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47号女孩 紫霞

 

这些年来,反复看《大话西游》,混混沌沌的,无中生有的,似懂非懂的人生感悟,每次都不同,但最后却都清晰出一个念头——电影中的紫霞怎么能这么好看呢?难道仅仅是因为她的好看,所以我才将电影一看再看?

演紫霞的朱茵真是个美人。八九年代华语女星美人太多,个个都是夺命销魂的美,但都不重复,林青霞是俊,张曼玉是媚,王祖贤是柔,蓝洁瑛是艳,张敏是丽,而演紫霞的朱茵,是一种俏。俏丽,俏皮,俏胆的俏。

美貌都是天生,可让人流连忘返的美,一般都因为人有情。从生理的角度,择偶的时候人的身体处于巅峰状态,调整到最好(美)。想到拍电影的时候,朱茵跟周星驰还在恋爱,据说拍完分手,爱恨纠缠(甚至能与电影对照),眉目有情,人有情,所以那时候的朱茵不仅美,还是一种情人别后只能怀念的美。

所以一看再看的答案是肯定的,是的,仅仅是因为她好看。爱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可有了理由爱一个人才能爱的长久。至尊宝穿梭千年,只因为他觉得他爱上白晶晶,他的理由是因为他觉得他欠她,换句话说,白晶晶因他而死,他觉得自己对她有责任。

但白晶晶不过是个影子,至尊宝爱上她,同她产生羁绊,不过是因为她们相像,五百年前,他(孙悟空)已不记得有紫霞,五百年后,他(至尊宝)其实一直在等着紫霞的出现。

在他失去白晶晶,(人生)不知如何继续的时候,紫霞就那样不紧不慢从转角处走出。那个给了她三颗痣,让他有可能再次成为孙悟空的女人。

毫不夸张地说,正是这个片段让这电影变成神作,虽然电影开头空灵的不凡,结尾煽情的漂亮,但至尊宝遇见紫霞这个片段才能称之为惊艳,第一部的结尾,第二部的开头,恰如小半生耗完,突然发现人生无以为继。而人生是什么?人生就是你一直随波逐流,直到那个改变你的人出现。

你听见了铃声,紫霞越来越近,你望着她,她跟你对视,甚至还主动跟你说话。片刻之后她不假思索占有了你和你的一切,她冲你眨眼,转身留下还浑然不觉不知所谓的你。

那一个照面之后,照妖镜中,你已不是你。从那之后,因为紫霞已经出现,你将变成另外一个人。

许多年后,当你追忆,当你终于明白你爱紫霞,并不是因为你拔出了她的紫青宝剑,也不是因为她在心里留下了一滴眼泪,甚至不是因为你为了她生,她为了你死,你爱上她,只是因为她突然间出现,让你见识了她的美丽。

有首老歌这么唱到:“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没见过你的人不会明了”,就是如此,鬼迷心窍,忘不了。

她款款走来,冲你微笑;她皱着眉头,梦里呢喃;她又哭又笑,眉目始终有情。开始,她越来越近,最后,她越来越远,她的你心里留下一滴眼泪,而眼泪中有她的倒影。

从今以后,不管你从凡人变成了英雄,还是英雄甘愿平淡如狗,五百年前,五百年后,只想再见她微笑转头,一切如风无影踪,唯有美丽永存梦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30 23:34)
标签:

