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晓洁1019
孙晓洁1019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516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传统期刊编辑十余年,目前致力于当一名写手,自定义风格唯有真诚二字。诚挚邀请你到我的个人公号里看看。
个人公号:myxinshijie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原生家庭这一概念的出现,对于很多人来说,简直如救世主般,终于,那些曾不明所以的问题一下子找到了根源——原来我们呈现的种种“果”,都是来自于原生家庭里曾种下的那些“因”啊。

原生家庭这一概念横空出世犹如打开了一个千年封印,屹立不倒几千年的孝道大山终于开始松动,甚至要呈坍塌之势,父母不再伟大,父母皆祸害。

 

可是,在被压抑良久的怨气开始冲天之时,又出现了一种声音——或者很疗愈地劝你要和父母和解,或者言语咄咄地痛斥你父母又不欠你什么。

父母之所以不懂如何爱我们,是因为他们也未曾被真正爱过,他们有他们的局限和无奈,这不是他们的错……听上去竟无力反驳。

而且你瞧他们已经老去,已经无力,已经满鬓斑白,甚至在你面前已经小心翼翼了……你还想怎样?

 

那些原本想要尽情痛快释放的怨气,一下子被噎了回去,似乎又要被这些更高端的道理给封印起来。

道理似乎并没有错,可是道理存活了,我的感受又该如何安放?

我们心里那些委屈、埋怨、愤怒,甚至是恨,难道又要被封杀?

 

如果真的可以被杀死,其实那再好不过,那样我们的内心就太平了,这个世界也会太平了。

可很遗憾,它们并不会被杀死,它们并不会真的消失不见,即使你一再压抑它们,最终极的,也不过是把它们压到了你的潜意识里而已。

它们会存在于你所有有意识的,更多是无意识的行为里,以更具破坏性的方式释放着毒气,或伤人,或伤己。

我想每个人身边大概都有那么几个怨气深重的人,总觉得全世界人都对不起他。其实如果深追其源,他们不过是把原本对父母的怨气转嫁到了别人身上而已。

或者说,我们每个人,都曾有意无意地把对父母的各种负面情绪,投射给了身边的爱人、孩子……伤及无辜。

 

压抑无解,那该如何是好?曾看过一句被我视为至理名言的话:黑暗,不会被消灭,只会被照亮。

用什么照亮?觉知,或者说是看见,或者说是爱——我看见了我内心的黑暗——怨气、愤怒甚至恨……我允许和接纳它们的存在,它们没有错。

 

当然,这个黑暗被照亮的过程,不是电灯泡按一下开关就能一下子照亮了,它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是一段要走很长的路。

这段路有多长,有多难,我想和我们心中的爱的存量有极大的关系,爱的存量多一些,伤害少一些,能量自然就足一些,这条路就会走得快一些,顺一些;可如果爱太少,伤太重,能量就低,自己给自己爱,自我疗愈,并不容易,这条路自然会走得漫长而艰难。

 

说到底,一切都是因果,我们和父母的关系也是因果,没有人会置身于另一人的因果关系里,谁又有资格站在道理甚至是道德的高点来批判谁呢?

 

是否和父母和解,不过是每个人自己的事情而已。

 

传统期刊编辑十余年,目前致力于当一名写手,自定义风格唯有真诚二字。诚挚邀请你到我的个人公号里看看。

个人公号:myxinshijie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时候,父母、老师一脸怒其不争的神情,对你说:“我对你很失望!”瞧,我辜负了父母尊师的殷殷期望,全是我的错!

       长大了,爱人一脸幽怨地对你说:“我对你好失望!”立觉自己变身渣男或渣女。

“我对你好失望!”一直都是一句很掷地有声的话。

它比单纯的指责高级得多,它的攻击性没那么尖锐,比起单纯的指责只会激起对方的防御与斗志,它却更会让对方心生内疚与自责。

如果使用得当,比如辅以情深切切恨意绵绵,它还会让对方心甘情愿重整旗鼓,甚至披荆斩棘,只为博君一笑。

 

这样的剧情是否也在你的生活中上演过?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的剧情为何会上演——我们为什么那么怕让别人失望?

