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行者如昔
行者如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797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博文
(2018-08-16 10:28)



       哈佛果然是世界一等一大学,就教授解读咱们国家关于信仰问题的论调,实在是太有深度。 哈佛教授:中国人自己都不知道的一个民族特征,却让他们屹立至今。 美国哈佛大学神学院教授大卫.查普曼,在一场讲座中,向台下近千名学生分享、解读中国神话故事,并不下十次用激情的语调总结中国神话故事的内核:中华民族特征。 在他的情绪带动下,现场氛围一直热血高涨。

        他说:“我们的神话里,火是上帝赐予的;希腊神话里,火是普罗米修斯偷来的;而在中国的神话里,火是他们钻木取火坚韧不拔摩擦出来的!这就是区别,他们用这样的故事告诫后代,与自然作斗争!”(钻木取火)“面对末日洪水,我们在诺亚方舟里躲避,但中国人的神话里,他们的祖先战胜了洪水,看吧,仍然是斗争,与灾难作斗争!”(大禹治水)“如果你们去读一下中国神话,你会觉得他们的故事很不可思议,抛开故事情节,找到神话里表现的文化核心,你就会发现,只有两个字:抗争!假如有一座山挡在你的门前,你是选择搬家还是挖隧道?显而易见,搬家是最好的选择。然而在中国的故事里,他们却把山搬开了(愚公移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导读:读书实乃人生一大幸事。一壶清茶,个把时辰,几本好书,清醒的幸福渗透在书页翻动的风里,沁入昏睡的心灵,于是整个世界便明亮了。】

1924年秋,清华学校正在筹办“国学研究院。”校长曹云祥希望聘请胡适进入国学院,担任其中一位导师。但胡适却拒绝了:“非第一等学者,不配做研究院的导师,我实在不敢当。你最好去请梁任公、王静安、章太炎三位大师,方能把研究院办好。”

梁任公,就是搅动“戊戌变法”的梁启超;章太炎,更是大名鼎鼎的国学大师;王静安,就是最神秘的王国维。

就这样,王国维进入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和陈寅恪、赵元任、梁启超并称为“清华四大导师。”

这所研究院有多牛?存在的4年中,毕业生仅仅70余人,但是质量非常之高,有50余人都成为中国人文学界的著名学者。王国维也因此桃李满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导读:《红楼梦》富有一种罕见的人生与世界的质感,《红楼梦》富有一种与天地、与世界、与人生、与男男女女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的同质性

我们都有两辈子,一辈子是自己的也许乏善可陈的一生,一辈子是贾宝玉与他的家人情人的大欢喜大悲哀大痴迷的一生!

 

 新中国建国以来,阅读、研究、改编、批判有关观点、藉题发挥、胡乱拉扯《红楼梦》,高潮迭起,前后出了各种版本的上亿册的书籍,写了无数论文,做了许多讲演与系列讲座,一是盛况空前,一是令人絮烦。

 

 在中国,《红楼梦》这部书有点与众不同,你说它是小说,但是它引起的争论、兴趣、考据、猜测、推理更像是一个大的历史公案、探案。围绕它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包公或者福尔摩斯。它掀起的一波又一波的谈论与分析,几乎像是一个时政话题。你可以很喜欢读《三国演义》或者《安娜·卡列尼娜》,你可以热衷于巴尔扎克或者陀斯妥耶夫斯基,狄更斯或者塞万提斯,但是对于他们它们,你惊叹的是文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两年前,在大理,他开辆老富康来接我们,说“走,野哥带你看江湖”。  

 

他平头,夹克,脚有些八字,背着手走在前头,手里捞一把钥匙。我对龙炜说:“你看他一半像警察,一半像土匪。”他听见了,回身哈哈一笑。

 

院子在苍山上,一进大门,满院子的三角梅无人管,长得疯野。树下拴的是不知谁家寄养的狗,也不起身,两相一望,四下无言。  

 