杂谈


 16号女孩 牯岭街少年的姐姐


她往往出现在夏日午后。你去找你的死党,却撞见了她,她像对待她弟弟一般熟稔地招呼你,取笑你,甚至爱你,你却忍不住带着邪念偷窥她。

这种邪念一发不可收拾,从此你又多了一个跟死党交好的理由。接下来便是各种偷窥,不仅偷看她的胸部,还想看透她胸口之后,神秘的所在,都藏有些什么。

在过度混乱又单调的青春期,你开始像个电影里的少年,无所事事,满屏幕乱晃,看上去又残酷又美好,其实一切远没那么强烈,你心里有点疼,还有些微酸的甜,暗恋的酸甜。

有些故事从未发生,但早已百转千回。在所有你们“恰好”遇见、将要遇见,遇见之后的剧本里,一切反复上演——你跟她双手紧握,四目相对,一百次亲吻,数以万次的互相拥有,不可计算的爱的动作;一切也都反复涂改,地点要更具代表性,时间要更有纪念意义,对白要让她尽量多讲话,她讲话的样子很美……你真的考虑到一切,比如那时候的夕阳的光,契合气氛的临街的声响,如果在黑夜里,还要计算霓虹灯闪亮的频率,你甚至训练好了自己的心跳,如果它关键时刻显得太过激烈,是不是没那么美好?

那个时候,无数个可能,无数个答案,曾令你坐立不安,彻夜不睡,整个冬季都在莫名奇妙地流汗。这剧本你写完,改完,淡忘,遗失,不过没几年的事情,它从未上演,正确答案你永远无法知晓。在真实的境况里,你跟她见过几面,没说过几句话,你换了个死党,从此跟她也杳无音讯,那电影从未拍摄,这结尾更是无从谈起,再后来,你的人生剧本你放弃,换成他人执笔,你再无多余的力气去念想。

直到有天,这一段未遂,出现在一个真正的电影里,所有人都在唏嘘冰冷的结局,你只关心可有可无的那几分钟,她出现,冲他的弟弟说了几句话,你站在不远处,假装望向别处,却在用尽全身的注意力去看她。

就这么个画面,让你爱上这电影,你开始寻找各种版本各种花絮,开始每个画面每一帧仔细查找,期盼着还能再有她的画面,以便你更清楚地回忆起当年你自己的那个剧本。 

可是你也只是能想起一个同样昏黄的场景,你再见过她,在街口的南风中,她敞开怀,露出你曾揣测过美好形状的乳房,再把它喂到一个孩童的口中。

她的样貌还没有改变,只是当然早已不认得你。

那雪白的胸部后面,血红的心脏,她从未为你跳动过,她的故事里从来都没有你,这便是你们剧本里最后的一个场景。

于是一声“action”之后,青春这个完美的剧本里,爱这个故事,瞬间完成,它根本不需要什么开头中间结尾。

而你的观众一定都看明白了,爱你的瞬间与爱上你的瞬间,就在一瞬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5 21:12)
标签:

杂谈

 

43号女孩 雨人

 

那一天我们凌晨加班,夜里寂静极了,我问女孩为什么要说时间就是雨,跟着突然真的落起一场雨,降落在不同的质地,发出不同的声音。

真好听。得到了最满意的答复。

又一天我们乘着夜班公车从城市的一端到另一端,一阵寂寥,一阵难过。女孩握了握我的手,说你闭上眼睛。一合上眼就听到了奇妙的声音,车窗里热闹起来,越来越欢乐,雨水模糊了所有的车窗,这城市瞬间变成了巨大的水族馆,我们坐着潜水艇,正在穿过海底隧道。

又或者有一年女孩常常说起她得了失眠症,让我也跟着忧心忡忡。我答应了过了雨季去看她,后来她却说已经被雨治愈。她说,她数着雨点,一二三四五,有时候是圆舞曲,有时候是离别曲,那么多的雨点,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雨点,她突然就累了。

女孩说,那些人拍电影,下雨天发生的感情,剧中人不记得当时的对白,只记得下了一场雨。那些人写小说,不去描写主人公的神情,只说,这雨可能这一辈子也不会停。还有人写歌曲,悲哀的是,歌曲那么长,动人的只是间奏的雨

