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经典精神分析
经典精神分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80,320
  • 关注人气:6,1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咨询服务简介

博主
心理学教授

心理主任

职业心理师

心理师(X-15-064)


研究方向
心理

心理与治疗

精神分析治疗

伴侣治疗

动力性体验小组

---------------------------

与我一道

走进自由与保护的空间

超越光明与阴影的界限

体验共鸣与感应的节奏

安乎平衡与完满的内心

-----------------------------

搜索

搜索

搜索

新浪微博
《扪心问诊》

动力性心理治疗教学片

美泡沫剧《扪心问诊》

好友
加载中…
感言

境由心造,魔由心生;

善待别人,悦纳自己。

 

    精神分析并不指望其自身能证明什么,而只是希望能对病人有所改变。
 
   精神分析从来不关心对与错,只关心你的感觉,特别是你身体的原始感觉。
 
 ------------------------
 

让助人者学会助人;让求助者学会自助。

体验来访者的体验;感受来访者的感受。

感受具有个人性,没有对与错之分。

没有敌意的禁止;没有诱惑的深情。

人不是被事情本身所困扰,而是被其对事情的看法所困扰。

访客
加载中…
感言
  精神分析:洞察自己和他人内心世界强有力的工具。
 
   如果你憎恨某人,你必定憎恨他身上属于你自己的某部分,与我们自身无关的部分不会烦扰我们。
 
   我们过去在哪里?我们现在在哪里?我们的未来又在哪里?答案是:我们的过去已经不存在,我们的现在就在现在,我们的未来决定于我们的现在。
 
   恰到好处的挫折——自体感受的时间是X,在这个时间内的挫折,就是恰到好处的;在这个时间外的挫折,就是创伤性的。
 
   “有什么样的治疗师,就有什么样的病人”

  “当我们是教授或神的时候,真正的关系并没有发生;当我们是一个‘登山的男孩儿’的时候,真正的治疗才得以始”。
博主感言
 安之若命为所当为
 
  我喜欢两句话:第一句是申荷永在对“心理学”研究后总结的“安其不安,安其所安,安之若命”。我在毛泽东他老人家教导下形成的“人定胜天”,现在成了一切随缘,相遇而安。第二句是森田正马引用道家的名言“顺应自然,为所当为”。即,“为”那些可以“为”的事,相应的“不为”那些不可控制的事。正像我锁定的手机留言所说的:“有度量容忍不可改变的事,有勇气改变可能改变的事,有智慧区别这两类事”。
  “安之若命,为所当为”这两句话是我心理分析的基本理念,也是我人生的基本感言。当我感受到我的来访者达到了“安之若命,为所当为”之时,正是来访者处于“高峰体验”的转化之中,也正处于我与来访者达到共情的最佳境界之尾。

  我喜欢心理分析。这种喜欢也是命运的机缘。二十年前,作为心理学教师的我,不断会被学生的心理困扰所感动,正是那些生动的个案督促我步入心理与心理分析的大门。如果没有来访者真实的生命的存在,就不可能有我的“安之若命,为所当为”的感言。所以,我首先应感激的是与我一同成长的来访者。

  没有经验的震撼与启发,就没有冲动与反思,也没有挣扎与成长。感谢给我挫折助我成长的人,也感谢给我鼓励增添我力量的人。

博主活动公告

博文
分类: 动力分析


精神分析远一点  离人的心灵近一点


人类探索自身的最高智慧----我们所不知道的自己
精神分析能做什么与不能做什么?