他常年漫游,偶尔回来住。偌大的房子空空荡荡,只有一排旧椅子,沿墙放着,灶清锅冷,有废墟之感。平时一个人,偶尔有朋友来此落脚,席地卷个铺盖,谁也不用照顾谁。  

 

他无家可归。  

 

七十年前,他的家族在鄂西清江百丈绝壁上,土家族祖父靠背盐酿酒攒下薄田,土改时被划为地主,且被疑藏枪,鞭打后投梁自尽,暴尸野外,被扔在天坑。随后大伯暴死,二伯流放,两位伯母一夜间用同一根绳索吊死在同一横梁。

父亲没有保护家庭,他的职责是抓捕诛杀其他地主的儿子,一生不提家事一直到死。母亲在暮年出走,留字条说“请你们原谅我,我到长江上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导读:任何一个生死结点都有“败”的概率,而能够晚死一秒钟,或许就有“成”的转机。熬住了,就是马云,没熬住,就是贾跃亭。成功的人和成功的公司都是这么过来的。】

上周去北京出差,离登机还有2个小时,我打了一辆专车去往机场。结果司机开错路,我没赶上那班机,原本的一次商务会面因此取消,很多当天要完成的工作被搁置。

你当然可以说细节决定成败,如果你的细节把控得更好一些,比如提早一点出发不就啥事儿没有了吗?但是,难道你们不觉得从概率上来说,无论你提早多久出发,都有可能迟到么?

因此,细节做没做好,往往是人们根据效果往前看,从而得出的事后评价。

事实上,一件事情的成功很难用单一因素去解释,肯定有多种因素的协同作用。同样的,一件事情的失败,也很难归咎于一个点,那些能弥补而未弥补的,都有连带责任。

既然“黑天鹅”不可避免,打好手中牌就比追究所谓的细节重要得多。

如何打出一手好牌?首先你得有执行力。

馬云曾说,如果有两个人摆在我的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马德

家里曾养过一条狗,自己吃独食的那些时光,日子过得慢条斯理。给它喂食的时候,它也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甚至都懒得为你摇尾巴献媚。后来,又来了一条小狗,它便再不是原来的样子了,吃着自己碗里的,还要盯着那条狗盆里的,有时候还要把人家狠狠咬开,胡乱抢上几口,才逡巡着回到自己这边来。

按道理讲,给它的食物足够它吃,但放在另一个盆里的东西,还是让它躁乱得不行。

不是每个生命在欲望面前都能安之若素。这不仅要看定力,还得看其所拥有的智慧。

有位农妇,领着孩子去赶集。按当地惯例,买完之后,商贩们总是习惯再搭上一些,以示乡情之谊。小孩记得,如果果贩搭上两三个果子,妈妈总是只留下一个,把剩余的都给人家放回去。

“给咱们的,为什么不要?”回来的路上,孩子嘟囔着,很不高兴。妈妈说:“孩子,多了的不能要,否则,下次连这个也得不到了。”为什么?疑惑陪伴了孩子的整个童年,但妈妈从来没有解释过。

若干年之后,孩子长大成人,开了公司,做了董事长。在一次职工大会上,谈及这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导读:如果当时郗鉴没有选中王羲之,中国的书法史就要改写。王羲之大抵不会想到,自己这一番放浪形骸,竟然有了书法史的意义,犹如他没有想到,酒醉后的一通涂鸦,成就了书法史的绝唱……】

现在回想起来,中国文化史上不知有多少名篇巨制,都是率性为之的,比如苏东坡、辛弃疾开创所谓的豪放词风,并非有意为之,不过逞心而歌而已,说白了,是玩儿出来的。

文人最会玩儿的,首推魏晋,其次是五代。两宋以后,文人渐渐变得认真起来,诗词文章,都做得规规矩矩,有“使命感”了。

以今人比之,犹如莫言之《红高粱》,设若他先想到诺贝尔奖,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决心为国争光,那份汪洋恣肆、狂妄无忌,就断然做不出来了。