让我们回到生命的最初:那时的你曾有无数个“我想”,我想这么做,我想那么做,可你发现,“我想”的总是让妈妈失望。可是,妈妈就是我的全世界,是我天然全然爱的人啊。好吧,那就抛掉那些个“我想”吧,转而去做妈妈所想。因为只有这样,妈妈才爱我啊!

后来你发现,并不是只有妈妈,几乎全世界的人都在企图纠正你的“我想”,他们的纠正似乎就是天经地义。

于是,“我想”渐渐变得越来越弱,能量越来越低。直到有一天,“我想”不再重要,别人的想法、别人的评价、别人的期望,那才是天大的事情。

不能让父母失望,不能让老师失望,不能让领导失望,不能让爱人失望,甚至,不能让所有人失望。

我努力地在满足所有人的期望,我努力地不让所有人失望,瞧我多伟大多无私。

所以啊,我当然有权利也如此要求别人啊。“我对你好失望!”自然也成了我的利器!

揭开这把“利器”的真实面目,大概就是这样的:你没有达到我的期望,你竟然和我想的不一样?我的愤怒,我的哀怨,都是因为你!你得觉得内疚,你得努力迎合我,你得对我负责!

是不是该喊“cut”了?

 

原来,你那么害怕让别人失望,不过是因为你的存在感太多地依赖于别人的满意和评价。

“我对你好失望!”的潜台词不过是:你和我想象的不一样。可是亲爱的,你为什么要想象别人,而不是看到那个人的真实存在?

原来,“我对你很失望”,不过是你的妄想破灭了而已,和那个让你失望的人无关。

而一切的根源,就是,从生命的最初开始之时,你就慢慢地把自己给丢了。

 

传统期刊编辑十余年,目前致力于当一名写手,自定义风格唯有真诚二字。诚挚邀请你到我的个人公号里看看。

个人公号:myxinshijie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看过电影《我不是潘金莲》,不讲电影,只想说故事本身,在我看来,其实故事的一切根源,不过在于李雪莲的内心缺少界限,她不知道她的又真又假的离婚不过只是她自己的事情,最多说是她和前夫以及那个女人之间的事情,根本无关什么法院院长、县长、市长……可李雪莲不能自我负责,她偏要越界,恨不得让全世界人都为她负责,当发现别人无法为她负责时,她就恨不得与全世界为敌,想要杀了所有人。   
    这不过是中国“李雪莲们”典型的心智状态,可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官员们,比如那个义正言辞为民伸张的高官,也不过是个内心没有清晰界限如的人罢了,所以牵涉累及了众多无辜之人。所以,用李雪莲事件来企图揭露剖析官场,这把刀实在是钝了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2 09:58)
标签:

杂谈

爱,在传统观念里,会觉得爱,就是付出嘛,就是我为你做了很多事情,就是很爱你啊。

当然,当我慢慢地将之前所接受的三观全部推翻的时候,关于爱的传统定义也被我毫不留情地推翻。如今,我对爱的定义是这样,爱是看见,是理解,是接纳,即使有付出也必须要建立在看见、理解和接纳的基础上的,否则那些自以为是的付出,那些所谓的爱不过枷锁、控制、伤害甚至是毁灭。

爱,还是一种能力,一个人之所以有爱的能力,一定是因为他的内心有爱,是因为他曾被爱过。一个没有得到过爱的人,是不具备爱的能力的。可是,我们得到爱的现状其实很堪忧,太多的父母并不懂真正的爱,所以我们太多人都未曾得到过足够的真爱,那爱的能力该从何而来?

爱,还有一种必然,就是我们必须要先爱自己,才能爱别人,我们越懂得爱自己,才会越懂得爱别人。我们的传统教育总爱宣传什么无私的、伟大的爱,什么牺牲自己成全别人的爱,可其实那种所谓的爱根本就是悖论,根本就是虚假的,根本就是沉重的枷锁。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是绝对不会爱别人的。

