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经典精神分析
经典精神分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56,190
  • 关注人气:5,9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咨询服务简介

博主
心理学教授

心理咨询中心主任

职业心理咨询师

注册心理师(X-15-064)


研究方向
心理教育

心理咨询与治疗

精神分析疗法


职业专长

精神分析治疗

伴侣治疗

动力性体验小组

---------------------------

 

与我一道

走进自由与保护的空间

超越光明与阴影的界限

体验共鸣与感应的节奏

安乎平衡与完满的内心

-----------------------------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博主简介

博主
教授

职业心理咨询师
研究方向
心理咨询与治疗
职业专长

精神分析

--------------

张松简介

 

基本情况:

许昌学院心理学教授,学生心理咨询中心主任;中国心理学会注册心理师(X-15-064);研究兴趣是心理教育、心理咨询与治疗、精神分析。


  社会兼职:

中国心理学会精神分析经典课程主讲专家,河南省心理咨询师国家职业资格鉴定专家,河南省心理卫生协会理事,河南心理保健协会委员,许昌市心理卫生协会会长。


  工作成果:

发表论文50余篇,出版专著《心理分析——潜意识的对话》、主编教材《心理咨询与治疗》、《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等,主持完成省级精品课程“小学生心理辅导”、校级精品课程和校级网络资源课程“心理咨询与治疗”。


  临床实践:

从事心理咨询教学、科研、咨询工作26年。1996年创建学校心理咨询中心。目前(20158月)累计心理咨询实践经验7500小时以上;已成功带教精神分析动力成长体验小组39个,约2000个小时以上。

 

-----------------------------
 

联系方式

 
-----------------------------
助理电话:13839028708

助理QQ:
320308859
 
助理微信:
ag8708
 
邮箱:
    
教学博客:
 
精分博客:
-----------------------------
新浪微博
《扪心问诊》

动力性心理治疗教学片

美泡沫剧《扪心问诊》

评论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好友
加载中…
感言

境由心造,魔由心生;

善待别人,悦纳自己。

 

    精神分析并不指望其自身能证明什么,而只是希望能对病人有所改变。
 
   精神分析从来不关心对与错,只关心你的感觉,特别是你身体的原始感觉。
 
 ------------------------
 

让助人者学会助人;让求助者学会自助。

体验来访者的体验;感受来访者的感受。

感受具有个人性,没有对与错之分。

没有敌意的禁止;没有诱惑的深情。

人不是被事情本身所困扰,而是被其对事情的看法所困扰。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感言
  精神分析:洞察自己和他人内心世界强有力的工具。
 
   如果你憎恨某人,你必定憎恨他身上属于你自己的某部分,与我们自身无关的部分不会烦扰我们。
 
   我们过去在哪里?我们现在在哪里?我们的未来又在哪里?答案是:我们的过去已经不存在,我们的现在就在现在,我们的未来决定于我们的现在。
 
   恰到好处的挫折——自体感受的时间是X,在这个时间内的挫折,就是恰到好处的;在这个时间外的挫折,就是创伤性的。
 
   “有什么样的治疗师,就有什么样的病人”

  “当我们是教授或神的时候,真正的关系并没有发生;当我们是一个‘登山的男孩儿’的时候,真正的治疗才得以开始”。
博主感言
 安之若命为所当为
 
  我喜欢两句话:第一句是申荷永在对“中国文化心理学”研究后总结的“安其不安,安其所安,安之若命”。我在毛泽东他老人家教导下形成的“人定胜天”,现在成了一切随缘,相遇而安。第二句是森田正马引用道家的名言“顺应自然,为所当为”。即,“为”那些可以“为”的事,相应的“不为”那些不可控制的事。正像我锁定的手机留言所说的:“有度量容忍不可改变的事,有勇气改变可能改变的事,有智慧区别这两类事”。
  “安之若命,为所当为”这两句话是我心理分析的基本理念,也是我人生的基本感言。当我感受到我的来访者达到了“安之若命,为所当为”之时,正是来访者处于“高峰体验”的转化之中,也正处于我与来访者达到共情的最佳境界之尾。

