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韩彦
韩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9,427
  • 关注人气: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奥运与汽车(二)
猜猜会有多少张特别通行证?

韩彦/文

 

    对于有车族而言,每一项关于奥运期间如何进行交通管制和限行的政策则是关系到生活工作细枝末节的最敏感心事。因为车已经是我们生活的重要伴侣,那把车匙钥匙简直是分秒不能离身的宝贝。

 

    作为这个族群的一员,我敢说绝大多数人都会在听到限行措施时的第一反应是“能不能找到什么特别通行的证件以逍遥法外?”其实我们不该苛责有这样钻空子想法的人,因为总是有很多人会得到这样的特权,而他们实际上并不需要也根本不会尊重那样一份本该属于为奥运奉献最多的人所必需的通行权。

 

    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愿意为北京成功举办奥动盛会付出些代价,少开些车,回去体验一下拥挤车厢的感觉或许会让我们恢复更多纯真的本性,然而自有车有路以来,道路上的特权无处不在,这才是那些不得不弃车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奥运与汽车(一)

交通利空或将引发降价潮

韩彦/文

    此前我们预料到的是在奥运会的十几天内五环内会采取机动车按单双号隔天准行的措施,不过国际奥委会2日宣布,北京市政府将在今年8月试行一项旨在减少首都空气污染的计划,届时北京的大街上将减少100万辆汽车。

 

    这或许只是一次奥运前的交通治理大预演,但对中国汽车业而言却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每个人心里会从现在开始被这样的阴云笼罩——道路资源从现在起到奥运会结束期间或许会遭遇经常性的紧缩政策。

 

    对于此间正有购车计划的人而言,现在无疑需要考虑是否该推迟购车计划至奥运会前,因为随着限行措施的频繁启动购车的欲望会被一步步降温,由此必将引发的则是厂家和经销商的降价促销政策的接踵推出,因为他们今年的冲刺计划还没完成,而20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老车型

 

修减老枝方可维持品牌进化

韩彦/文

    你如果没去过印度或伊朗,一定会认为只有在中国才能看到这样一种奇怪的现象:欧洲20世纪70年代流行的老旧车型与上个月刚刚全球首发的酷车正接头衔尾地从你眼前的马路上驶过。

 

    这其实很正常,就像老甲壳虫仍然会毫无惭色地停在墨西哥的大街小巷并融为这个国家文化风景的一部分那样。不过中国人的口味还和上述几个国家大有不同,中国的文化始终是喜新厌旧,即使是钟爱古董家俱的人也要想办法把它拾掇得雅丽清新风韵十足后才拿以示人,不管拥有的哪一样物品,都要尽可能显现主人的眼光与财富。

 

    但这并不表示那些老一代的产品在中国没有市场。因为中国不仅是一个容量很大的市场,更是一个梯度很大的市场,当发达城市里的有钱人争着花高价在第一时间开上水货的新款豪华车时,正在富裕起来的城郊乃至农村市场里人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基因未变 自主何来?
——评广州本田的自主造车

韩彦/文
    这个年代似乎没有什么比创造一个品牌更容易的事了。说了很久的广州本田自主造车的事终于在昨天揭开谜底,在广州本田之下成立了广州本田汽车研究开发有限公司。

 

    在这之前一天,上海大众与大众集团宣布将会联合开发一款新的中级车,但他们没有提到自主造车、自主品牌这样的字眼。不知是因为大众集团太严肃无法接受合资自主品牌这种荒诞的想法,还是上海方面已经有了荣威不屑于用这种虚张声势的把戏将咱们热爱国货的大众当三岁小孩子来骗。

 

自主中的“自”究竟指谁?

    虽然新闻稿里广州本田中方执行副总经理付守杰称广本研发公司将推出一款自主品牌的车,但是这间公司并非广汽与本田分别出资新成立的合资公司,而是广州本田这间合资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这意味着这个新的品牌的所有权是广州本田,不可能为广汽所有。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韩彦/文
当你在某家高级餐厅的桌上偶然发现标着与标致汽车的名字相同品牌的胡椒罐时,不要觉得惊讶,那也不是个别的巧合,去过标致总部的人都知道那正是标致的发家产品。
这没什么可丢脸的,反倒是件荣耀之事,因为在胡椒罐的领域PEUGEOT是地道的豪华品牌。令我纳闷的倒在于,为什么我们通常知道丰田是做纺织机械起家,甚至知道JUGUA的前身是一家摩托车挎斗企业,却少有人知标致的故事呢?
6月29日,坐在标致雪铁龙(PSA)在北京的办公室里,听PSA集团中国区总裁、集团执委会成员杜森先生讲他们为什么打算与哈飞汽车组建一个新的商务车合资公司的时候,我的脑子里不知怎地就飘出了胡椒罐的样子来。它引诱着我去想,这家法国公司究竟需要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合作伙伴,才能完成杜森所说的到2015年在华销量突破百万的目标。
当然,现在他们的合作伙伴东风汽车集团,以及刚刚举行了订婚礼的哈飞都是不错的企业,有丰富的汽车人才和自主的技术,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汽车

分类: ●深度报道
 

罗孚棋局日渐清晰
沪宁上演汽车版双城记

 

 

本报记者韩彦 上海报道

尽管这是中国在最近十个月内的第三次大型国际车展,但五一长假前刚刚闭幕的上海车展却没有被厂家的公关战所淹没,稍用心思就能捡到几条新闻,而上汽董事长胡茂元对于愿意与南汽就罗孚项目合作的突然公开表态无疑是本次车展上最大的爆料。

