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琪1999
安琪1999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161
  • 关注人气:8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旅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8 11:15)
标签:

旅游

分类: 旅行

可可托海属于新疆阿勒泰地区的富蕴县,从天池到可可托海将近500公里的车程,沿途会经过戈壁、盐碱地、农田、草原,经过恰库尔图、富蕴、可可托海检查站,经过骆驼刺、红沙柳、青色的小麦、一望无际的向日葵,经过牛群、羊群、三三两两的马与骆驼。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5-19 09:07)
标签:

杂谈

喜爱阳春面,一是爱其清爽,二是取其简单,第三便是偏爱这面的名字。也不知有何典故,但听到“阳春”二字,心里便生出融融暖意。陆文夫先生当年在他的名篇《美食家》里,专门有提到阳春面的,字里行间赞其清爽可口。清爽是不用说的,清水下面,面要选细面;汤里除了一勺猪油必不可少,余下便是切得碎碎的葱花,一调羹生抽,几粒盐花,开水冲了便成面汤。很多北方的朋友,用各种高汤做汤底,本意是好的,但却违背了这面本来的意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8 12:57)

以前,只知道福建的枇杷好,去年,妹妹到东山开会,带回来正宗的东山白沙枇杷,又以为东山枇杷是最好吃的。两鲜网上有售云南蒙自的枇杷,恰逢前一段小孩子过敏性咳嗽,想想蒙自石榴好,不知道蒙自枇杷怎样,便也买来试了试,觉得应该在莆田和东山的之下了。

今早上出门,迎面有枇杷从浓密的树叶间挤出来,闪着黄澄澄的笑脸,忍不住驻足多看了两眼。想起以前上班的地方,院子内外隔着围栏各有一棵枇杷树,浅黄色的枇杷花开过了,树上就会有指甲盖大小的枇杷长出来,初时是青色的,像梅子,渐渐地就泛出黄色来。院子里外的两棵枇杷树轮流结果,跟约好了似的,今年这棵火了,那棵就荒着,明年再轮换一下。只不知好些日子未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除了喇叭花,蔷薇花,可能是小时候最常见的

花了,而我的蔷薇花情结,又是和“两万户”的记忆绑定在一起的。

从浙江回到上海,很长一段时间,我家住在控江一邨。五层的楼房,一门两户,卫生间是两家共用的。房子的中间有一个镂空的天井,正对天井的厨房对面,是同学海青家的厨房,海青家就住在隔壁的单元。

记忆里,一邨5层的楼房一共有三幢,三幢房子一字排开,我们的是朝西的第一幢。房子周边是两层的民居,一排连着一排;过马路是三邨、四邨,再往后是五邨、六邨,一律的两层楼,而小孩子上学放学,大人上班下班,便要在这一排排的两层楼房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11 10:56)
标签:

杂谈

休假第二天,因为误了去西山雕花楼的车,所以回到房间继续读阿来的《瞻对》。瞻对是个地名,与《尘埃落定》里麦其土司居住的阿坝一样,是四川藏民集中的居住地。阿来讲的,就是瞻对那个地方曾经发生的故事,故事的起始时间,应该是乾隆朝征大小金川以后。这本书读得有点累,因为之前看王树增的战争系列,了解了非虚构文学,所以对写法还是能接受的。困难在于,王树增写的是我们熟悉的历史,读来如同电影回放。而瞻对,是一片生涩的土地,上面生存的那个民族,苦难、坚毅,至今于我们仍有神秘感。读这本书,看得出阿来是严肃的,他是带着对一个民族、一段历史的尊重,行走在瞻对境内,我是跟着他行走的人,亦步亦趋,需要耐心,更需要同等的尊重的心来读完这本书。因为是非虚构,小说的文学性无从体现,这类书的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1 14:55)

     

 因为话剧“无人生还”的关系,想重新收一套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说,网上细细找了大半天,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搜到了这个:人民文学出版社2009的版本,翻译质量因为还没读不好说,单外观看,与之后出的花里胡哨的人文版阿加莎相比,颜值高许多。

