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1-11-08 22:33)
标签:

杂谈

分类: 旅行

每一次归来就意味着一段出行已成为历史。途中那一帧一帧的画面从此在记忆中定格,而相片便是追忆往昔的最佳渠道。这里汇集了发布在微博上零零碎碎的片段,讲述了关于此次贡嘎的所见所闻所想。最近越来越痴迷于微博,可微博的分享和传播总是转瞬即逝,所以这里应当更加适合“记录”。

 

朋布西乡碉楼建筑。分布于力邱河西岸山麓,建于元17年。石块、片石、黄泥、圆木等建材均采于当地。

 
一路在高海拔地带特别常见的一种花。宛如大海一般深邃幽远,又像是放荡不羁的精灵。回来后才google出答案,名叫蓝玉簪龙胆 [gentiana veitchiorum],中国特有植物,集中于横断山区。可入药,本草纲目记载:“性味苫、涩,大寒,无毒。主治骨间寒热,惊痈邪气,继绝伤,定五脏,杀虫毒”。


这种飘飘欲仙的叫“松萝”的寄生植物,是普纱绒林场到莲花湖一路上印象最深刻的景致。



夜宿莲花湖遭遇当地2011第一场雪。夜里不停的向上掸内帐,积雪”唰唰“的往下滑,生怕帐篷被压塌了。清晨醒来,发现实际情况可能也没臆想的那么严重。



清晨湖畔。前一天傍晚,在此遇到从乱石坡紧急下撤归来的一队人,五六个藏族向导抬着自制担架,上面躺着一脸色惨白的磨房男,高反昏厥、神志不清,随行女友神色惶恐泪水汪汪。生平第一次目睹:人的生命在大自然面前是多么脆弱,多么宝贵!为此哥们祈祷。愿行走高原山野的人们——珍重。


从林场下来路过伍吉家拿寄存的行李,二楼昏暗的厨房里,伍吉姐姐腼腆的微笑着,硬塞给我两个自家包的包子,随即转身走进屋。伍吉母亲迈着缓缓的步子一直走出院子到路口,默默目送我们小面包离去。也许这是和她母女俩所见最后一面吧!她们也是此行所遇屈指可数的淳朴善良当地藏民之代表。

 

普纱绒林场->K99->六巴乡->上木居。一路经过的大都是木雅藏族的聚居区。她们的民居建筑和新都桥一带康巴藏族最鲜明的不同就是加了那橘红色的大屋顶。飞檐乍一看其实有点像闽南民居。

 

上木居往玉龙西方向的乡道路边。司机师傅告诉我们远处是在挖金矿。。这,就好比在九寨沟童话般的海子边开了家烟尘滚滚的采石场。

 

玉龙西附近的泉华滩。观贡嘎主峰最佳位置之一。琉璃水晶一般的钙华池游客可随意践踏,随处可见的白色污染。。规模和品质堪比黄龙,但为何命运迥异??


 

子梅垭口。贡嘎在二战以前地理学领域地位瞩目。美国人Joseph F·Rock 1930年错误测得贡嘎山海拔为9,500米,宣布其为世界第一高峰,不少西方探险家慕名而来。1931年,瑞士地理学家Eduard Imhof第一次比较准确地测出贡嘎山高度为7,590米,他手绘的测量图和素描将贡嘎山的信息带到欧美各地。


日暮,木雅之巅,云卷云舒。光影和气象之变化令人神迷。这座令人仰止的山峰,截至目前,仅有24人成功登顶,却有37人在攀登中和登顶后遇难。登山死亡率远远超过了珠峰的14%和K2的30%。


月朗星稀垭口夜。移动基站硕大的叶片呼呼的旋转着,似乎昭示这片沉寂太久的高原正卯足了劲。毗邻成都平原的地缘优势,众多品种的垄断性景观资源,当地落后单一的产业模式…注定了这里不会甘于寂寞。想起茂兰。这里当比茂兰格局更大,但当前开发模式似也更粗犷。若能尽早申遗成功,综合来看还是利多弊少。可以接受到国际上比较前沿的保护和整治理念,在日后的开发和管理中也能得到相对比较有保障和有良知的监督。


