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夜天earl
夜天earl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72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团子的直达站

神逅社

漫团

博文
(2011-03-16 19:43)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水经注》中称现罗布泊为牢兰海。而吐蕃语中的罗布泊发音为“NOP”,楼兰鄯善也为“NOP”。
     不知是以国为湖名,还是以湖为国名。但湖大约是国的灵,而国也许是湖言语的表达。
    我一直觉得楼兰可以拟为少年,神秘、骄纵、童贞,满身异域令人窒息的艳冶风情。踩着栗特舞伎的舞步,吟着吐火罗文的歌谣,颈上的璎珞和衣摆的流苏与柔韧腰肢的弧度一起旋转璀璨。饰着如缎墨发的翎羽如同带着生命的鲜活,翻飞间每个笑靥都足以致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3-06 23:43)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佛家所谓的人像的唯美,尤以男身女相为最。
    这样的美,我也是喜欢的。正如连绵宏伟的山岳,蓦地镌刻上一笔飘渺的柔水,多了分轻灵熙和的韵致。
    遥忆起几年前去龙门,就已有如斯感悟。又恰得这几日的天气于那时极为相似。回想也难免再深刻几分。
    同样迷蒙的烟雨,阴郁的天幕低低的笼着零星挽歌的哀凉。
    只是伊河深邃的荡漾千年的流水,和崖壁上斑驳的佛刻,在初冬微凛的烟雨中,竟莫名的添些妩媚。就如梦回江南,见闺中丽人在唇上化开红粉玫瑰。连佛像旁亘古的绿苔,也染得一袭小桥屋檐、枕水人家的炊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3-06 23:41)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一日晚归,不知是路过谁人家的炊火。热锅烹炒,大约是贤妇在等待晚归的良人。
    只是一刹那便迷醉于这凡尘的繁冗气息:凛冽的初春凉意,混合着热乎乎的饭食香气。带着浓郁的家常味道,温柔的让行人不忍疾行。
    过后,朋友们都笑我:“哟,上哪偷吃去了?一身饭菜味。”我不禁暗笑:这走一遭,可当真是沾染了一身尘世的“烟火”。
 
    并非喜好拙朴,甚至可以说是“极爱繁华”。
    晚明文学家张岱有云:“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2-03 13:15)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语■

一.

芙蓉颜色醉花间,

一点梅妆不胜红。

江心夕景堪破碎,

秋园半亩晚晴空。

 

 

二.

雨落空廊声声脆,

檐下海棠半株泪。

珠帘已掩沉香醉,

丽人何叹留空帏。

 

 

三.

半壁江山凭戎马,

奈何塚今成青山。

江河未老人不在,

故都陋居已更名。

 

 

四.

闲诗暖烟听花落,

细雨无声洗残香。

莫言何事最悠游,

玉壶半盏缺一人。

 

 

五.

陈泥朱砂色,

笔墨未雕琢。

卿意染丹青,

君可自留白。

 

 

六.

尘烟牡丹狼烟乱,
凭窗寂寥多红颜。

绣线锦缎裁田田,
蜀香落地满阳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1-28 01:45)
标签:

杂谈

分类: 文案§脚本

人物介绍:

念璃:见习噬灵师,幼年时在濒死前被老师救回,用无数纯净的灵锻造肉体,成为对死灵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1-28 01:31)
标签:

杂谈

【这是一个肮脏到干净的故事】

(《黑白调》兄弟篇) 

 

1

乐未央怎么也没想到,再次见到那个人,会是在那样一种情况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1-28 01:28)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

                     【这是一个纯粹到干净的故事】

                       (《蓝调》姐妹篇

   &nb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1-28 01:18)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突然忆起,半月前的晚上,曾偶遇了一颗流星。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这种美丽的天体,扯着月白色的长尾,一闪即逝。这大约也可以算得上是清冷年尾的一桩幸事。

我依稀记得,曾经在某本书的角落里读到过杜拉斯的一句话:“当人开始回忆,便已逐渐老去。”

这句话让人有一种莫名的沧桑感,就仿若夏日的荼靡未淡,便已沾染了初冬的冷霜。我不喜欢这种看破红尘的淡漠基调,却不得不承认它是如此的一针见血。

当我想起那月白的流光,也觉得这宇宙的陨铁大概是用表面的凹痕,盛走了将期年的光阴,才让我在年尾突生了老去的错觉。

    有些事情并非不忆就可以忘记,它们早已是岁月的利刃刻入魂灵的色彩。

    我一直不能忘却,幼时在故乡旧宅的堂屋里,靠墙叠放着一双空棺。在南方没有太多这方面的忌讳,年事已高的祖父母提早做好了准备。棺木不知是什么木料,在阴暗的屋子里漆黑如墨色。一年刷一次桐油,我再次回去时,亮滑的棺面在黑夜的微光里都会浮现出破碎的星光。它们一度成为我童年的梦魇,让我深深的恐惧着。然而那漆黑的色泽和空灵的木质声响,现今已然成为乡音的篇章。

我才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9-11-25 23:38)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密友要回家探亲,与我说起老家的院落中有几株葫芦,新坠了一藤小小的毛茸茸的果实。我玩心顿起,央求她为我捎回一枚,好用刚买的刻刀进行练习。她欣然答应。

    过了近两个月,友人回来了。果真为我带来了,而且不止一个,是大、中、小均匀的三个,一字排开在茶几上,个个浑圆敦厚,惹人喜爱。但送走了友人,我却有些犯难了。只因友人的假期太短,葫芦们还来不及彻底成熟,但她又不愿让我失望,才挑了三个最早结出的带与了我。带有水份的淡青色的表皮,无法在上面刻画,我只好把它们收藏在背光的角落,期待它们能被时光阴干。

    许久许久,当夏末早已转季成冬时,我才有一次想起了那三只小葫芦。

    慌忙又略有欣喜的找出来,才发现它们并没有变成想象中泛着金色光泽的黄澄澄的样子,还是一脸冷淡的青绿。甚至多了几点浅浅的斑痕,不像美人脸上的朱砂痣,但却和湘妃竹上泪迹如出一辙。我不免有些焦急,用掌心拭去浮去薄尘。坐下来,用蓄着长指甲的纤长的指轻轻抠下一小块有斑的表皮。果真,斑印并不深,只是薄薄的一层没有刻上里面的木质。我不敢用刀子,深怕利刃划伤了画布,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9-11-14 22:57)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语■

风轻云淡

月朗星稀

在某个沉静的夜里

你是否会想起

多年前那个同样

微风 流云 眉月 晚星的时刻

那些谢幕前的欢声笑语

那些平原上奔跑的痕迹

那些……那些……

你或许已然忘记

但这一切

却是我夜夜梦回的圣地

……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