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丝黄
苏丝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063
  • 关注人气: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女子便好

率性女子一枚。

她怎么生活,怎么爱,就怎么写。她的字,跟她的人,都像是画布上的一抹色彩。

博文
标签:

杂谈

英式下午茶是一个多么好的虚度光阴的方式啊。三层银质塔盘,各种点心各就其位,在肤若柔夷的一个个女子手中被掂起,继而被轻轻的,轻轻地送入口中。女子对甜点的爱,对自己的爱,对同类的或者嫉妒或者羡慕的本能,以及同时相生的可爱的,可憎的八卦喜好,让这个下午的时间段,无论怎样奢靡和无所事事,都不过分。

 

上海的马勒别墅,可有下午茶?想来是有的吧。斯里兰卡红茶,玫瑰的古典茶具,身着古董衣的管家。那些逝去的上海符号,当现在以老上海的名称再次出现,总是博得时髦人一时趋之若鹜。那时的妙人儿,学习钢琴的小姐,一扭头在摄影师镜头里文静矜持的甜笑,早是说不得的那时明月了吧?想起一个故事,解放以后,以前的名媛财产全无,加入被劳动改造的行列。然而依然在下午,在煤球炉子上烤制点心,骄傲的维持着下午茶的仪式和仪式里的自我认同。

 

年轻的时候,喜欢狗,因为它无条件的爱。我想也跟孤独有关,不害怕它,但是不能对与它相生的恐惧无动于衷。狗是最直接释放自己情感和生命的动物。只需要拍拍它的头,无条件的让渡自己的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4-16 13:42)
标签:

杂谈

手闲,随便写写。

 

最近看点《非诚勿扰》,好多女嘉宾都说想做黄老师那样的女子。人各有志,我就没那愿望。我的理想女子,是要对生活,人生,有一定深度的了解和体认,视野开阔,同时,在合理的界限以内,对生活有着更自觉的安排。还有,要有点艺术气质。

 

森山大道说的,相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使用它。他就喜欢用小相机拍摄。我没那天才,又是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大师是压根不敢想,就是玩一玩。

喜欢日系小清新的风格,相机自然日系。索尼控,但是他说索尼的数码不好用,被迫投奔奥林巴斯的怀抱。我看中了一款白色相机,各种参数不表,毫无意义。或者我会带走它吧。

 

我觉得自己有着更高层次的虚荣。

别人说买了个小香的包,或者什么,我没有丝毫感觉,但是碰到一些社会问题,历史问题和人物,我就总恨自己书读太少,不能穷理。

女孩子有点小才就可以了,娱乐自己,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2-07 11:53)
标签:

杂谈

留学,一定要去欧洲。伦敦和巴黎,布拉格,柏林。因为,留学北美的女孩子,普遍缺少气质,纽约也一样。

 

前苏联竟然出人意料的有许多艺术上的先锋人物,戈达尔的偶像维尔托夫,罗德钦科,康定斯基,《雕刻时光》那位。。。有时想起索尔仁尼琴和妥思陀耶夫斯基。哦哦我们需要知道,唯有思考着的头脑,才真正属于我们自己。

 

这个对白真酷:

——你怕老吗?我怕。

——真愚蠢。我告诉过你,胆怯是最大的弱点。

 

关于女人的标准

一定要率真,通达,好玩。这是陈丹青的说法,我同意。好玩怎么理解呢,就是有趣,在岁月,知识,智慧和勇气之上的,混合了各种信息的奇妙混合物。

但是切忌出洋相。你懂的,那跟好玩,南辕北辙。

 

先变成不朽,然后死去。这个生活的目标太伟大了。还是努力掌握自己的人生,过能过的生活,靠谱。

 

作为资深日系控,我找到了代购纹身袜,天使袜和各种奇妙袜子的网站。

但是不想分享。以后准备购买更多的古着单品。复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28 17:34)
标签:

杂谈

十二楼的故事,李渔讲了多少?有没有讲过,有些心境总会一去不复返?

