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分类: mystory

银川去往青海的火车上,因为没有买到坐票,所以,在餐车上找了个座位蜷缩着睡了一晚。餐车的条件是,早上必须买他们的早饭吃。好吧好吧,可以睡一夜就好了。
已经是深秋时分,天气有点冷了。我穿的不多,小腿和脚踝都露在外面。我躺下的时候透过餐桌下的空隙看着躺在对面的他,这种角度还挺特殊的哈哈。早上醒来了时候,他已经比我早醒来,用手捂着我的两只冰凉的脚,叹了一口气,喃喃说着,小佩啊……让你受苦了......
我假装没听见。揉了一下眼睛,早晨的车窗外空气清晰,阳光无比温暖,照在餐桌上的塑料向日葵上,俗世中的必须得买的吃的早餐换来一夜睡眠,何苦之有呢?西部的大太阳啊照耀我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12 13:26)
分类: mystory

逛街。专门拣小弄堂逛。
忽然看到某个弄堂里有一个杂货店,牌子上写着“大学的快捷登陆方式”。
然后我就进去问了问。北平去伐拉?
然后店里一个皮肤皱巴巴的老阿婆就说,你在这里写下学校就可以了。
然后我就呼的回到了北平。

那里永远是秋天灿烂饱满的阳光。一地的金黄。
猫蛋和皮蛋一如既往的逃课去主楼屋顶晒太阳。
那是个废弃的屋顶花园。每次要从电梯厅的侧窗爬出去。
杂草丛生却荒凉美丽,没有嘈杂的读书声,没有恋人的絮语和呢喃,没有老师的废话,没有沾满浑身上下的颜料粉末……只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19 20:41)
分类: mystory

 

依然是秋天,我们沿着海走,一路北上。

下了哈尔滨火车站,空气干燥明亮,带着一丝旧时的气味。十月的干燥让每一片树叶上的纹路都在光线下无处藏匿,像人手背皮肤上的纹理筋脉,掩饰不了时光的印记。我们拖着沉重的行李和琴包,穿过很多条马路,找到了去往琴行的公车。一路上,还路过了哈工大。

这里以前还有我的高中同学呢可惜已经毕业了。我扒着车窗喃喃自语。

跑这么远来上学啊。他也喃喃的应着。

确实我们都有点身体上的疲惫,有一搭没一搭的掠过窗外的风景,彼此依靠着,无心多言。

 

琴行的朋友在门口接我们。站在狭窄的楼梯口,往下走便是那个地下琴行,往上走便是一个可以寄宿的小旅馆。恍惚间我不由的笑了起来,这真像一个十字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03 13:17)
分类: story

一片雾气中,非拉着沉重的行李箱,拖着拖鞋,一步一步往东面海岸边的垃圾场走去。

那是一个巨大的垃圾场,无边无际,深邃扭曲,怎么也望不到头。所有被这个城遗弃的垃圾和废物,都堆积在这个地方,分门别类的收纳着,形成一块块不同肌理的斑块,散发出各自奇异的光泽。

 

 

白天正在走向夜晚,我得找到一块容身之地。

 


2077年的六月,这个城再次遭受了严重的台风和洪水,已经断电整整七个礼拜了,黑暗中骚动和暴乱不断的发生、终结,再发生、再终结,像日夜的交替一样没完没了。三月的时候,非陆续在电子日报上读到几则消息,说是有机构发现定期会有来自外星的不明飞行物降落在东岸的垃圾场,带走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带走一些垃圾,报道称这样的行为真是让地球上的人类专家和研究机构难以理解啊。


被外星人带走该多好啊,把我这样的人也带走吧。

 

 

十七岁的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09 17:51)
分类: mystory

 

梦里烟雾缭绕的,常常是这样。我拨开一层层雾霭,回到了童年的街道。走着走着,都还在担心怕被人遇见,从小到大都是怕见熟人的,总觉得被打量寒暄,是一件很难为情的事情。总还是习惯低着头走路。我躲在一棵茂盛的樟树后面,看到了童年的自己,那幼小的身影,和年轻的爸爸一起走在夜晚的街道上。

 

夏夜,微风轻抚,樟树的香气和梦的雾霭同时弥漫着整个街道。大约是晚上八九点的样子,街道上人很少,爸爸带着我去叔叔的单身宿舍看望他。爸爸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叔叔谈,所以这么晚去找他。那是一栋八十年代典型的老式宿舍楼,三层高,临街,外面有大铁门守着。快到宿舍楼下的时候,爸爸忽然跟我说,佩佩快点看。矮小的我顺着爸爸的手指的方向,没看到什么。于是爸爸把我抱起来,指着二楼一个阳台上的一盆花,对我说,那是昙花,你好好看看,等会下来它就谢了。

爸爸...它这么快就谢了吗?我停顿了一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30 15:36)
分类: mystory

 

