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4-02-27 15:25)
分类: 安西叙述

我还在,问候各位。

技术不断进步,博客之后是微博,然后微信,不知道下一个又会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写一些文字,但愿。

我的微博:安西归来,因为最早的安西被牺牲了。

谢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07 17:46)
标签:

杂谈

以为自己可以继续,但还是不行。

对不起,我累了。

我放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30 18:45)
标签:

杂谈

分类: 安西的鱼

    我那。。。的诗

 

 

          

            我那被GDP的诗

            我那物价飞涨的诗

            我那耗尽资源的诗

 

            我那被强拆的诗

            我那被汽油焚烧的诗

            我那无家可归的诗

 

            我那不断上访的诗

            我那被拦截被关进黑监狱的诗

            我那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31 15:31)
标签:

杂谈

又刚好会在香港,翻出那一篇旧文。

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安西书房

      不能承受之轻,这句源自昆德拉的句子已经被引用到泛滥的境地。但是,当读到帕慕克《远亲》的结尾时,还是不禁感慨出来。“Be careful!” It was the look that she would give us when we were children, to warn us that life held unsuspected dangers that were far deeper and more treacherous than, for instance, failing to take proper care of a key. 

      一直以为,生命其实是无意义的,但是生命的乐趣就在于我们对除了死亡以外的未来一无所知,包括爱情、苦难、快乐与危险。

      但是,我想说的轻,却来自于帕慕克的文字本身。

      甚至从第一段开始,我就似乎知道了故事的结局。一个过于老套的故事,他在准备与未婚妻的订婚仪式,却在为她去买皮包的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11 10:01)
标签:

杂谈

分类: 安西叙述

其实只是早晚,白天仍然是阳光肆虐,气温早已超过四十度。

“心事数茎白发,生涯一片青山”,窃以为这是李后主最好的句子,远胜过那些亡国之慨美人之泪的。

词牌却是《开元乐》。

天,欲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15 23:05)
标签:

文化

分类: 安西的鱼

英译:安西的诗

Poems by An Xi

 

 

An Xi, born in Luanxian County, Hebei Province, 1970. After his graduation from Northeast China University of Politics and Law, and now he lives in Chongqing.

 

 

  回声

 

 

每一个深夜

我都会

用我的十个指头

敲打我的头颅

 

只是为了聆听

那些来自脑海的回声

在黑暗中

轻轻移动

&n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安西的鱼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有兴趣的朋友,留地址和邮编给我到anxideyu@sina.com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8-11-27 21:37)
标签:

杂谈

分类: 安西声色

“天黑了/孤独又慢慢割着/有人的心/又开始疼了。。。”

这是阿桑的歌。

《寂寞在唱歌》。

但是,如果只是寂寞,又怎么有这样无边无际的黑暗?

 

想起文森特、想起马尔罗、想起杰琪琳(还记得《她比烟花寂寞》吗?甚至吴尔芙和海明威。

有一种寂寞其实是与生俱来,后来生活里发生的一切似是而非的细节,不过是应和了这些与生俱来的湿漉漉的无奈。无法改变,甚至爱情都不能。

那些与爱有关的场景,甚至温暖啊!

 

仍然无法改变。

“温柔的/疯狂的/悲伤越来越深刻/怎样才能让够它停呢”,怎么能停?只有将生命终止。

只剩下那琴声,曾经与查特·贝克应和过的琴声,依然在,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23 21:37)
标签:

杂谈

分类: 安西声色

1。

窗外是淅淅沥沥的雨声,教授站在自己公寓的房间,房间里是琴声蕴藉的人生况味。

回忆翩然而来,一些仿佛熟悉的桥段渐次展开:青春洋溢的课堂、公寓里的PARTY、充满诱惑的画册、鸿儒谈笑的戏院、浸润无声岁月的黑白琴键。在上床之前,一些试探、一些回应,琴瑟声和,但仍然难免感慨一番:泡妞真不容易,泡一个好的妞更不容易啊。尤其是一个年纪六十有二的教授?

所谓“廉颇老矣,尚能F否?”绝非仅仅用于嘲笑别人或自我批评啊。但是,诱惑,是唯一我们不能抵制的诱惑,这是谁说过的?当诱惑与诱惑棋逢对手,又该是怎样的风景?

但是啊,但是究竟是什么悄悄发生改变?是张爱玲的阴道理论?还是海边那轻轻的拥抱?海边,冬天。

挽歌Elegy(2008)剧照 #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安西的鱼
安西的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603
  • 关注人气: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