所以,这抽象的时间,我们的时间,其实可以用雨来度量的,第几次相遇落过几场雨,某天出门碰见一场雨,计划中的旅行,途中有雨。

当然,十年前口中的雨,二十年前她无法忘记的雨,三十年前故事里的雨。

一切大概都如梦似幻影,只有这些雨真实存在过。

那一年台风过境,我们去参加陈绮贞的见面会,后来下了一场我今生见过最大的雨,我跟女孩都没有伞,走了几公里,雨如拳击,不能支持,我瘫倒在大雨中,我要睡去,不要再醒来。

女孩扶起我,不停跟我讲话,可是雨太大,我听不清。

她继续讲,不停讲,我望见这无声的呐喊,突然振奋,我们继续走,我们要走出这场雨。

后来这城市救了我们,开往我家的班车意外地停到我面前,我们上车,女孩全身湿透,不肯落座,站在后车门前的位置上。

满车的乘客跟我都看到她,像整个被雨洗过一样,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里面有陈小姐的签名CD片刻间,整个车厢里都流淌着带来的雨水。

一定有人跟我一样,因为雨,记得时间,记得那个夜晚。我曾经见过一个雨人,见过了别人都没有见过的,来自雨水世界的潮湿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知道我迟早都会想起你,所以那时给你空了一段心的缝隙。

少年时期,你一定扎过两个羊角辫,穿过红裙子,皮鞋一定也是红色的,那时候,女孩就是粉的,男孩就是黑的,没有别的颜色。

那时候照片中的你,眼睛不知该看向何处,但表情都是活的。

你读书,求上进,心无旁骛,没有别的事,读几本闲书就算出格,世界好小,出不了你的房间。

后来你扎起了马尾,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开始敏感在意,总觉得有人在打量你,你挺胸抬头,整整衣襟,甩头而去,想留下一个清丽的背影。世界依然好小,但它确实总在看你。

我也开始学着看你。

你开始读一些诗,朦胧的美,无法形容也不必形容的美,你一读再读,抄过几十遍,刻到了某棵树的背阴。

听了许多流行歌曲,爱啊不爱啊不爱啊爱啊,突然听到某一句,心里一空,你然后又发现被什么东西突然占据。

没有太多的影像。那是个抽象时代,小心地克制,满溢而出的青春梦境,那时候的某一天,我曾看到你的心里,黑漆漆里,尽头里一片好大好亮的星空,一片无人见过,无人拍到过,无人传阅的星空。

也不会有太多的交流。电话尚未普及,人们还互相写信。你只与自己对谈,台灯下,一字一句,到一页一本,都是同样的问题,都是同样的真心,一遍一遍,你刷新自己,那个去往未来,已不能再回来的自己。

你写你见过一朵雪花,不知后来飘到了谁的手心。

你写你发现了语文老师与英语老师的恋情,他们很般配,可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你写你今天又遇见了那个人,过了几天,那个人又换成另外一个人。

你写日间夜间,偶像与男孩,他人与自己,梦想是百分一百的,什么都是美的,没有回忆,只有将来,世界好大,愈来愈大,撑破你小小的心,后来,我看到一道细细的,那时没有人察觉的裂缝。

破茧,怒放,成长,生活以及变老。

那都不是我能看到的了,我只想再次完整地回忆。赶在这裂缝还未变大,宇宙还未决堤,赶在这世纪末,让我尽快结束这一段念想,让我合上我的日记本,写下给你的最后的一句。

我记得白日之下,阳光晃眼,你说你看到一颗闪亮的星。

我记得你写信来,字字平静,除了那笔划下发烫的倒影。

我记得我曾同你一起,我几乎记不起那时的我自己,只因我总是看向你。

字字如刺,句句如锯,那时的你,如此远又这么近,就像隔壁的城市落了一场雨,就像一个车厢里的乘客都听着一首歌,就像你在教室后座隔着衬衣写在我背上的那一笔。

我没有回头看你,因为我知我望不见你眼中的我自己,那天我给你留了一段心的缝隙,直至如今,只要在二十世纪,最后一次纯情,最早一本日记,一切都仍崭新如新烧的灰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24 02:57)
标签:

杂谈

本来以为不会有信件。查了一下,收到两封。 

两封都是一句话问题,奇怪的是,两封的问题是一样的。 

 

戴回 问:(年轻时)为什么要去往他乡

grb090423 问:为什么要离开家乡

鉴于两个问题都没有主语,也只有一句话,算不得信,也无从讲起。 

基本上每个人的理由不一样,少年为梦想,少女为恋人,赌徒为历险,无家可归者只好浪迹天涯,每个人的答案一定都不一样,所以,如果你看到这里,希望你也能帮着回答。 

  

而如果这个问题是问我本人,我的答案是:我离开家乡,是因为我知道我最想遇见的那个自己,只能在别处。这是内心的诉求。 

  

而现实的层次是,那一年我赢了好多钱,又全部输了,我觉得我只有去远方,才能逃离那种糟糕的,跟眼前人一样的,已经无所谓有没有“未来”的生活。

 

 以上,谢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04 15:55)
标签:

杂谈

昨晚突发奇想的,鉴于公司处于休整期,有点时间,加上小书写得没有激情(主要是回忆太久远),我在想要不要做一些互动的事,比如说你有一些人生问题没有答案,我也没有,但是我们可以一起探讨嘛,作为一个写过书,做过买卖,宇宙爱好者,爱好玩牌已经结婚生子的混蛋型人(格)类,我想大多数青春的谜题应该都有了明确的答案(再加上这两年我什么都不干,专职思考人生,哈~),所以各位少女少年,可以写邮件给我。aichengge@163.com (关于问题本身①你的问题要明确② 如果是困惑,困惑不能抽象③无聊的问题一概不答④如有需要,你的来信以及我的回答可以出版(发表),以上,想到再补充)。

虽然你未必上我的船,但我始终会在海上等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26 00:09)
标签:

杂谈

有一个赌徒,输光了所有,包括志气。 

他很想去死,但是不敢,他觉得他还有什么舍不得。 

那天他在河边睡觉,遇见一个小孩,哭得很是伤心。 

他不想理,但小孩不停,他无法入睡,便去问他为什么哭泣。 

小孩说,我有一个喜欢的玩具,但是打赌输了,输给了别人。 

他说,不要紧,你以后还会有很多其它心爱的玩具,甚至以后,你不再需要玩具。 

孩子瞪大了眼睛望向他,说,我哭,不是因为我失去了玩具,而是我输了,应当把玩具给别人,但是我没有。 

赌徒说,你因为这个,觉得羞耻,所以哭? 

小孩仍旧摇头,说,不是,我哭,是因为我刚才把那个玩具扔到了水里。   

赌徒说,你得不到了,也不想要别人得到? 

小孩说:不是,我哭,是因为我意识到,我最喜欢的这个玩具,再也没有人能陪着它玩了,本来它应该有个新的主人。 

赌徒说,你做得不对,你太自私了,你害了所有人,却在这里哭,赶快走吧,去找你的朋友,道歉去。

孩子有些不情愿, 但想了想,还是走了。

赌徒望着小孩的背影,觉得有些熟悉,但根本不想多想。 

 接下来的几天,他闲来没事,便在河边捞那孩子的玩具,捞了多日,捞到许多奇怪的东西,直至有天,他捞到那个他曾经无比熟悉的八音盒。

十八岁那年,他把它输给了一个女孩,后来他们结婚了,后来他们离婚了,后来他再也没见过这个东西。 

他想起那个孩子,一直在哭泣,他无法回避,是因为他像极了那段时间一直哭泣的前妻。  

他想到他们的那个赌,赌注并不是八音盒,赌注是一辈子。 

是不是她让小孩来告诉我,我还欠了她的,没有还? 