王羲之时代的文人原生态,尽载于《世说新语》。魏晋文人的好玩儿,从《世说新语》的字里行间透出来,所以我的博士生导师刘梦溪先生说,他时常将《世说新语》放在枕畔,没事时翻开一读,常哑然失笑。

《世说新语》写王羲之,最著名的还是那个“东床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导读:我不会轻描淡写地说高考不重要。因为是这场相对公平的考试助我实现了地域与阶层的流动,帮我获得了起步之初的生存资源,让我的人生有了一个体面的起点。】

30多年前,身为高中生的我,最擅长的就是考试。每次埋头在试卷上奋笔疾书,都有打一场仗的兴奋与专注。考试结束后的分数与成绩排名就是战况与战绩,我深陷其中,为名列前茅心怀喜悦,为名次退步黯然神伤……那是一种精神极度贫乏与不稳定的状态,我异常挣扎。

我觉得经历过高考炼狱还 能保持平常心态的小孩,都挺了不起的。

然而另一个事实也毋庸置疑——我是应该感谢高考的。18岁之前,我生活在一个边城,没有高考,我不可能离开那里。我今天拥有的生活,追根溯源,都跟30多年前的那场考试有关,是那场重要的考试,让我在阶层的梯子上攀爬了一格。

我不会轻描淡写地说高考不重要。因为是这场相对公平的考试助我实现了地域与阶层的流动,帮我获得了起步之初的生存资源,让我的人生有了一个体面的起点。

而我的付出与代价,也只有我自己才能明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麻:表明气能过来,而血过不来。

2、木:麻得厉害了,就是木,是血和气都过不来了。

3、酸:表明经络是通的,但是气血不足。

4、胀:表明气很足,此类人是爱生气的体质,若体内的气出不去就估胀。

5、痛:单纯性的痛则是因为有血淤

6、痒:表明气和血正在过来,伤口愈合的时候都会发痒。但这与全身发痒不同。

一、疼

这是我们最常遇到的一种不适感觉。那疼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它与“痛”又有什么不同呢?我们先来看看汉字是如何解释的?

我们先来看看结构。疼,外面是一个病字旁,里边是一个冬。怎么理解呢?中国文字都是象形文字,每个字里,都有深刻的含意。冬,一定和冬天、寒冷有关,而病字旁,代表过寒。

《黄帝内经》是这么解释的:“寒胜其热,则骨疼肉枯。——《灵枢经·刺节真邪》”那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寒超过了热,而导致了骨头疼肉紧枯。这种感觉可以用“寒风刺骨”这个成语来形容。因此,可以理解为,由过寒引起的身体不适之感觉。

中医有“热者寒之,寒者热之”的疗法。因此,对于疼,我们通常的做法,就是要避免受寒,同时如果受寒而引起的不适,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导读:如果长期沉迷在想象平庸的作品的阅读之中,那么当有灵魂的想象扑面而来时,我们可能会害怕会躲闪,甚至会愤怒。】

生与死,这是很多伟大文学作品乐此不疲的主题,也是文学的想象力自由驰骋之处。

与前面讨论的文学作品中的飞翔和变形有所不同,生与死之间存在着一条秘密通道,就是灵魂。

因此在文学作品中表达生与死、死而复生时,比表达飞翔和变形更加迅速。我的意思是说:有关死亡世界里的万事万物,我们早已耳濡目染,所以我们的阅读常常无需经过叙述铺垫,就可直接抵达那里。

一个人和其灵魂的关系,有时候就是生与死的关系。

这几乎是所有不同文化的共识,有所不同的也只是表述的不同。而且万事万物皆有灵魂,艺术更是如此。当我们被某一段音乐、某一个舞蹈、某一幅画作、某一段叙述深深感动之时,我们就会忍不住发出这样的感叹:这是有灵魂的作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