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东尼奥
安东尼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541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0-02-20 04:34)
标签:

体育名星

体育

分类: 纪实温哥华
上次去Downtown去拍照,因事前没有做准备,未能带上好设备,因而错失了好多机会。
今天,我特意带上尼康D300来到Downtown拍照,围着“罗波特”大街和美术馆,前后、左右转了好几圈,也没发现太理想的目标,为了安抚自己,不至于白来,我便随便拍了一些,随着大地上的光线逐渐的变暗,我看了看手表,已是傍晚时分,我估计不会在出现什么惊心动魄的场面了,我便收拾好相机,准备打道回府往家赶。
当我走到美术馆门前的广场上,突然,看到前方聚集着黑压压的人群,随着密密麻麻的影子的晃动,人群中,不断的传出阵阵的尖利的呼叫声,我忙跑上前去探个究竟,到了人群外,发现,从前方走来了一位高个子的男士,那人大约近三十岁,高高的个子,嘴巴周围,泛着青青的络腮胡子茬,红红的唇间泛着丝丝的微笑,正在挥手向人们致意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18 07:05)
标签:

冬季会

体育

分类: 纪实温哥华

算计着我的美术馆会员证下个月将要到期,想趁今天空闲到那里去转上一圈,顺便临摹上几张正在展出的达芬奇人体结构解剖画。
可是到了美术馆门口,刚要往里面走,却突然被一个高大的汉字挥手给拦住了,我楞了一下,忙问原因,那汉子回答道:“马上要下班了,观众已经停止进入了。”“怎么这么早就下班?”我问道。“不早,规定是五点钟关门,现在已经是四点三十五了。”汉子说道。我忙把视觉投向美术馆的玻璃大门上的时刻表,的确无误,上面标注的是五点钟关门,“这美术馆也是的,竟然在冬奥会期间还墨守成规,放下大批的观众,不去赚钱?我心里道。

离开美术馆大门,我向高台下的冬奥会庆典场地走去,心想,既然来了,还是去感受一下冬奥会的气氛吧,我漫步走到溜冰场,看到这里聚集着大量的人群,场内随着广播里传出的轻松欢快的乐曲声,众多的青年男女们舒展着身肢,在滑翔着,做着冰上芭蕾舞蹈,冰场外,租赁部内,闪现着那些忙碌的工作人员们,他们正在忙着为顾客租赁冰鞋、头盔而忙碌着,突然,我被一阵阵欢快的小提琴声所吸引,忙顺着乐曲传来的声音赶去,我来到一片开阔场地,发现在这里正在举行一场小型的音乐会,舞台之上,有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17 01:56)
标签:

冬季奥运会

体育

分类: 纪实温哥华

这几天马路上忽然出现了许多白色的大客车,这些轰然而过的车辆,乍开起来像些新车,但当人们熟视无睹慢慢的去品位的时候,你恍然发觉这些车辆,似乎很面熟,怎么这么像行使在城市中的公共汽车啊,看那车的框架形状和局部的造型,再去聆听发动机发出的巨大轰鸣声,这不就是我们出入而坐的公交车吗,无非把车头前的自行车架给拆后,给它扑了一身的白粉,涂抹了点胭脂而已。

后来从车上印制的2010冬季奥运会字样,判断这些车辆应该是服务于奥运会的车辆,难道这就是服务于世界顶级运动盛会的车辆吗?难道那些奋力拼搏的各国运动健将,赛前、赛后就是坐着这种硬板大客而出入运动场,是不,也太过于朴实点了吧。

不久前下班时搭单位来自非洲的同事A的顺风车,在驾驶室的后坐上看见有一张带有他照片的冬奥会服务人员标示牌,我便对刚钻入车中的A说道:“行啊小子,找到好差使了昂,怎么是在做会场工作人员吗?”A 呲了呲他那洁白的牙齿道:“啥工作人员,也是做labourer.”“具体做什么工作?是volunteer吗?”我问。“不是,是有偿劳动,每小时付12加元,是做'cleaner',主要是清洗那些运载运动员的大客车。”A回答道。 A说他做这份工作主要是为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31 03:06)
早晨,我按照我的常规时间,来到了学校,伸手拉开教室门,按照习惯,我抬眼往黑板前瞅去,却并没有发现英语老师杰克逊的影子,“好!今天,他竟然到现在还没来。”我心中有点窃喜,拔腿往教室深处走去,前腿刚刚迈出,我发现,在我的右侧仿佛有个人影在盯着我,我忙转过身来朝那人影的方向瞄了一眼,“嗷!对不起,我又来迟了,请问,我可以进来吗?”我微笑的对着杰克逊说道。“你怎么每天总迟到啊,今天,你不可以再进来了,现在,请你马上到图书馆去。”“为什么?”我诧异的问道。“你必须到那里去清醒一下你的头脑,然后,书写一份自我检查,写好后再回到教室,交给我。”此时,面对同学们投来的似乎带有嘲讽的目光,我显得尴尬极乐,看着杰克逊那张铁青的脸,却迟迟没有移动了我脚步。“赶快去啊,请不要占用大家的时间。”杰克逊严肃的说道。看他的态度如此坚决,我也不好违抗老师的旨意,只好,转身怏怏的走出教师门,往图书馆走去。