用小组来互动  用感觉来说话

张松老师《精神分析讲座》听课笔记(1~4

张松老师《精神分析讲座》听课笔记(5~7

张松老师《精神分析讲座》听课笔记(8~12

(诸位:这里的部分内容相当火爆麻辣,请非专业人士谨慎阅读。)

我声明,下面每句话可能都是错的,除非你知道怎么去理解。


(张松教学博客)http://blog.sina.com.cn/xinlizhiliaoag8708

精神分析从来不说对与错,只说自己的感觉。


心理咨询改变生活   精神分析寻找真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8-01 17:06)
分类: 客体关系

投射性认同讲座

卢林

大家好,很高兴有机会在蓝天理和大家一起讨论精神分析、客体关系。也非常高兴有机会在地面见到这么多的朋友,然后也在网络上有这么多的朋友,我是有一点感动的。其实投射性认同在学精神分析的过程中是一个很常见的,大家一定接触到的概念,又有一些生涩。它是一个很专业的概念,能有这么多对精神分析,对客体关系感兴趣的人,我是有一点surprise,也很感动的,所以很高兴跟大家在这里交流。

谈到投射性认同,我们先来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来自于克莱茵本人的一个案例。我们知道投射认同这个词,是克莱茵第一次提出来,大概是在1946年左右在她的文章中提出来的,它来源于克莱茵对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的学习,以及更多的来源于她自己的临床经验。瑞塔是克莱茵早期1923年的一个个案,那个时候她还不是一个很熟练的儿童精神分析师,所以我们会看到,她也会犯一些在我们现在看来是错误的或者是违反设置的地方。

瑞塔是一个两岁九个月的女童,她的父母带她来就诊是因为她非常的抑郁,情绪非常不稳定,她有进食困难,睡眠也很糟糕。父母在抚养她的过程中感觉非常疑惑,很焦虑,很耗竭。瑞塔在他们看来有很多奇奇怪怪的表现,她有时候很高兴,但是突然就会陷入到愤怒或者抑郁,或非常紧张的状态,而且哄不好,父母经常感到没有办法安抚她的情绪。瑞塔有时候是一个非常拘谨抑郁的小姑娘,有时候又是一个非常烈,就是非常顽皮,武汉话叫“很烈”的一个小女孩,而且睡眠也有一些困难。她常常不断地很焦虑地问她的妈妈:“你爱我吗”?“我好吗”?反复地问,这让妈妈感觉很困惑,有时候也会觉得不耐烦,如果妈妈回应她的语气中有延迟或者有不耐烦,就会造成灾难,瑞塔没有办法接受妈妈哪怕是丝毫的不耐烦或者是有批评,比如:“哎呀你又问,你好烦呐”。就是感觉到焦虑,瑞塔是不能去接受的,这让她的父母非常困扰,而且睡觉的时候,瑞塔常常要把自己用毯子被子裹得紧紧的,她的玩具也经常裹得紧紧的,玩玩具的时候她也不太会玩,所有的玩具拿来,她基本上就只是把这个洋娃娃反复地脱衣服穿衣服,大人不太明白,她只玩很枯燥和单调的游戏。

找到克莱因的时候,瑞塔也是克莱因非常早期的一个儿童个案,所以我们会发现克莱因在那个时候是没有自己的儿童治疗室的,她是来到瑞塔家里,在她的卧室,在国外很小的孩子基本上都有自己的卧室,治疗是在这个卧室里进行。当瑞塔和克莱因来到瑞塔的卧室时,她发现为瑞塔非常焦虑不安,完全没有办法在她的卧室跟克莱因互动,她坚决要求要走到院子里去,克莱因同意了。瑞塔的妈妈和她的姑姑当时也在客厅里坐着,她们就看着克莱因跟在瑞塔的后面,一言不发的走向花园。我们知道英国的一些中产阶级的房子是有前花园后花园的,瑞塔的妈妈和姑姑认为这次治疗完全失败了,说好了在卧室进行治疗,我们也不去打扰,但是这两个人进去没一会儿就出来到花园里去了。到了花园以后,瑞塔的焦虑明显的下降了一些,但她还是不说话,这时候克莱因就跟瑞塔说:“你是否觉得我是一个很坏的人,很担心我是一个坏人,坏女人,当我跟你两个人在你的卧室,会对你做一些危险的可怕的事情,所以你要从那个房子里出来”。瑞塔没有做声,但是克莱因明显的感觉到瑞塔的焦虑下降了很多。过了一会儿,瑞塔同意克莱因进入到她的卧室,然后跟她开始长达三四个月的儿童精神分析。

