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碎钻
碎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5,618
  • 关注人气: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生活里的那些瞬间
生活里的那些感觉
生活里的那些片段
生活里的那些事件
还有生活里的那些人
都叫碎钻。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6-04-07 21:58)
标签:

杂谈

分类: 日子-正在博

不知道还有没有比我还小的小股民了,小是散户的意思,散到没边。划拉划拉零用,还有儿子的压岁钱,从小到大寄存在我这里的零花钱啊,一起开了户头入了市。那时几乎是欢呼着一头扎进股市的。我跟儿子保证:年底要给你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哦,这个叫做投资,将来你也要学着点。声调都带着要发财的飘。儿子斜着眼看看我,脸上没什么表情,说:我的零花钱……反正从来没让我随便花过,还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

如果知道如今股市的样子,不知道当初我是不是还是那副准备下河捞鱼一般的摩拳擦掌。

那时捞股市的钱,真的是捞,每笔交易都像扑棱棱跳着的鱼,有时捉住了,又肥又大,有时眼睁睁又让它跑掉了,溅一脸水花,激起更大的贪心。

股神们雨后春笋一样破土而出。所谓股神,也都是我给封的,倒不是多么厉害的专家。比如我家弟妹,跟我一样也是股盲。我们总在悄悄发信息交流,她说:新闻都说肖钢肖钢的,他是谁啊?我说:我搜搜……呀,原来他是证监会主席。她说:这事不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04 10:55)
分类: 日子-正在博

是前年吧,趁着酒热,我冷丁就跟他们甩出一句:我要求不高,咱们就聚三年。以后多一天都是多赚,都开心。那时候我就是这么讲话,一句话就跑到未来,直奔结果而去,好像只有沾点时间的便宜才高兴。小美姐红着脸,眼睛里波光粼粼的,黏黏糊糊地问我:神女,你喜欢我吗?你说你喜欢我吗?

我一时从未来没回来。我张口结舌,躲躲闪闪,觉得出“我喜欢啊”几个字已经在舌尖尖上绕了,只需要那么轻轻一推,就出去了。但它始终在舌尖上绕。它太热烈了,热到我自己都想躲。我最终绕了个弯子,送它出去:怎么可能不喜欢呢?小美姐说:那你说你喜欢我啊。

这孩子。生在冬天,偏性子这么热呢。85年的小美姐,在我们这一群70后里可稀罕了。小美姐趁着那股青春的冲动劲儿建了这么一个群——致青春。我们比她大多了,偏叫她“小美姐”,像是要拽住青春的小尾巴。

群里一共六个人,都在一个厂,为厂里宣传的事忙活。男士是正牌军,女士全是在宣传岗位上被借调过。也许因为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情意彼此没消散,留了下来。然后就热了。

真是热的,就像有是小火炉煨着。群里总是有人讲话,晚睡的那个半夜两点还在讲话,早起的那个早上五点就开始打招呼了。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06 15:36)
好久不拍照片了,眼光也更加钝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03 20:58)
标签:

美食

情感

1

夏天的时候,妈第一次到海边新家避暑。尽管弟弟已经反复说明:房子装修好了,拎包入住。我妈自有主张。她雇了一个小面包车从长途站把行李拉过去。她拎的这个包可真是叫超大包——黄豆、绿豆、红豆、面粉、玉米面,然后是高压锅、蒸锅、不粘锅,接下来是面板、擀面杖、炊帚、盖垫、各种刀。还没完呢,还有各种杯子、筷子、碟子、盆子、凳子,加上花椒、茴香、十三香,齐鲁石化牌的酱油醋、甜酱——我妈做饭只认齐鲁牌的调料,还常把它当做特产,走亲访友必备。其他牌子的香油,麻汁酱,虾酱。那这些吧,算大包的一半了。

我怎么也没想到在新家的第一天,妈说要吃水饺。和面,擀皮,调馅,她的那些十八般武器派上了用场,她甚至没忘了带一个抹馅用的竹板。我妈手里一边摇着个蒲扇,一边这这这那那那。什么海浪、沙滩、胶州湾,那些个直接往后排挨号。

傍晚的时候,外面明亮的太阳收敛了,厨房里的杯杯盏盏各居其位。水饺热滚滚地盛在盘子里。小碟子里调一点醋,点一点儿香油,搅一点儿蒜末。饺子咬开一点皮,浓香的酱汁汤漾出来,蘸一点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分类: 电影—看什么看

有一天父亲突然来找阿笙,告诉他有个素未谋面的姑姑死了,叫他去收拾下姑姑的房子。在河边的破烂小屋里,阿笙渐渐开始了解父亲口中的姑姑,到底有着怎样的一生…… 

鬼脸 

松子有个体弱多病的妹妹,让父亲愁眉不展,疼爱有加。松子一直感到被父亲冷落,无法搏得父亲的关注和欢心。在一次游乐会中,松子用一个鬼脸换来了父亲的笑容,幼小的她终于知道如何让父亲看到自己——用这种夸张古怪的表情。

这种鬼脸最终形成了习惯,同时松子内心未被满足的父爱,也一直被维持在这个表情里。从这时开始,松子将在未来的遭遇中,不断重复父女之间渴望爱而不得的循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04 14:39)
标签:

杂谈

分类: 日子-正在博

以前每年吃到黄瓜的清香,便能从味觉上感受到春天的滋味了。这比看到树绿,感到天热,更有一份确定。现在蔬菜大棚种植的黄瓜一年四季都有,黄瓜不再是春天的标记。反倒是各样的野菜更像春天的明证。