 

过年,无聊的代名词。唱歌倒好玩,然而也只是一会。原来恋爱和生活,是两回事。幸好,本姑娘不是爱情至上主义者。我信奉有饭吃的爱情,才可以继续。也信奉中国人,热闹过得日子,冷清就过不得。大部分人的定海神针,都是下一代。至少大部分上辈人,是这样。

然而我总是相信,孩子的人生,和自己的,那是人我的区别。

 

不同的人,是不可以交流的。信然。鸡同鸭讲,真难受。躲开就是。只说能说的。自己的生活,为什么要对别人交代,奢求别人理解?

每个人的立足点,都是自己过自己的人生。

 

让本姑娘续写十二楼吧,不会不风雅,不会不自我,也不会不现实。我总是有不扎堆的力量,和足够的勇气,走自己的路。当然,据杜大官人说,现在我是在他的带领下呢。

 

什么不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26 13:06)
标签:

杂谈



在车上走着,我跟杜大官人说,来西北,我才知道天高地厚的感觉呢。他就只是笑。一阵风吹来,有点凉,苏丝姑娘不由气道,你不是说这里不冷吗,我的短裙罩衫统统没戏了,你咋说?杜大官人一以贯之,笑道,说实话,你还肯来么?

天么天么,我整个是被骗来的嘛.

 

一个荒凉的高原。所有的建筑,似乎都是太古的洪荒里走来,怎么矫饰,都是空。于是心里也觉得空起来。相伴而来的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17 10:17)
标签:

杂谈

初次见面,杜大官人戴了一副墨镜,苏丝心里哼道,这个人,不戴眼镜很丑,戴了眼镜那是相当丑。哼。又想,这厮莫非在偷看本姑娘,以为我不知道呐。不由又心里冷笑几声。

 

慢慢才发现,杜大官人一点都不贼,他不过是不轻易做决定,谨慎而已。而且脾气好的出奇。话说某天,冬天的小冷风被暖暖的太阳冲淡了不少,苏丝姑娘一想,此时不去围炉吃火锅,更待何时?杜大官人是“火锅同道中人”,二人就去了。苏丝姑娘等的咕嘟咕嘟冒泡儿,放上自己爱吃的青菜,蘑菇之类,还没等见个影儿,杜大官人就捞走了,如是几次,苏丝姑娘公主脾气发作,这都哪跟哪啊,扭头就走了。杜大官人赶紧结账。苏丝姑娘一路不搭理他,还回头问他,请问阁下贵姓啊,又不认识你,跟着我做什么?杜大官人好歹风趣了一次,说,姓焦。直到现在,杜大官人阿巴贡本性一发作,都跟苏丝姑娘算账,说那天的海带一点没动呢,金针菇啊,什么什么啊你这个姑娘啊。

 

熟悉了,高级的调情话,诸如“可爱的意思是可爱可不爱”之类,苏丝姑娘已经不说了,当然也没打算留着说给别人听。有天,跟杜大官人去打台球,走在长长的墙根下,手拉着手,不由得一阵感动,为了成全一段感情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简直爱死这个题目了,我想我不能浪费它。写出来的时候,脑子里浮现的,是珍珠白的厚重纱幔,长卷发的女子,以及玉体横陈,然而与色情无关。有点像荒木经纬,像他挑逗的说自己是在一个叫东京的地点,跟一个叫东京的女子谈着恋爱,转眼又说,东京是不是一个巨大的坟场,我们是还活着吗?他敏感而尖锐,所以他是艺术家。

就像苏丝姑娘,敏感而细腻,所以我只能是小女子。

好了,让我们开始这个漫长的故事吧。有多漫长?比时间还长。

 

                                   

花漾知道自己在皇后这个位置上,待不长的。即使她年轻美丽,又知道怎么邀宠,也待不长。

因为她压根不喜欢皇上,即使他大她三岁,容貌俊美,又掌握了终极权力,怎么看都是每个少女心目中的心头想。她甚至忘记了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是皇上,而当她必须要跟他讲话的时候,就“喂”一声,那么满不在乎。她总是想,甩了我才好呢。

事情就是这么吊诡。你急于摆脱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0-08-26 19:14)

