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历史

军事

文化

分类: ZN谈影视
一千八百多年。
确切的说,赤壁之战应该是发生于公元208年年底,209年年初,也就是距今1810年前。历史是真实的,真实而简单:曹操败了,逃跑。在最有参考意义的两本史书《三国志》和《资治通鉴》当中,对于曹操败走华容道的描述可以说少的可怜。

《三国志·魏书·武帝纪》
公至赤壁,与备战,不利。于是大疫,吏士多死者,乃引军还。
裴松注:
[]山阳公载记曰:公船舰为备所烧,引军从华容道步归,遇泥泞,道不通,天又大风,悉使羸兵负草填之,骑乃得过。羸兵为人马所蹈藉,陷泥中,死者甚觽。
《三国志·吴书·周瑜鲁肃吕蒙传》

烟炎张天,人马烧溺死者甚众,军遂败退,还保南郡。备与瑜等复共追。

《资治通鉴》

瑜等率轻锐继其后,雷鼓大震,北军大坏,操引军从华容道步走,遇泥泞,道不通,天又大风,悉使羸兵负草填之,骑乃得过。羸兵为人马所蹈藉,陷泥中,死者甚众。刘备、周瑜水陆并进,追操至南郡。

然而就是这短短的几句话,被后人无限夸张放大,最终被罗贯中整理归纳,形成了表现关羽义薄云天的经典故事。
因此我不止一次说,罗贯中才是中国IP开发第一人。
历史发生之后,就出现了故事,出现了评书,明朝出现了小说,清朝有了京剧,民国有了野史外传,90年代有了电子游戏和电视剧,后来又了真三国无双等等……
然而这一切,只因为那一句“从华容道步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文编辑于12月27日左右,发布于12月31日晚上,这时候我老婆和孩子正在打牌。今天我们第一次去滑雪,儿子表现的最好了。以下是之前编辑好的内容:

当人很忙的时候,一年很快就过完了;

当人很闲的时候,一年也是很快就过完了。

红袜子穿了一年,本命年马上要过去,这就是2018年的全部,我过完了36岁的生日,儿子也已经5岁半了。明年,他即将上小学,而我又该何去何从?

2018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家里的大事,莫过于两位至亲之人的离世:我的姥爷和我儿子的姥爷。世事难料,我身边的隔代长辈已经都不在了,而同时,表弟的儿子也在这一年降生了……生死轮回,生生不息,这就是生命的传承。我早已经历了多位亲人的离世,已经不再感慨自然的规律和人生的无常,只是希望现在的身边人们,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享受每一天。

来到2018年年底,工作和行业也出现了不小的变动。我和老婆说,小而言之,行业即将发生新的变化;大而言之,行业有可能回到10年以前,我们的生活和工作也会受到影响……我曾经经历过变革,一阵暴风雨过后,不用说海底的虫豸,就是海洋中巨大的鲸都无法独善其身。政策的改变,哪怕是一个微小的变化,就会影响到整个行业的发展和前途——然而这是我们都无法掌控的。

这样一来,2019年以及今后,我们将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不确定性其实就是现阶段国内的基本情况,如果不能适应每时每刻的变革,终究会有一天我们会掉队,成为变革的牺牲品。

说了这么多沉重的话题,咱们还是来盘点一下2018年的事情吧。

01月,从西安回来,月底和老婆孩子去了上海迪士尼,因为冬天去有优惠。月中旬和儿子相继感冒发烧;

02月,过年,工作上的事情没什么进展;

03月,忙碌了半年之后,《Y》项目制作预算终于获批,我们准备开工了;姥爷去世,霍金去世;

04月,《Y》项目和日方谈判陷入僵局,准备转到另一方进行制作;春天来了,我获得了《三级动画特效合成师》资格证,买了手机游戏手柄;

05月,生活无非就是吃肉打CS,月底去了长春,算是确认了《Y》项目的制作事宜,大家开始加紧干活了;

06月,老婆编剧的电影《旋风女队》上映,获得好评;儿子开始喜欢画画,月中旬参加母校新一届毕业生的作品展映;哦,月底和老婆孩子去菲律宾玩了几天;岳父去世;换了新手机XZ1C

07月,开始追《中间管理录利根川》、《工作细胞》,《Y》项目前期制作热火朝天的开始;和儿子来到张家口的领克汽车工厂参观;跑了一趟无锡苏州,面基老友们;带着儿子参观了航空博物馆;

08月,来到内蒙乌兰察布看草原,儿子的鼻炎依旧;自己绘制了T恤,参加动漫北京展会(工作);和研究生同学10年聚会喝酒;和儿子开始游泳;NV出了20X0系列显卡,实时光线追踪惊艳世界;滴滴顺风车被叫停;

09月,铃木宣布退出中国;公司秋游去南戴河;资本退去,动画制作行业开始降温;

