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鲵娃娃
大鲵娃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200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3-07-17 12:05)
标签:

旅游

 

每年的七八月都是一大考验,燥热少食,最苦的还是睡眠。苦夏,苦夏,实在是太贴切了。

一贯体质寒凉,偏又容易上火,所以夏天最容易上火下虚,很是难受。6日晚降了一场暴雨,夜里凉快了许多,但夜里仍是辗转难眠,当时以为是天热蚊虫肆虐,又以为是喝了白茶的缘故。7日早起床脚浮气虚,差点放弃了凉水泵之行。

于我,凉水泵之前已登过两次,第一次算是认个路,第二次则是一次疯狂大冒险——三个人从车耳营--凉水泵--大风口--阳台山--瞭望台,再回到凉水泵,粗粗计算了山路行程,不少于20公里,自早上八点半上山,下午五点半下到山脚,用时九个小时,汗水浸透了衣服,回家后的第二天,反应全线发作,犹如大病一场,那次的运动费想来超得多了。

最终还是决定与An同行,后来发现这次凉水泵之行太棒了。幸好坚持来了。

比起上次也是雨后登山,由于昨夜雨下得足,雨后的山林,空气清凉沁脾,耳边是潺潺水声,脚下则是透着水泽的山石,因为吸饱了水,路边的山花野草灌木叶绿枝挺,很具生命力。一入这里,五官像泡入水里,尤其是连日里火辣辣的眼睛,感觉好了很多。

这次爬山的起点和上次相仿,中间走错了一小段,山中土壤肥沃,从茂盛的山木中穿行,最担心的还是蛇虫,然而AnD倒是勇者无畏,前头开路,很有冲劲。一路上景色充满雨后的氤氲之美,青山绿水,远岚近碧,又兼凉风习习,路边熟透的杏果飘香,野核桃硕果累累,这真的是一次心灵的放松之旅。



D爬山的目的,是健身加瘦体,An的一向坚定不移,就是为了生命之水——山泉。我倒无所谓,健身也好,取水也好,游山玩水也好,都可以。不过这次却是有了明确目的,除了取水,杏子也要采摘的,还有艾叶也必须带些回去。那两人都笑我欲念太多,呵呵,那又如何,随心所欲,这难道不是修身养性么。



   中午十二点,到达石桌,照例停下来补充水分,回复体力,顺便聊聊时事政治,有些牢骚感慨,散在深山里,不知道会不会影响林木花草的修炼?

坐着坐着,明显感觉到山里的光线暗了下来,水气加重,而山风低呜,三人一合计,得,两个多小时的运动量,刚刚好,此去大风口,风只会更大,以三个人现在的状态,都不敢像上次那样无知者无畏,遂原路返回,目的是采摘杏子,我呢,则看上了沿路生长的艾叶,那可是宝贝啊,这个夏天要过得安生得靠它。

        

从高处往下看,我们所在的这片山,皆是杏树,橙黄果红的杏子缀在枝桠上,诱人得很。试想哪里有这么大的采摘园,还是免费的。于是一路走,一路尝,尝到喜欢的酸甜才驻足攀采。到了收手时,装了小提手袋满满的一袋,再加上红色塑料袋里的艾叶,这一次真的是满载而归。

下午三点左右回到家里,将采回的艾叶铺在麻布上晾晒,晚上抓了两把煮水泡脚,一夜好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26 12:32)
标签:

生活

休闲

旅游

 

夏至日出游

 

上午九点,一行十几人在刘述文老师的带领下于用友软件园北门聚合,整装出发。

天公作美,送来徐徐凉风,正是出游的好天气。车窗外飞驰退去的景物中,行人和车辆的影像无不带着匆匆行色,于是心情在雀跃之外,更添加了一层类似逃课的小窃喜。

一个多小时后,车窗外的景致开始频繁切换,从工整的人工种植绿地,变成了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田地,成熟的麦子低着沉甸甸的腰身,田埂边上是像卫士一样高大挺拔的杨树,它们的枝叶在静寂的林间哗哗作响,说着外来者无从知晓的语言。

