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子
安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104
  • 关注人气:1,0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网易博客
下午


一寸光阴一寸金,那么

一个下午的好时光

该是多么珍贵

那只蝉还在童年的榕树上叫着

今天下午,我必须保持足够的耐心

开门、劳作,清扫身体里

最后一声蝉鸣

 

更多的蝉,在早年的书本里被我捕捉

它们的幼虫在泥土里,和地面隔着一寸光阴的距离

却废掉了我整个一生。为此

这么多年,我一直引而不发

我需要带着这些内心的阴影

不停地走出

一个下午的好时光


洗澡

 

要洗掉冬天微小的尘事

洗掉寒露、霜降、小雪、大雪

一滴水的天堂,比任何一种绒都要柔软

正好适合人的体温

这水不是雨水更不是谷雨

不在节气的水,更适合洗涤

肉身之外的污垢

 

把自己放进去,被大水围困

一个下午的时间,我就能回到四月

的小阳春。有干净的手臂、红润的脸颊

和柔顺的发型。而你

正扶着小单车,在树荫下

想去年冬天我们堆起的小雪人

修行

 

给我一座小庙,小到能容下我打坐

就足够了。我会像一棵树那样

不走动,不说话,不关心世事

我只盘坐诵经,看匆忙来往的过客

我每天清洗六根。不写诗,不食酒肉

空闲时抄摹偈语

我以此剃度、打发时光

 

再也没人能找到我了

我在深山,与草芥为伍

没有手机信号、没有欺骗

谎言和情欲。白天我听小鸟歌唱

入夜,我关紧庙宇的木门

青灯摇曳,我不泄露一点光亮和心思

我还要洗净双手

擦拭木鱼上的灰尘,让它的声音紧锁在

庙宇之内

 

你看,这样多好

我的身体开始一天天消瘦

等瘦到和我骨子里的那个我

一样小时。我的世界

就大了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更多>>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口述史

学习

历史

口述历史作者的素质与修养

第一阶段:访谈阶段是记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口述史

学习

受访者继承人的赠予契约书

 

[时间],在[口述历史计划或项目的名称]中,根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7 10:05)
标签:

口述史

学习

口述历史——授权书

 

 

本人,[地址][受访者姓名],谨此将本人目前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7 10:04)
标签:

口述史

学习

分类: 暂存

口述史

口述史亦称口碑史学。口述史在国际上是一门专门学科,即以搜集和使用口头史料来研究历史的一种方法,或由此形成的一种历史研究方法学科分支。中文名口述史亦    称口碑史学相    关在国际上是一门专门学科出现于 20 世纪4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27 15:25)
标签:

暮年

父亲

麦苗

麦子

小满

分类: 诗歌

雪下了一夜,我像积雪

下面缩着身子的麦苗,躺在被窝里

装着还没睡醒。父亲去了田里

看他的麦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诗歌
湘瑜兄弟辛苦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暂存
原文地址:河南诗人词条作者:苏枍北

 

来源: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3-08-05 17:20)
标签:

安子

废水

形式

我在

越来越

分类: 诗歌

文/安子

 

流水在流,流水在天空的胸膛下

荡漾着

柔美的曲线。亲爱的水

用酸腐蚀过我,还用甜的诱惑

苦的折磨、辣的磨砺

最终俘获我们,进入我们的身体

这些流经身体的水,掺进了柴米油盐的水

是生活的水。和我们一样

食着人间的烟火——

有时以汗的形式为生活奔波

有时以泪的形式诉说衷肠

或哀伤。更多的时候

它们以废水的形式流出我们的身体

像从我们身上流出的时光

现在,我越来越害怕

这些再也流不回来的时光

阻止我在天空的胸膛下

尽一个做儿子的孝道、做父亲的责任、做公民的

义务。而流水淙淙

婉转地消耗着我们的意志

取走脏器,一点点

腐蚀、掏空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30 11:15)
标签:

池塘

蒲扇

瓜棚

圈套

雨露

分类: 诗歌

文/安子

 

蝉鸣是我虚构的,蝉的幼年

就在城市的餐桌上夭折了 

池塘是我虚构的,池塘到大海里喝水去了 

那棵榕树也是我虚构的 

它早已被连根拔起,栽到了公园里 

汗流浃背是我虚构的,汗水还没有流出来 

就被空调堵进了身体里

蒲扇是我虚构的,蒲扇还在南方的水泽里 

艰难地生长。瓜棚是我虚构的 

搭瓜棚的地方早已经建起了厂房 

雨露是我虚构的,露珠尚未在草叶上 

收紧圆润的身体,就被大地收进了怀里 

风是我虚构的,风在玉米地

一圈圈布下圈套 

雨是我虚构的,雨总在夜深人静时 

悄悄来,又匆匆走 

阳光是真实的,它穿过一层层玉米叶子

扎进剔草人身上。那是我的母亲

她才真正拥有夏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28 15:28)
标签:

缝隙

镜中

世界

老越

还是

分类: 诗歌

文/安子

丝瓜秧翻过了墙头

妹妹,七月是瓜秧上的一朵小黄花

如果开展墙内,蝉鸣会叫醒午睡的人

开在墙外,他就在雨声里赶路

而雨水正沿着七月的缝隙

窃窃私语。他听不清它们说些什么

却能心领神会。现在

丝瓜结在墙头上

从墙内到墙外需要多久,七月越老越倔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