,我自己的小北屋一直都拉着窗帘,心态虽然阳光,但是内心里有一个角落似乎总是压抑和抑郁的。小高层让我觉得敞亮很多,重要的是找到了一种无拘无束的感觉。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1-17 14:18)

我用打火机刚点着那挂鞭炮的引信,炮仗的第一声脆响几乎就在我面前炸响,我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被炸到了,但是紧接着噼噼啪啪的响声,让我飞快地跑进了楼道里,根本没时间多想。

 

10号搬的家,黄河路那边房子里的大件基本上全搬完了,搬家公司的小卡车比预想中装得东西还要多些,就这一趟,顺便把一些用床单、被罩卷起来的包裹也都一块带到了乙烯新房子这边。2013年不知道还会有哪些事情,但是最起码乔迁已经算是头一件喜事了。

 

后面还是有很多工作需要做的,装修最后的收尾工作一直拖拖拉拉的弄个没完。窗帘、空调、防盗窗,基本上还有好几个“大项”没有就位。之所以这么迅速地搬家,是因为老人们说腊月不搬家。腊月不能搬家,正月里当然也不能搬。1月12号就进入腊月了,不稍微提前一下也是不行的,说来也巧,10号搬的家,就在这一天,乙烯小高层通天然气了。

装修很简单,房间内除了走廊外,没有额外的吊顶设计。

 


楼层的不同,屋内的局部细节也会有一些不同,这一点很有意思,十楼是个很特别的楼层,有些细节站在楼下也能看得到。

扬子地板,索菲亚衣柜,欧普的灯具,这些在局促的卧室里似乎也显不出什么。卧室很小,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床头柜就已经满了。室内的装修风格沿用了以前黄河路房子中的设计,整体上仍然以浅色为主,白色、米色居多,木地板的颜色也同以前的房子一致。


孩子的房间是前所未有的设置,如果真的可以长期在乙烯这边居住的话,也需要锻炼一下孩子的“独居”能力了。为了给熙熙营造一个美丽的梦幻小屋,专门为她挑选了壁纸,壁纸选用的是德国爱仕的纯纸材料,小屋四面墙面积虽然不大,但是工人整整用了一天的时间才铺设完成。

 

14号,向单位交回了旧房,与新房主办理完成了交接手续,新房主是个朝气蓬勃的小伙子,特别健谈。我告诉他还有一些费用没有结清,但是小伙子二话没说,很简单地回了我一句,“哥,你只要把房子给我就行。”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1-01 23:46)

12月31号下班后走进家门,看到熙熙穿戴地整整齐齐的坐在沙发上,似乎是专门坐好了在等着我回来,我头脑中闪现出一丝疑惑,一边在门口换拖鞋,一边悄悄把小家伙上下打量一遍。亮点在衣领子上,虽然小家伙已经稍稍做了些遮掩,但是露出的红色小三角边还是帮小家伙泄露了“秘密”。

 

熙熙已经是一名少先队员了,而且是一小一年级的第一批,这对全家来说都是一件大事,在2013年到来之前,熙熙的这一条红领巾算是给全家人地一份“大礼”。看着小妞谦虚中又带有几分按捺不住的骄傲的表情,我心里挺激动的。

 

这半个学期挺不容易的。我还清晰地记得那个下雨的早晨送小妞去上学,走到校门口她甚至都没有勇气自己撑着那把大大的雨伞走进校门,理由是担心自己不会收伞;我还记得语文老师第一次在小妞的课本扉页上盖上小红花,熙熙放学后进家门时的“疯癫”状态;我还记得在严格执行了“28天习惯培养计划”后,我帮小妞写了一篇体会参加学校的评选,那篇小妞看了差点掉眼泪的小稿子最终落选了,熙熙却在电话里不停地安慰我“爸爸,我觉得你写得挺好的,真的挺好的。”;我也记得在期中考试结束后参加熙熙的家长会时,在身边一群拿着100分试卷的家长中间,我大大方方的把熙熙的98分试卷摆在桌子上,不叠不折……