很快地,又变成了满山随处可见的椴树,开着密匝匝的白色小花,养蜂人铁灰色的小木屋在林间时隐时现。再远一些,是层次分明的郁郁群山,而肃立在群山之上,则是一段一段的古长城遗迹,随着车行角度的不同,忽远忽近,就像那些既熟悉有遥远的历史。

途中翻看手机,无意发现621日是夏至日呢,一年中白昼最长的一天,在古代,人们会在这一天举行祭神礼典,庆祝丰收,祭祀祖先,祈求消灾年丰。我们就踏着那远古遥遥传来的庆典节拍,开始一段纵情山水的旅程。

 

登临石门洞

正午的烈日,带来一种流泻而下的灼热感,景区内的绿荫自然而然就成了一车人的心之向往。

景区内做园林式布局,半人工半天然,有供游人休息的凉亭,爬满了旺盛生长的藤类,几十位拓展队员穿着蓝色队服,排着队在做集训,他们喊着的口号让人忍俊不禁。而二十米开外,是大片的水域,在阳光下泛着粼粼波光,半环绕着更远处的墨绿山体。



因为有带着小孩同游的队员,午饭后,整列人马分为两组,大部队——八人加上一只名为莎莎的小鹿犬,由刘老师继续带队,向石门洞进发,余下队员和司机、导游则留在景区内进行其它游玩项目。

石门山据称是很具神秘色彩的一座山,老子、孔子以及其学生子路都与该山有不浅渊源,唐代的诗仙李白,诗圣杜甫曾结伴而游,之后更有无数后世文人墨客慕名前来,但这些都是我们过后才查询得知。出发之前,一些队员连终点是哪里都无瑕询问,更毋庸说事前做功课。

然而这样的不刻意,也很好,兴之所至,或许最能收获“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惊喜。更别说踏脚的某块石阶,也许就曾留下某位古贤者的足迹;扶持的某棵老树,也许曾被某位古代名人以同样的姿势借过力……

前往石门洞的山路陡且直,不宽,是在突出的山石上开凿加固,故而两旁皆为被林木覆盖的深谷悬崖。烈而炙的阳光穿过疏落的枝叶,照在脸上,一半是光,一半是影。仰头可见蓝天,俯首则是郁郁葱葱的密林,难免会有身处虚实两个世界的恍惚,虽说两旁有铁栏杆,还需时刻警觉,避免一个不留神滚落山崖。

尽管如此,过程并不枯燥,来自五湖四海的几个人,腔调天南地北,很容易造就一路欢声笑语。最让人羡慕的还是莎莎,看它脚步轻盈,时而穿梭在崎岖山路上,时而停驻在某块石块上,湿漉漉的眼睛注视你,那简直就是无声的挑战嘛,当然要激发出最大的战斗力。

行至半山腰,便见一座铁木结构的凉亭,建在一块巨大的石台上。凉亭位置石台边缘,除了围栏,再无旁的护栏,山风从四面八方灌来,使得整座亭子犹如绿色海洋中的一叶小舟,亭中的人只觉得身边绿浪翻滚,人声还未落地就被风吹散。而更高更远处,是湛蓝如洗的天空。若在深碧无云的夜晚,处于如此境地,有人会如陷山鬼神怪出没的神异世界,但也有人会有不如乘风归去的寂寥之感吧。

复行半个小时,绕过了几个坡度很陡的转弯,终于来到石门洞下方,那是一个十几米高的大铁架平台,两道铁梯设于其首尾两端,一道缓,一道陡。陡的那道有六十几度的坡度,差不多是平地拔起的样子,看久了会有些发晕。

