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翥鸟
北翥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304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网址:http://www.guoxuedashi.com/
微博:http://weibo.com/u/5578017814
号外号外:【部件查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9 13:34)
标签:

情感

回忆

诗歌

那时我们还年少
心里挂满了
院子外面的树和草
跑不完的小路一条又一条
撵着一阵阵风
追赶小伙伴的大呼小叫


永远上不完
是前楼小卖店的矮梯
把焦急的电子铃
洒落一地
还有华丰伊面的袋子
把王二磊他妈揍他的嘶嚎
搅碎在楼道里


我们前一分钟打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2 10:58)

我的梦里有两座山

一座忘记了名字

另一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左手上还有你剩下的月光

混杂着那些破碎的明丽年月的交谈

幽远而不可辨的

我的孩提呓语


那是童年的麦子与风的记忆

短暂而柔软的  反着太阳的气味

五彩斑斓​地旋转着  交给

交给一个橘黄头发的孩子

咧开的白色的微笑

嘻嘻哈哈

寻找无数条飞出的雨线

如今颜色淡去

骨柄失去了自己的名字和辈分


然而

即使是尴尬的默不出声

也有着当年晨光的味道


告诉你

喝过上苍的雨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杂谈

历史

文学

分类: 最近日志

72年的“小文学史”:文学“自述”与“人民”意识形态

——关于北京文艺座谈会的思考

 

全国上下两次一起庄重地聚焦于文学生态的探讨,中间相隔72年。72年间,中国发生了太多难以说尽的变化,而这些变化也几乎浓缩了绝大多数中国历史所发生的变化,社会形态、政治形态、经济形态——社会学意义的几乎全部形态都或多或少地发生在这72年里,巨大的一般的、宏观的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20 10:42)
    手机不能发短信好些天了。因为另一个号正常,没在意,直到今天才发觉。
    开始以为是欠费了,也没查余额,径交了话费。还是不能发。查余额吧,还剩很多。打电话问立龙,立龙说是不是又刷机了?我一想,我刷机跟吃饭似的,估计是刚刷的ROM有毛病。回来折腾一顿,还是不行。打客服吧。一询问,客服小妹妹说话甜得发腻,就是腻中冷冷的,硬硬的。想建议客服地方化,都是东北乡音,嘁哩咔嚓,干脆利落,完事儿妹子整一句“再见啊,大哥,有啥事儿再找我。”想想得有多亲切。
    不想这甜里带腻的声音告诉我,我发了敏感恶意信息。我忽然想起自己总收到“办证”“开发票”“安全贷款”“无痛人流”什么的信息,于是就问妹子是不是搞错了,她说如果你没发不可能随便把您的短信功能停止的,我说我知道我肯定没发,我还知道你们好像比我更清楚我发没发,竟然没个通知直接就停了?那个声音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08 10:53)
标签:

情感

杂谈

北方

     数着日子过周六周日的人,一定是假期无事、清闲悠哉。是的,这样的周末我一直有。而且到了周末,感觉轻松休闲是天经地义。直到某一天开始,周末也开始跑事情,才发现我所有的天经地义都是无知和自私。 
 我的爸爸,北方土地上的外来人,三十年的汽修工,八十年代开始参加工作,至今没有过任何一个周末。 他对我幼时的严厉和成年之后的放任曾让我一度和他距离很远。在我的记忆里,无论冬夏,他早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7261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04.22,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5.07.23,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与KT的对话》。
  • 2006.04.22,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文化

杂谈

lily进入到学期末的考试阶段了,跟我说学校要她们每个研究生都谈一谈学术诚信的问题。我忽然感到一种难以自持的诉说欲。于是就有了下面这些想法。

学术道德和学术诚信这些词汇,我们并不陌生。但是可悲的是,学术诚信缺失问题在近年来频频暴露,学术道德的边界频频失守,学术规范的节操淡化、扭曲几乎已经从个案恶化成为一种公认不讳却三缄其口的“准潜规则”。

读研究生以后,我们在第一学期入学不久,学校就开展了端正学术风气的“整风运动”,我想不仅仅是我们,往届的师兄师姐们也都不止一次接受过这样的提醒和教育,学校的目的就是想从学习心理和学术感情上端正我们的态度。每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化

情感

    之所以没有称之为“教育工作者”,是因为“教育工作者”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上上课讲讲习题的从事教师职业的人,而这与他们的身份并不吻合。也不能称他们为教师,因为从编制上他们都不是国家正规军。“教书育人者”一称的使用,更出于不能削弱“育人”二字分量的初衷。
    他们二位生活在祖国北方的一个边境城市,他是她的爱人。他从事语文教学工作,担负着一种孩子们的语文课工作。他在课上尽量保持孩子们的想象力和成人看起来很奇怪的想法,并且鼓励这些孩子记录下这些一瞬即逝的想法。他在课上尽量使用精美的修辞手法,鼓励孩子们创造新的搭配,即使有些词汇看起来那么不搭配,他也把它们工整地写下来,在班级张贴起来,让孩子们大声朗读。这些孩子们创造的句子,在作为诗人的他的眼中,都长出了翅膀,成了飘飞的小诗:
    “太阳从黑色的电视机里生长出来,我洗掉它圆圆肚子上的广告和新闻联播,又把它挂回天上。”
    “椅子背上的名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