10月,这个十一基本没出北京,工作上的事情只剩下三项;发现了一家做豆腐脑很好吃的店;再次出差长春并顺路去了大连,《S》项目试片开始;万圣节《Y》项目定名《惊叹之夜》,动画化PV公开;万圣节带儿子去了欢乐谷;金庸先生去世;

11月,宏观和微观的新消息相继出来;斯坦李去世;《惊叹之夜》第一集后期即将完成;

12月,因为有新消息出来,工作也进行了相应的调整;北京经历了两轮低温寒潮;

这个2018年,时至年底,工作方面的事情其实已经变得很单纯——其实这是我想要的;但是目标却变得模糊——这是我不想要的。总之这段时间无论心情还是生活都变得有些动荡……但是这又能如何呢?年底,召开了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大会,这个国家,如果不变革就不会前进,其实我们的成长不正是在不断的变革当中的么?而对于哲学来说,运动是绝对的,静止是相对的,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没有人能够逃过变革。

我翻了翻几年前的回顾与展望,我并不觉得自己变得多么成熟了——我不认为这是成熟,因为谁都没办法预测将来要发生的事情。然而,每年的回顾与展望反而话更多了,难道这就是经历给人带来的感触?让我变得更加唠叨了?

不是唠叨,而是对于世界的看法更加的复杂。

2019年相对于其他的新年来说,充满了更多的不确定性,不管愿意不愿意,我们都需要在这动荡中找到自己的方向,而不是随波逐流。一个人的力量很渺小,一个人的力量也可以很强大,就算我们不去追求那所谓的生命之光,而我也不愿意说什么“趁着年轻拼搏”之类的热血话,但是至少也应该让自己活的有意思,一边体验人情冷暖,一边体验世道沉浮。到明年,我们这批80后即将一脚迈进不惑之年,孩子们也即将开始新的征途。平实而彷徨的2018年即将过去,时间的车轮不会停下来等人,那么我们就快上车,要么就赶紧跟着跑吧。祝愿大家,祝愿我和我的家人、朋友们,我亲爱的爸爸妈妈,老婆和儿子,猫咪:

2019年,平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文化

旅游

分类: ZN行万里路
终于要把坑填上了!
马上到了最后一天,飞机是晚上8点左右才飞呢,这一天仍然可以是游览时间。就连早上还在犹豫去哪里(本来想在名古屋市内购物呢),在母上大人的鼓励之下,于是写了汉字问前台“清州城”的读法,并咨询了路线。
无论是《太阁立志传》还是《信长之野望》系列,游戏刚开始的地方名叫清州城。大概就是现在名古屋的位置。然而现代人只知道名古屋,却不知道这个信长和秀吉的梦开始的地方。我考虑过后,决定用最后一天的上午去拜访一下。
这个清州古城位于现在名古屋市西北方向,不远。JR和名古屋铁道甚至新干线都有经过,但是最近的站还是名古屋铁道的“新清州”站。我们最终决定乘坐这条线路到达。
挂在窗户上散味的袜子

住的酒店下面的碑,好像是介绍这条街道的

右边那个白色和深棕色相间的就是我们住的酒店,名字叫做Daiwa Roynet Hotel。日本很多酒店名字其实都是英文名,我认为也是装逼用的

站前的小广场,周围高楼林立。名古屋作为日本的中心,这里又是汇集了JR,名铁,地铁,新干线等多条线路,地下有4层,分别是上述这些铁路或者城市地铁的轨道和站台,这里交通十分繁忙

站前的进击的巨人的巨幅广告,再见

出发的时候已经是9点多了



产业安全卫士大会……也要这仨古人出来宣传……

下车后我没有给车站拍照,沿路就有路标,很典型的日本小镇的样子

需要过这条河

河堤两边就是路,我们沿着河走,这块全靠谷歌地图了

路上遇到了清须市立清州小学校……然而我也不知道啥时候叫清须,啥时候叫清州……

小盆友们在玩耍

这个图有点不清楚,是小学的体育馆

又是个寺

共党的宣传

马上到了,这里路边有个小神龛

景点前面有个很小的观光地图,附近基本没人

先是看到这片树林
转过来就看到信长和浓姬的雕像,动作表情还是挺好的

信长身披铠甲,眺望远方

浓姬则看着丈夫

下面则是关于二人的介绍啥的,听的太多了

信长背面

然后就是各种碑,我觉得可能和国内的匾额啥的差不多,纪念性的

正好上面一列新干线高速驶过……现代和古代,就在这里交汇了

这里还有个当地人纪念一战二战的碑

哦?桶狭间山?这个可要过去看看

我脱了裤子就给我看这个……山?!