及登上铁台,眩晕感更甚。长约十米,宽约四米的大平台,就这么突兀地悬空于山壁之上,如一架巨型的无遮拦的观光电梯。视野之所及,是披挂着淡淡青岚的层峦叠嶂,以及点缀其间的民居、如练的公路,如同一幅未经修饰的水墨画,无论从哪个角度,皆能感受到天然无雕饰的造化之美。

铁台所在地,是一个形如倒扣“U”字的巨大门洞,即所谓的石门洞,应是人工依借山势开凿而得。有趣的是,开凿的这仞山峰和对面一仞山峰相对而立,却无法由此及彼,既近又远的距离,用来形容“咫尺天涯”再贴切不过。

 

在铁台上盘旋少顷,目之所及,超出了平时之所见;风声之盛,更可以将人卷带入云天,实实在在体验了一回既狂喜,又战栗的高空刺激。

 

寻访姊妹泉未果

 

人常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但这回我们下山速度很快,看离约定上车时间还早,于是队伍再次分组,一组下山休整,另一组两人改往通往姊妹泉的山路,继续攀爬。



以为石门洞路线已很陡很直,不想姊妹泉这一条根本不是正常意义上的山路,更像“水落石出”所描述的枯水期河床,大块的鹅卵石密集排列,蜿蜒向前,有的路段须借助钉入山崖上的铁索方能安然通过,可以想象如果是丰水季节,山水自上游奔涌而下,飞花溅玉,该是一幅多么壮丽的景象。

 

除了河床道,间或也出现一节一节的山间小道,羊肠一般穿行于丛生的林木杂草间,看不到尽头,不知它通往何处。

行走许久,更无其他游客身影,山中人声稀缺,更显得林间蚊子嗡嗡之声尤为响亮。而植物之繁茂更胜石门洞路线:野生葡萄爬满了整整一面山壁,艾叶丛枝叶交织,松树则牢牢盘踞山崖,兴许是地势原因,这里的植物种类繁多,生机盎然。





 

因要探访姊妹泉,我们循着水声而去,流水声时大时小,时有时无,渐渐引着我们进入山腹,路经骆驼山,风凉谷,及至问天石,林中哗哗声大作,极似泉水流泻之声,然又走了一阵,终确认水声无迹可寻。

离开了河床道,进入了一片枝桠交错的密林,就像忽然踏入另一个世界,光线忽而暗了下来,空气中水气渐重,阴风习习,激得皮肤上鸡皮疙瘩起了一大片,而手机信号皆消失不见。

犹豫再三,终虑及距约定的汇合时间已近,遂放弃寻访姊妹泉,按原路返回。

这一段探访之旅,比之石门洞那段,是真正的曲径通幽,虽然从海拔上来说,它高于石门洞。且风凉谷那一段,因是一个类“几”字型的山谷,那儿的山风脾气多变,忽而狂风大作,忽而轻风徐来,在雨水季节,想来这一段会水流湍急,姿态多变吧。

可惜北京历来少雨,从光滑却无苔的河石就可以看出,那种山泉倾泻而下的胜景已久违。

 

四 雨歇怀水鱼

 

寻访姊妹泉虽无果,但寻访的过程本身就是意外之喜。单就这一收获而言,已不虚此行。

下午四点半左右,车子驶离石门山,东绕西绕,到了一处名叫北宅村的所在,其多处农家大院很具特色,古典的灰墙红门,粉黄的四合院,院落之间道路宽敞整洁,花木繁茂,俨然是一个新型农村的模样。

果然,旅游咨询处的工作人员介绍说,北宅村是某位现任中央领导人率先启动的新农村试点之地,除了环境宜人,游玩项目很是丰富,更有鹅与鸭农庄名声在外,常有拍摄组前来取景、拍戏,所以每到周末,游人络绎不绝。

最终一行人下榻在一处名为“怀水鱼”的农家院,大大的一个院子里,种着四时蔬菜果类,房间设施一般,但是做的饭菜很赞,尤其是几道凉拌野菜、水库鱼等农家菜,更为这次旅途添加了不少亮色。

