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毛
阿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288
  • 关注人气: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13篇)
国外 (0篇)
评论
加载中…
简单的备忘录

今天整理了图片。10年.6.5

 



今天青海玉树地震七日祭,全国哀悼日。2010年.4.21

---------------------



今天新浪给博客升级了!09年岁末一高兴事,换了新装。

          09.12.30..

 -----------------------

欢迎朋友们常来交流!

             09.5.13

 -----------------------

 

今天换了首页衣服,深蓝。 

 ------------------------

我现在什么也懒得写,好像也不会写了,偷懒吧,就只好拿出旧文搪塞,自己看看都懒得看;才时隔几年就目不忍视了,凑合着吧。 09.6.28

 -------------------------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一朵雨做的云
  云的心里全都是雨,

  滴滴全都是你。  09.7.2

 -----------------------

高温,这个夏天有点儿热。

          09.7.4

 ------------------------



终于下雨了……。 09.7.8

  -------------------------

  今日日全食光临中国,长江流域大部分地区能观测到。09.7.22

-----------------------  

谢谢众多的朋友光临,感谢朋友们的鼓励,欢迎常来交流……。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这些日子在开心网上劳动,来迟了,没能及时回复大家的留言,抱歉,欢迎来玩!09.9.16

---------------------



祝祖国更加繁荣昌盛。

09.9.28

------------------------

深秋……  09年11月3日.

 ----------------------------

11月12日入冬的第一场雪,下的很大,千树万树梨花开。

 

 

冬天来临了……

09.11.16供暖记。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军川15连的往事……

                                   

    我一九六六年初中毕业下乡,到萝北县军川农场,兵团时期的二师11团15连,直到一九七五年推荐返城上大学,我在这个连队有长达九年的知青生活。

    在农场六十年的历史中,九年算不得什么,但九年的春种秋收,九年的严寒酷暑,至今仍难以忘记,回忆就是讲那过去的往事。

   

    一、

   我在北大荒最不能忘的是冬天,最怀念的是边疆的雪。     
   冬季选种是件大事,要选小麦、大豆,还有苞米,用选种机,把颗粒饱满的筛选上来了,装进麻袋,编号备用。知青们看机器抬袋子,场院四面开阔,又是冬天,北风刮得紧,每个人全副武装,棉帽子棉手套,大口罩,只露着眼睛,眼角还有犀利的风掠过。

    选种最有意思的是下工后,有人口袋里装满了玉米黄豆,等到晚上,宿舍的走廊里,就飘散炒熟了的豆子或苞米粒儿的香味儿。那时大家把铁锹头放在烧炕的地炉上烧热,倒上豆子翻动,香味四溢。没参加选种的,嗅觉灵敏,哪个宿舍笑声大,就会遭到不停的造访。瓦西利太太(班长綽号)她们班担任选种时,她们宿舍最热闹,是冬天里的好去处。

    遇到冬天抢收也很艰苦,那年雪下得早,苞米还没有收上来,就被埋在地里。收割机不能收,只好人工下棒,每人两条垄,背着筐,掰下苞米向后扔进筐里,装满再侧身倒到垄边的大堆上。
    北大荒一下雪就刮烟炮,雪也深,帽子围脖都布满白霜。大家互相看着好笑,却笑不出来,脸都冻僵了。积雪一直陷到膝盖,走不起来,挪动着走不远,就出一身汗。
    收工时,鞋袜湿透了,棉裤也湿了大半截,冰凉。从地里回来,裤子冻得梆梆硬,走路刷刷响,像穿着铠甲一样沉重。回到宿舍把棉裤,鞋袜放在火炕上烤干;没了鞋,不能去食堂,就叫如同姐妹的班长打饭回来,几人坐在炕头炉边暖和着,像凯旋的功臣,脱掉战袍那样自在。

    有火烤是幸福的,但也有挨冻的时候。冬天连队烧的煤要从鹤岗运,连里只有一台胶轮拖拉机,跑长途速度慢装得少,去一趟鹤岗,天黑也回不来。记得那次去运煤,说是遇上暴雪封路,两天多没消息。全连宿舍炉子火炕都不能烧热,冰窖一样。
   “趁夜晚出奇兵”,男生就去食堂偷煤,老司务长看得紧,吆喝他们:“我看你们明天还吃不吃饭?”连长想方设法,和武装班一起用马拉的爬犁去兄弟连借煤,那一回大家知道了冬天没有煤的滋味。