  我喜欢心理分析。这种喜欢也是命运的机缘。二十年前,作为心理学教师的我,不断会被学生的心理困扰所感动,正是那些生动的个案督促我步入心理咨询与心理分析的大门。如果没有来访者真实的生命的存在,就不可能有我的“安之若命,为所当为”的感言。所以,我首先应感激的是与我一同成长的来访者。

  没有经验的震撼与启发,就没有冲动与反思,也没有挣扎与成长。感谢给我挫折助我成长的人,也感谢给我鼓励增添我力量的人。

博主活动公告

博文
分类: 经典分析

精神分析专业博客

精神分析远一点  离人的心灵近一点

“网络心理咨询室”服务指南


人类探索自身的最高智慧----我们所不知道的自己
精神分析能做什么与不能做什么?

小组照片集

用小组来互动 用感觉来说话


 参加“动力性成长小组”的建议  动力性成长小组活动随笔  动力性小组的体会与感悟


博主近照

张松老师《精神分析讲座》听课笔记(1~4

张松老师《精神分析讲座》听课笔记(5~7

张松老师《精神分析讲座》听课笔记(8~12

(诸位:这里的部分内容相当火爆麻辣,请非专业人士谨慎阅读。)

我声明,下面每句话可能都是错的,除非你知道怎么去理解。

(张松教学博客)http://blog.sina.com.cn/xinlizhiliaoag8708


精神分析专业博客重要专题索引

精神分析从来不说对与错,只说自己的感觉。


推荐“精神分析”阅读书目

学生感言: 

 听精神分析课,真正产生的感觉,是来源于你内在的潜意识声音。这种感觉与特殊的情景有关,但,触发的是你自己与自己的交流。

“让自己静下来,滑下去,体会这种感觉,看是自己的,还是来访者诱发的。”还真是挺有用。

怎样选择合适的个人体验师

不含敌意的坚决——如何化解别人的威协

传播精神分析理念

促进心理健康发展

助理电话:13839028708

助理QQ320308859

助理微信:ag8708《扫下左边二维码》

张松心理工作室公众号:ag8708song《扫下右边二维码》


心理咨询改变生活   精神分析寻找真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经典分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7 17:30)
分类: 小组与伴侣
亚龙团体治疗秘籍

本摘录为亚龙与莫林《团体心理治疗——理论与实践》第三部分P291-252



团体治疗的一个基本原理:团体中呈现的任何重大刺激均能激发成员的特定反应,探究不同反应背后的深层原因往往有助于来访者领悟自己的性格特征。当成员发现在同一情境中,他人的反应方式完全不同于自己时,他们往往深感震撼,这迫使他们对自己的行为做出反省。
 
在新成员加入团体时,治疗师如果能适当关注每一个老成员对新成员的独特反应,将有助于推动老成员的治疗进展。
 
治疗师如果发现团体中“我们”、“他们”、“老成员”、“新成员”等词被频繁使用,就应该对这些分裂迹象保持警惕。只有新成员吸收工作完成后,团体的治疗工作才能进一步展开。
 
研究表明,个体进入任何一个具有即成文化氛围的环境——如新的生活环境、工作场所、学校、医院等,都会使人产生焦虑,因而都需要指导和支持。我会告知新成员,1、在进入一个陌生的文化环境时,他们通常会有被排斥和不知所措的感觉,因而,我会允许他们按照自己的方式来融入团体,以此打消他们的顾虑。2、向新成员描述前几次治疗所发生的重大事件。如果团体已经历一些激烈的冲突,也最好向新成员做个全面扼要的说明。3、如果团体治疗过程被录像或治疗师对整个治疗过程采用了书面摘要技术,在征得大家的同意后,治疗师可以组织新成员观看录像或阅读前几次的治疗摘要。4、在新成员加入团体的前一两次治疗中,鼓励新成员积极参与到团体中来,也会询问他们对团体有何感受。所有的问题都是以此时此地为中心的。
 
新成员进入发展中的团体后,通常会越过团体初始阶段所特有的试探阶段,很快跟上团体目前的沟通步伐。一般情况下,新成员会对该组的老成员持积极的看法,把老成员看做能帮助他们巩固地位并取得转变的人。
 