出了公园,往天守阁那边走


清州城,基本上就是信长的代名词了

远远的可以看到天守阁……当然也是复建的

过去就是了,这个桥下是河流还是新干线的轨道……我忘记了
哦这边是轨道,我记得我们从桥下过来的

大门,仍然是个很小的复建城



上这个天守阁要收费的


这应该是从二层或者三层拍摄的,可以看到新干线、JR铁道等等,红色栏杆的桥的另一边就是刚才有信长雕像的小公园

周围已经是工厂了


清州城这里很奇怪,最高一层天守阁里不让拍照……不知道为啥……偷偷拍了一下

下来之后,有个小庭院

然后就往回走了,原路返回……不过好像是走的河道的另一边

又见到小的神社



哦?这里和前田利家有渊源,这是可信的,信长最开始的那帮手下,都是一个村儿的嘛


过了这个桥,就马上回到名铁车站了(新清州站)
路上见到自卫队招募的广告,据说现在日本很少有人去当兵……不太了解日本兵役制度

这就是我们来的时候的车站……牌子全都是锈






回到名古屋市内,找地方吃午饭

车站附近非常繁华……不过既然是最后一顿正餐,还是找个好一点的吧

毫不犹豫海鲜

这种街道在日本很常见了

拿上行李已经是下午了,准备去机场……从名古屋市内到机场,大概也就是2小时的车程,我和母上大人逛一下。因为名古屋站地铁,JR线,名铁是在一起的,像老鼠洞一样好几层。所以我一直都说,北京西直门站什么的,真心不算复杂。
地铁站里看到AKB48的广告

这个是地铁站下面一层的商业,发现好多餐馆,早知道就来这里吃了


炸制的肉类食品,我最喜欢的

烤牛舌(那时候还不太熟悉日文……又要吐槽了,牛舌就牛舌吧,非要叫牛たん(从英文过来的),难道日语里就没有舌这个字吗?

后来有一段都没有拍照片,应该是累了。我和母上大人商量,中途有个热田神宫我想去,母上大人实在太累不愿意去了,于是就在神宫这一站的快餐店里等我,我独自出车站去了热田神宫
这一站叫做神宫前站,也是名古屋铁道的站。热田神宫位于从名古屋市到机场中间的地方,我觉得很适合第一站或者最后一站顺路看看

左边车站,右边景点

名铁车站大楼,下面是出租车位


这里还是简单介绍一下热田神宫。如果说清州城是信长和秀吉的老家,那么热田神宫就是信长的发迹的地方。传说信长听到报告说东边今川义元带领几万军队过来抢地盘了,信长手下一堆兵将有的希望出城硬刚,有的希望在城中死守。信长老大不说话,直接扭头睡觉去了,大家谁都不知道葫芦里卖的啥药。半夜信长起来跳舞,然后披挂直接就冲出去了,家臣们赶紧跟着。信长去狙击今川大军的路上,据说就是来到了热田神宫祈祷。信长自己手上只有几千兵马,对面是数倍的大军……然而信长因桶狭间一战成名,同时声名远播的,也就是这个给信长带来幸运的热田神宫了。具体经过请大家自行学习吧。

走到院子里,远远的可以看到神宫建筑

这又是个以信长为名的啥




神宫,不让在近处拍照

这种祈福的玩意儿

哦哦,这才是祈福的地方



院子很大,有位日本老人正在喂小鸟,然后和我搭讪(下图戴帽子的),用的英语。很高兴还能和母上大人以外的人聊起来,我和他讲,估计90%自由行来这里的游客,都是因为信长吧



这里还有个宝物馆,没开门……
游览一圈,自己当然也少不了扔个五円,热田神宫咱们也算是祭拜过了,希望也能给我带来好运吧

准备过马路去车站

进车站了,哈哈这里好像在发放免费券啥的,和咱们超市送大白菜一样,一堆老人在排队领

神宫前,离开日本的最后一站


对面的车来了

看这标志,就知道是往机场开的

车站工作人员非常认真

行礼……日子就是这样一天天的过去

哎哟,看到个妹子

我们乘坐电车,终于回到了中部国际机场,此时已经是5点多了

再见!名古屋!岐阜!关原!犬山!伊贺!


当天晚上,我和母上大人在机场的一家猪排饭餐厅吃的,也还不错。晚上阿提哈德航空的班机回到北京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第二天上午请了假没去上班。
啊啊啊,终于用10篇游记把2015年6月底这次名古屋之行写完了……真是感慨啊,迄今已经3年多了,才算是填上这个坑。
后来跟着公司在11月又去了一趟,经典的跟团游大阪进东京出,在东京一天“自由活动”,其实就是拜访各家动画公司的工作了。因此感觉,东京和大阪国人都太多了,还有啥意思?真心建议想来日本的朋友,看看古迹,学学历史。尽管日本战国时期的战争规模远小于中国的古代战争,但是仍然也有类似诸葛亮、曹操这样有勇有谋的名人激荡于历史故事之中的,他们的故事或喜或悲,总能给我带来各种人生的感悟。
其实,有故事的地方还有很多,那么就期待着今后还有机会再来日本,去领略这些古人的魅力吧。

说好的日本游记【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圣徒ZN
圣徒Z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173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ZN座右铭
1,人若无情才可专心做事
2,没有牺牲就没有收获
3,万物万事有始皆有终
4,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5,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6,弱者必灭,自然常理
7,低调做人,高效做事
图片播放器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