 

对小学一年级的孩子来说,家长要求不高,会被责备为认识不够,家长要求过高,会被责备为拔苗助长,不从发展的角度看问题,家长们确实不容易,但是孩子在急匆匆地经历过幼儿园阶段,猛的一下子进入到小学状态后,适应期也是很不容易的。为了不给孩子制造太大压力,在幼儿园阶段结束后的那个暑假,我们并没有给孩子报学前班,也没有让她上拼音课,我们觉得只要还是智力是正常的,学习无非也就是早晚。一些前车之鉴的例子也说明了,一个在上小学之前就已经熟练掌握1000个汉字的孩子,将来的学习成绩未必好,甚至可能在适应了低年级的心理满足感后成绩会迅速下降。

 

我不想探讨这种问题,但是可以坚持着不让孩子去这样做,我们的心里也很受煎熬。因为没有参加过培训班,熙熙在拼音阶段的学习还是比较吃力的,这一点在拼音课程结束后我向班主任老师了解过。班主任老师说,这小丫头一开始有些吃力,但是她的进步很快,学习非常有耐心,这一点是非常可贵的。

 

孩子的成绩对于家长来说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概念,我们非常希望,也非常期待孩子每次考试都能考100分,但是当孩子真的考了100分,这样的一份卷子会很快被遗忘,而能够记很久的,却是孩子考了99分、98分的那份卷子。我总觉得熙熙在学习上还是有一种“顽强”精神的,当小家伙拿着语文100分,数学100+10分的卷子让我看的时候,我总是会很感动。毕竟,孩子,也不容易。

 

我知道熙熙不是班里最优秀的,当她的小红花有35枚的时候,班里最出色的孩子已经有40多枚了,熙熙在班级当中的综合评价应该属于中上等,但是对于一个有85个孩子的班级来说,“竞争”还是很激烈的,在那之前,我甚至在心里都想好了一些话,准备在小妞没有拿到第一批红领巾的时候安慰她。

 

第一批红领巾似乎已经成为了孩子和家长的荣誉,我不知道这样的心理是不是很俗,但是却不能忽视它所起到的正面和积极地意义,万事开头难,既然有了一个好的开始,希望孩子可以有信心、有勇气面对小学阶段的各种问题。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11-14 16:55)

 

“如果没有你,没有过去,我不会有伤心,可是有如果还是要爱你……”没想到《如果没有你》这首歌的高音部分我竟然可以唱得出来,也许是因为新分小高层房间内空旷的效果吧,也许真的是因为心情要比自己想的要好些,小高层从拿到钥匙的那一刻起,似乎内心中真的会有一种激动和兴奋。

 

9月27号,在我们结婚十周年的前一天拿到新房子的钥匙,也算是一种馈赠吧。最初的几天,在10楼的房子里一待就会很长时间,脑子里面谋划着如何布局,如何设计,哪些空间可以利用,如果装修更为合理……一个人在房子里面踱着步,低头想,抬头看,时间总会过得很快,我一直觉得我可能不会像那些首次分房或者调房的朋友般有种难以抑制的喜悦,但是我还是能感受到心中的那份憧憬和向往,期盼着房子装修完毕的时刻,期待着能够和单位的同事们住在一起。

 

60天必须交出旧房钥匙的“搬家令”所规定的时间过去一半的时候,我也仅仅是把地面部分处理完。地面距离入户门下沿13公分的深度,除了铺设地暖,似乎别无选择,改造水电线路、做垫层、铺地暖、做回填层,一套工序下来,房子终于有了型,装修的前期工作基本完成。德国威能地暖的老板也是跟乙烯有渊源的,老王人不错,很实在。

 