团体会对新成员产生矛盾反应,原因1、一些非常珍视团体稳定性与凝聚力的成员可能认为任何现状的改变都预示着对自身的威胁;2、一些成员可能会把新成员视为潜在的竞争对手,担心他们会剥夺治疗师和其他成员对自己的关注,使自己无法继续扮演“被宠爱的孩子”这一角色;3、一些有强烈控制欲和支配欲的成员,可能会认为新成员的加入将威胁到他们在团体权力层级中的地位;4、老成员还会普遍担忧团体的发展速度因此受到影响。
 
一个小团体,即使凝聚力再高,一旦出现成员缺席或中途脱落,就会使团体规模更为缩小而缺乏必要的人际互动,从而影响团体治疗的有效运作。通常,加入新成员的最好时机,就是团体停滞不前的时候。
 
当团体规模缩小到一定程度(通常在5名成员或以下),治疗师应该着手引进新成员。这种情形在团体发展的任何阶段都有可能发生。在封闭的有时限的团体里,在3-4周的短期内可加入新成员,以保证他们有足够的时间持续治疗。通常,在团体处于危机状态、忙于处理内部冲突或突然进入到下一个发展阶段时,都不适合有新成员加入。
 
当一个成员被请出团体,治疗师不应忽视其这种挫败感的存在,应该和来访者私下对此进行讨论,促使他从另一角度来看待这次经历,可以引用“准备就绪”或“团体适合度”等概念,无论如何都要让来访者明白,造成一个治疗模式不能取得成功的原因有很多,而并非一定意味着是他们自身的不足和失败。利用最后一次会谈,详细回顾来访者团体经历的点滴,对治疗师来说可能有所裨益。总的原则,最有效的方式是从来访者整个治疗生涯的角度来审视来访者。可以探测一下其否认程度有多深。如果程度很深,就让他顺其自然:因为对于防御机制——来说,如果治疗师不能提供一种满意的替代物,那么来访者往往是很难将它解除的。要避免为增加洞察力而造成对来访者的伤害。
 
把成员请出去的举动,其他成员通常会做出两种解释:一种是拒绝或遗弃,另一种是解释(我们所期待的正确的解释)是,治疗师的行为是负责任的、符合心理卫生专业标准的,而且这种作法可以保证来访者和其他成员的最大利益。通常,团体成员持前第一种解释,并认定这样的行为就意味着拒绝。所以,治疗师的目标是让他们接受第二种解释。治疗师可以向他们说明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并和他们一起分享治疗师为来访者所做的未来治疗计划。
 
治疗师把成员请出去时必须深思熟虑。一旦治疗师确定某个来访者无法有效地参加团体治疗时,接下来,他就应该找出并排除所有这些妨碍这个来访者积极参与团体的因子。治疗师如果竭尽全力,但仍然无法改变现状,那么,治疗师必须预测因此而产生的诸多后果:1、来访者最终将一无所获地脱落;2、继续参与团体将会对来访者产生伤害;3、来访者严重妨碍其他成员在团体中的治疗。因此,治疗师对这种情况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是很愚蠢的:把成员请出团体的时机已经来临了。
 
只有当来访者不积极地参与团体时,我才会认真考虑将他“请出去”。团体治疗是一种高效率的心理治疗模式,如果来访者不能从中受益,那么,我会选择让他离开团体,并为他介绍一种更合适他的治疗模式,同时,我会吸收一些能够从中受益的来访者进入团体。
 
当治疗师觉得受到胁迫时,医患双方的力量就逐渐失去了平衡。
 
负面情绪、猜疑、对群体或者联合治疗的曲解必须被讨论,不宜掩掩藏藏。同时,正性反应应该得到鼓励,并且在可能的情况下应被治疗师树为典范。
 
特别积极的成员及特别安静的成员都有脱落的危险。自我暴露应适时适当,有必要避免在团体磨合稳定之前就深刻流露个人细节。另外一面,那些在会谈中总保持沉默的成员会越来越泄气并恐惧自我暴露。
 