爱荠菜的人好多,古代《诗经》里就说:“谁言荼苦,其甘如荠”,初中时的课本里也选有张洁写的《挖荠菜》。荠菜的知名度很高。那会儿读书时,并不晓得什么是荠菜,猜想它的样貌和滋味。后来见到荠菜,颇有心愿得到满足的感觉:这原来就是荠菜嘛。好些人爱荠菜的清甜,用它来包饺子或者炒鸡蛋,都是春天的当季菜。去年秋天回老家,小婶从冰箱里拿出来好几袋子冰冻的荠菜。解了冻包饺子,滋味并不减。今年我也照样学了,将荠菜洗好过热水,然后冻起来。秋雨绵绵或者天寒地冻时分,吃一顿荠菜馅的饺子,算是温习过春意了。

在菜市,跟荠菜一样受欢迎的,还有一种野菜,本地的俗称叫“菇扎头”。这个奇怪的名字如何由来,遍查不得。按照菜的样子去查,方知道另外一个俗名是“面条菜”。跟荠菜的声名远播不同,这种菜没什么名气,也不见诗中有提,按照古人百味皆可入诗的习惯,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02 14:16)
标签:

杂谈

分类: 存在-主观想法

 

我十八岁生日的前一天,给我妈写了一封信。那时候心里有那么多话要讲,泉子似的咕嘟咕嘟不停。喜欢写信,给闺蜜写,给同学写,给自己写,也给父母写。闺蜜那天也给我写了一封信,从四楼送下来,再跑回家。信上有一句大概说:我看到你家的窗下看满了鲜花,你真是幸运,连鲜花都盛开为你庆贺生日,这是天然的礼物。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至今还是一个含情脉脉的人,把自己的房前屋后都种满了花。

生日这天我5点来钟就醒了,试图说服自己多睡一会,但没能奏效。在翻来覆去当中,我越来越紧张并开始后悔,真不该给我妈写信,写就写了吧,信末还那么深情地跟我妈说:如果你爱我,就给我一个拥抱。这话说得太脱离常规,太做作,太给我妈出难题了吧?还有我,这也是我自己的难题,假如她过来了,假如她忽然抱过来……接下来我该怎么办啊?这情形就是想一下,也真是让人睡不着啊。

 

拥抱这东西,跟深情一样,是我妈和我都不大熟悉的。我小时候,她不断外出学习,在那个时代她还是个勤奋而又上进的女青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21 15:17)
标签:

杂谈

分类: 存在-主观想法

 

物业建了一个群,起初人们以为这样是为了下下通知,相互联系方便,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物业却很少在群里讲话。

有一天,群里有人说:物业也太不作为了吧,没人打扫卫生!

这一句话激起了好多意见。有人说:就是,这物业咋不大管呢,我家楼道里里的灯坏了好久了,没人来修。还有人也说,我家楼梯灯也坏了,坏了一个礼拜了。

另外有人说入户门装得不合适的,有说电梯只开了一个,没全开的,有说一楼大厅悬挂的壁画,前后两座楼品质不一样的……

大家七嘴八舌,在群里吵吵嚷嚷的十分热闹。物业无一回复,不在线吧?

群里开始发布各种小道消息,这些消息不能算完全的捕风捉影,后来证实有些消息是真实的。消息都是关于开发商和物业的。据说,开发商是第一次做房地产,而物业公司也是第一次做物业,房地产开发商和物业其实是一家子,两口子的生意。现在的经理以前是做茶楼的,这样一说,大家就得出来一个结论,怪不得物业这么不专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读书—我本无知

《逃离》获得诺贝尔奖,我一点好奇心也没有。我是多少有点被吓住了,获大奖的作品该很难读吧,我就不要再给自己找麻烦了。有时候我很愿意想象某一本不大好读的书,像一盒纸方砖的饮料该多好,插一根吸管,嗖地就酣畅淋漓地喝掉了,不至于像有的书读了两个月了还在艰难的行进。

铺垫到此为止,我其实想说,《逃离》不但不难读,而且是我最近读的最有意思的小说。我起初是被朋友博客上介绍的“小镇,女人,中短篇故事”这些名词所吸引,后来就是被故事中的女性和门罗叙述的方式所吸引。门罗说:“我想让读者感受到的惊人之处,不是“发生了什么”,而是发生的方式。”

 

——————————————看别人的解读不过瘾,自己也来解读下———————————————

 

《逃离》是一个非常普通而又简单的故事,可是门罗把这个故事中人物内心的冲突讲得跌宕起伏而又妥帖自然。门罗对女性的观察细致深刻,虽然我一点搞不清这位加拿大的老太太什么来历,但她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09 14:50)
标签:

人物

杂谈

分类: 存在-主观想法

站在我们小城唯一一座号称五星级酒店的门口,我惊奇了。以前总认为这里也就是个大镇子,百十万人口的城乡结合部。每逢节假日,一车一车的乡下人进城购物,或者一车一车的城里人还乡探亲。城里人30年前绝大多数也还是乡下人。

可是今晚,今晚不一样,有城市的观感了。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厅里灯光璀璨,穿着晚礼服的美女们款款而行,那些闪烁的缀满钻石的礼服,在灯光下星光熠熠,一片珠光宝气。活动承办方的前台小姐曾眉飞色舞地说:会给您金马奖颁奖典礼般的体验啦。这一眼望去——闪光灯,红毯,鲜花,晚礼服的女人们,有点像。晚会邀请函上面写着“名媛盛典”。名媛,还真是华丽丽的词。

法国男模是今晚的景点之一,有洋人的洋气。名媛们排队拍“到此一游”照。女友的英语极好,我撺掇她前去搭讪。女友凭着只会说一句法语去了,却和男模相见欢,沟通无障碍,因为都说国语。法国男模来自埃及,在山东师范大学留学。我插言道:那你这算是走穴不?他频频点头:走穴?算的,算的。果然是来学汉语的。

茶点区的光线很暗,面积窄小,人们在黑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