装修公司最终还是没有选择集美饰家,虽然他们的整体实力已经彻底征服了我,但是似乎任何事情都需要投缘,几年前从北京元洲装饰公司跳槽出来的小裴最终和我们签了装修协议,交工时间在12月底,虽然这个时间远远超出了单位限定的区间,但是因为我并不急于在生活区住,而且也一定会按照要求交出旧房钥匙,时间的长短并没有太大意义。只是考虑着不希望“拖拖拉拉”的装修破坏了提前入住的同事们的平静生活,基础部分做不好带给邻居们的印象会很差。

 

雪铁龙世嘉这款车在我看来适合两类男士驾乘,一种是有品位的居家男,一种是不讲理的“流氓痞”。不知道装修期间一直徘徊在小区楼下的这些“背楼团伙”是不是给很多人都带去过烦恼,但是他们就像夏天里烦人的飞虫一样纠缠不去。背楼肯定是需要的,无非是价格的高低与合理程度。背着水泥沙子上楼的农民工兄弟对我说,其实我们背楼真的挣不到什么钱,那几个负责收钱的,一点活不干的拿到的才是大头,从你们这两栋楼开始装修刚刚过了7天的时间,他们就用收到的钱费买了一辆雪铁龙世嘉。

 

沙子的背楼费一方一层150元,水泥一袋一层2元,6楼以上的按照6楼计算,粗略算下来仅这项费用就显得比较多,前期开始装修的朋友基本上很多人都是按照“规定”的数额支付的。我们这些进程稍晚一些的,最后还可以跟“痞兄”讨价还价,想想着场面就让人哭笑不得。要说那“痞哥”还真不含糊,速算能力超强,有零有整的计算基根本不用计算器,而且记忆力惊人。我只跟他“理论”过一次,第二次见到我就能说得出来,“唉,你不是十楼的那个吗。”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09-15 15:15)

看着熙熙双手握着雨伞把,背着小书包向着班级走去,我仍然习惯性地喊了一句“小妞,加油!”因为就在要进校门之前,小家伙还因为担心自己不会收雨伞而在校门口哭了一声,但也就仅仅是一下子,她就又恢复了镇定,从容不迫,“大义凌然”地走进了校园。

 

今年的九月一号是星期六,对于我们全家来说,这是个意义非凡的日子,熙熙开始上小学了。虽然之前做足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是当这一天来临的时候,仍然觉得有些猝不及防似的。

 

分班级

 

一小是本地很有名气的小学,但是孩子可以分在哪个班,家长们并不确定。九月一号全家早早的来到校门口,看到围墙外张贴着一年级每个班级的学生名单,一年级一班的名单在距离校门口最近的位置,我们很快的找到了熙熙的名字,挺替她高兴的,熙熙是一年级一班的小学生了。

 

前一天晚上,熙熙对我说,爸爸,我有一点紧张。早上的时候,小妞又说了一遍。我一直在对熙熙说,一小就是爸爸的母校,爸爸小的时候就是在一年级一班,你在校园里说不定还能找到爸爸小时候种下的那棵小树,当时我还在树底下埋了“宝藏”。

 

显然,这一系列的心理暗示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小妞对她即将要面对地这个校园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更重要的是她希望能够很快地去寻找“宝藏”了。有意思的是,在一年级一班的教室门口就有一棵大树,这棵大树在一年级的教室前面显得格外扎眼,因为只有这一棵,而且是念头很久的样子。那天我听到小妞骄傲地在向班里的小同学炫耀,“这棵树是我爸爸种的。”

 

不能纠正她,也不能反驳她,我只是提醒小家伙要记得看看树上的标牌,有没有写着名字。

 

家长会

 

小学生们报名的当天下午,老师召开了班级的第一次家长会,能坐下85个孩子的教室,坐下85个大人是非常困难的,但是气氛还是非常融洽。班主任老师是刚带完三年级学生的老教师,今年已经50岁了,用她自己的话说,这一批孩子极有可能是她带过的最后一批。因为将这一批孩子带到三年级,她也就已经53岁了,距离退休的时间很近了。班主任老师向家长们介绍说她的孩子正在英国攻读博士,让一群家长们都唏嘘不已,因为家里没有学生的老师家长们会感觉教学似乎会更专注些吧。