降低脱落率最重要的两个方法是合适的成员筛选以及充分的治疗前准备。在治疗前的准备过程中,最重要的是让来访者预先意识到在团体过程中必然会遭遇一段挫折期。这番预见可以提高来访者的信心,因为成员们相信治疗师经验丰富、有先见之明。事实上,预见越有针对性,它的威力就越大。治疗师会强调团体是社会实验室,尽管团体成员有可能出现失败和回避,但依然是他们学习接纳团体的机会。
 
个体过早终止团体治疗有很多的原因。从三个因子的交互作用来全面思考这种脱落现象会卓有成效,这三个因子分别是:来访者、团体以及治疗师。1、通常,来访者因素来自于异常行为、小团体的形成、亲密感和自我暴露之间的冲突、早期煽动者的影响、外在压力、同时接受个体治疗和团体治疗导致的并发症、无法共享领导者的关注、缺乏治疗前的充分准备以及不良情绪的传染等引起的问题。而所有这些原因的深层因子,则是团体早期存在过多的压力。那些人际关系适应不良的来访者往往不习惯团体所要求的坦率与亲密的人际互动;他们对治疗程序深感困惑;他们怀疑团体活动和自己的问题之间是否存在必然的联系。最终,他们会感到自己无法从早期团体治疗中获得足够的支持来维持对治疗的希望。2、团体因素包括亚团体的形成、不合适的成员匹配、替罪羊、成员间关系紧张或者未解决的冲突。3、治疗师选择成员时可能太仓促,这些成员可能没有准备充分、没有参与构建团体凝聚力或有阻抗性反应。
 
探讨有关团体成员缺席并不等于背后议论人,缺席的成员无法知道在场成员讨论了什么,当然当他们回来时还是应该讨论的,这是非常必要的。将团体活动邮寄给缺席成员是达到这个目的的一个不错的方法。
 
团体的恒常性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到成员出席的恒常性。即使最小的团体,将重点放在团体和人际历程上,不仅可加强治疗前后的一致性,而且在技术操作上也毫不费劲。
 
团体中发生的任何事件都在为了解人际互动提供原材料。即使是成员的缺席,也可以给大家提供先前从未暴露过的重要素材。
 
缺席和迟到是来访者社会交往的部分缩影。如果对这些行为做出恰当处理,将有助于来访者更深入地了解自我。但是,为了团体及个人的利益,这些行为必须在分析前得到矫正。对于重回团体的来访者,治疗师必须谨慎地寻找契机对其做出解释。通常,重新回到团体的来访者会带着防御性的愧疚,并非处于接受他人解释的最佳状态,就像他们小时候晚回家或晚到校时的情绪体验被重新唤起,他们预料自己将受到惩罚。因而,治疗师在此刻往往应最先关注团体的巩固以及规范的设置,然后 ,等到时机成熟且来访者的防御松懈时,再试图帮助来访者探讨他们行为背后的意义。反馈时间的掌握对于那些心理脆弱和人际关系欠成熟的成员尤为重要。
 
如同团体中的任何事件,缺席或迟到现象同样可以反映出成员和他人交往的特征性模式。一定程度上,缺席或迟到现象的根源在于来访者本身的心理障碍或精神疾病。
 
任意缺席导致团体治疗反复拖延或取消,使成员备感受挫和恼怒。治疗师应该鼓励成员对那些迟到或缺席者表达他们的感受。治疗师也要警惕,不要将治疗过程中的压力施加于缺席人员以此来惩罚成员。
 
对于断续出勤的成员,领导者需要进行果断的干预。
 
无论阻抗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治疗师都必须在理解和修通阻抗之前,及时矫正这种迟到缺席行为。

团体成员迟到或偶尔缺席通常意味着治疗中存在阻抗,你可借鉴个体治疗中的经验对阻抗加以识别和修通。当有几个成员经常迟到或缺席时,治疗师应及时探求团体阻抗的根源,可能因为团体缺乏凝聚力,也可能团体正面临解体。
 
