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梦瑶
王梦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848
  • 关注人气: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胡泳老师

导师威武

阿忆老师

我们的专业课老师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3-10-25 16:13)

——《旧好莱坞、新好莱坞:仪式、艺术与工业》读后感

大众心灵的梦幻

在第一章中,作者从宏观层面上,分析了电影与大众文化,试图理解电影与观众的关系是如何影响电影制作的。

一部具体的电影固然是由导演等主要创作者的个人意图和审美趣味决定,但从总体上说,电影属于大众文化的一部分,大众心灵深刻地参与其中。美国并没有漫长的历史以及相伴的民族认同,而且,工业时代的专业化分工使个人愈发孤立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很久没写东西po在博客上,为了给亲爱的爸爸看,祝爸爸早日康复。)

  斯诺登,29岁,原是美国国家安全局合约外包商的员工,离职之后来到中国香港,向媒体揭露了美国政府秘密实施的“棱镜计划”。据报道,棱镜计划(英语:PRISM)是一项由美国国家安全局自2007年起开始实施的绝密级电子监听项目,能够对实时通信和既存数据进行深度的监听。国家安全局可从中获得的数据包括电子邮件、视频、照片、视频语音聊天以及社交网络细节。

  此事既出,舆论震动,其中有抗议声浪,也不乏理性论争。虽然美国政府及其辩护者有足够的理由认为此计划是具有合法性的,但“秘密监控”一词仍然让世界上众多热爱自由的人心弦一惊。辩护者认为这是保护国家安全的手段,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出来回应说“人们无须放弃自由”,自由主义者则频频引用本杰明·富兰克林的名言:“那些为了获得少许暂时的安全而放弃基本自由的人,既得不到自由,也得不到安全。”关于“棱镜计划”的争论的本质,即是在争论“安全”和“自由”这两者中哪一个摆在第一位。撇开这个纠结了百年并将继续纠结下去的问题,我们不妨来看看,“监控”是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很久没写东西po在博客上,为了给亲爱的爸爸看,祝爸爸早日康复。)

  沸沸扬扬的复旦投毒案尘埃未定,19年前的清华铊中毒案又被人提起,再次引发公众讨论。1994年,清华大学女生朱令在校期间发生铊中毒事件,由于医治不及时而造成终生损伤,公安机关曾锁定其室友孙维为嫌疑人,但后因证据不足而结束调查。朱令家属与关注此案的公众一道呼吁公开或重启案件调查。有人认为,结束调查的原因是孙维家庭凭借权力进行了干涉,应该以舆论向公安机关施压;也有人认为,公众不应该以舆论压力给个人定罪。一时间众声喧哗,两方都强烈要求着“正义”。为何公众患上了这样的“正义饥渴症”?又有谁能治愈?是司法,媒体,白宫,还是公民自己?

  新闻叙事与共同经验

  我们应该意识到,论手段之残忍、结局之悲惨,有太多的刑事案件比朱令案更令人咋舌;论被忽略的程度、被掩盖的时长,朱令家属的呼声更是众多沉默声音的冰山一角。为何公众独独在朱令案上群情汹涌,久久不能平静?

  毫无疑问,媒体是最重要的推手。媒体(包括在公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中国人你怎么就不能好好想问题。
当然啦,这个帽子扣得太大了。很多人觉得自己头脑非常好使,堪称聪明绝顶,只是怀才不遇。这类朋友,我即将说的话,你肯定是听不进去的,所以还是不要给自己添堵了。
中国从历史上来看,从未存在“公共性”这种东西。家天下,连天下都只是一家的。一国之制尚且如此,何论一乡一郡、一城一市。祖宗祠堂的至高无上的地位不用多说,直到现在,“圈子”这种东西在人际关系中十分有力。无论表现成什么形式,总体上说,都是一种封闭的系统,毫无公平、公正、公开可言,跟“公共性”也一点关系都没有。对公共事务的关注和参与,对公共问题的思考和辩论,都是从一个公共领域开始的。法制和理性由此而产生。可惜,中国从来没有。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时代,能够让中国人体会到作为公民的快乐和责任。
封闭系统,是一直以来这个社会制度最鲜明的特征。不要跟我提改革开放。在本质上,这也不能算是一次真正的改革和开放。官僚体系从来都只接受共谋者,而他们掌握着这个国家的行政权力。由于利益的共谋者越来越多,立法、司法、执法等等权力都被攫取,集中在一个体系之中。如今,谁能给我举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去年写过一篇文章(请戳这里),过了一年多,我描述的自己观察到的某种趋势似乎继续发展着。个体在当下并没有变得更为有力,而是越发孱弱了。“公民社会”并指为“陷阱”,这表明了“政法委”这个机构的态度。政法委的任务是在司法、公安部门中贯彻党的意志。再往前是吴邦国的“五不搞”。我认为,这完全是言行合一、表里如一的表现,我们党和政府和人大,在这风雨几十年中,把党的意志贯彻得非常好,把“公民社会”打回原形得非常彻底,把中国特色演绎得非常有声有色,他们在这一点上,非常诚实。——我也由此学会了排比。
我并不知道,在重庆,真心喜欢唱红歌的人有多少;就像我不知道,如果没有被欺负和压榨,真心指望薄都督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如何理解传播学?当我九月中旬的某天,坐在中关村图书大厦北面供人休息的长椅上,手捧一本刚刚买到的《大众媒介与社会》,昏昏然不知所以之时,脑海中忽然浮现出这样一个问题,企图放松放松。于是我开始从书中那些抽象概念中解脱出来,抬眼看我身边鲜活的世界。
大厦一层有一家金凤成祥面包房。两位美女相对而坐,交谈甚欢,中间白色小圆桌上摆放着一杯咖啡。从这儿开始,传播学就潜伏其中了。
咖啡原料咖啡豆,最早在中东发现,后移植南美,发展壮大,蔚为大观。这一过程是如何实现的?当然是伴随着地理大发现,伴随着欧洲早期殖民活动,伴随着全球贸易。虽然殖民活动被我们的历史教科书描述得罪恶滔天罄竹难书,几百年后的今天,我们能端坐于中国内陆而享受咖啡的芳泽,却也是得益于此。这就是传播,不仅在空间上,也在时间上,无声无息地改变着我们的产业结构,生活习惯,甚至是渗透我们的传统文化。关于这一话题,关键词有“资本主义”、“全球化”、“文化帝国主义”等。
这杯咖啡,盛装在一个白色的纸杯中,纸杯上,印制着这家面包房精致的logo。那么,为什么商店/商品需要logo?logo到底是象征着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03 17:15)
标签:

测试

杂谈


很想做一个心理测试。测试对象是中国内地公民。
看到这幅图,在第一时间里写出自己脑海里浮现出的关键词。两个以上五个以下。
最后统计各个词语出现的频率和次序。
相信会有很有趣的结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8 01:54)
关于裁判的问题,和菜头已经写得很好了,我完全同意他的观点。虽然我支持德国队,认为英格兰始终是华而不实,养眼可以,踢球一般,但不得不承认,被德国队进球之后,英格兰打得很好,和德国旗鼓相当不输分毫。那个误判毁了一次可能更为精彩的比赛,我痛心疾首。
虽然世界杯踢到现在,传统强队仍然是主角,但我觉得小组赛中的一些小龙套更为可爱。比如朝鲜队,最近还成为了一个热点。我们喜欢拿朝鲜队和自己作比较,因为我们天朝也就是西朝鲜嘛,你们懂的。我们一来是说朝鲜球员的处境是多么恶劣,鸭梨是多么的大,相比朝鲜,中国队的待遇简直是天上人间;二来又说朝鲜球员的精神状态和竞技水平甩中国球员好几条街。这两种比较放在一起,显示出中国足球是多么不堪。根据这个,有人说把国足也送去挖煤也许有效。当然这一意见我姑且认为是玩笑话,在这么和谐的天朝,挖煤是很幸福的,你看王家岭的矿工,受到的党和国家的高度关怀,关怀到在井下困了好几天都不长胡子,以免出镜的时候有碍观瞻——典型的党疼国爱,因此,把这么幸福的工作交给国足,实在是所托非人,他们,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个人生来就有权且必须理解自己的历史和现状,为自己负上全部的责任,也为自己争取全部的自由。对我来说,粉丝什么的,最讨厌了,特别是某些影响力重大的人物的粉丝。没错,我针对的就是毛粉和五毛。对于某一政治人物的迷恋,是非常愚蠢和危险的事情,可惜很多人乐此不疲。殊不知,正是他们的神,践踏着他们作为人的尊严和高度,把他们变成一群没有头脑的牲畜。当你立起某一神像,意味着你将自己的生命力依附在别人身上,受他引领,受他约束,不用自己独立思考,不用自己掌握方向,也就不会自己承担风险。至于在这个过程中行了诸般恶事也无妨,反正总能在神像倒掉之后,推得一干二净,把所有罪责都归于那个破碎的神像。看看吧,这就是那些粉丝最恶心的地方。软弱,无脑,看似正义,浑身除了暴力便没有其它,如同野兽一样无法以人类思维交流。就是这些人,我们当中真正为民请命的人,也在为他们争取着权利,却一遍又一遍地被他们伤害,实在是与鲁迅先生那个时代别无二致。
不过中国自古就有这个传统,被奴役惯了,没有尝试过自由的滋味。主子把自由说得一无是处,他们也就跟着叫嚣,甚至诉诸暴力,把提倡自由的知识分子杀得血流成河;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69圣战

杂谈

背景资料:科普一下:“69圣战”就是今天(指6.9)将有数万名网友相约晚7时在知名论坛和网站对韩国明星团体及粉丝进行爆吧、声讨。爆吧即在百度贴吧不停发无内容的废贴使他人正常发言无法进行,据说是热衷互联网的粉丝们经常动用的“必杀技”。(来自2010.6.9爱枣报708期)

“69圣战者”的口号是“脑残不死,圣战不休”,就如连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