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6-02-23 08:06)
标签:

文化

《杨家咀》

 

归巢的鸟,静默的丛林深处没有风

一滴露水从针叶尖上滑落,打潮一个人的睡眠

没有琴声,也没有月色

杨家咀的夜黑的快,父亲走得也快

就像那年突然坍塌的天空,突然离去的匆忙

 

我在一路呼唤的疼痛中,扶着你的躯体

你逐渐剥离,在村庄正北的方向躺入另一个黑夜

无法掌控的,生死的距离

我立刻陷入迷途,陷入对杨家咀这块土地的无限挂念

我的一生都将被这块丛生的林木覆盖

 

来这里,要带着香火而来。纪念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

揪心的,年复一年的点燃泪光

一次又一次静默的站立和沟通,跪下与流泪

头颅轻叩在柔软的草尖,像童年时父亲的亲吻

像如今,父亲的墓碑抚摸着我泛白的记忆——

 

 

《上升貌》

 

村庄以北高于下边,岩石的走向刀切一般整齐

竹林细而富有韧性的又很倔强的覆盖了屋后大片场地

不得不在上升貌取一块空地,以石磙碾之

谷场不大,晒十几担粮食

来回的上坡下坡,似乎并没有耗费多大的力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胸有成竹》

将一张欠费单贴在胸口上
不撕下来,以示屋内空无一人?
敲门声从急促到逐渐变轻
不难想象一个犹豫的人
在回头又回头的徘徊中失望地离去

该来的已经来过
那些陌生的来访者和奇怪的通讯号码
不必接受的和无需留下的
毫无价值的睡眠
都将在水初开的雾气里悄悄散了

一个人在家喝茶才是难得的安静
有什么好猜测的?
握着的杯子,温暖的犹如一颗心脏
一切又需要细细来体味
漂浮不定的烦恼终归会尘埃落定


《船舶》

已经忘记了具体的年份
河床露出水面
淤泥比水流更加难以涉足
搁浅岸边的
满载寂寞的过往被风雨雕琢

每一次浪打都是善意的
在干涸的日子格外怀念
夜里,你会摇晃着身体一直等待
那些匆忙的过客
在每个新鲜的早晨面带微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4 23:37)

《反诗》

 

砌在床头的那块砖头,不知道何时有了心跳

在半夜,总是能听到翻身打滚的声音

我不是物理学家,一块砖若能旋转起来

那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对于我来说,从今往后必不安宁?

 

整间屋子都在为此做出努力,比如开门

手脚重一些是不行的,怕惊醒梦中人

怕心跳会突然加快

这样的想象力是远远不够的

如果那块砖头是这所房子的心脏呢?

 

她以什么来维系她的世界的稳定?

一事一物皆是她的神经,是她暴跳的青筋

是血液中不同种族的遗传史

所有对此猜测的人都被我忽悠了

我爱她,不是点燃的爆竹被炸上天空的一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2 01:16)

《节日》

 

你回来的那天已经是个节日

要用一支红色的花儿来庆祝这一天的生成

你我以礼相待

玻璃杯里盛满透明的月色

倒映你的明眸

 

就像在丰美的牧场,四周辽阔

这一天注定是不安份的

奔腾的马蹄

一匹羊啃草的呲呲声拉动大地醒来的激情

我用目光叠上你忽明忽暗的眼神

 

你为什么回来呢

抛弃遥远的高山来到我一马平川的世界

我知道你爱上了牧歌

嘹亮的风声,载满清晨的美酒饮醉了草叶

用你的一缕阳光缠绕我狂奔的双手吧

 

我已经无法停止抚摸

体内的河流滋养着碧蓝的天空

只有飞翔才能抵达

只有跪下双膝才能进入这一天最明亮的恐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1 00:51)
《等待》
 
我对你一无所知
你和最后一场秋雨同时到达
我已经忘了
关于夜色包裹的
丘陵中,风吹来冬天的含义
.
我等不及
今年的雪迟迟未下
不可能因为我暴露的心思
你就会完全覆盖
这整个季节的,你我之间的秘密
 