    运煤车回来了,有煤了,宿舍里又沸腾起来,有人唱“却原来我是风里生来雨里长……”,也有人唱“抗严寒化冰雪我胸有朝阳……”,那是炉火正红。
    那时冬天也很忙,为了农闲时盖房子,冬天要进山伐木,连里几台拖拉机拉着大爬犁,进了深山老林。

    林海雪原真漂亮,柞树漫山遍野,金黄色的叶子,牢牢地挂在树枝上,似乎一冬都不会掉下来。柞树皮漆黑,树质坚硬,虽说是“倔树”,却是做栋梁的好材料。
     树林里若有若无地飘着雪花,碧绿苍翠的“冬青”是冬季山里唯一的绿色,它是附生在树顶的寄生植物,是山林里的特殊景致。在这酷寒时节,只有高悬的冬青,敢向严寒挑战,它愈冷愈翠,还能治疗冻伤,这是北大荒冬天的奇迹。 

    我们把砍倒的树和搜集的大捆的“冬青”,装上爬犁,已是满头大汗。偏下午才拿出带来的馒头,已经冻得有白茬了,大家拿到机车的水箱上用热气嘘嘘吃。
    在严寒里,还有永远不服输的知青们在打嘴仗,爱辩论的“马列”们还没有弄清楚,“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和“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最大的贡献是发现了剩余价值”,到底哪一个对。

    在争执不休中,爬犁起动了,坐在高高的原木上,山风夹带着雪花抽打我们的脸,但我发现,寒冷的天气里,车道边早先被砍伐的树竟然还能发芽,那个瞬间,让人觉得风雪实在算不得什么。

    二、

  “青春的岁月像条河,岁月的河,汇成歌。 一支歌,一支难忘的歌。” 。
   我们有很多“难忘”是与知青时代有关。当年,我们连的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聚集了五湖四海的年轻人,那些聪明创作,那些高歌劲舞,那些欢声笑语,时隔五十余年仍然难以忘怀。     
                   
   张海生连长调我们连后,宣传队开始筹建。那时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已经在全国普及了,大概因“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得名吧。宣传队不仅使知青们特长和才能得到发挥,还为偏僻的连队活跃了业余生活。

    朱树先老师是转业军人,他调连队来,担任宣传队的编导,15连排演过几部全团有名的舞台剧,都是他组织编剧作曲的,很有才华。演出的《战火中的白求恩》、《张思德之歌》、《一滴油》都轰动一时;节目都取材毛主席的“老三篇”。

    宣传队除了演大戏,一些小节目更五彩缤纷。兄弟连经常邀请宣传队去演出,我们有众多的“明星”,有台风稳重的张建华,有唱高音的崔文熹,还有笑星王大军。
     要说舞蹈唱歌,知青们得天独厚。跳舞的北京知青张喜荣和哈尔滨知青小丫崔岩,在“天上布满星”的哀怨歌声中,扮作母女,仇恨满腔;那些集体舞也令人激情满怀,“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从草原来到天安门……”,当年那个拉紧缰绳,策马飞奔的传统动作,被我们演绎得活灵活现,欢快奔放又整齐如一,全连都赞叹不已。

    当时,很多节目都是知青们自己编写的,那时我也算写手,从对口词,三句半到群口词都能写,水平不敢说,现在看也就顺口溜罢了。有一次欢迎知青慰问团,我写了对口词,按照以前,就是两个人表演,那次大家突发奇想,觉得可以化装演,排练出来,很好,大家就叫它对口剧。“锣鼓喧天歌声传,山坡下来了慰问团。……”一位头戴白毛巾的老大爷,一位穿着花上衣的女知青;“几番战春秋,几番经风雨,”“谁的儿女谁不惦记,我们的党啊,惦记着边疆的儿女。”

   多少年后再相聚,提起“那时候”,总要说,现在的小品不就是当年咱们的对口剧嘛,咱连宣传队演过,申请专利,把这表演形式收归名下。玩笑开过,不禁集体陶醉在当年发明创造的得意之中。     
                  