半年前,程来上海出差的时候,我还是柔软的黑头发,他摸了摸我的头发说,发质很好嘛。哦,是么。我一时竟有点木讷,不知道回应什么好。尽管,程曾经是我人生中重要的人。想想以前,我是多么的幼小,忧郁来得太早,心智开化太迟,而如今随着我的日渐开窍,倒显得有点难为情似的。不知道是难为情我的晚熟,还是难为情他的早虑。不过也没什么,差不多,时光给予我的更多是宽容与恩赐。早年在北平,穿越斑驳树叶间的夏天的脚踏车,还闪烁着同样的金光,让我常常午夜梦回。每回一次,就变小一点。于是来来回回,总也徘徊在两点之间那个神秘的杂货店。

 

其实这黑头发持续了大约有五年多的样子了。自从认识了他以后。

那时和他初识,某日跟着他唱完歌后百无聊赖的在鲁迅公园散步,遇到幼小的丸丸时,我还是一头枯草般的黄头发。正在翻垃圾吃的可怜的黄毛丸丸估计以为我是它不羁的同类,一直跟着我,于是我就把它带回家了。他给起名牛丸,后来在家里他总是叫它牛牛,我总是叫它丸丸,不知道会不会造成丸丸精神分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28 13:58)
分类: mystory

 

个春天一直是乍暖还寒的腔调,那悠然的心态无疑让路边急着穿短裙的姑娘显得有点心急。空气潮湿得就要挤出水来,厨房的抹布也总是别别扭扭。衣橱里取出的防潮剂盒子,默契十足地挺着满满的水肚子,让垃圾袋瞬间沉重起来。在衣橱各个角落撒上几粒樟脑丸,这样的小事,给我十足的成就感,俨然一副我把家照顾得很好的样子,连每一件衣服都干燥而整洁的躺在自己的位置。清洁是一种强迫症,秩序是我的本能,总乐此不疲。

 

出门我总还戴着那条柔软的黑围巾,医生交代了,颈椎病不能冷到了脖颈,一直戴着,却也脱不下来了。那是一条神秘的黑围巾,因为我们都不知道它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只是有一天他发现了它,似乎它是个旧房客,寄居多年却总是见不到面,时间久远得忘了来路。而它却那么契合我的身体和情绪,柔软又黑暗,真是命运。换洗的时候,我戴上一根其他的围巾,却怎么绕也不舒服,于是总也急迫的等待黑围巾赶紧晒干,散发出阳光的香气,然后又让它跟随我身边才感到安心。有时从地铁口出来,发现天空飘起了雨滴,就把围巾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22 19:16)
分类: mystory

 

晚饭后的楼道,是不会出现我的身影的。我怕黑。所以,垃圾一直是他去倒的。他把所有的垃圾丢进黑暗里,我把所有的污垢刷进下水道。和譬喻比起来,真实的场景越来越让人舒心。自从路比从河岸住到家里来以后,猫粮和猫砂的需求量也突飞猛进,每个月订一次变成了每个月订两次,这无疑增加了提醒我时光流逝的时间点,感慨着,哇丸丸又胖了一斤,哇路比又胖了两斤,这可怎么办才好。

 

有一天,他忽然叫我胖猫佩。

为啥呀。

因为你太会宠坏猫了,家里只有胖猫了。

……

也许确实对猫儿子们的健康有点负面作用,丸丸也曾经住院两次,让人心疼。于是我肩负着这个好听的名字的同时,也必须要让它俩出门运动才好啊。然而这是很困难的。猫猫都很怕出门,走一步趴三趴,唯一的机会就是他去倒垃圾时候它俩会跟出去再飞快而惊慌的跑进来。两个肥胖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14 22:35)
分类: poems

 

一片洁净的雪地里

我阅读,作曲,亲吻我的爱人

只有这白茫茫

容得下我的黑暗

 

一片辽远的雪地里

我奔跑,撒野,离开我的爱人

只有这样的辽远

容得下我的放肆

 

心如野草

亦如磐石

心如明镜

亦如泥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人生

她在北京夜晚凉凉的空气中给我传来短信,说,要是你在就好了。

 

记忆真是一种暧昧的东西,就像褪了颜色模糊了容颜的老照片,储存了离我们远去的时光片段。那里面的人和事,都因为遥远而变得神秘美丽。仿佛我们不曾真的和它相遇过,如海市蜃楼,惊鸿一瞥。
你想念一个时代,一座城,一个人,还是那时候的你自己?这没有答案的问题,就像要你看清我在岁月中逐渐模糊的脸庞,问你你爱我还是爱你自己一样。
我告诉她,我开始怀疑,那浪漫的年少往事是否只是存在于我们的幻想中,而不曾真的发生过。

 

小树长大了。
容颜苍老了。
旧的都换成新的了。
他们就坐在那里,却感觉很远。
我和你一样伤感。我们在期待着什么呢?重逢以后,只是更多的疏离。幻想在触碰真实的那一刻,破碎了。

但你不能怪它,它一直都是真实。是你在梦里。


我们曾经追寻过一些东西,牵挂过一些人,但它们都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许佩佩
许佩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281
  • 关注人气: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遥远的牧羊女 许佩佩
豆瓣 http://site.douban.com/xupeipei/
微信公众号 wandererpeipei
微博 @流浪的美术馆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