垭口的夜。人们自娱自乐,整出一场汉藏联谊即兴歌会。主持人是来自绵阳的某司机大叔,他其实一看就是搞文艺的老手,非常善于调动现场气氛,并且善于应对突发的冷场。

 

层次鲜明的植被垂直带谱——这是南坡徒步两天最强烈的视觉印象。高寒流石坡稀疏植被带、高山草甸、高山灌丛带、亚高山暗针叶林带、山地针阔混交林带、常绿阔叶林带,基本都经历了。这张是从子梅垭口下到上子梅村路上。一路主题就是:下坡、下坡、下坡、下坡……半天,从缺氧一直下到氧吧。


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老贡嘎寺真乃归隐深山闭关修行之佳境也。空荡荡的藏式四合院,只有一胖一瘦且一老一少之两位喇嘛驻守。黑夜,风拂林愈静,溪鸣山更幽。其中之大胡子老者与我们围坐灶边,端出高山气罐炉头煮咖啡[众人目瞪口呆]与我们分享。最里头一屋是年轻喇嘛的寝所,桌上摊着一笔记本电脑,还有啤酒可乐雪碧三种酒水零售。发给我们的DIY门票上印着新浪博客地址,和此主页www.gangkar.org。宿此古刹真乃宾至如归哉。

 


 

巴望海上游。这里仍在贡嘎的怀抱,仰头便能望见雪峰,可脚下完全是另一个活色生香的世界。这里的空气应该能达到特供标准了吧。


 

在走了两天快到电站(即事先约定的徒步终点)的一个荒山野岭三岔口,向导仁泽旺姆提出加钱,威胁否则就原路返回。一番劝解、和谈、争执、抢包,在这僵持不下即将动粗关键时刻,竟从树丛中钻出三个骑行者。其中一裹着白色面纱女子问向导:“你是上木居谁家的?”向导对答。“这样,我们陪你走到终点,他们会把钱付给你。”又对我们说:“当地向导一般要连夜赶回家,否则一个女孩子,家里人会担心。这山里晚上有野兽的。”向导一下子竟然眼泪都要出来了。随即主动把包拎上马背,绑好,一声不吭继续上路了。再难应付的对手其内心也有柔软的一面,这位蒙面女子给我们上了沟通艺术最好的一课。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9-04 22:32)
标签:

杂谈

分类: 单车

其实上海也有充满水和温情的地方,那就是金泽和西岑。

沿着沪青平一路出城,绿化隔离带分出的非机动车道始终相伴,骑车的人倒是寥寥。只有靠近小镇或是厂子的附近,才会涌出些拖家带口的电动车或是自行车。他们是这座超级大都市郊区的所谓外来移民。

过了朱家角就更加人烟稀少,一路只有零星的弥漫着没落气息的村庄,以及时不时映入眼帘的漂满浮藻的湖面以及缓缓穿过桥洞的破旧的沙船。

当我第一次查看GPS方位时,发现已经在沪苏交界了,路牌显示距离苏州还有65KM,掂量了一下当时的体力储备,骑到苏州再坐高铁回来应当不成问题。可是转念发觉,没带身份证。

于是干脆折返。去金泽镇上寻找能填饱肚子的地方,只有一条街,萧瑟得跟西部边陲的某个小镇一样。在一家沪皖小菜坐下,老板芜湖人,来这儿开店已有三年。说这儿生意冷清得要命,几乎没有游人,也没有工厂,尤其是夏天,更是有关门歇业的念头。一年中最热闹的就是几次不知啥日子,方圆数十里的江浙村民都来这边烧香。问他是什么庙,有没有和尚。答道不清楚供着什么菩萨,反正人家来也就是求个平安寻个寄托罢。

回程途中望见湖边有些水杉生长在水中,有些木质栈道的人工痕迹。于是过去探一探,谁知这还真是块风水宝地,林木幽森,湿地透着丝野趣。实乃午休之佳地。有两顶帐篷搭在林间,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也许小朋友手里还是端着IPAD,跟宅在家并无两样,不过能让他出来呼吸一下这湖水的味道,呼吸一下这泥土的气息,it's enough.