离下榻处不远处,是一座面积数百亩的生态公园,不同品种的菊花漫山遍野地怒放,像燃烧的火焰,同行的小朋友小橘子和当当乐得在其中撒欢,那般纯真无邪的笑声,应能涤净成人世界里各种纷争和烦扰,至少在这一刻,在这片菊花怒放的天地,它们让听者的心灵得以回归纯净境界。



 

很多时候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第二天清晨下起了雨,且雨势渐大,原本商定的先爬山后采摘的游玩计划泡了汤。古谚语中有说“冬至一场风,夏至一场暴,古人诚不我欺。

于是更改为室内活动,玩牌、打台球、乒乓球,各取所需。在阶前摆上一张四方木桌,边听着檐下雨声淅沥,边摸牌甩牌,调侃斗嘴的同时斗牌技,亦是其乐无穷。

欢乐时光总是过得飞快,转瞬到了晌午,雨势渐小,再次品尝了美味的农家菜,吃饱喝足的一行人乘车驶离“怀水鱼”,踏上返回城里的归程。途中拐到十三陵水库附近的一处樱桃园,冒着小雨采摘了新鲜樱桃,虽说鞋子陷在泥地里,沾了一脚沉甸甸的黑泥,到底圆了采摘心愿,且提着个大脆甜的大樱桃满载而归,欣悦之情不言而喻。

下午三点许回到用友软件园,至此怀柔两天一夜之行完满结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26 18:20)
标签:

休闲

生活

文化

分类: 四季心绪篇

526日,三人行前往凉水泵,其位于阳台山和凤凰岭之间,也可理解为凤凰岭北线的背面,是通常“背水党”常去的另一个取水处。不过因为山路难走,一般的游客并不常至。之前An和他的老乡去过一次,这次我们还是以蒙古包(停车场)为始点,据说半小时就能到达,听起来比到北线还快。

这条线路也有水泥路面,但是路上只见下山的人,上山的人都选择了绕道而上,原因是大路上有人拦截不给上山,该路乃消防通道,另外此面山几乎都是自然山路,行走不易,为了安全起见也是一个原因。

我们用了十多分钟,安全绕开了拦截者,拐到上山的入口,果然是山石遍布,嶙峋而立,而山中林木如盖,阳光一路洒金碎银,越往上,木石的层次越是错落有致,往往能听得人语,却看不到人在何处,很有“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的意境。更深入,便不时听到山石间有溪流潺潺而鸣,令人听之忘忧。




大约攀行半小多小时,在重重又重重的山石之后,终于到达著名的凉水泵——一根两头分叉的白色水泵,哗哗地冒着清亮的水,水落处自然形成一个浅浅的水池,有几瓶罐装啤酒正躺在里面。边上几块大石台上,有人坐着休息喝水吃东西,有人站着聊天,而我终于见到闻名已久的背水山友,大多数是五六十岁的大叔大伯,其中有一个红光满面的老伯,背袋里鼓鼓的,至少三四十斤,他在一块大石台上装了装,和其他人打了招呼,背了就走,有一位山友善意祝福他:“安全下山”,后来知道这位老伯已经七十多岁,经常上山背水。



An将带来的黄瓜放入水池里,也冰镇上,同行的D还想继续往上爬爬,我也想看看这座山头有多高,于是留下An坐守,我们选了中间一条山道继续往上。

需要说明的是,从凉水泵往上,有三条路,左中右,我们选择的中间那条,是最直的距离,但也是最险要的,虽然用了登山杖,还是爬得有点吃力。爬完了这段,前面豁然开朗,让我们以为山顶应该不远矣。

没想到,所谓“望山跑死马”,我们以为不远的山头,竟用了我们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才堪堪接近,因为这座山有如桥梁,连着凤凰岭和阳台山,它其实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最高点。

虽有些遗憾,不过在翻过了数个山头后,回身环视,视野还是非常的好,远山如隔着青纱薄雾,而山下是葱葱翠翠的绿树野花,天空蔚蓝如洗,偶尔有山风突兀而至,胸臆间不见人间烦忧,真希望那山风再大些狂些,让人可以乘风而去。