     除了宣传队的台上演出,大家也经常自娱自乐,拉提琴的、弹扬琴的、吹笛子的。记得那年知青们学口琴风行,探亲假回家买口琴,很快,就学会了慢拍的“北京的金山上”,我们半会不会的就上台演出合奏,那一曲“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我们吹奏得很成功。

   那首节奏欢快的“万岁毛主席”是每个宣传队的压轴节目,全体队员载歌载舞,黄军装挽起,露出白衬衫的袖口,舞台上,乐器,锣鼓,手鼓,响声巨大,欢腾热烈。“伟大的领袖,敬爱的导师,……你是我们心中的太阳,心中的红太阳,万岁毛主席!”,当舞蹈歌声琴声戛然而止,千万颗红心还在激烈地跳动。      
         
    唱样板戏的时候,全连开大会之前,各班各排都唱。有一次天津知青女副连长教大家唱《红灯记》唱段,“一路上,多保重。山高水险,沿小巷过短桥,僻静安全……”,她天津口音,那个“桥”字,唱出来很好笑;大家学她,她很认真,严肃地说,笑嘛?又是天津味,下面笑得更厉害,调皮的知青学她“真哏啊”。副连长还是不紧不慢,终于教会了大家“为革命同献出忠心赤胆,天下事难不倒共产党员”。在艰苦的边疆,在那个年代,我们都有一颗红亮的心。

    少年飞扬的意气,随岁月伏羽沉静。我们在广阔天地的课堂里,不仅学到开荒种粮的本领,还有了乐观向上的精神面貌,回望我们的农场,感谢我们的连队,感谢我们的宣传队和我们的乡亲们。

  

     三、

  “ 吸一口北方的秋风,花一样醉人,酒一样芬芳。
  飘来了完达山下大豆的气息,荡来了呼兰河畔瓜果的清香。
  …… 迷人的祖国边疆!”
    每到瓜熟季节,我就会想起这首小诗,就会想起我们15连的瓜园。

    当年,连里每年开垦荒地,刚开垦的地不平整,就成了连里的自用地,可以种菜、种瓜。北大荒的泥土被犁尖翻起,跳跃着黑亮黑亮的光泽,老垦荒者都说“插根筷子也发芽”。

    地有养分种瓜也好,我们连的瓜园当年很有名气,有西瓜、香瓜。特别是香瓜,黄白的皮,肉厚,瓤红,特别甜;摘瓜不用挑,各个优秀。
     每年到麦收时节,也就到了瓜熟时节。
     小麦丰收了,脱粒,扬场,晾晒,用麻袋装好,要及时交粮,每年运粮的时候,团运输连的解放牌大卡车,就开到场院运小麦,有时等装车的功夫,司机们会去瓜地。我当文书的时候,就给他们带过路,还开了卡车。

     看瓜园的王大爷会种瓜,但他最怕有人进瓜地,来人在地头等,他认识我能进园,我挎个土篮子,把他摘的瓜捡篮子里,提到地头上。我进瓜园的次数多了,后来还有了挑瓜的经验,现在也屡试不爽。

     王大爷知道团里来的司机运粮,很恭敬。让司机们带走15连最好的瓜。
     我在当文书前,曾经在机务排开过两年拖拉机,瓜熟季节,知青们偷瓜的趣事也还记忆犹新。
     其实,偷瓜也就是玩儿,瓜熟时,我们不缺瓜吃,连里给知青分,整筐的抬到宿舍里,大家专挑好的,稍差一点儿,就扔出去。宿舍门前总堆着我们扔的瓜。只要地上有烂瓜,门前就聚集着觅食的鸡鸭,它们一边享用我们留给它们的盛宴,一边见证兵团战士各取所需的共产主义的吃瓜方式。

     我曾经跟着偷过一回瓜,偷瓜一般在翻麦茬地打夜班的时候。那一年,瓜园在四号地旁边向阳的南北漫坡上,正在要翻的麦地边儿,机车要在地头儿拐弯,大家也喜欢转弯就能看见瓜园。
    那时把车停在地头儿,把车灯往下调,瓜地暗在阴影里;拖拉机油门拉小,怕惊动看瓜人。开始我不敢偷瓜,师傅就说:“留下看车,有狼,就拉油门。”虽然害怕,却没遇到过狼,每次师傅们回来,也偷来的瓜分给我。