过高的缺勤率将迫使团体放弃发展,而将注意力和精力转移到如何维持成员的参与上来。治疗师有责任阻止任意缺席现象发生,必要时,完全可以吸收新成员来取代中途脱落者。
 
以阶段模式来生搬硬套来访者的感受,将妨碍来访者获得极度渴望的“治疗性存在”。
 
公式化治疗使治疗师与来访者之间的治疗联盟和对治疗的投入程度大大降低。它所牺牲的真实性,是治疗关系中的关键所在。丧失治疗关系中的真实和真诚,也就丧失了心理治疗的灵魂。
 
注重团体规范发展的治疗师更能够使团体保持协调。
 
一旦团体的边界被确定,并建立起与外界相区别的标志后,团体成员很快交注意力转移到权利分配的问题。经过多方角逐之后,团体很快会推选出主席,但这段彼此竞争的时间并不威胁到团体的稳固性。之后,团体成员开始体验和讨论有关信任感和亲密感的问题。最后,当面对团体终止的临近,成员的悲伤情绪才渐渐浮现。
 
所有团体都拥有其共同特征:所有的治疗团体都会在其发展过程中有所改变;并且在处理团体的目标和界限时,最初都会感到吃力;所有的团体都需要反复的努力才能形成亲密关系;所有的团体都必须面临团体终止的最后阶段。
 
把自己对每一个成员的感受记录在案,这对治疗师来说有很大的帮助。如果有些来访者从不缺席,那么,你可以想象一下,当他们没来时,你会有怎样的反应。这些成员会使你产生什么样的想法、感情和幻想。如果你特别担心某个成员缺席,认为没有他团体将失去活力,那么,这个来访者很可能肩负过重的负担,或获得过多的额外满足,而无法在治疗中完成他自己的治疗任务。但是鉴于团体赋予他们的责任,至少在最初阶段他们会被看做是一种替罪羊,尽管是被视为一种积极的角色。
 
在团体治疗的早期,治疗师就应该能辨认出早期煽动者的矛盾及行为,他们虽宣称毫不在意他人的意见和评价,但事实上,他们对此十分介意,且常为自己在团体中为自己塑造了这种无法存活的角色而深感懊悔。所以治疗师应当对早期煽动者的角色进行澄清、解释,以阻止来访者的早期脱落。
 
没有一个很好开端的团体将面临比书本所描述的发展顺序正常发展的团体要多很多的困难。

团体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受偶然因子——团体的独特组成的影响。团体的进程往往由一个成员来确定,通常,这是一个“最喧闹”的人际心理障碍来访者。“最喧闹”是侧重于形容团体中率先表现出来的病理性障碍。
 
团体的发展阶段也经历民相似换轮子的流程,各种问题依次出现、逐步升至主导地位,当团体回头来更彻底地解决先前的问题时,这一问题又趋于隐退。对这样一个反复回到同一问题,但每次又是从不同角度更为深层次地理解和解决问题的过程,Humburg称之为“循环治疗”。
 
凝聚力的形成过程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一个是具有强大的相互支持的早期阶段(团体对抗外在世界),另一个则是更为成熟的团体工作阶段,或者可称为真正的团队工作阶段。后一阶段所出现的紧张状态,并非源于团体内支配权的争夺,而是每个成员努力克服自身阻抗的结果。
 
在一个有凝聚力的团体中,只有团体成员所有的情感得到充分表达并富有成效地得到解决,团体才能发展成为一个成熟的工作团体。
 
团体治疗的第三阶段普遍地被认为是一个形成团体凝聚力过程的阶段。这个阶段,团体士气、成员相互信任感以及自我暴露都会不断增加。出勤率会有所提高,对脱落的成员表现出积极的关注。最关注的是亲密感。第一阶段来访者如果说关注的焦点是“进或出”,第二阶段则是“高和低”,那么本阶段是“近和远”。
 
在团体中,典型的改变历程依次包括松动、改变、再巩固三部分。在“松动”阶段自然会出现一些挑战和冲突,个体对自己人际关系的信念坚定不移,并以此应付日常生活需要。最初,许多来访者缺乏检视自己和接受反馈的能力。逐渐地,成员有能力去参与、感受情绪的变动,并且将之融入自己的体验中。一旦这种能力形成,团体成员改变以往适应不良的行为模式就水到渠成了。
 