我们在这里就会看到,克莱因为什么可以跟瑞塔在这么艰难的情况下建立一个分析性的关系,也就是我们说的可以开始一个工作的关系和联盟呢,那个时候还没有投射认同这样的概念,但是我们看到在这里,克莱因感觉到瑞塔把她投射成了一个可怕的、要对她做可怕的事情的一个可怕的坏女人,克莱因感觉到被拒绝。瑞塔有很多的防御,她要求出去,出去以后她知道外面有她的姑姑有她的妈妈,也不是关起门来在黑暗的地方,别人不知道的地方,可能对她做不好的事情,瑞塔在寻求保护。克莱因意识到这些,然后她出去,所以克莱因在这个地方扮演了一个坏的客体,被她认同了,当她认识到了,她就同意到院子里去了。瑞塔感觉到她的分析师没有那么的可怕,她的焦虑下降,这时候克莱因把自己理解的瑞塔的投射,她刚才认同的这些东西,她没有直接反驳说我不会,也没有说保证,这是很多新手咨询师或者不理解这个过程的咨询师,包括一些亲子关系或者夫妻关系,就会去做保证。我们会看到人际关系里面,亲密关系里面,包括一些演绎这些关系的影视片、小说里面,会看到很多的保证,保证不会对你做出那么可怕的事情,比如抛弃,比如伤害。我们看到克莱因就没有做这样的保证,她是诠释了瑞塔的投射,瑞塔感觉到自己的恐惧被理解了,她能够感觉到克莱因看见了她的无意识,就是张力非常高的一个很恐惧被迫害的幻想,把它无意识意识化了,所以瑞塔的焦虑得到了释放,她感觉到克莱因是一个可以交往的分析师,允许克莱因进入到和她这样的很近的关系里来,于是克莱因就可以开始工作。

当然在那个时候克莱因还不明白这叫投射性认同,一直到1946年她才开始把所有的个案,她在里面的经验她的思考写成了文章。如果大家对这个个案以及克莱因其他的个案感兴趣,她有一本书被台湾翻成台版的《儿童精神分析》,可以去读它里面的很多有趣的个案,瑞塔的个案,迪克的个案,都非常有意思,这就是我们看到的投射认同。

那么谈到投射性认同,我们就必须要来讲什么叫做投射,如果不理解投射我们就不知道什么是投射性认同。投射是一个防御,还是一个很原始的防御机制,大家读克莱德曼《101种防御机制》会读到。在我们学精神分析的时候,学其他流派的心理治疗的时候,防御机制这个词已经被心理学界的人广泛地接受了。那么投射是一个什么样的防御机制呢,投射是个体内在世界里,他不能忍受的,感觉到被威胁的自体的一部分和自我的一部分,自己不能忍受不能接受,不能在自己的体内存在,因为会造成难以忍受的焦虑和被威胁的感觉,被摧毁的感觉,会造成自体的破坏或者是崩溃,就把这一部分在无意识里project投射或者放置出去place。放到哪里呢,放到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团体、组织或者是机构,甚至是所有的外在世界里,投射是精神分析性的客体关系心理治疗中一直要去敏锐的觉察到,要反馈给你的来访者,去分析TA此时此地移情。我们要分析TA投射出来的内容是什么,TA是用什么样的方式,那个时候TA的感觉是什么,哪些是TA不能够意识到、觉察到,或者是不能够忍受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自我和自体的一部分,是要把它分裂出去的。另外一个防御机制——分裂,因为自体会感觉那完全不是自己的,完全投射到别人身上去,所以我们会看到在我们的个案中或者是我们的朋友里面,或者是社会上,就会看到一个人谈到他的太太,她真的是蛮作,她的要求特别的高,她总是无缘无故的啰哩吧嗦,用武汉话说就是非常lu lián的人,她是一个难以讨好的人,或者她是一个挑剔的人,或者她总是哭,还有脆弱。