 

数学老师也非常不容易,一个老师要带两个班的孩子,就这两个班加起来就有169个学生,数学老师是刚带完五年级下来的,有着丰富的教学经验,但是她仍善意地提醒家长们,学生太多,每一项教学任务都必须要得到家长的大力配合和支持,否则每天光是翻看这169个孩子的作业本就够翻一阵子的了。数学老师的孩子是去年河南省的高考状元,顺利考入了清华大学。家长们不由得感慨,我们这个班有博士的妈妈、状元的妈妈教学质量还用说吗?

 

老师带着扩音器在家长会上事无巨细地讲了整整两个小时,我坐在一个靠窗口的位子上,在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记了七页,这种会的“强度”感觉比我在单位的时候参加过的会的强度还要大,因为等开完家长会到讲台上去替孩子领书的时候,由于在狭小空间坐得过久,我的腿全麻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07-27 14:56)

熙熙小手里拿着那个小豌豆形状的橡皮,骄傲地对我说,“爸爸,我还差一个就要收集齐了,下次应该就可以了。”小家伙一边说着,一边将绘画班老师奖励给她的这些小奖品放进她的宝贝盒中。其实那个小橡皮只是很小的那种,一小袋子一小袋子的,有四种样式,小茄子、小草莓、小豌豆和小橙子。每次绘画班的老师都会将这些小奖品奖励给画得又快又好的孩子,除了第一节课以外,接下来的每节课熙熙都能获得老师给的奖励。

 

兴趣班是我们推荐结合孩子自己的喜好选的,目前小家伙主要参与了三门课程的学习,小提琴、舞蹈和绘画,考虑着小女孩气质和内涵的培养还是异常重要的,所以对课程的选择也比较有针对性。学习小提琴是带有一种强迫性质的,好在孩子已经较为适应,并且对小提琴的授课方式比较感兴趣。舞蹈课和绘画课在暑假期间的安排起了冲突,最后征求了孩子的意见,最后还是放弃了。

 

舞蹈课的老师在这个圈子当中还是小有名气的,从孩子比较小的时候我们就慕名“追随”着这位老师练习了很久,用舞蹈老师的话说,小妞还是比较具有练舞蹈的天赋的,“骨头很软。”老师说,有些孩子很喜欢舞蹈,可是自身的身体条件“较差”,练习动作很刻苦,但是很吃力,而有些孩子自身条件较好,一些动作的练习上不用太费劲就可以达到要求。不知道为什么,小妞突然对舞蹈表现的很反感,可能是因为有一段时间没参加练习,小朋友们都会侧手翻了,她还在练习基本动作吧。

 

绘画课的收费在这里也算是比较贵的了,不过授课条件要比一般的画室略好一些,对于这么小的孩子来说,参加这样的绘画课不需要带任何东西,画笔、画纸、画夹、颜料等等一点都不需要带,孩子只需要轻轻松松地去,开开心心地带着作品回来。

 

从事美术专业的几位老师都非常尽心,也许在很多家长看来参加一个兴趣班无非是暑假里可以有个地方很好的约束孩子,但是在老师那里却感觉不到这一点,不但如此,老师们还需要家长积极地参与配合,迟到了,上课不专心听讲的孩子是会受到批评和小小惩罚的。几位老师的风格不一样,教授的技法也有所不同,不但有一般的彩笔作画形式,还有排笔和毛笔,感觉对于儿童画来说,这些似乎已经够了。上周的课上,老师还别出心裁地教小朋友们用“涂改笔”作画,很好地激发了孩子们的绘画兴趣和“创作”灵感。

 