一个不能公开接受批评的领导者往往会导致替罪羊的产生。同伴攻击是表达愤怒、竞争或者提升个体在团体中地位的安全方式。除此动机之外,团体成员会无意识地将自我不可接受的一面投射到其他团体成员上,以此来试图降低团体拒绝自己的风险。最糟糕的是,这个成为替罪羊的成员会因为误导性的信念成为牺牲品,这个误导性的信念是:如果团体中没有这个成员,团体就会十分理想。
 
将成员对治疗师的愤怒情绪压抑,往往导致成员把这种攻击转移到其他成员身上。

面对成员的攻击,治疗师应该勇于接纳,即不被伤害,也不采取任何报复措施,取而代之,他们该尝试着去理解和解决攻击的根源及其导致的后果,并向成员表明,在团体内表达攻击不仅不受压制,而且,还能为大家所理解和接受。
 
治疗师将个人情感的需要置于团体需要之前,注定会导致团体治疗的失败。
 
第二阶段是极其艰难的阶段。新手治疗必须牢记,无论如何,治疗师仍是维系团体存在的要素:尽管治疗师一直受到成员的抵触,但他们不可能炒你鱿鱼,而且,治疗师还将一直受到保护。治疗师必须学会区分团体内对其本人的攻击与对其作为治疗师这样一个角色进行攻击两者之间的区别。成员对团体治疗师的反应,与个体治疗中产生的移情式歪曲十分相似,事实上与治疗师自身的行为并无直接联系。
 
亚龙有时会在某次团体初始治疗会谈进行到四分之三时,会要求成员们对治疗加以回顾:团体给了他们什么样的感受?是失望、还是惊讶?
 
第二阶段,团体成员开始频繁对他人做出分析和判断,这些评判的依据是仅局限于个人中目前的生活经验和风格。该阶段是团体的“必须”期,治疗中出现了“同僚法庭”。此时,成员之间尚未建立深厚的感情,他们发表诸多意见决非出于接纳和理解,而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在团体中谋取权力。
 
假如团体第一个阶段的关注点可以比喻为“进或出”,那么第二个阶段的关注点则可比喻为“高或低”。第一阶段为形成期,成员们关注是否被认可、赞赏,并积极地投入团体,界定什么是被接纳的行为,探索团体的方向、结构和意义等。进入第二阶段“风暴期”,团体的重心有所转移,支配、控制和权力等问题成为关注的焦点。成员内部、成员和领导者之间所发生的冲突显得尤为突出。每个成员都尝试争取自己的主动权和其他权力。于是,控制阶层和团员势力的强弱次序逐步出现。
 
在开始之初,团体发展需要有方向性和结构性,一个沉默的领导者会将焦虑放大,或者导致团体退步,甚至心理成熟度很高的成员也会望而却步。
 
在团体初始阶段,1、成员间的沟通模式和话题都是相当固定和局限的,这种现象在鸡尾酒会或类似的社交邂逅中也非常普遍。成员们理性地探讨问题,对于发问者的非理性一面则用支持、客套、友善等手段予以压抑。因此,团体在初始阶段可能会没完没了地谈论任何团体成员实质上都不感兴趣的一些话题,但正是这些“鸡尾酒会主题”成功地扮演了初次人际探索的媒介。因此,讨论的内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非言语的过程;成员之间互相打量,他们关注谁做出何种回应,谁看问题的方式跟自己一样、谁怕谁、谁尊敬谁等此类事。2、依赖在其中显得尤为突出。3、会不断对其他成员和整个团体评判是非,想为自己树立一个成功的形象,且会度量自己是否受到他人喜欢、尊敬、忽视或排斥等。4、寻求共同点也是较为普遍的现象。这为建立团体凝聚力奠定了基础,为后来更深入的投入做了铺垫。5、另一个特征是给予和寻求建议。这些指导虽然鲜有实效,但能够成为成员们表达相互兴趣和关注的媒介。