他笑了笑,突然很想仔细再看一看那个孩子的脸。

原来我还有赌债没有还,他站起身来,缓缓往一条熟悉的小路,往回走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23 06:08)
标签:

杂谈

旅人有梦

一般都在路上

有时候有风

有时候黑暗在手

所有的工作

无非是遇见忘记又记起

少年脱下王冠

少女哭着加冕

旅人说

我没见到一个梦想家

有了梦还舍得放下

我没见过一朵花

因为害怕落下

就不舍得再发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试图描述一个过去的夜晚,可是发现就是昨天都仿佛离我很远,自然再无法追回一年前,几年前,甚至是童年。童年就像是白球鞋踏到白墙壁上的印子,是一片灰。应当早就知道,所有的白都会变成灰,最后世界也只会剩下黑色。

窗外在下雨,我在听歌也听见雨声,上海的五月非常炎热,我的视力越来越差,也没有人能还给我广州的眼镜。每天上网都能遇见段二,他在北京过着800月薪的打工生活,据说假期还找了兼职,我无法想象他穿着家里给买的名牌西服穿着我的AD球鞋在北京街头彷徨无助的样子,那太可怕,我所遇见的最潇洒的少年,他蹲在路边像一根杂草,微风吹过忽然趔趄,睡倒在路边。

我多想给他帮助,或者我们互相取暖,能并肩走在同一个城市。我说,还有钱吗?他说,没关系,老子可以去抢,两个人哈哈大笑。我的生活从上海开始,变得黯淡无光,东方明珠照不亮我,黄浦江冲刷着我,人群要将我淹没,世界冷酷又多疑,所以我在考虑遗弃他。

有一个晚上从朋友的公司急匆匆赶回家。路途太远,我睡在车上像死过去,只好选择下车,沿着熟悉的站牌走回去。路很长,我的鞋子不合脚,有点痛。终于我坐在路边的椅子上犹如烂泥。我突然想,我这样究竟是在干什么呢?这究竟是不是自己当初想要的生活?

答案是是也是不是。我记得我对过去的女孩儿说,嘿,我一定要去大城市看看,那里才有我的未来。几年之后我写了[电台情歌],我说,天堂只对虔诚的教徒敞开,我们一辈子也无法到达。我们可以随意买一张车票,去任何一个城市,可是我们永远无法大声喊出我们的北京,我们的上海,我们的巴比伦。

北京只有一夜。上海整夜未眠。广州原来不是不夜城。

属于我们的城市是我们离开的城市,城市很小,路面很脏,到处都是熟人,街头巷尾都是熟悉的气味。这种亲密,城市与人,人与城市,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就如同那一年我给段二介绍女朋友,灯光昏暗,他以为拣到宝,等出了包厢,两人突然对街怒斥。原来三年前他们就有过一腿,有过惊艳的一腿。

我的朋友,他们都还在如我一样没出息着。我表哥一样长了一张万人迷的脸但是还是找不到女朋友,苹果依然跟着不三不四的女人厮混,全然不顾自己家里的房子越来越小,还有小九,他上辈子一定大富大贵,太倒霉了,在医院呢,总在医院,医院的小妞李洁洁就这么美?最搞不明白的是大黄,前几天给我发短信,说我牛比吧,我身上就100块,我去苏州混了。我发了消息他半天不回,打过去已是停机。可

是这个时代其余的人都聪明得不得了,所有的人都是大英雄,所有的人都疯狂地想告诉别人,我他妈是个英雄,我是神,你们要膜拜我。

我看过无数的武侠小说,我想我知道英雄的意义,可是说出来他们会笑的,我也会笑,我笑你明明知道别人会笑我还讲出来,我也是个英雄。人心是江湖,英雄只是造梦的产物。

我以前听陶喆的[黑色柳丁],在漆黑的歌厅我反复学唱那句,其实我是个没出息的小丑,不该一直做梦,反复唱,变成呓语。那个时候的我不在意,没关系,我还小,世界还未对我敞开,所有人都是这样过来的,时间会改变一切。