你在冬天整理好
下一个季节的涂料
雪色属于你
我站在以往的那条路边等待着
你粉红色的飘落
 
 
《最后一次》
 
没有哪一场雨是因我而下
你饱含着泪水
在清晨的树叶上滴下
清澈的忧伤
 
我是一个不小心的人
碰碎了露珠
和你晶莹剔透的爱情
也包括那次意外
 
我已料想到了
那些聚集在叶面的
从清晨的雾气里凝结的
最后一次告别
 
 
《不可抗拒》
 
沉重的心事可以压倒脚步
你走在还没有修通的路上吗
是我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1 00:48)

《写人》

 

水塘里有好多跳动的乌鸦
老陈的眼里总是充满神一样的节奏
他驾驶的压路机格外笨重
斜在塘埂里
同一路段的工友都做好了施救的准备

 

油门这么重,需要多大的劲儿
我要帮他倒车,从危险的崖边开向平地
花了一个钟头
我无法爱上他的脸,这张长满胡须的
经常添乱和不爱加班的

 

我所欠的也不想归还,不仅仅是一包香烟
他只有在假期里搬出二胡
跟他喝几杯,倒是与晴天里开工毫无干系
我说老陈啊你以前不就是个秀才么
卷起铺盖回家吧,你娘等你给她听新曲儿

 


《好日子》

 

盗贼是带着工具来的
他家的坟缺土
他父亲还没有很好的掩埋呀
这都是真的
我不骂人就难过

 

我在路口堆高很多黄土
挡不住他们的
铲车和没有盖板的肮脏的农用四轮
这里被偷走十车了
新鲜的痕迹被雨洗过好几回

 

我放走他们的那天中午
是个大晴天,好日子
盗贼准备给我叩三个响头
子孙替父辈弯下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02 18:17)

《兵马俑》

 

冬夜里,没有梦到蛇
也不会在雪地听到蛙鸣
我忽然新生一计
让两个仇敌相互厮杀

 

背扛大刀的汉子
嘴巴里呼出浓重的气流
他在十九岁那年长出的智齿开始发炎
马匹也断了粮草

 

没有惊天动地的战争
两支虚拟空间里的军队互相对峙
每一个将军都闭着眼
期待来年,马蹄上生出铁锈一样的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02 18:15)
《日记3》

清淤的工作还在继续
开挖掘机的小喜
将挖机的舀子高高举起
并且咣当咣当,摇个不停

粗狂的
游牧人的皮鞭不是这样的
小扣柴扉不是这样的
连续的咣当咣当声
所有的人都向他看过去

巨大的机器轰鸣着
开动在废弃的池塘里
水早就被抽干,没有一条鱼
就像一个年久失修的国家
这厚厚的淤泥

被一舀一舀清理
就像一道久病不愈的伤口
被一刀一刀割掉
咣当咣当高举的挖机的长臂
抖落沾满斗壁的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30 12:28)
《妥协》

走在这条老路上
才发现我和青砖一样被磨损
后来工人铺上了水泥
更让我觉得
我需要雪花膏和一片情人的面膜贴

我越来越慢
尽管未来的轮椅上装了轮子
我依然惊恐于
皮肉里死去的河流和山川

不得不丢弃了
一个叫理想的虚妄的太阳
安心找一份接受剥削的工作
不得不妥协于
老和年幼的,在时间里生活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28 00:00)

《迷彩服》 

 

从柜头上取下一张红纸

我需要这颜色

就像年前

答应写一条不一样的短信

速寄给你

 

旧习惯快要忘光了

我会小心裁剪

把折痕弄的弯曲

买一支新钢笔

我会提前告诉你

 

仅仅一行

属于你的幸福

请不要等待

只骗你一次

就能打消所有人的企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访客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柏羊
柏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831
  • 关注人气: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简介

柏羊:笔名柏羊,原名王世柏,1972年12月生于安徽省怀宁县,写诗,著有北京汉语诗歌资料馆制作诗集《旁观症》,现居安庆高河。

 qq联系: 478869026(仅此一号,特别申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