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顿
安顿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58,802
  • 关注人气:70,0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公告
  2012年将推出由安顿采写的外宣重点项目图书《一百个中国人的梦(之四)》中英文版。旨在通过展现当代中国百姓的生存现实和精神风貌,让世界了解中国。
  现征集实名受访者。如果您有理想、有传奇、有成就、有感悟并具当代精神,请将您的个人简介发送至
andunwork@163.com,我将及时与您联系。
 本博客所有文章版权属于安顿。
安顿网
安顿论坛
快乐安顿
姐姐小满
我的旦旦
安顿作品购买
《绝对隐私》
   
《回家》
   
《动词安顿》

   

《欲望碎片》

   

《情证今生》

   

《相逢陌生人》

博文
(2015-08-14 13:23)

有一天,看见北京摄影沙龙的摄影家周世杰的一组照片,是他多次辗转黔东南地区采访时拍下的那里的女人们。他展现了一种独特文化传承和民风熏染下的女性们的生存状态。然而,他可能想不到,就是这组照片,让我特别、特别想念一个人,一个多年前在我还是初涉江湖的“青年作家”时邂逅的女人。彼时,在丽江的一家小酒吧,遇见她,整个夏天都变得潮湿起来,有雨水,也有眼泪。她叫仁静,她的故乡就在周世杰拍摄的那个地区。

这些日子来,我经常会翻看这组照片,猜想摄影家镜下的年迈女性中会不会有仁静的祖母、外婆?年轻女子中又会不会有仁静的姐妹?假如,仁静不离开家乡,没有此后的颠沛流离,也许,她也可能在其中。当年,仁静以简洁的“梗概”告诉我她在家、离家时的心路,那时我无法想象是一个什么样的家乡给了她那样特别的气质和遭遇。而现在,面对周世杰的照片,我忽然有点明白了——她的隐忍和顺命,大约就是来自她的故土,那种从泥地里、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05 21:55)
标签:

杂谈

8月3日。我正式离开《北京青年报》。交回记者证的一瞬间,依依不舍。
8月4日,是我在二十年前入职《北京青年报》的纪念日。
冥冥中似有天意。
早在1985年,我成为《北京青年报》创办的“学通社”第一期学生记者,并有幸遇到张延平、贺智生等诸位恩师,得到他们的耳提面命、无私教导,他们是我职业生涯中提灯引路的人。二十年记者生涯,我的成长、我的荣誉、我的喜怒哀乐无不与报社紧密联系在一起。没有众多师长、同行的提携,没有报社给予的发展平台,就不会有安顿。现在,很多美好的回忆,很多刻骨的经历,永志不忘。
离职当天,我在微信朋友圈中贴了和老东家告别的照片,写了感想。好友们纷纷来留言,我觉得特别温暖。
此后,陆续有机构、故交、同行向我伸出友善的橄榄枝,让我深深感受到其中的体恤和情义。
我不知道怎样表达我的感激。一并深谢,珍藏于心。
此时此刻在这里,权当在一个新的职业起点上做一次新的自我介绍吧:我,安顿,前《北京青年报》记者,现就职于北京月讯杂志社,主要承担《北京》周刊的策划、编辑、出版及其它与北京城市形象推广相关的工作。
我希望一段职业生涯的终点能成为一段新的历练的起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15 15:50)
标签:

杂谈

很多年前去巴黎采访,有机会观摩一家幼儿园的一堂“语文课”。那是在院子里、草地上、大树下上的课,十几个孩子选出一名代表,到大树洞里“挑选”一样“文物”。小小的女生肩负着同伴们的愿望,谨慎地将胳膊伸进大树洞,随后,她掏出一只用埃菲尔铁塔模型做的镇纸。老师说,好吧,我们今天的课程就从铁塔开始……
那天孩子们开心极了。老师从设计铁塔的那名建筑艺术家开始讲起,一直讲到铁塔如何成为巴黎的符号,如何吸引了许多和“坐在你们身后听课的叔叔、阿姨们一样”的观光客来到巴黎一定要去和铁塔合影,讲到印着铁塔身影的明信片如何飞鸿一般足迹遍及世界,讲到巴黎的糖果纸上的卡通铁塔如何将巴黎味道带到许许多多“外国人”口中……我们离开的时候,每个人都得到了一枚幼儿园赠送的棒棒糖,糖纸上果然是铁塔的卡通画,送我们走的孩子们脸上写满了自豪。
这么多年过去,这件事一直蛰伏在我心里,一直和我的一个愿望紧紧地连在一起——我希望有一天,能拥有一个小小的课堂,给生长在北京的孩子们讲讲北京的故事,一个古老的地标,一段美丽的传说,一条优美的街道,一位传奇的英雄……
如果恰好是和现在一样的盛夏节令,我会给孩子们讲讲在北京有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原来,这里有小雏菊和苹果树,她站在山岗上,看四时风光变化,看日出日落、月升月降,小雏菊和苹果树一年一度散发出温柔的叶的香、花的香、果的香……日子恒常,岁月悠长。这是奶奶从小长大的地方,是奶奶从小娃娃到老婆婆这一辈子一直住的地方。

她啊,是维吉尼亚·李·伯顿画笔下的“小房子”。

如果一辈子,小房子就是小房子,小雏菊和苹果树长生不老,那该多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3 06:49)
标签:

杂谈

夏至。清凉。
昨天是夏至。一年中白昼最长的一天。
传说,帝尧让羲叔住在南方的交阯,让他督管南方民众的农事活动。羲叔根据白天的时间最长和心宿出现在最南方,确定这一天为“夏至”。这时正是夏忙,老幼都到田里劳动,鸟兽的羽毛变的稀少。
关于夏至的文字很多,白居易的诗《梦得夏至忆苏州呈卢宾客》写得美好而应景:

  忆在苏州日,常谙夏至筵。
  粽香筒竹嫩,炙脆子鹅鲜。
  水国多台榭,吴风尚管弦。
  每家皆有酒,无处不过船。
  交印君相次,褰帷我在前。
  此乡俱老矣,东望共依然。
  洛下麦秋月,江南梅雨天。
  齐云楼上事,已上十三年。
曾经,每年夏至长辈会说“这一天,天最长”的话,也许是他们含蓄,没把天长和地久对应起来。
这些照片是夏至当日的北京三里屯。作者是北京摄影沙龙的马毅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天堂的桌子   
        摆在田野上   
        一块麦地”   

        海子的诗中不止一次写到麦田、麦浪。那是家乡的象征。   

         2000年看电影《角斗士》,印象很深的是罗马帝国的将军同时也是角斗士的麦西姆斯一次次拂过麦浪的手,离家去战斗和最后魂归故里都有家乡的麦田。也许是想告诉观众,这是英雄捐躯的理由。  
 
       1857年,巴比松画派的米勒为世界贡献了著名的油画《拾穗者》。画中的农人充满敬畏地捡拾遗下的麦穗,朴实的画面有着格外的庄严。 
  
       这是个麦子成熟的金色季节。在北京的边上,就有金黄的麦田和欢乐的农家,亲近他们,也许有机会体会在城市里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北京青年报》安顿“口述实录”专栏“生活AB面”。3月7日主题为:父母离异还向爸爸伸手吗?

采写/安顿

A面(一刀两断)“别人的东西咱们不要”

 

  这个五月,她将做新娘。如果不是因为父亲突然打电话给她,让她的情绪变化被未婚夫窥见,那么,她可能永远不会去讲她和父亲之间的旧事。第一,这是她自己的事,她坚定地认为与别人无关,因为无关,别人也无需了解;第二,她已长大成人,不管此前的过程多么艰难,一切都过去了,一笔旧账,无需细算.

  接电话的那个时刻非常凑巧,正是她和未婚夫携手在富力城一家钻石专卖店里,她的手上还戴着刚刚看中的戒指。电话响了,没有预存的人名、头像,但她认识那个号码。她犹豫了一下才接,说“是我”。对方问她此刻的所在,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北京青年报》安顿“口述实录”专栏“生活AB面”。2月21日主题为:“后妈”怎么做?

《骨肉情真还是夫妻意切?》之二:“谁的皮袄都挡寒”

采写/安顿

  

    每个除夕,他要去给孩子送东西:红色新衣服,压岁红包,巧克力,还有玩具。离婚10年,孩子18岁,这个规矩没变。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容易回忆从前,想起当年女儿8岁,他抓起车钥匙一怒之下离开家,到楼下发动汽车,仰头看自家窗户,女儿趴在窗台上,看他。

  其实,他想不起来,仰头告别这一幕究竟是真的发生过还是臆想出来的,他说不准。但他愿意相信是真的,并且,一厢情愿地在回忆中增加了很多和这个情节相关的细节,比如,他看到孩子眼里的泪,虽然理智告诉他在窗户距地面8层之高时这几乎不可能;比如,他当时也哭了,坐进车里还在掉眼泪,虽然当时有另一种可能性更大就是他一边开车一边破口大骂着前妻且这种情况更接近真实……过完50岁生日,他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北京青年报》安顿“口述实录”专栏“生活AB面”。2月21日主题为:“后妈”怎么做?

《骨肉情真还是夫妻意切?》之一:“打落门牙和血吞”

采写/安顿


     她永远忘不了那天。他坐在饭桌边上,掏出手机让她看:“你看看这个是哪儿产的?是美国吗?你帮我在微博里问问,在哪儿能买到。”她拿过手机来看照片,顺便看一眼发短信的人,“娃娃”,这个名字无需问,是他13岁的儿子,跟前妻生活。

  悄悄看眼前这个人,表情自然,大口吃饭吃菜。然而她知道,这种自然在“诞生”前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在他们刚刚认识、刚刚住在一起、刚刚谈婚论嫁时,他“不敢”。

  “这是夏威夷果仁,盐焗口味,产地美国,600克装……”她上网,在淘宝店铺中找到“代购”,208元一桶。“你帮我买4桶,一会儿给你钱。”他吃到第二碗饭。“谁收?”她问,自己觉得声音比平时说话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北京青年报》安顿专栏“生活AB面”。第二期主题为:父辈的遗产让亲情“变色”

 

《房产比亲情更重要?》之二:“谁给我送终,房子就给谁”

 

采写/安顿

 

 

    以前真没觉得房子有多重要。这一年来,他渐渐意识到,有个房子真好。

    想当初,谁家房子多就“斗争”谁,为什么?地主啊,资本家啊,剥削阶级房子才多呢。当年在老家河北,父亲一辈子的梦想就是盖上自家的房子,有门楼,最好还有高台阶,再来一辆胶皮轱辘大车加上一亩三分地,那样的话,嘿,远近的姑娘谁不愿意嫁进这个门?这叫有房有地有大车……每次一想到这里,他就很想念当了一辈子农民的父亲,老人家肯定想不到,他进了北京,当了工人,能娶北京媳妇,还能住上单位分的两居室。当然了,父亲更不可能想到,有一天,他的工龄能算钱,搭上几万块钱这房子就彻底归他了,是产权而不是使用权,红色封皮的房产证上真真地写着他的名字,这是他的不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