真的,没关系,我TM才20岁,你看看前面跑的人,浑身伤口,早已经奔跑不动,他们一直回头看,那种惊恐的眼神,那种恐惧,他们迟早会被我赶上。

路是没有终点的,前进是永无止境的,停下来吧,笑笑前面的煞笔。

没关系,你TM才20岁,未来就是你的一切,这个世界迟早都是你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你的女神终于出现,那是一九九八年九月一号下午三点二十八分十九秒,分秒不差。你看见她,啊了一声,手中的手表刚好落地,摔坏,停止走动。

你说,那一定是个暗示,你的女神像一团火,比夏日还耀眼的火,她来到你面前,本该跃动着吞噬你,烧尽你,却静止了一秒,给了你一个终身难忘的停顿。

你以为,你的女神,为你而生,总有天会为你永远的停顿。你在内心深处给她留了一个位置,你给她留了一段不知长短的距离,你给了自己一个不存在的承诺,某年某月,某个地方,你将会得到你的女神。

这约定美好至极,某年某月某日,你再度遇见她,某年某月某日她终于跟你目光交错,某年某月某日,她还是孤身一人,她一定是在等你。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号晚上七点十五分三十四秒,你的女神出现在你的教室门口,伸头探望,她在寻找你,你却背过身去,此时我还不能见你,我的女神,你心里想。

二零零年六月二十七号下午五点十八分十八秒,你在放课后去到五楼,那间教室一片狼藉,满地书本考卷,你的女神,不发一言,毕业离去。

那时的你大概以为,这无非是一场考验,女神暂时离开,她仍为你等待,你仍期望未来,你的女神,为你而生,某年某月某日,会为你永远的停顿。

后来的我猜了好久,找了好久,到底谁才是你的女神?你从未提过姓名,甚至是样貌,我费劲心思,最后划定一个范围。

跟我同级,五楼只有三个班,按照你的习惯,精确到一百四十八个女生之一。这些偶尔之中,能称之为女神的,少之又少。

是那个又冷又小姐脾气的她?

是那个又美又爱四处搭讪的她?

还是那个学习太好其他什么都不好的她?

有许多次,我都以为我已经找到她,但每次一把那人放入你描述的那些场景,某年某月某日,你的女神,我都会陷入深深的迷惑,一切都不相衬,一切都不对。

很抱歉,大概我今生都无法帮你转达这份迷恋。我只是能无数次透过你那本日记,看到你,一个少年,在九月夏天的尾巴上,准确来说是一九九八年九月一号下午三点二十八分二十九秒,他拿着一块手表,微微笑着,为了他十秒前无意的一瞥。

我试图通过你的眼神,看到那里面女神的倒影,但那一片瞳孔中的光亮,一闪一闪,然后突然熄灭掉。

如同你的这本日记,第一百三十二页,时间是二零零六年三月四日,你最后写道——我的女神……

突然没有下文,似乎是一种突兀的诀别。

是的,你的女神,再无其他,她真实存在过,但过去你没说出口,现在则无人能知晓,于是,她成为真正的女神。

在你不再需要时间这种东西之后,你的女神,她终于还是为你永远地停顿——在日记的最后一行,在死亡这种停顿之后。

直至永远,你的女神,你将永远都能随时相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艾成歌
艾成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9,353
  • 关注人气:2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Acg@candyworkshop

经历十连败
还想与你一同人山人海

 
有事请联系
aichengge@163.com
新知



 全国最梦幻绘本书系

《OZ 奥兹·小王子》三人行

全国书店 强烈开催中

当当卓越99网上书城全城热爱

鼓动身边的人买了送你吧!

专题 豆瓣 糖果网

 

t
旅伴

艾小歌

回春之夏

一拍即合

空空

水仙少年

九月

哈喽凯蒂

猫七

轻重如你

杉木

一解千愁

谢翔

大江大海

黑桃女

飞往月球

商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