也就在上一次的绘画课结束后,熙熙终于收集齐了老师平时奖励她们的四种小橡皮,小妞还专门告诉我,小橙子是可以掰开分成两半的。

 

八月一号,小学招生网上报名就要开始了,熙熙的这个暑假应该会特别值得她怀念和留恋吧,小家伙最近经常问我,“爸爸,你为什么要让我上一小呢?只是因为你小的时候也是在这个小学上学吗?”我告诉小妞说不仅仅是这样,因为一小的某一棵大树底下有我曾经藏起来的“宝贝”。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07-13 15:13)

熙熙从幼儿园回来,一进家门,坐到沙发上就开始放声大哭,两只小手就那样拖着腮帮子,眼泪汩汩的不停地往下流。小妞并没有受什么欺负,也没有和哪位小朋友闹什么矛盾,哭,只是一种宣泄,因为今天对于小家伙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幼儿园毕业了。

 

两分钟后,雨过天晴,小妞又恢复了常态。“我放假了。假期我准备只做三件事:看我们六一节目的光盘,然后吃、睡、玩。”仿佛刚才因为感受到毕业状态所受的“打击”荡然无存。好在比较要好的几个小伙伴住的都比较近,或多或少还是可以缓解一下幼儿园毕业所带来的“沉重”气氛。

 

孩子上小学的事情还是比较头疼的,似乎这种状况在哪里都在出现,教育资源配置似乎过于不均衡了,稍有名气些的学校就是屈指可数的那几个,早在去年和前年我们就开始关注学校的招生情况和小学一年级的报名情况,应该是因为油田前线的同龄人都在为孩子做着相同的事情吧,最近几年一年级每个班的人数都基本上达到了85人。

 

80多个孩子在一个班,这是还没有送孩子进入小学的家长无法想象的事情,可实际情况就是这样。能够在总部居住是幸运的,但是孩子上学是否属于“片内”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这一点操作起来较为麻烦,多亏了朋友的帮忙,事情多少也有了些眉目。

 

孩子的这个假期似乎也不会轻松,从这个周末开始,小家伙的美术课就要开始了,加上之前已经在进行的小提琴课和舞蹈课,其实所接受的东西应该还是挺多的,小妞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适应或者厌烦的情绪,在她看来,小提琴课是“本领型”的,舞蹈和美术都算是“开心型”的。

 

幼儿园今天仍然有正常的安排,但是小妞和很多小伙伴都不再去了,一位家长在大班QQ群里说早上只看到七八个孩子在跟着老师做早操,群里的家长们都感慨万千,唏嘘不已。我觉得昨天像是老师在陪孩子,而今天却像是孩子们在陪着老师了,经历过着完整的三年,除了面对孩子有数不清的感慨以外,我发自内心地觉得幼儿园的老师们真的非常不容易。再怎么说,这群孩子身上也有着她们三年的关心、三年的爱,也只有幼儿园这个阶段的老师是真正的跟孩子们朝夕相处的。

 

其实毕业这件事,不专门跟孩子提,小家伙们会觉得很开心。孩子们开心是因为她们感受到成长,体会到长大,对未来的一切更加向往。而大人们的感慨,是感受到岁月,体会到时光,对过去一切的无限怀念与留恋。

 

“我们这里养了一群小鸭子,我天天早晨赶着它们到池塘里,小鸭子见了我就嘎嘎嘎地叫,再见吧小鸭子我要上学了,再见吧小鸭子我要上学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06-15 00:17)

那段视频在幼儿园的多功能厅放映时,孩子们哭得稀里哗啦的,在此之前,我已经较为完整的看了7遍,可是即便这样,当多功能厅的投影屏上徐徐播放出视频中的每一副画面时,我的眼圈也仍然会红。

 