我们现在感觉好像投射出去的都是坏的,负性的部分,其实有时候有的人不能忍受的是在另外一些人看来是好的部分。大家可能有一点诧异,比如一个人TA不能忍受这个有力量(就是能干),我们中国人常常说TA很有毅力或者很坚强,很有力量,TA就会把这一部分投射到另外的人身上去。比如我们读到的故事,灰姑娘被一个霸道总裁所拯救,这个力量,财富,因为TA不能忍受财富,TA也不能忍受力量或者有能力,TA会把它投射到另外的一个人身上去,这个人又用粘附的方式去跟这个人待在一起。TA永远不要去内化这一部分,这是TA不能忍受的。所以我们会看到一些很奇怪的,一个人在上班另一个人在家里做全职爸爸或者是全职妈妈的状态,TA可能是不能忍受自己可以去赚钱,另外一方不能忍受去抚养一个孩子或者是来承担家务的这种焦虑,他们就匹配的,就是互相的投射认同,把这一部分投射到另外一个人身上去,所以投射的东西不一定都是坏的。比如作为教师,我今天在这里就是很自恋的认为我是一个老师的身份或者是一个演讲者的身份,我自认为我在这个投射性认同的概念上,有一些经验或者是有一些理解,我在这里好为人师,那我把这个师的部分,我是能干的部分,就是让大家来认同我。大家来过来听讲座,可能也把这种知识的部分或者是理论上理解的更多的或者是临床上更有经验的这样的一个好的形象,也会投射到我身上,也会把比如说有好的天,蓝天心理是一个好的、专业的心理工作室,我们把这样的感觉或者是想法,投射给大家,希望大家去认同,大家认同了才会来听这样的一个讲座,或者是今天来一起讨论,如果不认同这个过程就完成不了。

所以我们看到投射性认同非常有趣,这个词是弗洛伊德最早写到精神分析理论中的,投射基本上可以一个人完成,是一个人内在的东西的外化的表现,投射给别人。投射认同,至少有两个主体来完成,一个投射者,一个认同者(接收者 receiver),是人际关系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交流的方式。我们待会会谈到比昂,他会把投射性认同的概念进一步的发展。至少在精神分析的早期,在最早的时候,在克莱因那个时代会觉得,投射性认同是一种潜意识操纵的手段,不经过意识层面。投射性认同有几个部分,首先有一个个体,或者我们称为个体,TA需要把TA觉得不能忍受的一些感觉、想法、情感分裂开来,投射出去,这是第一个过程。投射的内容就会到这个接收者这里,接受者会去认同投射的内容,我们就看到建立了一个关系,接受者认同了这个被投射的内容以后,再被诱导出来符合这个投射者投射内容的感觉、想法、情感、行为,投射者又把接受者所诱导出来的这些东西再内摄进去,我们看到这是一个完整的投射—认同—内摄,就完成了一个投射性认同的过程。

那么谈到投射认同,经典的客体关系理论就会谈到有四种主要的投射认同的方式。依赖的,权利的,色情性的,还有迎合性的,其实投射认同并不是克莱因发明的,她发现了这个。我们回头去看,投射认同在我们中国文化里面也有很多,只是我们没有用这样的词,没有用这样的概念,其实是非常广泛的。比如我们耳熟能详的成语——疑人偷斧,这是一个投射的过程。比如我们的三十六计,基本上都在玩这个过程,如果你投射出去的东西对方认同了,对方之后发现是一个计谋,就非常地懊恼,当然这个是上升到意识层面,一个认同的人TA可能是在那个地方引起了TA这样的行为,就是在军事上或者是在商场上,所以大家要研究中国的投射认同可以去读一读三十六计,你们也许可以把它分析出来,写非常好的专著。

