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卓娜
赵卓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87,979
  • 关注人气:1,5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博文
哼唱老歌《粉红的回忆》,一句歌词:“不能忘记你,把你写在日记里。”突然想写篇日记。

今天的北京,最高温四度,最低温零下五度,空气质量370,PM2.5是320。
起床是被太阳晒醒的,最近总是喜欢窗帘半拉开,留出一个人影的缝。说来奇怪,挑选窗帘时使出浑身解数来分辨到底哪一片才是遮光度百分之百。现在却喜欢半敞着。
我是害怕黑夜的。
窗帘拉紧时,黑到我看不见自己的手指和影子。就算身旁站了人都不会看到,一切变得太安静,所以夜半常常被自己吓醒,又不敢闭起眼睛。半敞着窗帘的时候,月光会透过淡红色纱帘洒到床上,仿佛能听到空气在耳边温柔的游走声。还有一个妙处,无论什么时候入睡,早上十点一定会被太阳吻醒。虽然清醒一刻会有些怨气但大好时光总不至于浪费。

起床后阳光照在身上感受起来还算温暖,但出门才发现真是有些华而不实。如果此时在路上讲话,一定像是冷血人的表演,毫无生动。
算起来,其实近两年都没有在北京过冬天。南方的冬天真好,没有光秃秃的失落,凛冽寒风,僵硬表情,干燥空气和厚重的包子衣服。这令人觉得一切还在继续,没有停顿。

我喜欢的小镇,一条主路,很多野狗。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15 01:14)
深心灵潜心灵,各种专家,心理问答,佛学讲义这些书,总会告诉你:问问自己想要什么。
每每受他人教诲,也会被提出:想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之类的话。
“我想要些什么”这个要,到底是什么?知道要,真的可以得到?确定要,道路即可以笔直?

从小就属于“迷茫人”。
遇人一本正经问这个问题时,都会攥紧衣角,要是碰到夏天,真是汗腺都紧张起来。
啊,好难回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29 23:21)
雨巷
         戴望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18 01:40)

我的失忆症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5 14:08)
第一次知道“老同”一词是出自《雪花秘扇》
传闻老同是旧时南方民间立誓结为姐妹的一种说法,要在神佛面前盟誓,要有见证,生生死死不离不弃。年轻的同龄女孩会彼此发誓成为老同。
这是女人间最亲密的关系,甚至超越夫妻、姐妹。

看完这个故事,知道这个词语后,心里一阵欣动。终于,终于有人可以讲出我一直所疑惑,他人所不理解的情感。

“我俩如同两条各自跨越千万里的小溪,结伴注入江河,我俩如同千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24 01:10)
标签:

赵卓娜

一场暴雨不邀而至,从66层的餐厅望眼,并无太多便宜,既看不清倾盆大雨,也不见多少狼藉。

分不清哪里更危险,直至天幕暗下,雨滴渐微小到看不见,才有勇气逃出早被雾气浸没的高楼。

 

夹杂着雨的空气,有些粘腻,并无想象里舒畅,依然喘吸闷气。

四环上,车很少,驼着背的路灯依然成群却孤零零的站着。看见隔离带里很多很多小矮树,因为雨变得欢快。听到风与速度争斗发出“呲,呲”摩擦声,风输的有些痛恻。

突闻一声叹嗟,发现自己嘴角向下,样子不堪。我的咬肌与颊肌并无肉毒杆菌侵蚀,年龄又不似面部松弛下垂。原是为何?

大概,不快乐。

 

此时车速一定很快,快到我想手腕轻轻扭动一下方向盘,朝带着隔离带的小矮树开去。

没有被自己这念头吓到,我想,无论发生什么,都会如路灯一样,一直很安静。

这是不会发生的念头,只是有时候,一点累。

 

时常觉得自己快乐,无论透现给他人或自我都是带着娇傲之快乐。生活没有给我太多难题,情感并无过多迷失,众人拥簇,友人甚亲,多半时间应该都快乐。只有在浴缸里偶尔阒静,床上辗转时才觉难熬,难道是不快乐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20 13:30)
标签:

赵卓娜

时常在太阳快要落山之时开始晒太阳。下午茶也都在那时进行。

这是要被嘲笑的,路人已经开始纷纷寻找晚饭,我才赤着脚盘坐椅子,一杯甜水,享受落日带来的欢快。

 

大概身体里太多寒气,怕太阳,更怕晒太阳。

众人都觉得这是一件舒服事,那应是舒服的,该学会享用。

聪明脑袋想出好办法,晒日落。

 

一直认为太阳是男人,因为女人不会如此强烈,并且如此强烈的强大。

太阳只有在日出或落山时才变得温柔,脸红得把人们都映红了,大概是想到可以见到月亮,他羞红了脸。

红脸太阳的娇羞很有美感,即使背对着他也能感受到一阵柔情气息,真喜欢晒日落。

于是,每天等待日落来临,就像太阳红着脸等待与月亮相视一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13 02:02)
标签:

赵卓娜

一座牢里有一座记忆堡。

记忆是什么?碎片。

经过滤化留下的一些碎片,断续,无章,交织。

时常在想,记忆是真实存在的,还是篡改的?


夜晚,牢里城堡很热闹。

记忆跑出来欢乐着,我不知道它们欢乐些什么。

它们有生命力的存在着,可是它们不知,生命,有生就有死。

我想,总会离开的,无论是记忆,还是曾经记忆过的,总会离开。

 

如果一定要留下些什么,亲爱的,就留下清醒时如桎梏,迷醉时如寒毒的你。

我在记忆城堡里寻找,最终,寻遍记忆,却寻不到你。

 

想起张爱玲:你是真实的吗?

 

                                       ----情书,写给未知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24 13:35)

凛冽寒冬,总会向往温暖地方。

衣服附着多了,就像是枷锁,不能随意伸展,连笑容也变得疲惫。

在寻找温暖的路上,我拖着箱子,来到这里。

 

有海的城市,一切都变得缓慢。

阳光散发着慵懒气体,沙滩缠吸着脚不得不驻下,躲过中午艳阳,带着遮光镜的人们在躺椅上,不知看着哪里,想着什么,这里彷佛时间都是慢的。

 

一杯下午茶,惯用洋甘菊对抗着敏感,这轻松感,连防晒乳也变得多余累赘。



 

不见云的天空,细沙随着海水漫过脚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2 03:24)
标签:

赵卓娜

娜娜

这样的时刻,不知是昼还是夜

太阳和月亮在此刻彼此深望着,

难以相见的诉说,

天昏也地暗。

眼睛染上疲惫,

心却还醒着。

 

变成风逃离时,看见你的手在空中紧握着。

就这样一点一点,从指缝流逝。

风离开空气?

千回百转,逃不过流逝的呼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娜些故事

韩寒

迷宫的支点

微博

琐,心思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