躺在一片遮天闭日的树林里,满地干枯松软的落叶,竟然睡着了,醒了仍然不想起,跟树稍孔隙透下的阳光玩了会捉迷藏,眯着眼睛,头盔孔洞外的那一束光漫射出五彩的斑澜,时空好似倒转回了二十年前。

本次记录:ROUTE 七宝--沪青平(G318)---朱家角--西岑--金泽--G318沪苏交界---金泽镇---淀山湖生态湿地---沪青平---七宝,TM 05:49:40, DST 107.40,MAX 30.10,AVG 18.40。首次单日行程超过100KM,值得纪念的一天!这也是给自己最好的生日礼物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8-30 20:59)
标签:

杂谈

分类: 单车

自从两年前和几个同事租借公共自行车绕着西湖骑了一圈后,就一直念想着能骑上自己的车穿梭在湖山之间。这次总算如愿以偿。时隔一周,再次乘坐了沪杭高铁,不过上次来的主题是运河,而这次来的主题是骑车。

 

杭州的确是一座cycle-friendly的城市,不亲自体验一次,你很难有这种切身之感。

a.  隧道的自行车通道。梅灵隧道的单车行人通道和机动车道护栏隔开,万松岭隧道直接开辟双向柏油路面的非机动车道,和行人通道也完全隔离。

b. 大桥的自行车道。老钱塘江大桥的单车行人通道和机动车道护栏隔开(因桥面窄,通道显得较窄,不过两辆单车仍能并排错开),复兴大桥直接开辟非机动车道,和行人通道完全隔离,而且自行车可以搭乘宽敞的电梯从地面直达桥面。

c. 中心城区主干道路一般都做到机动车和非机动车分离,除了北山路、南山路南段、虎跑路等毗邻西湖的道路因路面无法拓宽而造成各种车辆混行。

d. 湖山之间蜿蜒起伏、绿意盎然的柏油路让骑车成为一种真正的享受。

e. 非机动车道路口红灯等候区的遮雨棚,这一做法在浙江其他城市也有推广。

f. 在路口经常会发生一些令人感动的机动车让自行车让行人的场面。

g. 发达的公共自行车租赁系统,大家有目共睹。有兴趣的朋友可进一步阅读《城市交通》第7卷第4期2009 年7 月中的这篇文章:http://www.chinautc.com/zhuanti/upfile/news/201121257979797.pdf

也有不尽如人意之处。随着西湖周边道路上私家保时捷和旅游大巴两类机动车的暴增,交通拥堵和停车问题日益棘手,也影响到自行车和步行游客的感观品质。提供两条个人建议:1) 是否可以考虑在西湖风景名胜区内和边缘地带合适的地点增建一批生态立体停车场(包括充分利用地下空间),以用最少的土地资源提供尽可能多的停车泊位;2) 是否可以考虑在特定时段(比如早晚高峰)和特定日子(比如长假)按照一定的指标预警(比如空气中污染物SOx、NOx浓度)逐步实行西湖风景区核心地带的机动车限行。

 

非常感谢LF的师弟W同学,尽心尽力当了一次地陪,一路骑来梅家坞,随后又带我们夜骑了钱江两岸。刚下过雨的夜晚凉风习习,湿漉漉的马路上人车稀少,在梅灵南路,在钱塘江大桥,在闻涛路……自由穿行的快感难以言喻。而且,这一趟也让我的杭州之旅从西湖时代跨入了钱塘江时代,是不是也算一个崭新的开始呢。

 

最后贴几张这次骑车之余喝茶听雨时拍的片,以飨各位读者。唯一的遗憾是两日的骑行途中均未挨淋,倒是一坐下来品茶便乌云密布、疾风骤雨,之后远山如黛、浮云如幻,叫人情何以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LuChen
LuChe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67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