没正业就是苏丝的正业,所以,最近一段时间,苏丝姑娘变身咖啡馆女招待。诸位看官啊不要太惊讶,这是真的,而且苏丝姑娘认认真真,兢兢业业的好好地伺候了普罗大众一次,以便插足在广大群众中。其间趣事甚多,写下来公诸同好。

 

首先是制服问题。苏丝姑娘这种“米娜风”的狂热爱好者,天天穿件毫无特点的条纹衬衣简直是受刑哪。于是某天,苏丝姑娘踩着点,穿高腰娃娃裙去了。大家简直要晕倒了,问我,我很无辜的说,忘记带工装了。大家看看快到点的打卡机,谁也没说话。沉默就是默认,那天,我们的苏丝姑娘花蝴蝶似地穿梭了一天,更过分的是,还带了一串珍珠项链,简直就像老板娘。

我总有做自己的方式,以符合某个群体规则的面貌出现。合法的打擦边球去做自己,这是成长的好处和乐趣之一。

 

最近的一件大好事,就是苏丝姑娘天天都在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以前有个同学的女朋友,有感于苏丝姑娘“爱剩不剩”的架势,古道热肠一发作,没事儿就拉苏丝姑娘看视频,什么韩国婚礼,泡沫剧,不一而足。结果苏丝姑娘到现在也仍然“爱剩不剩”,倒是她,没事儿就拉着同学讨论结婚事宜,弄得同学哭笑不得。

现在好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五十大板

看见过这样的情侣。因为小事,彼此的付出变成爆发的导火索。女的拎起行李,执意离开。那天下着大雨,我不知道她怎么想的,不过没有一滴眼泪。男的大跳大叫,想留她,又不知道怎么打动她。

最终,女孩没离开,第二天,他们又有说有笑。倒是我,旁观者心有所感。其实一开始,他们就确定了以后的相处模式。男的太宠她,女的太以为理所当然。那么,完全没必要大发雷霆,谁让你心甘情愿呢?

周瑜打黄盖的事,偶尔打重了些,有些怨怒,也是过路云彩。之后,还不是一样。男男女女那点子事,向来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各打五十大板罢了罢了。

 

优雅的老太太

法国老太太Andree Putman,设计酒店,机舱,时装,香水,银器,灯饰以及我们所能想象的到的东西。我爱死她了,因为我爱自己。按照小说的话说,“也许我们生在两个世纪里,也许我们生在同一个世纪里,可是你比我早生了二十年。十年就够糟的了。若是我比你早生二十年,那还许不要紧。我想我老了不至于太讨人厌的,你想怎样?”

说说就不成话了?不至于。一个正当年的花骨朵儿动辄谈论老去,或者老去的方式,乍看着实太过“悲观主义的花朵”,其实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08 14:08)
标签:

杂谈

判断位移,不妨看牛奶瓶子。看到满眼的佳宝牛奶,我们最乖的苏丝姑娘已然身在济南了。我从来不说济南的好话,但我从来不允许别人说济南的坏话。就是只许自己放火,不许众人点灯,怎了?

 

蓝色的墙壁,地板,限量版的哆啦A梦小物,小烟熏的迷离海报,奇形怪状的玩偶,日本街拍杂志,第一眼看到亮亮和女朋友的房间,我马上决定要跟他们租住一所房子。我喜欢有趣的人,也就是善于捕捉新鲜信息,并与之契合的人。标榜没有用,那就像妆没化好,粉浮在脸上,更加弄巧成拙。我确定亮亮贤伉俪是不会让生活沉闷的好人。

 

我的那间房,有一点倾斜的窗户,按说不是什么理想住所,但是我喜欢,象童话里的小房子。碎花的窗帘,桌布,吹泡泡小瓶子,饮料包装的雨伞,以前住在这里的,是个什么样的女孩?也许温婉?听说是人没嫁成,离开伤心地,才搬走的。

哎呀,这对苏丝姑娘这种“剩女兼盛女”是大大的不吉呦。管它呢。我用铅笔在门口写上“SUSU的家”,贴上一张中岛美嘉。

 

洁来了,一众人加入济南的夏夜。没有什么节奏的,然而并不悠闲,虽然不至于铜琵琶,大唱大江东去,也有一种粗糙的热烈。阿根廷落后四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