    返身下山时,许久手机都处于无信号状态,想来半山腰的An该发急了。但我们边走边说话,居然很快就下来了,等达到一个类似于十字路口处,忽然发现,哎呀,只顾着说话,找不到直达凉水泵的入口啦。

回想当时走过的山路,我们决定往回走,幸运的是没走多久,遇到也是从上面下来的两个山友,告之我们要到凉水泵,说跟着他们走吧,他们也到那里补充水。

原来从我们调头那处,离通过凉水泵的一个路口已经不远,结果用不到十分钟,我们回到凉水泵。后面才发现这条路正是凉水泵左边那条上山路,坡度比之我们上去时的路口要缓和得多。

再返回凉水泵,取水和休息的人已经换了好几拨,An总算是松了口气,时间实在是久点,他差点按捺不住上去找我们啦。

下去的路,就开始觉得吃力了,即便用上了登山杖。由于手里还提着几升的水,且下山时耗掉的体力还没好好休息回来,下了一半,我越走越慢,最后还是D帮我把手中的袋子接过去,我才稍稍加快了脚步。

到得山下,已是下午三点多,午饭没戏了,干脆先将水搬回家,吃些点心,泡几壶茶,吹吹牛,到了六点,杀到用友软件园的龙达园吃酸菜鱼,因为吃得太饱,回到家再继续泡茶,一共喝了三个茶:老铁、白毫、梨山(长青),用的都是刚取回的山泉水,那个陶醉啊,觉得辛苦一场还是值得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29 22:20)
标签:

文化

生活

这一天,除了风大,天气真的不错,和An决定从西北旺出发前往凤凰岭。

凤凰岭之前去过,分别走的是中线和南线景区,皆是盛夏去,只记得凤凰岭裸露在空气中的山石,坚硬、嶙峋,给人一种燥热、缺水的感觉。后来才了解到,北线才是凤凰岭的精华,景点密集不说,更有名声在外的神泉水,自2003年起来此取水的人络绎不绝。

这一次,再次向凤凰岭进发,目的正是神泉水。

关于神泉,有着动人的传说,但所谓传说,大多数是后来人牵强附会,我们关心的是此水质量如何。按说北京雨水不多,很多山岭自有的山泉极其稀少,像名气很大的香山,八大处等地,想见识它们的山泉,需得暴雨过后去。至于位于延庆县的龙庆峡,号称北方的小三峡,去过后,失望不是一般的大,所以对于凤凰岭的山泉水之说,多少还是有些怀疑。

早起梳洗罢,吃过早餐,斜穿过一个阳光斑驳的小公园,再经过一座石桥,前面就是西北旺车站。五月的北京,还剩一点春天的尾巴,石桥下是饮用水渠,两旁的紫丁香开得欢,香气随着劲风送上来,果然是香气阵阵。渠水映着天空和两旁高大的杨柳,泛着微微的碧波,如果不计较浮在水面上的杨絮,颇得春水的韵味。

去凤凰岭的人不少,终于等来第二辆346,才堪堪挤上去。车厢成了大号沙丁鱼罐头,坐着的站着的人亲密贴着,有时因为司机刹车不及而造成的波浪式推拥,反而引发阵阵的笑声,在漫天的春光里这也是一份独特的节日热闹。当然,如果不感冒这种热闹,就得更早起。

大约用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到达景区大门,换了票,问清方向,直奔北线而去。途中遇到好几拨取水回来的山友,推着小车,缚着或大或小的水桶,询问之,说继续前往,就有取水地,可在水沟里取,或者泉眼处,皆可直接饮用。

话虽这么说,然而终究是第一次走北线,没法想象,只好沿着忽而下坡忽而上坡的山路继续前行。这将近半小时的山路修整得不错,可直接开车上去,只是光听轰然的发动机声,就知道这坡不好爬。