    忘不了我偷瓜。也是夜班停车后,知青师兄们说:“你也瓜地试试。”我害怕:“怎么知道哪儿有瓜?”他们说“顺蔓找瓜”, “怎么知道熟不熟?”“别管生熟,挑大的。”
     浓重的夜色抹黑了白天的翠绿金黄,什么也看不清了。脚下也了感觉,瓜秧缠脚磕磕绊绊的,只好在瓜蔓中摸索,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大的,就用力拉扯,总算把这个瓜拽下来了。

     回到地边儿,我的捧着来之不易的它,大家说怎么连着这么长的秧,我说是费了很大劲儿,他们说“熟瓜一碰就掉,瓜熟蒂落,这个还不懂嘛。”原来成语也指导偷瓜。
    第二天,我们准备吃这偷来的瓜。可是拳头砸不开,我们就往炕沿上摔,原来是坏瓜,心想哪怕生瓜也好。这瓜瓤儿都黑了,瓜皮也硬,根本不能吃,好友心直口快:“看你偷瓜也不会偷,扔了吧。”

    后来,跟师傅说起偷的那个瓜不能吃,师傅就说:“有什么本事吃什么饭,你啊,也不是干这种事的人,下次别去了。”从那以后,我再没有偷过瓜。
     这已经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了,是我们曾经的孩子般快乐的往事。每当瓜果上市的时节,看到黄白皮的甜瓜,就觉得似曾相识,但那分明又不是我们15连的瓜,这让我更加怀念我们15连的瓜园了。

  

     四、

   我们有快乐的往事,也有悲伤的回忆。
   2006年秋季我去上海看荒友,张德康联系了原来连队的上海知青们,老友相见,感慨万千。夕阳下,大家见面了,握手、拍肩、看彼此斑白了头发,唏嘘感叹;当笑声扬起,心情也春天起来。

   “看看,变化大吗?”“猜猜,他是谁?”真的,有很大的变化,大家都已没有了青春的模样;有的我甚至叫不出名字,显得很尴尬。“哈,侬阿晓得伐,阿拉……。”“他是发了,开的是你们哈尔滨汽车‘赛马’。”“明天我有时间,开车带你们去‘朱家角’上海威尼斯去玩。”“我是退休后回上海的,在成都工作了二十多年,现在家也搬回来了。”大家热烈的说着……,“你再想想,我是七零年五月十三到连队的,最后一批上海知青,和张辉辉一起的,记得她吗?”

    提起辉辉的名字,大家沉默了,记得她,久远的事了。
    在连队的朋友中,我与辉辉只能算是认识,交往不多。我们或是在去食堂路上互相点头叫一声,或是去她们宿舍下跳棋时偶尔说笑,或是碰巧我在机车上她在田间小道我们就招招手。

    辉辉圆圆的娃娃脸,整洁恬静,我很喜欢她循规蹈矩的样子。她还心灵手巧,会织毛衣,技术娴熟,不用看着走针,一边说着婉转的上海话一边手里还忙不停。
    现在回想起来,她就像是连队的小妹妹,没想到她是那样离开我们。
     麦收的时候,火热的太阳,麦子熟透了,饱满的麦粒,干燥的麦秸,金黄的麦海。

     这天,照样是天高云淡,机车在地里收割。用牵引式收割机,顾名思义,前面要用拖拉机牵引,后面站在收割机上操纵;机车开动响声大,就在拖拉机的排气管上按一个汽笛,用铁丝拉到上面,用来前后联系。

     “东方红”拖拉机牵引着“红旗”收割机,是一个车组;割麦时车压着上一趟的麦茬,保持一定距离,掌握一定速度向前。割下来的麦子,不断喂入,脱粒,然后脱净的麦粒通过输送带送进康拜因上面的粮仓;麦秸在后面吐出来,堆成了麦秸垛,像小山一样,十几米就一个小山,很整齐,远看像跳棋盘一样。
     收割的机车沿着地号转一圈,下一圈的时候,拖拉机的链轨正压在麦秸垛上,为了抢时间,每个机组配一个农工排的人,在机车开过来前把麦秸挑到一边去,给拖拉机清路。

