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百定安
百定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0,568
  • 关注人气:1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7-09-28 10:38)
分类: 百定安诗歌

打一瓶生抽。买一咕嘟蒜,两包涪陵榨菜。
去路边的缝纫店取回改好的裤脚。
柚子光辉,带一个送给明天出远门儿的人。
到拆迁的城中村,看看小庙里的菩萨走了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百定安评论



       作为80后诗人、翻译家,苇欢的诗歌具有非同寻常的个人气息。即使在同龄青年女诗人中,她的作品也有很高的辨识度。以我的看法,苇欢是被低估了的优秀诗人。她在海外发表许多作品,而在国内却并不广为人知。这或许是其独立精神使然,不排除评论家和官刊的视而不见。又或许,她自己也知道,相对于写好一首诗,诗场所谓的名声根本就算不得一回事。——对写作方式的选择,其实就是对写作立场的选择。
       要想不带偏见地了解一个诗人,最好的方式是不带门户之见地读其文本。我不认识苇欢,读她的作品也不多(只知道她出版过一本双语诗集),但是对一个诗人的认识其实并不需要连篇累牍,几首好诗或几首坏诗(或不那么好的诗)就已足够。苇欢的诗,自信,峻厉,独特,干净,低在,带有口语写作的诸多先锋气质。具体表现在她对中庸的传统写作美学和滥施滥采的红颜写作的双重反对。
       她的诗歌有某种典型的波德莱尔气息,直面现实,直抵人心,摈弃唯美,从低处、从生活的裂缝中,发现和揭示被遗漏、被回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8 10:52)
分类: 百定安诗歌

要虚构一把剑,就要虚构一国山河。
就要虚构青铜与火焰。虚构
几道寒光。虚构
一顶头颅,试剑。

一个刚出道的刽子手过于软蛋
一剑下去
双刃卡在受死者
坚硬的锁骨里
不能自拔

在剑河老家,这要多么羞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百定安评论

       关于宫白云的诗歌,我已在之前的几篇短评中做过粗要的分析。在以下的这篇文字,我将围绕两个问题做出简要的表述。

                                           之一:宫白云高强度创作的动能和势能是什么?
 
       一直以来,宫白云犹如一个优秀的长跑运动员,进行着只有前方、不见终点的高强度奔跑。粗略估计,她的写作速度差不多日均一首甚至一首以上。对于高产诗人,我之前总是带着一种无厘头的警觉。我认为,无论如何,诗歌的发生必定是我们对生活现实和自在精神的感知、沉淀(如同一面滤镜)和反刍(这当然需要时间和节奏间歇);无论如何,过于密集的写作多少都会造成对于有限的个体经验的重复消费;无论如何,语言的过度开采多少都会影响到语言的精致和光泽。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7 17:13)
分类: 百定安诗歌


环城路上拥堵的车流,长度和
声音都在模仿一列绿皮火车

司机们心急火燎。情人在侧也那么急
刚刚抄罢《心经》的也那么急,车子
与车子要撞上了也那么急。干吗

这条路上有幼儿园,鞋厂,收容所
酒楼,救济站,医院,殡仪馆······
它们陆续分流了一部分拥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7 17:08)
分类: 百定安诗歌

这一季过后,若它不死,就是
回到它的飞来地。就像

鸣叫回到喉咙,火焰回到燧石。
它并不知道,在房屋赤裸的人
刚刚醒来,一只脚抽筋,一只脚
要迈出门槛

它依时在晨光里叫着
这无缘无故的叫
谁醒来,谁就听到

寄宿人间,应学习这些鸟。
有树即还乡
无暇觅乡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7 17:05)
分类: 百定安诗歌

他挖树桩生火
而树是他父亲
砍死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7 10:08)
分类: 百定安诗歌

犹记那湖,微蓝。鱼翔浅底。
一个湖从天而降。群山举着酒盅。
边界的人民,忙于交换谷物和爱情。
环湖的族群已老,而年轻的族民们
头上开着诡异的花朵。
犹记从京城支边的大学老师,因貌美
反复撞见深夜储藏的危险。
犹记从西西可里归来的的三明人——游弋的侠客
一杯咖啡前怀念坠崖的姐姐。
啊,我们清澈的天花板上群星闪烁
孩子们来不及把它们数完。犹记
篝火越长越高,舞者的脸庞
涂满鬼魅的巫色。关于传说
僧侣都不知究竟。未亡人口中的
死亡确凿无疑,仿佛死过一回。
居士们早已安于现状,不问桑麻
亦不问人间忧乐。唯有歌手年青
为两根弦寻觅合适的歌词。最好的山
不长林木,最好的湖涟漪不生
在这唯物的时刻,朝圣者悉数放弃了
最后的祈祷

而明早,我们将在湖心道别
你去圣波留拿
我往更深的人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7 10:02)
分类: 百定安诗歌

尖锐的切割声响起,雨
大概就停了。修路工总是只争朝夕。
雨过天晴,七月的南方仍不可靠。
我的十把伞都淋湿了。
我应时的白衬衫都被村染了。
那类似假设的预报
那接近忐忑的心情
当忽然的雨水再次垂临小镇
像集会的群众站满整个广场

你出门的步伐要格外坚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百定安评论
——蒋志武的《我就是那个为命运不断巡回的工匠》(组诗)

 
                                                                       
       
       蒋志武是具有强烈和自觉现代诗写意识的青年诗人之一。现代诗写意识,并不仅仅表现在诗人的传统承继、言说方式、内在调式和诗歌形式,它更重要地体现在诗歌中的现代精神和艺术自觉。当然,这决不意味着诗歌直接契入式的写实就是传统,而偏于冥想的“务虚主义者”就是现代。而事实上,我们从来无法对优秀的诗歌做出这么对垒分明的划分。真正的诗人永远是身处当下的生活在场者,无论在事实的陈述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