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皈依我佛的狼
皈依我佛的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46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21 08:54)
标签:

图拉

杂谈

天灰朦朦的,

阳光无法透过厚厚的云层,

无法感觉到温暖,

阴冷阴冷,

身上也是灰朦朦的,

衣服是灰朦朦的,

裤子是灰朦朦的,

就连鞋子也因为灰尘而显得灰朦朦的,

于是心也是灰朦朦的,

在灰朦朦的空气中大口的喘气,

压抑着压抑着,

陷入一张自己给自己编织的灰色大网,

不停的挣扎着,

无奈的吼叫着,

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

网依然那么紧,

紧紧着束缚每一寸皮肤,

挣脱不了,

于是不再反抗,

网却脱落下来,

却发现,

原来我是图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你说你要把记忆删除

你说健忘的孩子是幸福的

 

我说我无法删除属于你的那些记忆

身边的种种

点点滴滴都存在的那些本该属于你记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06 20:3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05 19:37)
飞过的萤火虫,
飘落的樱花,
滑落的泪滴,
远去的背影,
恋人的怀抱,
消失的十字伤。
 
  剑心死了,不是因为战斗而死却也是死于战斗,不是死于与对手的战斗,是死于与自己的战斗,输了,无法战胜的病痛打败了他,他死了,幸福的死在了薰的怀中,代表怨念的十字伤也消失了,虽然死了,但对于剑心来说却并不痛苦,至少死在了自己所爱的人的怀抱。他无法逃避社会的现实,于是他选择了仗剑而行,为了更多的人活,他把杀了的刀变成了救人了剑,以一个人的力量他无法改变更多,于是他选择了保护身边的人。
  对于薰来说与剑心的相遇是幸福的,也许曾经有过质疑,因为巴,也许曾经在剑心的心中对巴有着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痛,巴的怨与爱纠缠在剑心的脸上与心上留下了永远的伤。痛,却不得不承受,薰出现了,用自己的心慢慢的治疗着这个无法抹去的伤痛,用自己的爱慢慢的化着巴对剑心的怨(也许用怨并不合适吧),在无数个落樱缤纷的时节之后,消息的十字伤。
  逆刃刀,信念,让杀人的刀变成救人的剑,永远也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07 22:34)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先转一篇别人的文章

 

每只小狗都有一个目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01 22:17)
  每日走在上培训课的路上,总要路过武警医院的一段铁栅栏,总在经过大门右边的那段栅栏时一定会看看那缠绕在栅栏的藤蔓,天放晴时,阳光穿过藤蔓上的叶片散射出来,很美。因为藤蔓,原本冰冷生硬的栅栏也有了生命,藤蔓不在是藤蔓,栅栏也不在是栅栏了,它们已经纠缠在一块,水乳交融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23 16:43)
  
刚刚做好一张桌面,虽然是模仿加上七拼八凑的,不敢说是原创,但看上去还满舒服的,也比较适合最近的季节,于是就发上来了。
要大图的话说一下咯,肯定发给你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11 22:26)
   已经很久没有进来写点东西了,不是不会写而是不知道写什么,像我这种人只有在极度郁闷的时侯才会,而基本上我极度郁闷的时间比极度海皮的时侯好像来得更少一点,而极度海皮的时侯我是不会写东西的,因为海皮完基本上就忘了要写什么了。而平常的时间我基本是在浑浑噩噩中度日的,经常是突然间在脑海中灵光一闪现出一两句还凑合的句子,(估计是脑细胞因缺氧而不小心浮出海面造成的。)尔后就无法继续下去了(应该是浮出海面的脑细胞又被随后的脑海水淹没了),在随后的一断时间里,这些还算凑合的句子都还会在我的脑海中漂荡,然后我一般会找个时间把这些句子记下来,不会它们会慢慢的消失在那茫茫的脑海,来个灰飞烟灭,找个记得地方也算替这些还算凑合的东西有个安葬的地方吧。
   如果有人问我你喜欢文字吗?我会告诉他:不知道;如果又有人问我你喜欢设计吗?我还是会告诉他:不知道;如果依然有人问我那你最喜欢什么?我可能会想一会告诉他:不知道。实际上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最喜欢什么,大部分的情况是我对大部分的东西都有兴趣,但又对这大部分的东西都没兴趣,很矛盾吧!我自己也弄不清楚呢,因为对任何东西都不狂热,所以造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30 23:24)
   这是一位英国女插画家的插画。我无法判定她是抽象派或者是印象派,但她画中的暗示在我看来却是现实派的。也许每个人对这副画的理解不同,而我更愿意把它理解为对人生的一种看法,
   人的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不断的更换着自己脸上的面具,每天每时每刻我们都在不断的脱下一个面具换上另一个面具,也许只有在漆黑的夜里一个人静静的坐着时我们才会脱下自己脸上沉重的面具。社会和生活就像一个大舞台,我们总是不断的在台前台后忙上忙下,每天我们不断的换上一个又一个面具不断的更换着自己的角色,就在不断更换面具的同时我们开始迷失自我,于是我们开始不断的用其他的方式来麻醉自己,在纸醉金迷中,在声色犬马中沉沦。在漆黑的夜里,我们摸索着想找回内心那一点点的自我,可是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那捉着最后一点自我的力量了。于是,当白天再次来临时,我们又再次带上更种不同的面具,在社会的舞台上不断的更换着属于自己的和不属于自己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