    这天,十九岁的辉辉就为21号车组挑麦秸。
    是翻了一上午麦秸,累了,是阳光太强,中暑了, 该吃饭的时候,饿了,也许觉得机车组还没过来,等一等?我们的辉辉躺在麦秸堆上,她用一块披肩遮住晃眼的阳光,那时周围没有人,寂静而燥热。

    当时有各种猜测,她是睡着了,她是晕倒了,她到底怎么了,巨大的机车轰鸣她没听见?永远没有人知道。
    开拖拉机牵引的北京知青是看见前面的麦秸没有翻动,以为农工排的人回去吃饭了,他的车压着这堆麦秸开过去了。当刺耳的笛声拉响,他回头看,以为收割机出了故障,急忙倒车;原来上面的人发现了麦地里的白色披肩布,停车后,在沉重的康拜因铁轮旁看见了一动不动的辉辉。

     送饭的车把辉辉拉回连队,全连震动。卫生员看着淤紫又苍白的辉辉,已经没了气息,但还是说要送到团部医院抢救。上海女知青们哭出声,我们也默默流泪,那个中午很多人吃不下饭,连队沉浸在悲哀之中。

     后来辉辉的母亲来到连队,不断有人看望她,她很虚弱;宿舍里她倚着辉辉的被褥,看着辉辉的蚊帐,衣服,鞋帽,而上工去的辉辉却再也没有回来。母亲痛不欲生,是不能自抑的“雪过黄连苦”。
     连队召开隆重的追悼会。遥远的悲壮的声音仍在耳边,“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们想到人民的利益,……。”“人总是要死的,但死的意义有不同……。”

     应该感谢张思德的为人民服务,辉辉虽然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是很普通的知青,很普通的奔赴北大荒,很普通的融入了上山下乡的千军万马之中,成了很普通的辉辉!
     她很质朴,很能干,不引人注目,有时就像没她这个人似的,默默无闻;如同北大荒的草一样,没人注意她;可就是这千千万万的辉辉一样的知青们,离开繁华的大都市,风霜雨雪严寒酷暑中,他们把自己的汗水、青春,甚至生命献给了边疆,献给了朔漠荒原。

     那日,上海的街头霓虹闪烁之中,惊回首,浮现出辉辉塞外的笑脸,真切的叫人心疼;她那一副小姑娘的模样,那一副朴实而温暖的表情,也真切的叫人心疼。
     这种感伤的心情,使我走在外滩,走在淮海东路,走在南京路上的时候,会想起辉辉是孤零零的,她消逝在遥远的北大荒,消逝在金色的麦海里,当心头掠过这种滋味,眼前汹涌着的现代化的流光溢彩也似乎变得苦涩起来。

     那日,在上海佘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路上,听见几声雁唳,抬头望去,是林隙间的一队飞雁,没留神,再回望时它们却早已不见了影迹。
    听风数雁,你会感到它稍纵即逝的短暂,你也会感到留住生命哪怕只是其名其声的不可能;雁过留声,是文人追求的东西,这是比喻;雁不懂得留声,只是在荒原风雨中留下长唳,让我们感到他们曾经飞过。

                 6月18日修改完成,时值纪念“6.18”批示五十周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文章转载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来源于网络

01

今天早间,美国对中兴发出「封杀令」,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7年,直到2025年3月13日。

此前,中兴通讯已经与美国财政部、商务部和司法部达成的和解协议,该公司同意支付8.9亿美元罚金。要知道,中兴2017年净利润是45.54亿元,换算成美元也就7亿美金多一点。中兴可是花了大价钱买来的和解啊!