   途中经过第三个停车场,已是半山腰。山路右边地势次第而下,开凿了好几处水潭,像项链一般窜连起来,布局和青岛的北九水很像,只是有的有水,有的干涸,不若北九水的“项链”,颗颗有着碧玉般圆润的光泽。那些有水的潭看不出有人取过水的痕迹,看来还不是目的地。   

行至标有“神泉”之处,却原来只有一个小小的出水口,和中雨时水从翘檐上流淌而下的力度相当,要接满一个5升的桶,也得一个小时左右吧,且彼时旁边几个年纪大的老大爷老大妈已经候着,旁边几个空桶正排着队,得,还是继续往上。

再往上,不再是柏油铺就的大路,而是实打实的石阶,山壁上石头缝里虽有翠色俨然,竖耳倾听,并无泉水潺潺之音。于是再次向一个山友打听,告之详细路线:继续往上,到第一个岔路口向西,沿着路标能找到“金鱼背”,那就是取水点。

听来似乎已不远,于是抖擞精神,提力向上。待见到所谓的岔路口,却又踌躇了,向东就是天梯,路标清晰,而向西,只有一条石头堆砌和石阶交替构成的小路,如果是人们惯常取水之地,这路看来并不好走。

An领头继续往上,翻过几个小坡,忽然间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水汽,是一个三四见方的水池,水面清澈,但水底有落叶等沉淀,难道大家是在这里取水?

池沿边上并无水迹,也不像。再继续往上,石阶已然没有,而是一块块大小不一的天然石块累积而成的小路,这才是真正的山路。

翻过名为“曲径洞天”的石碑,又翻过一个小坡,入目是一大块石头,平整、硕大,没有树木和花草的修饰,旁边写着“鲸鱼背”,原来这就是鲸鱼背。这么大的一块石头,确实蛮像鲸鱼的背脊。鲸鱼背的北面是一处乱石堆成、高低不一的狭长石谷,细细的水流从石缝涓涓而下,然水质也不像是能饮用的,旁边又有三个大字“金水潭”,然而那潭充其量只是一个小水洼。

张眼四望,忽然看到鲸鱼背西面的一处山岩阴影里,坐着一个红衣男子,遥遥询之,他比了一个手势,An认为是还得向上,于是领头跃上鲸鱼背。那大石,从下往上看,光溜溜,两旁没有扶持借力,今日山中风大,光是看着煞是吓人,我又是犹豫,又是给自己鼓劲了好久,才敢踏上去,而An已经一溜烟转过了一块大石。   

红衣男子指着下面某处说,那就是大家取水处,再往上也可取水,水质比下面好些,但是有些冰面未化,不太建议我们去。彼时风大,从大石两侧呜呜而过,吹得话音四处飘散,有些话含糊不清。我不得不继续追赶An而去,回头之时,那人还静坐如松,如果不是我们闯入,此处该是很不错的静思处吧。

再往上爬,山路更为崎岖,有时看不出路在哪里,只能规划好了再摸索,惊险更甚于鲸鱼背,让我想起了曾爬过的箭扣长城,那是一次想来还腿肚子发软的经历,没想今天又有近似的感觉。

必须承认An有爬山的天赋,且他若认准一个目标,便有着将一切拦路石踏在脚下的决心,尽管途中又看到几个还算清澈的小水潭,却仍认为还不是终点。一会儿功夫,再喊他,答复的声音已模糊不清,显然已绕过了好几道山口。

丁字形的山谷中便仅余我一人。从谷底往上看,怪石穿空,盘踞其间的是生命力顽强的灌木、树木和山草,而东北方向的山壁上不知是谁用红漆留下了“战狼”二字,阳光的光影落在更高的石壁上,折射出淡淡光晕,可惜温度未能达到谷底,只有风声来回冲撞。

山石遮掩了An的身影和声音,而朝下,再无来人。忽然之间,很有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怆然。事实上,隔着几个小山头,距离不远的天梯人影翩然,只是听不到人声。 