     
 这套书的第一版应该是在上世纪八十或九十年代吧,有十七或二十一本(现在是32本),当初能买得起这样一套书的绝对是有钱人。那年,身为爱读书的穷人的我,为了争取到分期付款的权利,连淑女的形象也不顾了,豁出去和书店的老板整整磨叽了一上午,总算磨得老板心软,付了20块押金,同意按照每月三本的速度,让我拆买整套的书。那家书店叫丙丁书店,就在我以前读书的中学斜对面,离母亲家很近,因为靠着同济大学,常有同济的学生到那里买书,里面书的品位也远不同一般的小书店。

     
 因为这套书的关系,我和老板混熟了,成了书店的常客。老板人到中年,中等个头,是个懂书的人,谈吐非一般的生意人。我有时去了,会站着和他聊一会儿,想要什么书,也可以在他这里预订。

     
再后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01-02 17:06)
标签:

杂谈

      晚间的电话里,和朋友聊些小孩子的事,说到孩子的饮食习惯,朋友好奇,“你那么挑剔一个人,孩子倒不挑食”。我笑,“因为我太挑,所以孩子吃的事上随他爸”。

       我说的是真话,于吃这件事上,这辈子我大概是最没有发言权的了。且不说吃的内容单调,说出来别人都不信,做个月子吧,虽有婆家和月子保姆双重照料,但一个月里,有大半个月,我每天开出的菜单是炒青菜与炒鸡蛋,要不就是炒鸡蛋加上炒青菜,天长日久,以至于婆家对保姆生出大的意见。内容上是这样,形式上也差不多单一,除了口味上喜欢重盐,辣的酸的全部不爱,自己解释为:健康饮食,原汁原味。

       年轻的时候,因为挑食,有前辈同事不耐,把状告到家里,父母却只一笑释然。

       反思起来,我们这代人,家中长幼尊卑还是分得很清楚的,而当年在我们家,记忆中的民主,主要体现在家人们对其他成员挑食的容忍上。

       家人中,妹妹基本不挑,除了鸡皮,无论飞禽走兽,不分酸甜苦辣,样样都能吃一点。只不过爱吃就多吃两筷,不爱吃,就意思着对付那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30 10:01)
标签:

杂谈

周末,家中没有阿姨。
白天里,忙忙碌碌,自己整理了房间,熨烫好一周堆积的衣物,去超市购买牛奶杂物,接送儿子读书。余下的便没有多少空余的时间了。
下午的时候,忙里偷闲小憩一会儿。茶海上有孩子爸爸出门前泡的赤叶单枞,据说是很好的茶,前面忙着,没有心情喝,眼下空了就自己烧水来续。
茶果断是好茶,汤色清亮,几道冲泡下来,茶味、茶香依旧。
喝着茶,精神头渐渐提振起来,手头案几上有书,便拿来翻几页。先前忙着,减了衣服,此刻坐着,身上隐隐觉得寒意。
看看窗外,细雨,冷风。
天气预报,强冷空气要来了,来就让它来吧。先前熨的一堆衣服里有几件毛衫,孩子的、孩子爸爸的,上海的天,就这时候还该算是深秋,大小男人有件把毛衣也就冻不到了。
放下书,看离晚饭时间还远。今天的晚餐是中午自孩子奶奶家打包的半成品:青菜炒冬笋片,炸猪排;有只番茄,正好可以煮一碗番茄蛋汤。大厨不在家的日子,多了一次厨房实战的机会,深感责任重大。估算一下,半成品上桌应该需要45分钟左右的时间,不着急。
手机上远远旁观一下朋友们的生活。某人一早去了图书馆玩深沉,某人继续在清迈一带悠游;某人不动声色,每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20 19:58)
标签:

杂谈

塔川已经很美了,这个季节,很羡慕那些能够去山里探访秋色的人。
与晨雾、彩林、清溪、古木一起。
白墙黑瓦的院落前坐过了,农家的土灶菜饭吃过了,朴素的热茶喝过了。
傍晚,当清澈的山风吹来,就该是带着一颗干净的心回家的时候了。
一泓清泉,两三朵雏菊的魅力。
那些山里的秋意,不经意的在他或她的脸上停留,让每一个遇见的人,也好像刚刚从山野间走过的一样。
(谢潘先生图)
pic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