那该如何爱自己呢?又回到最开始关于爱的定义,那就是看见、理解和接纳自己。因为我们未曾得到过足够的真爱,所以我们必然受过伤害,那些伤害潜伏在我们的内心、我们的行为、我们的模式里,无处不在;而且我们的内心也必然有很多负面的情绪,有不满、有愤怒、有恐惧、甚至有恨,这些负面情绪并不被主流的传统观念(比如孝道)所接纳,所以很多时候它们会被无视、被压抑,甚至被压抑到了潜意识中而不自知,可是它们并不会因为被无视被压抑而真的消失不见,它一直都在,并会存在于你所有的更多的是无意识的行为中,会以更具破坏性的方式来释放,或伤人、或伤己。所以,爱自己,那就先去看见、理解和接纳所有的这些伤害和所有的负面情绪,如果把所有的这些比作内心的黑暗的话,引用被我看做至理名言的一句话:黑暗不会被消灭,只会被照亮。用什么来照亮呢?觉知,或者就是看见和接纳,或者说就是爱。

其实这段话也正是“爱的能力从何而来”的答案——如果我们并没有得到过足够的真爱,那就自己爱自己吧,而爱自己就从看见和接纳自己开始。佛教讲慈悲,也会说先要对自己慈悲,才能对众生慈悲。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根本就是悖论,我们必须先看见和接纳自己;然后才会看见和接纳父母——看见和接纳父母之所以不懂如何爱我们是因为他们也未曾得到过爱;然后看见和接纳我们的孩子——把真正的爱传递给孩子,也许我们和孩子就会突破传统的束缚与局限,来到一个全新的自由世界。这就是我理解的爱的意义,就像李雪说的,家族痛苦的轮回,且让我看到,且于我终结,而斩断轮回的力量就是爱。

其实说得再多,也说不全关于爱的答案,爱真的是一个太宏大的主题,虽然说不清关于爱的答案,但我越来越发现,其实很多问题的唯一答案,就是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16 15:28)

一次,爸爸想玩宝宝,抱着宝宝转圈,想看看宝宝被转晕的搞笑样子,转完之后宝宝脚步确实有点蹒跚,但依然会准确无误地来到爸爸面前,抬着小脑袋,张着小胳膊,对爸爸说:“还弄!还弄!”可爸爸已经转得头晕了,却不得不继续转……玩上瘾的宝宝就这样不停地对爸爸说“还弄”,最终把爸爸给玩了。

 

记得五一带宝宝回营口奶奶家,一进楼道,宝宝就说:“奶奶家。”——原来宝宝还记得!上一次去奶奶家已经是大半年之前的事情了。大人们总在低估孩子。

 

每次问“宝宝有钱吗”,宝宝都会说“有”,问“在哪儿呢?”宝宝都会指指自己胸前,问“多少钱”,每次都说“两块钱”。他觉得两块钱足够买到他想要的一切。

 

宝宝在玩贴纸,指着一个跑步的男人,说道:“宝宝要这个跑男!”妈妈在惊叹:宝宝是怎么说出这个既准确又流行的词汇呢?

 

周六早上醒来,宝宝对妈妈说:“今天陪妈妈玩吧。”好吧宝贝,虽然妈妈觉得你把主语宾语给弄颠倒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之前的博客里写过,心理学让我接近真相,但我知道,心理学并不是唯一和全部。真相就在那,而抵达,其实可以殊途同归。

比如很多年前,曾买过一本我喜欢的写词人林夕的一本书,当时看完之后有些失望,因为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当我接触过心理学之后再看,才发现原来很多答案,林夕都已经写在了书中。

比如看一个拥有丰沛童年的人写的书,书中处处可见生命的本然,而且比起冷静的心理学,更充满温情。

比如曾看到一些佛教的话,(我完全没有真正接触和进入佛教,只是偶尔能看懂三言两语触及内心。)大概意思是:修行,并不是一个不断获得的过程,而是一个不断放下的过程。比如修行最终所要达到的境界,和心理学所描述的自由的状态非常一致。

比如那些真正拥有自由灵魂的人,他们不需要去学心理学,也无需求助于宗教,他们无需千回百转、艰难跋涉,他们本身就处于真相中。我多希望我的孩子也可以这样,从未远离过真相,不需要像我一样辛苦地在迷茫中找路。

真相就在那,真相在哪呢?记得看过一句话,大概意思是:我们最终认同和接受的观念,其实原本就存在于你的心中,只是外面一个点醒,一下子就和你的内心原本就存在的链接上了。以前一直不太理解为什么要观照内心、向内探索,现在明白了,因为,真相,其实就存在于我们心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3 11:16)

宝宝要玩摇摇车,拿着两块钱纸币去换硬币,跑到收银台,宝宝举着钱乖巧地说道:“阿姨,换钱!”妈妈心想我儿子真有礼貌。换完硬币,宝宝又跟阿姨说了句:“要多!”