其实最初只是想着找同事拍摄一下孩子在幼儿园最后一次“六一”的节目,刚好孩子的班主任也提出拍摄班级节目的建议,索性“高调”些,直接让同事找了两台摄像机过去。拍摄过程异常顺利,现场负责维持秩序的老师甚至专门保留了两台摄像机的机位,连我这样的“准专业”摄影也不得不再次爬上了屋顶。

 

 





有些镜头和画面是之前想过的,有些是没有想到的,还有些是临时抓拍的,把所有的这些元素全部凑在一起,我还是专门构思了一下,节目拍摄完成的当天晚上,我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写完了脚本。将它交给负责后期制作的朋友看时,他惊讶地盯着我手写的三张A4纸,念叨了一句,“你这个画面不多,但是还挺麻烦。”

 

视频内容主要涉及了几大部分:孩子们的正式表演、家长们的寄语、班级三位老师的讲话、孩子们化妆的镜头、幼儿园环境及教室内陈设等等,视频素材调用顺序与拍摄顺序是有很大不同的,每一个细节我都仔细地考虑过,我希望每一位观看这个视频的人都能始终在心里有一种想哭但是还能控制的住的状态。

 



重要的转场及镜头连接使用字幕,用字幕来引导和调动观众的情绪,在几个关键的情绪点上我选用了专门挑选出的为了配合视频画面的音乐。因为和朋友也是第一次合作,为了制作好视频,我们一直在对画面编辑细节进行探讨,每天都是要利用下班后的时间,就这样,我们忙活了7个晚上。事实上,孩子们的节目并不长,两个加起来也就只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我们的视频长度将近30分钟,不算片头的文件大小将近1.5G。

 

刻录完全部光盘用时十个小时,基本上是在第一时间我将刻录好的视频光盘送到了班里老师的手里,在每一个孩子都拿着光盘离开幼儿园的那天晚上我一直有点忐忑不安,不知道家长们在看完后会有怎样的反应和评价。最终的结果还不错,都认为挺好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为了向人力资源部解释上班迟到的原因,三月份我填写了7张“未能按时刷卡证明单”,紧接着四月份就刷新了记录,填写了11张,五月份预计至少需要填写20张,因为仅在“五一”节后上班的头三天里,我就已经连续迟到三次。理由只有一个,班车晚点。

 

我一直觉得像濮阳这样的城市,应该不会有存在交通拥堵的那一天,不是交通枢纽城市,也不是过于有名气的旅游城市,城市发展的步伐比较缓慢,而且人们的工作生活节奏也并不快,怎么会有交通拥堵呢?可是这一天还是出现了,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来得如此之快,让人触不及防。

 

那条“分隔”着油田和市区的主要路上,连续的三个主要路口都在进行道路扩建改造,尤其是市区中心转盘的位置还在准备建设地下商场,市内几个主要路段同时在进行施工,不论是工作日上班,还是周末出行,一堵,就是一塌糊涂。以前早上上班可以提前十分钟或者十五分钟到单位,现在基本上天天卡点,最晚的一次迟到15分钟。下班的时候就更让人惶恐了,原本只需要25分钟的路程,现在可以达到1个小时,有一次回到家里竟然用了105分钟。

 

道路改造只是一个方面,私家车上路数量的节节攀升,也让人几乎感到“不寒而栗”,城市发展太迅猛了,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真的是越来越好了,濮阳虽然咬着牙勉强算是个三线城市,但是物价水平在河南省也要排在前列,即便这样,前两天还听到一位出租车司机说,濮阳每天上牌照的车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稳定在200余量/天,路上的新手司机以及一些爱好耍耍技术的老司机众多,不堵才怪。

 

周末有的时候需要到单位加班,我都会骑上我那辆阿米尼的小自行车,超酷的,一路上带着严重自恋的心态骑行,看着随处可见的交通拥堵,心中有一种幸灾乐祸似的惬意。但是这些都还不是最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道路拥堵除了与修路、新车、司机有关以外,人们遵守交通规则的意识才是最重要的,对于行人来说,交通规则似乎只是一个传说。

