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霰贝
霰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69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初涉篆刻之道,知道在这个世界自己是个彻头彻底的菜鸟。不过,不可否认,一样有魅力的东西,就像一座世外桃源,它的博大精深会吸引门外汉们驻足观望,渴望与之有更深的“肌肤之亲”,渴望得到更深的感悟,但却又在探寻中,茫然若失,只能望其项背,感慨古人琢磨了数千年的东西的确非一朝一夕可得之。

 

    这是一门石头上的艺术,和任何一门艺术一样讲究技法和心境。技法高深的人心境不到,不可成,而技法火候不到又如哑巴欲言般无从下刀。从刚开始的“画鸡蛋”,到后来的摹章,一招一式都不得马虎。老师教得用心,学生自然学得酣畅。

 

    然而,我认为,在这方寸之中,最重要的莫过于磨心。不可否认,我从小就是个心情浮躁的人,可能是自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23 23:47)
分类:
你问我什么是朋友,我笑而不答。
朋友,是冬夜里那壶烧好的热水。没有茶的清雅,但可以温暖你沐雪的身体;没有酒的浓冽,但可以滋润你干涸的心田。朋友,是漓江上的一叶扁舟。没有竹筏融身山水的诗情画意,但可以为你遮风挡雨;没有航船乘风破浪的气势澎湃,但可以与你共赏艳阳晴空。朋友,是天狼星旁那颗白矮星。没有小行星灵巧的身影,但可以同你相伴走过岁月轮回;没有天狼星耀眼的光芒,但可以与你相知历经时空变幻。朋友,难道你不知道吗?对于我,你就是这样。
你问我什么是真正的朋友,我笑而不答。
朋友未必形影不离,但一定患难共度;朋友,未必锦上添花,但一定雪中送炭。朋友,难免悲伤,但请记住我们永远默默支持着彼此;朋友,难免争吵,但请记住我们永远深深祝福着对方;朋友,难免分离,但请记住我们永远是朋友。朋友,难道你不知道吗?对于我,你就是真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可音可乐

不愿叹惜这样一只白狐

千年修行何必惧怕孤独

花落时候自己轻轻跳舞

人离去时对月悄悄地诉

 

不愿聆听这样一只白狐

既怕孤独何必事事清楚

把心变冷装作毫不在乎

把情抛却应该难得糊涂

 

不愿去想这样一只白狐

既已分离何必痴心苦苦

衣袂飘飘已是旧梦无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04 17:10)
分类: 那些年月
那一刻,我真的听到了花开的声音。
你知道花开的声音是什么样的吗?
我已经很久不写小说了,也许是没什么时间,但更多的原因是精神上的麻木。感情世界一旦没有好奇和惊讶,人就失去了想象的欲望,而小说却正是缘于这种欲望。怪不得那么多文人一旦过上了平淡的生活(至少是精神上不再有恋爱的冲动)时,就很少再写小说了。
记得从小学就开始写小说,那时侯几乎每一篇都有结尾(对于一个靠灵感写字的人应该挺难的),或许是思想太单纯了,所以结局基本大同小异,所以也就不难有个结局了。然而到了初中就开始挖坑了,而且很少填坑。等到了高中,动手写的多了,最后竟然都汇成了一部,也终于到大学才给了它结尾,当然也还有好多挖了一半的不知道怎么填。
我写的东西基本没有固定风格,想到哪写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那些年月
可不可以给我喝一杯茶的时间?
让我理清那些零落的不知死活的记忆.
可不可以给我喝一杯茶的时间?
我可以好好跟你说说我心里的想法,或许你不愿意听,但是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说出事实的我才是最痛苦的人.
可不可以给我喝一杯茶的时间?
我想和你一起消磨掉整个下午,就这样看天空一点点地由晴朗变白,苍白到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是地老天荒,不知道什么叫沧海桑田,不知道什么是一生无憾.
可不可以给我喝一杯茶的时间?
夏天到了,我想为你煮一杯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01 14:29)
分类: 那些年月
真不明白,原来被愚弄了也有罪,明明被恶搞的是我们,最后受惩罚的还是我们。
我承认在百度那事开始就是个错误,但是某些行迹恶劣、言语粗俗的人才应该是受到惩罚的对象啊,为什么被恶搞的人却要来接受这个惩罚呢?
可是现在又能怨谁呢?因噎废食,还是亡羊补牢根本不是我们所能决定的,为什么错了一次就要被一棒子打死?!不甘心,我不能让这个节目断在我们这代,以后也不可以,是事物就有两面性,我不能看着自己的东西被无缘无故地否定,难道只因为一次恶搞而丧失主动权吗?
错的是那些恶搞的人,我要用自己的方式捍卫自己的权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01 13:43)
分类: 那些年月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相信宿命。沿着星座攀缘的苍穹寻找生命的脉络,那时而清晰、时而模糊的的纹路是如此令人着迷。我如一个老中医抚摸龙骨时,指端传出狂喜的颤抖,原来这些属于生命的痕迹竟可以如此清楚得研磨进岁月的背脊。泪落,伤口痉挛,原来眼泪如此咸涩。望天,蔚蓝如海,因为遥远拒绝实现。