观察了一轮,终究还是决定继续往上,而到了这里,唯有四肢并用,并时不时借用山石缝里伸出来的灌木枝条,才能保持身体平衡。好在这次所穿登山鞋抓地力不错,再加上静气凝神,居然又爬了一段,看到二三十米外An的身影,他正像一只壁虎斜贴在一处山岩缝中接水。在他的头顶,是一片苔绿的山岩,水痕清晰,想来他所接的泉水就是从那流下。再高些,一根绳索从上垂下,一头套在一块圆形石头上,显然久经时间考验,颜色稍有暗淡,又有两根白色小管道从那山岩上垂下,下端穿过重重山石、草木、砂土,朝着山下而去。

An接水的那处显然不好站立,按照他的想法,还借着绳索,继续向上探寻泉水源头,然而那山势让人观之脚软,而此时我也确实有些脚软,从我所在的角度看去,即便还能继续向上攀岩,然而攀上之后显然并无开凿之路,也就意味着还得原路返回,然而此次准备实在不足,且还带着水,当即坚决打断他的念头。

待到An开始从上面下来,晃晃悠悠,还得拽着那绳索,看着让人揪心,却又不敢出声。

终于安然会合,此时山谷中风声又大了些,身上温度似乎降了些,于是将带来的黄瓜和囊分食,补充能量,稍作休整后,掉头朝着原路返回。


下去的路,因为带了数升的水,显然更不好走,然而奇怪的是,竟然很快就回到了鲸鱼背处,到了此处,心里总算踏实下来了。

又休整了三四分钟,就在将将要下山之时,还是决定去看看红衣男子提到的两处接水处。从我们休息处向上寻找,很快就看到了一处大山石之下,两条白色的管道正哗哗地流淌着泉水,水流不小,落地处铺有平整的石块,看样子正是大多数人接水之处。用了一个1升饮水杯接了一杯,竟比An千辛万苦从上头接到的水更清澈,最后,搞笑的是,我们还是决定将那5升水倒掉,重新接从管道里流出的水。

那水,入口冰凉,带着微微的甜味,或许那甜味,是因为它的来之不易吧。

此后下山之路,脚底和腿肚子开始有反应,酸里透着微微的紧,可见之前那段山路肌肉过于紧张了。快到山脚时居然遇到了An的一同事郭MM两口子,春光无限好,果然是出游的好时节。

这次凤凰岭之行,自景区大门算起,来回大约两个半小时,取水约6升,原本目的是取水和探水源,结果又经历了一次山谷探险。

回了家,迫不及待烧水,泡了两种福寿,烧开的水无沉淀,杂质几乎没有,可见水质还是不错的,只是软度上还是稍有点涩。上网查询神泉水来处,有人说是深岩矿泉水,更多人认为是积雨水,而我们最后的取水之处,并非凉水泵——人们常说的泉眼处,看来以后如有机会,还可以再核实一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生活

品茶

文化

 

是阴天,微风。

因近来用眼过度,双目涩痛,故暂离文字,给刚入手的白毫银针开罐品尝。

 

自爱上茶,多在乌龙几个品种上往复,口味越喝越淡。去年在马连道偶然喝到一个12年的福鼎白茶,后购入一个白牡丹茶饼。不过因为仍热衷于乌龙,于是闲置了它。

有一天,和房东及她一个画家朋友一起开封白牡丹,品了一回,用的是房东刚买的白瓷套装,黄澄澄的茶汤盛放在玉白的新杯里,煞是好看。白牡丹因是自然萎凋,泡的时间需比乌龙久一点,果然,过了第二三泡,浓郁的花香便慢慢地浸入口齿舌尖,好似一份黄的红的绿的春末夏初的胜景,热烈且缠绵

 

彼时,鸟叔的“江南Style”正在全球如火如荼,房东的小女儿抱着iPad,和着拍子在一旁哼哼唱唱。有些吵,然而也算是白牡丹茶氛的一种。只是比起在马连道的那一次,终究还是缺了一点什么。