然而,美国就是这么霸道。说禁就禁,完全不和你商量。

不禁为中兴捏了一把汗,怎么应对眼前的困难,真的需要中兴从上至下好好想想办法了。

担心之余,我在想,美国针对中兴的禁令,不偏不倚出现在这个时候,真的只是针对中兴吗?恐怕醉翁之意不在酒。

我们来分析一下美国封杀令的几个意图。


02

3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依据「301调查」结果,将对中国进口的商品进行大规模征收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

美国的这份清单,主要包括中国出口工业机器人、新能源车、航空产品、信息技术、新材料、高端医疗设备。

记得当时有人调侃:看这份清单,瞬间觉得中国真的无比强大了,强大到美国都恐惧了。对于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说法,我想说的是:别盲目乐观,中美在科技领域的差距还很大。

美国之所以将这些有科技含量的商品作为征税对象,本质上为了限制中国在这些领域的发展,意图将中国的科技产品扼杀在摇篮里。

不可否认,在某些领域,我们确实还是值得称道,甚至在个别领域,还占据世界上大部分的份额,但是切不可盲目乐观,这些领域更是让美国虎视眈眈。

中兴是一家很有实力的通信公司,在通信领域具有大量的专利,有着几万人的专业人才,在全球也有10%以上的市场份额。尤其在即将到来的5G和物联网,中兴也有自己的核心技术。而中兴恰好也在「信息技术」这个目录里。

由此看来,美国针对中兴,是中美贸易战的延续。中美贸易战开始到今天,尚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显而易见,此次针对中兴的「封杀令」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

这是美国短期的意图。


03

再仔细看看美国「封杀令」的截至时间——2025年。

2025,这个数字很微妙!

2015年5月8日,国务院发布《中国制造2025》。明白了吧!

中国制造的强势崛起,让美国感到恐慌。为此,特朗普一上台就提出振兴美国制造业,鼓励美国企业将制造业回迁到美国本土。

二十年前,中国制造在外国人心中等同于廉价,低品质。那时候,他们想到的第一是「Made in Japan」,那是属于索尼、三菱、松下的时代。

今天,虽然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是德国,但中国制造显然已经作为一只强势的力量崛起。德国制造虽然品质优良,但是价格也昂贵,中国制造可谓价廉物美,符合很多中间阶层的消费需求。

中兴是一家科技公司,同时因为出售设备,所以在制造能力方面也相当突出。中兴有自己的工厂,有自己的供应链。中兴能够源源不断的向世界提供价格不贵,但是性能突出的通行设备和手机,它的制造能力是保障。

由此可见,美国意图扼杀中国制造之心,昭然若揭。这显然是美国在未来七八年以内的计划。


04

再来分析一下未来的科技趋势。

我曾经在文章里说过,自动驾驶可能在未来10年内变成现实。自动驾驶,是众多科技巨头必争之地。国外的不必说了,国内的BAT都进入了这个领域。

虽然自动驾驶面临的挑战还很多,但是在大势所趋的形势下,谁都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自动驾驶会产生大量的数据,传感器,雷达,摄像头,实时产生的数据可谓海量,而且速度快,还需要快速的响应。

目前,车载设备的数据处理能力有限,大量的实时数据需要通过无线网络传到后台服务器。在此过程中,网络的带宽就无比重要。就目前的4G网络,显然是达不到这种要求的。4G的延时也达不到要求。

可喜的是,5G快来了,这显然是雪中送碳。

巧的是,中兴在5G方面实力不俗。

4月2日,中兴通讯在微博宣布,中兴通讯联合中国移动广东公司在广州成功打通了基于3GPP R15标准的首个电话,正式开通端到端5G商用系统规模外场站点。

2018年中国移动将建设世界规模最大的5G试验网,将在杭州、上海、广州、苏州、武汉五个城市开展外场测试,每个城市将建设超过100个5G基站;还将在北京、成都、深圳等12个城市进行5G业务和应用示范,而中兴则是中移动重要的合作伙伴,在中移动的项目中扮演者重要的角色。

美国害怕中国在5G方面超越他们,所以将中兴作为一个靶子,借机进行打击。

不仅是中兴,华为也是美国潜在的目标。


今年年初,美国的AT&T和百思买也先后出于「安全因素」中止了华为的智能手机在他们渠道上的销售。

从长期来看,美国还是有着对于中国科技力量的崛起的担忧,唯恐中国在某些科技领域超过他们。


05

美国「封杀令」的后续走势如何,尚不得而知。但我们还是可以得到一些启示,且让我来亮三点:

左一点:我们非常需要「我的中国芯」。

我国在电脑、服务器、手机等方面,都有了「中国造」,但是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 芯片还是靠进口,核心还是掌握他人手中。虽然,我们也能制造一些芯片,但是核心的芯片还是差了些。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芯片研发周期长,风险高,资金投入大,但是这件事,对于中国这样的一个大国来来说,是「非做不可」的事情。只有拥有了自己的「核芯」,才能不受制于人。

在这方面,不得不佩服华为的远见卓识和勇于挑战的精神。华为海思,为华为提供了很多芯片,无论是电信设备,还是手机。小米也在研发自己的芯片。

希望有更多的企业投入到芯片的研发制造中。可以说,「中国芯」如同当年的「两弹一星」一样,是中国科技和制造挺起腰杆的脊梁。

右一点:科技公司国际化征途中要重视国际风险,不仅是商业风险,还有政治风险。

政治风险比商业风险更可怕。中兴的事件最初就是由合规引起,涉及到政治风险,结果让美国抓了小辫子。

在国外做生意,风险很多。比如,在那些政权不稳定的国家,前面一个政府签的合同,而且已经实施了,但是到给钱的时候,发生政权更迭,人家翻脸不认,你也无可奈何。在有些国家,突然发起反垄断调查,或者安全调查,也是麻烦不断。

所以,科技公司在进军海外的时候,「如履薄冰,如临深渊」,一点不为过。一方面,不要盲目的海外扩张;另一方面,必须随时注意政治风险,对国外的政治保持高度的敏感性。

近年来,不少科技公司进军印度。中印关系,去年一度闹得有点紧张,所以,印度虽然看起来市场前景广阔,未来可期,但是说到风险,也是很高的。至于近年来流行的海外购,跨境电商,也是满满的风险,随时都会因为关税,商品限售等问题发生不可预知的事情。

下一点:科技公司需要对世界的不确定性做好准备。

自08年的金融危机以后,世界政治经济进入到一个新的格局。美国依然强大,但是受挫严重,通过多次量化宽松,现在进入调整期,慢慢的恢复;欧洲则一蹶不振,至今没有看到复苏迹象;中国则异军突起,但是却被他国「虎视眈眈」。贸易保护主义盛行,特朗普上台后的一系列动作就是证明。民粹的思潮又抬头,英国脱欧就是例子。

在这种形势下,世界的不确定性增多。当今世界是个相互依存的世界,科技公司也是存在世界的普遍分工和世界市场之中,彼此也是相互依存的个体。「蝴蝶效应」,随时可能发生。

与此同时,那些涉及到垄断、侵犯隐私和国家安全的可能性,都是科技公司需要极力避免的。无论是「灰犀牛」还是「黑天鹅」,都不可不防。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农垦

北大荒

知青

分类: 日志随写
     

3月12日“黑龙江农垦总局”摘牌的消息,牵动了无数北大荒人的心。

我们,曾经的北大荒知青们仿佛告别了我们远方的家。

再见了,黑龙江农垦总局!
再见了,我们的军川农场!

      

北大荒是我们贡献青春的边疆,是我们经常怀念的第二故乡。

告别了艰苦,告别了荣誉,告别了历史;
但是,我们仍然为曾经是农垦的兵团战士而骄傲。

167.7 (万农垦人)
4363 (万亩耕地)
 113 (个农牧场)
400 (亿斤商品粮保障能力)

这些大数据与北大荒人的精神永存!

    ————————————

     又想起《北大荒歌》这首诗,以此致敬我们的前辈,致敬我们的青春。

   

     北大荒,天苍苍,地茫茫,一片衰草和苇塘。
   苇草青,苇草黄,生者死,死者烂,肥土壤,为下代,做食粮。

   何物空中飞,蚊虫苍蝇,蠛蠓牛虻;何物水边爬,小脚蛇,哈士蟆,肉蚂蝗。
   山中霸主熊和虎,原上英雄豺和狼。
   烂草污泥真乐土,毒虫猛兽美家乡。谁来安睡卧榻旁,须见一日之短长。
   大烟儿炮,谁敢当?