还有一次换硬币,爸爸还没来得及给宝宝钱,宝宝就空着手跑到收银台,跟阿姨说换钱。

 

听姥爷说,宝宝某天中午午睡醒来,睁开眼睛说的第一句话:哎,怎么醒了呢?

 

一次,宝宝一边挠着屁股一边说:“腚痒痒,腚痒痒!”然后看到妈妈说:“奶口奶就好了!”请问两者有关系吗?

 

去公园,宝宝指着摩天轮说:“坐这个”,于是爸爸妈妈带着宝宝进了摩天轮的小屋子,结果宝宝开始哭闹要出去,爸爸妈妈顿时好后悔。好不容易坐完,下了摩天轮,宝宝指着摩天轮说:“还坐!”这剧情太翻转了。

 

姥姥要喂宝宝吃西红柿,宝宝说不要不要,姥姥硬是喂了一口,结果宝宝吃完说了句:“沙瓤的”,然后就开始愉快地吃起了西红柿。

 

一天妈妈下班,姥爷和宝宝坐在小区的路边。宝宝看到妈妈立即挣脱姥爷,妈妈赶紧蹲下展开双臂迎接宝宝,只见宝宝一边咧着嘴笑着一边飞奔而来,差点没刹住车。到了妈妈怀里,宝宝先掀了下妈妈衣服低头看了看,说了句“这是小奶”,然后就不停地指着妈妈说“这是妈妈,这是妈妈!”那一刻好幸福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记得小时候,在我的世界里,绝大多数的大人们都有点面目模糊,我只能仰视他们,或者只能看到他们在我面前形色匆匆走来走去的脚步。

偶尔,也会有大人蹲下来,看到我,并留在了我的心里。

记忆中第一个肯蹲下来的大人,是小时候我妈妈的同事,一个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漂亮的姑娘,她和所有冷冰冰站在孩子世界门外的大人们不同,她和我们是一个世界的,记得那时,我和另一个玩伴总去她的办公室,一起玩耍一起聊天一起唱歌一起跳舞,甚至陪着她和一个男人谈恋爱。她还曾宣布过,她最喜欢的是我,她觉得最漂亮的也是我。而且,她是蹲下来看过我最久的一个大人。

家里的亲戚很多,可我从来都没觉得谁真的喜欢我,只有我三大爷,每次看见我,都是满满洋溢的笑容,他喜欢逗我,给我起外号,记得他让我坐在他腿上给他抠耳朵,记得他住院时去看望他时他一直握着我的手……

还有一个比我大很多的表哥(貌似也算亲戚哈,但貌似不算大人),不算亲近,可他是真喜欢小时候的我,会一直看着我,和我一起玩,带我出去,还曾带着我瞒着大人偷偷打游戏……他不是传统眼光中的好孩子,可我总觉得他拥有着天然的爱的能力,只可惜我是个不懂回应的孩子,而且慢慢长大的我也不再可爱得让人喜欢。

大概小学四年级吧,新来了一个班主任,高挑漂亮还有点严厉,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看到了默默无闻的我,并委我重任,那几乎是我唯一学生期间当过官的日子。记得她看到我丑得可爱的指甲时会笑,看到我垫起脚尖给她递抹布的样子也会笑,在我玩游戏抢不上时只有她关切地看到了我……一次她当着好几个同学的面问:“你们猜咱班女生我最喜欢谁?”同学们一起回答:“孙晓洁。”我从未感受过如此瞩目的喜欢。

还有一个大人,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也记不清她长什么样子,可我却记得那一天,我去爸爸单位,爸爸把我带到一个办公室,办公室里有个阿姨,爸爸拜托她帮忙照看一下我,并在临走时说:我这闺女不爱说话。爸爸走后,我和这个阿姨度过了一段很愉快的小时光,“不爱说话”的我甚至还唱起了歌。

 

谢谢那些曾经蹲下来看过我的大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8 13:45)