 

某日,An忽告知他订了一个白毫银针,嘱我注意收货。An前往新疆已近俩月,期间经历了一次治安暴动,一次地震,然而归期何处,仍是未知数。查北京到新疆的距离,和到海南几乎等同,时间和空间,看起来都是遥遥无期。

于是,那罐白毫银针到的时候,我说,先不开罐吧,回来一起开。一个人的品茶时间太是寂寞,两个人的话就不是。An却说,你先开罐吧,比较比较和白牡丹的区别。

 

白毫银针据说是白茶中的顶级品种,历来为宫廷贡茶,若说白牡丹是白茶中的娇子,那么它就是白茶中的帝豪,所以倍加珍稀。

洗手净杯,选了小号公道杯,水在壶里开始咕咕响,差不多80摄氏度,于是灭火,一边待沸水静止沉淀,一边开罐启封,取茶叶约2克,观之,叶芽粗壮,白毫明显,泛着银白的光晕,确为福鼎白毫。

将之倾倒入公道杯,加少许水浸润片刻,估摸着水温接近80摄氏度,冲高而入,过三分之二的量,约200毫升。

 

在前3分钟,茶汤变化不明显,叶子簇拥在杯口,银绿的叶梗,弯弯的叶芽,吸了水,白毫和芽身渐渐变得饱满丰润。再往后,陆陆续续地有芽叶缓缓降落杯底,如飞天仙女,亭亭玉立,而茶汤也开始释出温润的澄黄、碧绿,丝丝缕缕,犹如仙女们的飘带,又像轻轻淡淡的云彩。

及入口,兰花香浓醇,芬芳,饱满,过后,则是无处不在的甘甜,妥帖,温暖。

 

要说和之前喝惯了的乌龙相比,其茶汤清淡,不耐泡,但胜在滋味甘美,且品相绝佳,在色香味上各占三分,而乌龙中最能保持原状的福寿梨山等,色淳朴无华,唯香味优异,算是奇峰特立,所以我不愿拿来做对比。

如果非要将白毫银针和陈年白牡丹相提并论,只能说前者——它之色自是上剩,它之味最是清醇,是淡淡妆、天然无饰的绝世美人。而后者则是愈沉淀愈醇厚的知性女子,便如那日,在一溜儿天青色、粉青色汝窑物件的围绕中,轻烟袅袅,衬着指间那一点温暖,那一汪近似琥珀的颜色,有如千年光阴穿梭而来,那样的际遇,实在可遇不可求。

 

将品茶过程告知An,他回曰:果然好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16 21:03)
标签:

文化

 

你有过那样的经历吗

因为一个声音,而跌入往事苍茫中;因为一个朦胧的侧面,引起淡淡的久违的柔情;因为一个似曾相识的动作,觉得世间诸事虽各有不同,却又存在着丝丝入扣的关联——不然如何解释梦境和现实之间频繁的虚实转换?

有这种类似经历的人,是有故事的人。只不过,同一处物景,在不同的人眼里,有着不同的感思。

听一首杨宗纬的《最爱》,因其演绎的款款深情和追悔莫及,从二十岁到五十岁,可能会含泪以对。然,春花秋月入了各人的眼里,却是完全迥异的妍姿丰态,于是那些已落未落的泪水里,开放着他人无从了解的心事,也许美好,也许心伤。

这些隐密的往事呵,是我们人生里弥足珍贵的钟情一刻,是漫漫人生中为数不多的甜蜜光阴。因其刻骨铭心,因其求而不得,于是刻画在心的最深处,被层层叠叠的伪装保护着,隐埋着。只有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一个声音,或一枚面容,在猝不及防间,密闭心门被叩开一角,流泄出那份纯然的蜜汁,点点滴滴,丝丝缕缕,慰藉着我们被尘俗磨砺得渐渐失却本色的心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