任何新团体的成员都会面临两大任务:首先,他们必须确定用何种方法来解决自身的主要问题,这也是他们加入团体的目的。其次,他们必须在团体内部发展自己的社会关系,以便为自己找到合适的立足点。该立足点不仅能为他们完成个人目标提供所需的舒适感,而且能够使他们在愉悦的人际交往中获得额外的满足感。
 
首次治疗中,通常,沉默会被一个想要对团体初始阶段有所控制的来访者打破。无论治疗师是否愿意,他都必须在团体一开始就建立团体规范。而且,确立规范也只有在团体还处在初始阶段时才更容易完成。因此,治疗师在首次治疗时间就必须积极主动地运用一些技术来建立团体规范。
 
首次团体治疗治疗师应采取相应措施,以减少来访者焦虑和不安。在开始之前,治疗师打电话给每个成员以确认联系,并提醒他们团体活动的开始。在第一次会谈来临时,治疗师在团体治疗室外迎接每个成员,也是安抚焦虑的关键步骤。
 
经典的团体发展理论认为,团体的发展包括以下五个阶段:形成期、风暴期、规范期、执行期和中止期。一般来说,团体首先忙于成员之间最初的接触和联系。在这个阶段,成员关注的是控制、权力、地位、
竞争以及个性特征等问题。接下来是一个长期、富有成效的工作阶段,它主要处理的是亲密、参与以及凝聚力形成的问题。最后一个阶段是团体的终止。这个模型有一个前提,即发展是循序渐进的。另外一个特点是,当团体的完整性受到威胁时,团体就有可能出现倒退。随着团体的成熟,很明显会出现移情的增加和积极的交流,成员会以更加个性化、情感化而不是理智化的方式描述自己。成员更关注此时此地的体验,会较少地回避有益的冲突,并能互相提供建设性的反馈意见,更多地进行自我探索,更加协作,更少互相告诫。该团体会更互动,更自我导向,而不是以团体领导者为中心。
 
所有成员在团体中营造属于自己的微观世界,并表现出各自的人际交往模式。如果得到治疗师及时有效的引导,那么,每个成员将开始逐步认识自己的人际交往风格,并最终尝试新的行为模式。
 
团体不仅要求个体尝试与其他成员建立密切关系,还要求他真诚坦率地讨论这些关系。
 
首次治疗是到至关重要的。团体的第一次治疗可能使人忐忑不安,团体处于一个高度不确定的状态。很多成员会丧失信心并终止治疗。此时,治疗师的作用尤其突出,治疗师迅速觉察这些问题并采取果断措施,进一步阐明团体治疗的规范,那么将积极推动团体的发展。在团体的初始阶段,来访者体验到极大的焦虑,包括不可避免的内在焦虑和外在情景焦虑。
 
反馈是指与他人分享你的正性和负性体验,告诉别人你对他的感受,不要深究原因,而是要谈你对反馈的知觉、感受和理解;不需要解释、、思考别人的反馈;谨防过于防御。

必须在团体治疗前的会谈和最初的几次团体治疗中,反复强调许多准备工作的重点。
 
所有的治疗团体都能从所做的准备工作中获益。
 
充分地理解为什么小团体的形成会对治疗造成干扰将更为有效。团体成员间的友谊通常会妨碍他们在团体中彼此坦诚地交流。成员们可能会在这种关系上发展出一种忠诚感,因此会对该不该“背叛”对方、该不该向团体报告他们在团体之外进行的谈话感到举棋不定。然而,这种犹豫不决的态度与治疗过程中强调的真诚、坦率原则相违背。团体成员的主要任务是尽可能地学会与其他成员建立人际互动的关系。所有破坏这种人际互动过程的事件终将治疗。
 
治疗师在准备阶段有必要讨论成员之间在团体外以各种方式进行的接触,必须明晰这个问题。两点必须强调:1、团体治疗为来访者提供了一个了解自身在社会关系中存在问题的机会,但它并不是结交朋友的聚会。治疗团体教导一个人如何发展亲密、稳定的关系,但并不提供这种关系。团体治疗只是一个过程,不是结果,它不是生活,但却预演了生活。2、不管偶然还是故意,如果成员们在团体之外来往,他们就有责任在团体中讨论每次交往的概况。团体外的关系本身并没有害处,真正妨碍治疗的是,团体外交往常会酿成对保持缄默的阴谋。