于是,我们并坐在那棵柠檬树下,听歌、说笑、谈梦想,未来广阔得如同没有浪花的海滩。沿途拾拣贝壳,将白色与蓝色分开装进两个背包。精灵起舞,瑞雪忽降,橙色的光将梦变得更加模糊不清。我们站在灯塔下,看摇曳的光将影子拉长,无奈于远航却没有了方向。是不是从那时起开始相信宿命?

回到原处,我们左顾右盼,蓝天还在,柠檬树却消失在转身的瞬间。那一刻,时间戛然而止。梦远去,还留下什么对雪独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那些年月

一直信奉但丁的那句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不过,现在据说开始流行另一句字句类似,意义却完全不同的话了“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开到荼靡,我们都不过蝼蚁,干吗还要相互猜疑,相互为难呢?

说到这里,却猛然感到脸红。管别人那么多,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不过真的是说着容易做着难。上帝创造了人类,成就了生命,却将它们联结在了一起,于是一个个孤岛在生命之初保持独立,在生活之后开始相互联结出奇怪的图案。

人类是个多面体,照得镜子不一样,映出的自己也不相同。亲朋好友,红泥陈酒;街坊邻里,紫木新茶。生活中的来往必不可少,于是也便有了茶余饭后必需的甜点,没有了三姑六婆这道小菜,生活反而不像是生活了。时常想,谈论别人的时候,自己是否也成了别人口中的聊资,不过这都是可以容忍的,毕竟上天造人的时候都造了张嘴,想关住它还真有点不可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01 13:39)
标签:

母爱

分类: 那些年月

开始觉得自己像一种群居动物,只要一个人就会闷闷不乐。母亲说我已经到了独立的时候,许多事都应该自己打算了。于是,我问她:“那为什么你还过来帮我洗衣服啊?”母亲笑笑:“你多大,在我眼中都是个孩子。但是,许多事我都无法帮你做了,比如思考,比如决定,就算我帮你,你也不会听我的了。因为,你已经长大了。”

母亲说她很怀念我小的时候,那时候她还年轻,但却是个懂得疼自己小孩的人,在她眼中,只有孩子是她的珍宝,任何人多不可以欺负,甚至包括自己的丈夫,包括自己的母亲,也包括她自己。所以,母亲从小到大都没打过我,我所犯得每一个错误,她都认为那只是自己教育的失误,而我不过是一个无辜的被怂恿犯错误的小孩罢了,她教我要懂得站在别人的角度为别人着想。“发现别人的错误没什么了不起,发现自己错误的人才是勇敢的。”母亲用自己的行动教育着我,“如果你试着去发现别人的优点并鼓励你的朋友,甚至陌生人,那这种爱就会传递下去。”或许那时侯懵懂的我还年幼,但是现在我已经长大了,许多事情都要我自己决定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