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1-07-24 00:36)

May It Be 

May it be an evening star  衷心祈祷,夜里有颗星, 
Shines down upon you  照耀着你. 
May it be when darkness falls  衷心祈祷,黑暗降临大地之时, 
Your heart will be true  你的心依然真诚。 
You walk lonely road  寂寞路上一人独行, 
Oh! How far you are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22 21:51)
标签:

在南方

杂谈

分类: 南方以南

 

“常轻杯盏恐市声,吴歌不解梓州城。”

               ——杨戈

 

余自公元二〇〇八年识结“在南方”诸友,而于二〇〇九年忝入“在南方”以来,虽不云蒙恩匪浅,然获益颇丰:一于技艺,借韵良多,更万谢真见酷评,常念之,如芒在脊;二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还说起散伙饭,一辈子的遗憾。

 

   

沪上求学,羁泊四载。值秋而来,适夏而去。或临黄浦江而眺远光,或入城隍庙而问烟火。楼影森森,听市声于穷巷;草木寂寂,托春心于小园。寄身尺规,负志绳准,顶骄风细算点线,曝烈阳勤弄经纬。酷暑环测同济网,蝉鸣盈耳;炎夏坐镇临安城,雨汗满襟。苦哉斯业,非无良欢;累哉斯业,自得幽味。竞技赛趣,索佳杯之快畅;采荇拾莓,青浦甸之乐喜。至于静女狡童,琴瑟之事,燕过咽声,莺啼留痕,岂不悦哉?

六月在望,惟诉离分。君不记共青园踏春,笑谈袅袅;天佑楼访魅,台风烈烈?会当常怀小山东,梦里几归密云浦。也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26 17:22)
 

    某,沪上乱民安德,前日来京,不务学术,不思文章,昼夜贪杯无终了,尽日鱼肉难歇停,蒙羊大小姐良劝,自言节度,然接舆宿醉,呼问不闻,至于颅痛几裂,晕眩多时,今日车上水米未进,自损皮囊。其罪也浩!伐七贤之竹无以书,穷右军之池无以记,因撰《悔过书》一组与本文,绝饮一周,惟愿春山冰融,万谅!万谅!

 

《悔过书》

 

1

在北京,我是一只粗糙的木偶

太粗糙了

如同浴室里忽然的反光

 

我已不再记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19 08:15)
标签:

杂谈

分类: 南方以南
 今晨起床时脚跟巨疼,一摸,流血漂橹。 
   《四月十日西南风起》   
 月上清枝月下灯,孤门久掩忆南城。
吴音不解梓州曲,夜半频惊疏雨声。
  2011.4.11 
   
 《春夜酌》  
 陟彼乱岗,平林苍苍。
泛彼柏舟,烟水茫茫。
长夜不寐,短歌无常。
狂诗有临,莫追愁肠。
道有嘉木,落樱纷扬。
猗猗其枝,但惜无芳。
我生几何?我去两亡。
吹笙鼓瑟,不得思量。
我心烈烈,大病若殇。
且尽杯盏,朝露微凉。
  2011.4.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27 14:21)
标签:

杂谈

《秦皇岛》

你好,我来自一个陌生电话
我就是这么长出来的
和国家无关,和谎言无关
此刻下雪
窗外响起巨大的织布声
织布织布,审核中的露天喜剧

让我告诉你,未记载的
一到两起坠楼事件
与盐的恩仇录
二十二岁,海啸带走皮肤下的群像
将呼吸不畅的岛屿
摔向你
那不能完成的死者
从自己的悼词中
读到伟大领袖的秘密

但正如空的盒子危险
活在世上,我们不断修正
积木中的流速,一些
可能的盲点
敌意镶嵌的
奶粉、钨丝、豚鼠刑具
磁针、粮票、售楼小姐

那些抑郁症空降的傍晚
你要擦亮身体里的倾角与辐射

织布织布,窗外的北京苍白
像腾空后的手淫
粉红色的压路机摧毁着
中关村图书城
海淀游泳馆
它必然会敲我房间的门
死亡真菌般立满
出生的庭院

算了吧,关于这场游戏
我们已经直立着讨论了这么久
我无意去演算政治学
无法向你出示镂空的谜底
命名一种蔬菜的价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20 18:33)

《晚安,上海》

 

雾眼深陷,这片水域收起空腹的下午

我始终独自生活,洛

我所迷恋的事物,正在酝酿

一次狡黠的变形

她们飞离了我,再一次

风琴中悲伤的麻雀,木蜘蛛

大多数具体的事物

她们完成了我,消失于一面生活之墙

从机场升起的光,深色大巴

车窗起霜,远处的水塔变小和变暗

四年了,我住在洞穴里

被毁掉的春天和井,退到烛火内部

洛,你猜不出的桔子,被天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13 21:09)

雨霖铃 沪上小祭

 

春寒如镜,乱花欺眼,旧影难映。当年尺素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12 13:09)

    恍然发现两个月没在这里留字,纯然一废墟了。
    借茱萸兄的题,随便说几句。

    沪上求学,悠悠晃晃四载。高中时鲨鱼说:经历过,总是好的。一句话记了好几年。该出现的都流过去,时间这盛大的容器,收殓我的死,不出声。
    在天价动车上读叶赛宁,有前辈在扉页上写精致的仿宋:凝盼知我者。书已泛黄,我感到虚无的重量,一如07年提着笨拙的旅行箱,走在上海街头。
    一下车便被乡音围绕,忽然发现自己还活着。“早安,成都”,我在备忘录里打下这句。作为异乡人的“安德”滑入乌有之唇。听见别人唤自己的本名,像鸟叫。
   
    本该是则长文,赶着吃饭,就此打住。失语症如空瓶,吃掉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去年的,改了下

 

《飞机多拐了一个弯,舒克永远是大家的朋友》

——致J

 

下雪了,我们把风暴藏在草地里。

屋顶会覆盖一小层精细的盐。

 

你偷吃了一行粉笔字,这是晨读,

左手翻到《一九九四》:

 

“纸人占领了街道,空气一哭,

就围着火柴棍跳舞。”

 

老师讲话,肚子里的电磁炉“呜呜”讨要文具,你

用放大镜读一卷昆虫语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