 
亚龙(关于个别访谈/组前准备)的经验:
1、 向来访者开场白:虽然,每个人呈现的问题不同,但所有寻求心理治疗的人都有着共同的难题,即难以与他人建立并维持亲密、满意的人际关系。在过去的生活中,他们曾不止一次坚决地希望可以澄清与某人的关系,真实地表达对某人的正性或负性的情感,并获得真诚的反馈。但现实社会一般并不允许彻底坦诚的沟通,因而,情感会受到伤害,关系会走向破裂,误解会悄然而生,最终,导致人际沟通的终止。

2、 简明扼要地把治疗团体形容成一个社会实验室。在这里,探索和尝试与他人发展真诚的人际关系不仅不受阻止,而且还将受到鼓励和支持。如果人们在与他人交往的方式上存在冲突,那么,一个可以鼓励他们探索真诚的人际交往的社会情境,将为他们提供一个了解自身问题的绝好机会。需要强调的是,直接处理他们与其他成员之间的关系并不容易。事实上,还可能会有压力感。但这却是团体治疗的关键。因为一个人如果能够充分地理解并解决与其他团体成员之间的人际关系,这将成为他以后面对现实生活时的重大财富。

3、 能最好地利用治疗的方式,就是坦诚地面对团体中此时此地的情感——特别是对待其他成员和治疗师的情感,并且要把这种情感体验作为团体治疗的核心。我要求来访者将团体看做是一个可以冒险犯错的场所,当他们对团体产生足够的信任时,他们就可以在团体中尝试各种新的行为。

4、 我会提醒来访者,在团体治疗初始阶段,他们可能会感到困惑沮丧,因为他们发现,处理团体问题和团体成员间的互动关系,与解决那些导致他们前来接受治疗的问题之间似乎并没有多大联系。我会告诉他们,有许多来来访者在团体初始阶段难以自我表露,或者难以向其他成员直接表达正性或负性情感,因此而感到痛苦。我会和他们讨论在团体治疗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情感退缩、隐藏感受、让别人替自己表达对于某人的感受、和别人形成联盟以掩护自己等倾向。我预料来访者可能会有挫折感或者对治疗师感到不满,因为治疗师无法给予他们所期待的答案。其实,真正的帮助往往来自于其他来访者,通常,对于这样的事实,来访者开始会很难受。

5、 对参加开放式心理治疗团体的来访者,我强烈地鼓励来访者留在团体里,抛开任何想要放弃治疗的念头。在最初的12次团体治疗中,来访者几乎不可能看到到团体治疗的最终疗效。因此,我要求来访者先保留他们的意见,至少要等治疗进行到12次以后,才去尝试对团体治疗的最终效果做出评价。

6、 提供来访者的期望。如果来访者对治疗抱很大的期望,那么他会在治疗中竭尽全力,这将有利于建立更强的治疗联盟,治疗成功的可能性也会更大。治疗前的良好预期对结构性不好的团体更为重要。准备阶段,我会尽量对团体治疗的历史和发展做简要介绍。

7、 团体治疗会有一些基本原则,但 ,没有任何一项原则比在团体中真诚分享对于自己和其他成员的感受更为重要的了。我告诉来访者,保密性原则在团体治疗中也是必不可少的。他们必须相信他们在团体中所说的话绝不会在团体外被谈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感悟分析
相遇的过程的四个阶段

    波士顿小组通过对母婴关系和咨询关系的观察,把相遇的过程分为四个阶段:

    1、当下时刻,持续1-10秒,包括一两句对话,俗称一个回合或格式塔,以“停顿”告终;

    2、现在时刻,就是一个延长的当下时刻,经过了好几个回合还没结束,而且越来越“投机”,预示着相遇时刻的到来(实际情况是,大多数现在时刻会被“错过”,只有少数变成相遇时刻);

    3、相遇时刻,两颗心发生了碰撞,而且撞出了火花,内心有触动,有变化;

    4、开放空间,类似于性高潮后的不应期,表现为沉默和“撤离”,实际上可能在回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广告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