    
                      
        

    天低昂,雪飞扬,风癫狂。
    无昼夜,迷八方。雉不能飞,狍不能走,熊不出洞,野无虎狼。
    酣战玉龙披甲苦,图南鹏鸟振翼忙。

    天地末日情何异,冰河时代味再尝,一年四季冬最长。
    遨游牧民携蓬帐,逐水草,牧牛羊,不来北大荒;
    农业居民治田庄,拓土地,种食粮,不择北大荒;
    部落酋长,逞豪强,驰战马,动刀枪,不在北大荒。

    
        

       何以故,史无文,记其详。
   千年万年人不到,但有雁字书成行,年年来,自南方。

   不能牧牛羊,不能治田庄,不能比刀枪,古往今来留死角,白山黑水观脓疮。
   偶为暴客捕逃薮,何作逸民生死场。
   无有天神下界,匠星临凡,天地精力,鬼斧神工,何能稍改其面庞。


          

         

      
     共产党,日东方。
   经万战,获全胜,人民把家当。
   向龙王要水,向地藏要矿,向土地要粮。
   农业,同时举,吐光芒。

   旧中国,原地上,建立社会主义新家邦,开辟北大荒。
   优秀儿女齐响应,懦夫懒汉尽惊慌。
   苇草蛇虫须迁让,寒风积雪莫再狂。
   千年往史无此日,万里长征再荣光。

     

         

           

           
    
          北大荒,红旗扬,好风光,生产大军上战场。
     赤手举,空拳张,裸头顶,露脊梁。真兄弟,好儿郎。

     草盖屋,苇作墙,苇折薪,草照亮,草垫褥,苇垫床;
     今日草为人用,人做主,昨日地被草占,草为王。
             
       
      
       
         

           修水库,建水网,平水塘,除虫蚁,驱虎狼,山野漫牛羊。
      筚路蓝缕功勋大,移山填海任务忙,
      胼手胝足形骸苦,掀地揭地志气昂。
      点大豆,种高粱,苞米高,小麦黄。

      冬非不冷,秋非不凉,虫咬非不疼,日灼非不伤,更非粗粮胜细粮,人坚强。
      风不吹,雨不灌,禾徜徉;腰不疼,腿不胀,自安康。


          

         

         只一椿,何谓生产劳动,何谓社会主义建设,何谓开辟北大荒?
     不是寒彻骨,何处梅花香,不是人劳碌,何由谷满仓?

     不为机器早替人力苦,何须六亿五千万人齐紧张?
     汗滴禾下土,风坚鬓上霜,衣衫臭,鞋袜脏?


           


          

        公路宽,铁路长,机车响当当,电灯亮煌煌。
    影片昨映英雄董存瑞,话剧今演建设北大荒。
    向前望,明日更比今日强。

    林立水塔烟囱,毗连楼阁会堂,
    果树千百垧,粮米万斤仓。
    机械化,电气化,自动化,步安详。

    田间青年皆俊秀,陌上少女美红妆。
    好诗人人诵,鲜花处处香。

    

        

           

    何处是草,何处是塘,何处是北大荒?
    凿身七窍混沌死,创世六日神话狂。

    人力真无限,海水不可量。
    多年后,繁感伤,不解何处曾荒凉。

    

        

        

       

   
   何家子,何氏娘,何等英雄何模样,首开北大荒?
   不奇巧,太平常。一群小儿女,几多少年郎。
   跟党走,干劲外,无他长。

   一切荣誉归于党,政策不误,领导偏有方。
   社会主义建设成就广,岂仅开辟北大荒? 
                           
              ●北大荒谈诗之三 作者: 聂绀弩

  ————————————————————————————

     

          

 
        黑龙江农垦总局有多少个农场?

    九个管理局:

    宝泉岭、红兴隆、 建三江、九三、牡丹江、北安、 齐齐哈尔、绥化、哈尔滨9个管理局。

    垦区包括:

   114个农牧场,546家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593家非国有企业。
   750多家教育、科技、文化、卫生等社会事业单位。
   16家科研开发机构,4所普通高等学校,3所成人高等学校,2所普通中等专业学校,138所普通中学,140所小学。

   126家医院,90个卫生防疫站,70个妇幼保健站。
   71座电视转播台,111个有线电视台,1个日报社。

   农用飞机30架,飞机场54处,粮食处理中心198座,种子加工厂59个。
   农用大中型拖拉机2.4万台,长途通信线路29万公里。   (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