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暗算
暗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500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暂无内容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8-02-17 17:31)
标签:

365

现在各种即时通讯联系方式太便捷,以前恨不得有更多人关注的园地,精神原乡,现在恨不能完全与认识的人不相关,私密园地,私家花园,才好呢

 

跟头把式地一路摔过来,十万八千里,筋斗云,吹根寒毛,不知去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17 17:26)

2018.02.17

好久好久的时间过去了,发生太多事,我想回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27 19:52)
标签:

杂谈

“你会回来吗?” “我不回来,也是为你好。”她叹口气,“你想想,似你这么白璧无瑕的一个人,同我这样的女人做朋友 ,会有什么后果?” “你住在象牙塔中,我住在阴沟里,我们不可能做朋友。” “那你当初为什么跟着我?” “因为你好玩。” “现在不好玩?” 她摇摇头,“你对我不错,我不忍心提这个玩字,要玩,我找别人玩?” 这么豪爽,居然放过了我,但我反而恍然若失。 司机告诉我,这一两日,已经有形迹可疑的男女在门外徘徊。 找上门来了。 “有什么举止?” “还没有,但是否要报警?” 我想一想,“不用。”是敌是友还分不出来。 那夜睡到一半,只觉有一个人在我脸上呵气。我惊醒,伸手一挡,碰到柔软的身体,我回过神来“苏珊?吓得我一身冷汗。” 她向我靠过来。 我心跳得如要自喉咙跃出,半睡半醒,似幻以真。 她睡在我身边,把头搁在我臂弯里。 我的心在那一刹间,忽然明澄,了无杂念。 我并没有推开她,但轻声问:“这是干什么,引诱我?” “不,报答你。” “我不需要你报答,而且这样做法也不对。” “别在这种时候说话。” 多年的修练到底使我与普通男人有点分别。 “苏珊,你误会了,这种原始的办法,是行不通的。” 她大惑不解,“你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23 21:49)
标签:

杂谈

小盆栽青葱可爱,总忍不住多买几款,家人争相认领,“这是我的,放我窗台”,“写上我名字,以资识别。” 到了家,只得一人早午晚三次浇水、剪枝、施肥,这还不算,有一株特别整齐,长得十分高大,它的主人还要耀武扬威:“看,我的长多好,你的就不如了。” 这里头好似有个教训,又说不出是什么,像不像社会某种现象? 真多人会趁现成是不是,所以打工归打工,希望别做开荒牛,阁下帮老板开垦的水源,闲人来喝个饱,解渴之后,还出言讽刺呢。 怪不得出过死力的人要勃然大怒,正是耕耘辛苦,沾光风凉,不但不心足,还要噜哩八嗦。 一早自社会得到启示,见怪不怪,不过吃了亏,自然也马上学乖。

(所谓得了便宜还要卖乖) 

  亦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近年种种迹象表明,当代汉诗正有效地融入世界诗坛的格局之中。黄灿然十几年前所宣称的古典诗歌和西方诗歌两大传统的阴影已经基本消失。但是,本土与舶来、民族与世界、古典与现代、保守与激进等二元对立的思维仍然根深蒂固,双方持续拉锯战的霍霍声喧嚣在百年汉诗的发展历程中。去年年末针对杨键的长诗《哭庙》的激烈争议,再次使这一问题得到淋漓尽致的彰显。当我们把眼光凝聚到诗歌本体的时候,就又回到了原点——汉诗的汉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I pant for the music which is divine,

My heart in its thirst is a dying flower;

Pour forth the sound like enchanted wine,

Loosen the notes in a silver shower;

Like a herbless plain, for the gentle rai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萧耳君,大才
原文地址:2014年01月04日作者:萧耳
    有时候,闲来片刻,会琢磨琢磨,那些事关品味的书。

    最近看到顾城评《红楼梦》的旧文,顾城谈薛宝钗,真是冰雪聪明的人才是冰雪聪明的人的知音。说宝钗的雪白屋子,说宝钗的空无之性,真是与我心有戚戚焉,我是说,所谓钗黛,钗的心里是住着一个老和尚的,黛却是真正的情种,是纳兰性德,风一更,雪一更地要来这浊世还债,钗是郊寒岛瘦的呀。

从前读过几章刘心武的《红楼梦》,看不下去,最大的问题不是说续作故事情节的合理性,而是语言感觉基本不对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3-12-10 12:59)
标签:

健康

-------失眠应该挂什么号?

“神经内科”。

“你有指定医生吗?任何专家都可以吗?”

------对。

“好,你去一号吧。”

 

老专家皱眉从案前抬头,忽然神色舒展,观察一下患者气色,问她“你觉得怎么不好?”

------失眠。

“多长时间?”

------数年以来,时好时坏。

医生凝视片刻,温暖地笑,“我要提醒你,超过半年的失眠,是需要心理辅导的,你知道吧。”

------我会正当对待治疗。我想查肝肾功能,还想做B超,内脏脏器全部检查一遍。

医生问“最近状况怎么样?”

------这一星期睡眠差到极点,只能来看病,查寻病因。

但见医生调动一条粗黑眉毛,边写病历边指示旁边的实习生女孩子测试血压。白大褂穿在这个女孩子身上显然还是一件独立的衣服,尚未与她的神色表情贴切自如。但是她对卷起袖子的患者说“你真瘦。”

医生得到血压,往电脑中输入指令,回眸对患者说“大生化你都可以查,全部脏器的B超,虽然没什么必要,但是也可以做,赶紧去验血。”

 

化验室抽血的案前她坐下来。

“你吃饭喝水了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If love were the Mona Lisa
She’d be hanging in the Louvre
Everyone would come to see her

She’d be impossible to move
It seems to me is what love is

A rare and priceless work of art
Stay behind the velvet rope
But I will not renounce all hope

And I’m right by love' side
Like a thief in the night
I stand in front of a masterpiece
And I can’t speak out why
It hurts so much

From the moment I first saw her

All the darkness turned to light
An impressionistic painting
Tiny particles of light
It seem to me is what love like
The “look but please don’t touch me” type
And honestly it can’t be fun
To always be the chosen one

And I’m right by her side
Like a thief in the night
I stand in front of a masterpiece
And I can’t speak out why
It hurts so much

‘Cause after al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18 14:45)
我们都是好孩子
演唱:王筝

推开窗看天边白色的鸟
想起你薄荷味的笑
那时你在操场上奔跑
大声喊 我爱你你知不知道
那时我们什么都不怕
看咖啡色夕阳又要落下
你说要 一直爱一直好
就这样 永远不分开
我们都是好孩子
异想天开的孩子
相信爱 可以永远啊
我们都是好孩子
最最善良的孩子
怀念着 伤害我们的

大声喊...(我爱你)
那时我们什么都不怕
看咖啡色夕阳又要落下
你说要 一直爱一直好
就这样 永远不分开
我们都是好孩子
最最天真的孩子
灿烂的 孤单的 变遥远的啊
我们都是好孩子
最最可爱的孩子
在一起 为幸福落泪啊
我们都是好孩子
异想天开的孩子
相信爱 可以永远啊
我们都是好孩子
最最善良的孩子
怀念着 伤害我们的
推开窗看天边白色的鸟
想起你薄荷味的笑
那时你在操场上奔跑
大声喊 我爱你你知不知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