迟到这一毛病在我身上已不是一天、两天的问题了,到现在为止,我在这所英语学校学习,差不多已经有近一年的时间了,在我的记忆中似乎很少有在早晨八点半之前赶到的,这也怪我住的地方隔学校的路途太远,每天需要换多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来自俄罗斯的冬泳爱好者

我刚刚放下电话,忽然间,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我忙顺着声音,抬头看了一眼,远处走来一位戴着圣诞小红帽,身穿大红袍的白人女子,展开双臂,面带微笑,向我跑来,她边跑边喊道:“happy new year!happy new year.'当她快跑到我跟前时,我才发现,这中年女子竟然是我的ESL同学,来自于俄罗斯、海参威的噶琳娜。
噶琳娜一个健步冲入我的怀中,给了我一个深深的拥抱,然后,她站定,回头指着随后、赶来的一位男子说:“This is my hasband .'我随着她的手指方向看了过去,发现,站在她后面的是一位高大、英俊的西人男子,只是岁月已经染上了他的发梢,原本是棕色的短发上搀杂着许多的白发,我向那人打了声招呼,问了一声好,可他却没有吭声,只是微笑得点了点头。
噶琳娜是通过结婚的方式,移民来加拿大的,之前,她已是早早的离异了,和前夫有一个的儿子,已经28岁了,职业是位船员,他的年龄,已经超出了移民局规定的子女移民年龄,所以,不能随自己的母亲来加拿大移民了,关于站在我眼前的这位男子,记得噶琳娜曾经向同学们简要的提起过,说他的新老公是来自波兰,是位painter(油漆工)不过,他移民到加拿大来,已经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坚强的生命

我在按动快门,摄制那一幕幕激励人心的场景时,透过我的取景框,发现一幕动人心弦的场景,有三位中年西人女子身着格子套装,那服饰的风格给你的感觉是怪怪的,有点像睡衣,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简直是穿着病号服,三个人头戴色彩艳丽的假发,脑袋顶上还各自别着一顶银光闪闪的皇冠,走在左右的两位女人,各自用自己的一只手去搀扶着走在中间的那位年纪稍大一些的女人,站在左边的那位女子在搀扶别人的同时,另一只手里还紧握着一根拐棍,我初见这拐棍时,心里很纳闷,心想,按这三女子的年龄还不至于柱上拐棍吧,可能是道具吧,你看那些冬泳的参加者,想方设发的以奇丽的装束来装扮自己,目的是为了吸引更多的眼球对自己注目,有的脑袋上扣个北极熊,有的扮做花猫的形象,那些足球迷们,干脆搞只破皮球扣在自己的脑袋上,真是绞进了脑汁,出进了”洋相”。
此时,那两位女子搀扶着中间那位女子,一步步,一步步,慢慢的向海水中走去,当海水已浸到她们的腿腕处时,她们停止了前进,左右两方的女子,则目用关怀的眼光看着位于中间的那女子,似乎她们嘴里在念叨着什么,突然间,三人向后一仰身体,纵身跌落在水中,此时,你再看,中间的那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年的洗礼

当我们来到English bay 的时候,发现那往日空旷的沙滩地,已经变成了人的海洋,高台上,主活动区,被从城市各个角落,赶来享受新年气氛,热情的的观众们包围成里三层外三层的,使你想找个地方“见缝插针”都找不到,我离开主场区,拨开人缝,信步来到海边,想趟着海水进入到主会场地,占据个最佳的摄制点,发现,在这里也是聚集着大量的观众群,使你很难利用“曲线救国的方法,绕进主场的边缘。
此时,天上飘落下来的雨点,逐渐的变的大了起来,我手中的相机的表层,已经被沾满了水迹,我连忙从背包中摸出个塑料袋来,在袋子的尽端,用手指扣了个洞,把相机的镜头推了进去,把其余的部分盖在相机上,但是,这却并没有解决什么问题,不断涌入的雨水,使得照相机的镜头里逐渐产生了雾气,影响了成像的质量。
“跟上我!千万别走丢了。”此时,我突然想起身边还有个美女的存在,忙回头对他大声的喊到,说完我就钻入了那厚厚的人墙之中,思想高度集中得去摄取“猎物”,在那些众多的身着厚厚的棉衣的观者中间,我发现,有几个芳龄西人女子,正在麻利的脱着那紧缠在身上的衣服,瞬息间,原来裹在她们身上的厚厚的棉衣便被退去,只留下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北极熊日冬泳