早在竞购回罗孚资产之初,南汽就表示过愿与上汽合作,但当时上汽看起来很生气,其高层也曾多次公开表示不会与南汽就此合作。后果是双方各自憋着一股劲儿去搭建重复的两套生产和配套体系,生产出品牌不同但底盘件有98%重合的两种车——荣威750和MG名爵7系的下线日益拉开两个企业及其身后长三角两大城市的较量。

如今上汽回心转意,我们似乎看到中国的两家企业未来不再鹬蚌相争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汽车

 

寻找释放的峰值
韩彦/文
4月底的上海天,像是为车展的媒体日设定了一个晴雨表,原本比北京要阴冷的气候在20日车展开幕时突然大开天光。为了节能而未开空调的展馆与来不及换上夏装的展商和记者们,显然都对这突如其来的过热准备不足,几大整车展馆内温度都冲过了30摄氏度以上。

在网络媒体和各地电台、电视台设在现场的专访直播间穿梭走秀的老总们与在展商专访室之间奔走的记者们同样汗流浃背地尽着自己的职责,只不过那些早已斟酌再三的对答像被无数次咀嚼后的口香糖,很难再从中品出新闻的味道。

两天以后,听说上海又恢复了她的冷静。重新坐在办公室里的我们也该冷静地梳理一下在这次恰逢中国车市、股市最火热升温的2007年春天的车展上,看到和听到了什么,给我们的读者一个负责任的交待。

与现在的天气一样毫无疑问的是,中国车市的气温将在反复中逐渐变暖。“2010年中国市场总销量会达到1000万台”已经成为挂在老总们口头上的保守预期。然而,即便如此,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事情仍然是在这条阳线上寻找阶段性周期波动的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大众

丰田

迈腾

tsi

分类: ●深度报道

 

甩掉包袱  大众集团首次向丰田宣战

 韩彦 /文

 

3月初的大众集团年会上,从奥迪公司董事长刚刚升任大众集团董事长兼CEO的文德恩向全球宣布了大众集团新的决定——我们的对手是丰田。这句话结束了大众集团最近数年来对大众品牌在定位上究竟是走向高端还是坚守中低端的战略争论所导致的徘徊,也揭开了这两家拥有全系列车型、在管理与技术上各拥重兵的汽车巨头之间世界级大战的帷幕。

到2006年底,以销量排位的全球汽车业座次图上,大众位居第四,丰田已经离开第二的位子,正将通用从头把交椅上撵下来,正在美国进行历史上第二次战线大收缩的福特在今年是否还能保住第三也很难说。而不温不火的大众在去年已经借成本杀手伯恩哈德之手完成了集团人力重组的“全力以赴”计划,使成本结构和流程得到有效优化。现在也是他们必须直面对手的时候了。

虽然付出了大众品牌2006年报表不太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奥迪

安世豪


官车还是私车?看奥迪如何守城
本报记者韩彦  长春报道

4月2日,长春的一汽大众工厂里,21个月前上市的新一代奥迪A6L已经下线了它的第十万辆车。对于在该级别市场上无法望奥迪项背的奔驰和宝马而言,这真是一个打击,但
去年奥迪在中国销售了8.1万辆车,其中约6.2万辆是奥迪A6,而同期,同一级别在华生产的奔驰E级车和宝马5系的销量分别为5500辆和1万辆左右。

从全球看,其去年销出的90万辆车中,A6的数量是22.5万辆。也就是说,去年奥迪在中国售出的车是其全球总销量的1/11,而单就C级车A6L,在华销售量却超过该车型全球销量的1/4。而奔驰、宝马中国业务在其全球业务中取得销量状元的车型则均是其顶级车奔驰S级与宝马7系。

相对于其全球业务正以每年增幅都快于对手的速度直追奔驰、宝马的形势,奥迪在中国则面临着比创业更难的守城。前不久,北京奔驰E级车与克莱斯勒300C刚刚获得了政府采购的资格。与此同时,这两家位居豪华车销量前两位的德国企业正在以前所未有的迅猛速度将其全系列豪华产品引入中国市场,他们的战略都很明确:保私车,攻官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MG这个始创于的品牌现在正在中国经历第三次涅盘,它的灵魂依旧附着在自己的躯体之上,只是换了一片土壤。从收购开始,南汽集团这个国有汽车集团中的弱者正在一次次证明自己的突破力,用事实将人们脑子里的问号转变为惊叹号。然而,当他们的产品进入市场的倒计时钟响起之后,真正的凶险之旅才刚刚开始。

MG之魂能否在南汽复活
本报记者韩彦 实习生曾航南京报道


直到在整个建筑群的西南角方向看到那个破旧依然的中石化加油站时,我才有了座标,从而相信这片一眼望不到边的咖啡色平顶厂房所处的位置的确是去年6月我第一次来南京浦口时拍摄过的地点。
在9个月前的那些照片上,这里只有四五座白色拱顶的临时厂房、凹凸的黄土、密立的钢桩和堆积如山的钉着英伦标签的集装箱。而现在我脚下平整坚实的的水泥地面那时是一片泥泞,被人们俗称作“狗骑兔子”的三轮农用车正像蚂蚁般在其上忙碌往返,一小车一小车地将工地里挖出来的泥土运出来倾倒。
 
3月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