我的爸爸妈妈都是勤快又干净的人,几乎所有到我家的人都会说你家真干净!可我,却一点都没“遗传”到父母的这个优点,经常丢三落四,非常不愿收拾整理,我的屋子、书桌、书包从来都是杂乱无章的。从小被爸爸妈妈批评纠正,自己也时不时地纠结拧巴一下。可毫无成效。

最近,我终于明白了我为啥丢三落四。我的爸爸妈妈都是主观而强势的人,而我又太乖太听话,因为我不自由,也不够快乐,所以我要弥补自己,而弥补的方式就是我要在某件事情上对自己好一些,不再有要求和控制,而是多一些自由,尽管这自由并不彻底,但至少在丢三落四不愿收拾的那一刻的我,会觉得心里好放松好自由。所以我决定,不再强迫自己变成勤快干净的人。

而坐在我旁边的一位女同事,她的丢三落四和不愿整理比我更胜几筹,通过聊天我知道,她的妈妈超勤快干净,但她妈妈的强势和控制比我父母更胜好几筹。这都是潜意识里对父母控制的一种对抗与背叛,也是一种自我保护。

丢三落四,沉迷游戏,嗜吃零食,脾气暴躁,多动、自闭……我相信所有孩子这些“不好”的行为背后其实一定都有着深层次的原因,孩子所有的自发的行为都是一种自我保护。

诸事都有因果,有多少人只看到“果”,却看不到“因”。而只纠正“果”,那只会带来更大的伤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天晚上,带宝宝去外面玩,看到一个小姐姐,爸爸妈妈原本想让宝宝和小姐姐友好地握握手,结果宝宝一把上去揪了小姐姐的头发。面对宝宝这一很不好的行为,我的第一反应是:我儿子真是太皮太熊了。

 后来,我又仔细地回想了下——

儿子第一次揪我头发的时候,因为疼,我的反应很强烈,而且在宝宝揪完之后,我还一个劲儿地对儿子说:宝宝以后不揪妈妈头发了。可生性倔强的儿子始终以还揪作为回答。导致的结果就是:指不定儿子哪天想起来就揪一下我的头发。

一次和同学一家相约出去游玩,同学的女儿梳了一个可爱的冲天辫,宝宝看见就要上去揪人家小辫。第二天妈妈看到姥姥就当着宝宝的面吐槽:宝宝昨天揪人家小辫。貌似还说了两三遍。导致的结果就是开始的那一幕:看到小女孩,就揪人家头发。

 一天,儿子和姥姥在家,揪了姥姥的头发,还咬了姥姥一口,疼痛感很低的姥姥也一定反应强烈(在宝宝更小的时候,就有一段时间爱揪姥姥的头发,而且经常是在姥姥的“别揪姥姥头发”的提醒下揪的)。妈妈下班回家后,爱唠叨和重复的姥姥一直在和妈妈告状:“宝宝今天又揪我头发又咬我。”说了N遍。而且第二天,姥爷还问儿子:“你昨天怎么揪姥姥头发呢?”导致的结果就是:宝宝再次看到姥姥时就说:“揪姥姥头发。”

我想儿子第一次揪头发,一定是无意间的行为,然后他发现揪头发原来可以引起大人那么强烈的反应,这真是一件好玩儿的事情。大人们又总在宝宝面前提这件事,就更是强化和提醒了宝宝这一行为。在宝宝的概念里,其实没有对错好坏,和玩玩具、玩水、玩转圈一样,揪头发不过是一种玩耍、探索和实验。其实是大人的不断强调、强化,才让儿子不断地重复这一不好的行为。

正好昨天编稿时看到这样一段话:“父母认为只有指出孩子的错误,孩子才会做出确的选择。其实从心理学上来说,这是一个错误的观念,因为当被指出错误的时候,我们大脑直接接受的是这个错误的信息,而不是要改变这个错误。所以往往会出现这样一种结果,我们总被批评的那些地方不但没有变好,反而越来越糟糕。”

于是,我决定修正一下我的做法,如果儿子再揪我的头发,即使再疼,也尽量反应平淡,并想办法转移儿子的注意力。而且和姥姥姥爷商量好,不再在儿子面前提揪头发这事儿了。而对于儿子“好”的行为,则可以不断地表扬和强化。

我希望,儿子会因为发现揪头发其实没那么好玩儿,而且大人们也不再“提醒”,而慢慢淡忘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