 

我曾经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经历,一天早晨我和同事一起急匆匆地步行去坐班车,边走边聊,也许是对聊的问题过于专注了,猛然抬头,发现前方十字路口处的红绿灯显示的红灯状态还有6秒,我们彼此默契地加快了步伐,刚走到十字路口,前行方向的红灯瞬间变成了绿灯,但是我们两个却不约而同地都停了下来,等。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04-05 23:24)

整个学生时代,学校都在家的东边,每天上学都要迎着太阳兴高采烈地一路奔去,太阳红彤彤地洒下一片灿烂,似乎每天的心情都特别好。下午放学,需要迎着夕阳兴冲冲地回家,阳光金灿灿的,照得人睁不开眼睛。从上小学开始,从小到大,我每天面对的都是这种情形,即便是晚上睡觉闭上眼,也依然有阳光照射到心底,总是甜丝丝、暖融融的。

 

最初是走路,和要好的几个小伙伴蹦蹦跳跳、打打闹闹的一路去上学,放学后走回家,再后来开始骑自行车,故意要在所有人面前显摆自己的任务多么神圣似的,总是要在路上骑得很快,好利用省出来的那一点点时间记几个单词,背几条定理,记得那时候每天都很开心,阳光每天都照在脸上,但更多的时候是照在心里。

 

即便是很多年过去了,我仍然觉得我比别人多一种更为天然的优势,阳光似乎总会停留在我的脸上,我很少显得忧郁,即便是有那么一段日子,微笑的表情少了,我也仍然会坚持着把一份灿烂挂在脸上,并不是一份取悦,也不是故意要积攒什么自信,而是这就是我。

 

但是今年,我却进入到了一种临界状态,会觉得自己的“阳光”很别扭,不自然,心里的感觉一旦改变了,似乎所有的事情都会出现一些轻度的混乱与颠倒,我仍然会微笑,仍然希望自己多年来所积存的阳光心态依然可以感染和影响身边的人,但是自己却突然觉得有些筋疲力尽了。

 

年龄,真的是一道无法逾越的坎,也许去年还是另外一个“阵营”,但是今年却忽然一下子转变了,我第一次不再去嘲笑“更年期”的存在,因为恍惚间,我觉得我似乎已经离它不远了。

 

很多励志型的状态都会把人在一个年龄点上加以区分,这个年龄点很精准,印象中在人的一生里除了“73”和“84”这两个年龄以外,就只有这个年龄最璀璨夺目了,不论如何逃避,或觉得现实难以接受,可这个年龄就是这样孤傲的存在着,不悲不喜。

 

35岁,是人心理上的一道坎,也是人生的一道分水岭,从这一点开始,与其说人是越来越成熟,经验越来越多,还不如说心理上的某一种东西已经开始在悄然滑落了,也许在面对它的时候,有些人是扭捏的,有些人是凌然的,有些人是做作的,有些人是无畏的……但是我,却感到有一些惶恐,怎么这么快就轮到我了吗?

 

似乎是心里的一条小溪突然干涸了,原来还欢快的奔流着,一下子悄无声息了,很落寞、很惨淡,茫然不知所措。就这么走了吗?我似乎还没有做什么,没来得及反思什么,就这样走了吗?

 

仓促地收拾好心情,一遍遍地告诫自己,无论什么情况你都可以从容面对了,因为,自己早已不是曾经的那个自己了。我仿佛还能看见那个背着小书包,在洒满阳光的柏油路上,一路欢快地唱着童谣的小学生;我仿佛还能望见那个一边骑着自行车一边在蹙眉凝思“失望的”这个英语单词该如何拼写的小伙子;仿佛……真的是有太多的仿佛,自己想着想着,都忍不住笑了。

 

也许,我需要一个更为绚丽的开始,让我可以说出来,让我可以大声地喊出来:“再见!青春。”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