娱乐

分类: 心情小记
很早就知道在温哥华的每年元旦那一天,有北极熊冬泳活动,只是一直没能有机会去观看。
今天是2010年的第一天,为了去感受加拿大人民是怎么过新年的,同时,也想给自己沾染一点新年的气氛,一早起来,打开电脑,从某网站的信息栏上查了北极熊日的具体时间和地点,便打了个电话给“美女”美女说,刚好她今天也休息,也想随我去海边感受一下年气,约好见面的地点,匆匆吃了点饭,挎上相机包我就出来门,对于'English bay'我还是比较熟悉,因为,每年的温哥华同性恋大游行的结束地点,就在此,所以,那里我也是去了好几次了。
到了约好的地点,见到“美女”忙问:“你知道怎么去English吗?”美女回答说:“不知道,去是去过那里,但究竟怎么去得却忘记了,你不是去过那里吗?怎么,还问我。”美女诧异的问道,“去是去过几次,只是,都是尾随游行的队伍去过那里,自己倒是真没坐车,到过那里。”我看看手表,离活动开始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了,得抓紧时间,要不就赶不上了。没辙,我只有对她说,这样吧咱先坐skytrain赶到downtown再说,到了Downtown公交车站,我向一对正在等车的老年加拿大夫妇打听去English bay 的路线,
那位老先生对我说:'嗷,先生,你去Eng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31 05:24)
标签:

房东与房客

情感

分类: 心情小记
M先生手拿着那张抵押金的收据,缩着脖颈站在刮着凌厉的寒风的黑夜中。
他伸出冰凉的手,从挂在腰间的小包里掏出手机来,拨了房东老太的电话,随着几声铃响,电话通了,话筒里传来了房东老太的声音,“阿姨,我到了,”M先生道,“我知道了,你在那等着,我们一会就过来。”房东老态冰冷的道,M先生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可是对方却把电话给挂断了。
天的确是有点冷,站在树下的M先生不停的来回跺着步,周围一片黑暗,只有远处的一所house外墙和屋顶上装饰的圣诞灯,闪耀着星星点点的光芒,M先生围着他曾经住过的这所house 转了一圈,他在心里暗自道:“虽然自己曾经住过的房间很小,但毕竟在这里进进出出了三个月,今日离开似乎有点依恋之感,假如这里没有那上海老男人的存在,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搬家的,肯定是要按合同住满半年的。
M先生正在回忆着他在这里所经历的一切,这时从远处黑暗中驶来了一部车子,车前的照明灯射出两道耀眼的光芒,那两道灯柱渐渐的由远而近,车子竟然的在HOUSE前面,慢慢的停了下来,驾驶室里的灯亮了,接着室内的灯光,M先生看到房东老两口坐在驾驶室里,付驾驶位这边的车门打开了,房东老太慢慢的从车门里钻了出来,一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26 03:30)

我的esl同班同学赛拉玛,来自非洲的小国厄立特里亚,她来加拿大才六个月。
赛拉玛长着细长的高个子,在她那棕色皮肤下的脸庞,显得特别瘦削、俊美,高高的额头下有一双深深凹陷的大眼睛,脸部的中端有着细长、高耸、不大不小鼻子,其嘴巴略大,但笑起来,带着羞却的甜美。 
第一次见到赛拉玛时,我主动上前打招呼问:“请问您是来自什么国家?”“埃塞俄比亚”我问道。“不是,我是来自厄立特里亚。”她瞪着一双黑白相间的大眼睛微笑的回答道。

对于“厄立特里亚”我并不熟悉,听到这个字眼我纳闷了一下,我稍稍往她面前凑了一下,伸长了耳朵说:“对不起,请你再重复一下。”“厄立特里亚”她又道。“是90年代从埃塞俄比亚分出来的小国。”正坐在课桌边,啃着干面包,来自香港的移民老马说道。素日里,他对历史、地理比较有研究,所以在这方面的知识比较全面。
在国内时我对黑人带有极大的偏见,总觉得他们是世界上的三等公民,是落后和愚昧的象征,在我留学俄罗斯时,学校留学生宿舍里住着不少黑人留学生,平时,在走廊上见到他们,我都是躲得远远的,有时,来不及躲开他们伸到你眼前的黑手,勉强伸出自己的手来和他们握一下,待他们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