还有我们很多的古典故事,都是在讲着投射认同,比如说大家很熟悉的四面楚歌,当年一代英雄项羽打到垓下跟刘邦,他的军队明显就是刘邦打不赢,刘邦没有办法非常的恐惧,于是刘邦的大臣给出了一个主意。因为项羽的士兵都是在楚国招募的军人,非常有战斗力,而且他的人数、装备都远远高于刘邦,刘邦是必败的一场战,但是刘邦在楚地招了一些百姓,在决战之前的晚上就唱着楚国的歌曲。那么投射的是什么呢?项羽的部队听了歌曲后,非常的感伤,想到家里的妻子、父母、儿女,这些很温暖的东西是很难有战斗力的,因为那种杀戮的感觉和冲动就会下降。另外,是引起恐慌,通过这个方式去传递,暗示项羽的部队我们已经把楚地给灭了,你们的父老乡亲都已经在我们的控制之下,不然我们的军队里哪有这么多的楚人唱歌呢。项羽的部队于是非常的恐慌,我们的家乡已经被这个刘邦打下来了,那我们还在这里战斗有什么意义?于是大量的人在战前就逃跑了,士气也很低落,垓下之战项羽大败。

我们看到其实项羽也用这些,他有一战被称为破釜沉舟,项羽的部队本来处于劣势,项羽让士兵把船沉了,做饭的锅砸了,没有退路必须战斗,如果不战就得死,所以有了非常多的勇猛的精神。因为是背水一战而且破釜沉舟,于是胜利了。这也是投射性认同。还有大家非常耳熟能祥的诸葛亮的空城计,在各种戏曲里非常有名的,诸葛亮已经在城里没有多少兵了,但是他表现得很镇静,打开了城门,这让老狐狸司马懿非常的担心。他投射出来的是:你看我这么镇静,是因为我这里将精兵足,我准备好了我还开着城门,你进来我就打死你。造成司马懿非常恐惧犹豫,拔军逃走,以为对方是很多人。这就是有意思的一些控制,包括我我们去读三十六计,读这些古代的故事,包括现代的故事,会看到很多非常有趣的,如果我们理解了这些概念,以后你们想写文章或者是想分析某个东西,去写你们自己的公众号,拿几个出来分析,其实我们祖国的文化是一个宝藏,包括笑里藏刀、围魏救赵,其实都是。

我们现在来看这四种大家比较多见、比较典型的投射认同的四种类型,第一种是依赖,依赖有时候不能觉察,有时候我们会看到一个人,TA可能会在关系中呈现出:我不行,没有你我不行。当感觉到我们自己非常的卷入,有很想卷入的这种感觉,不帮TA我们就会有很多愧疚,见死不救,很残忍,那我们可能要敏锐地觉察一下,观察一下,思考一下,不要太快的卷入,是否对方在使用依赖的投射。一个无意识的防御过来,给我们的感觉是TA非常无力,非常脆弱,非常需要帮助,这是一种非常控制的感觉,在那一刻会觉得如果没有帮TA你就是一个坏人,你就是一个不善良的人,可能这个时候就是一个依赖的投射认同。在我们的关系中也会看到,很多时候我们的政府也蛮辛苦,管得太细了对吧,还管发口罩,还管压着你社区干部要压着你去做核酸检查,或者是隔离,这个地方就是:我没有你我做不到这些,没有办法。我们会看到这些人投射出来的东西政府认同了:没有我的管制,没有我的协助,没有我的严格,你是不可能做到自己管理自己,或者自己能够在自己家里隔离,或者是很自觉的。然后这些人又会去抱怨政府给的不足,一旦没有了,或者不符合TA想象的那么多那么充足那么全面,政府又会被投射成一个坏的、迫害性的、控制性的形象。政府的社区工作人员或者是志愿者也会觉得非常的愤怒和痛苦。所以我们这一次在这个疫情后的电话访谈中就会发现一部分人会抱怨:我得到了免费的救治,但是我还有一些东西没有解决,比如说我孩子的工作,或者是我们家的经济困难,或者一些其它的问题。让志愿者以及社区工作者都会觉得非常的苦恼,传递出来的是自己内在里非常的匮乏:我没有你的帮助我是完全不行的。这是很常见的,这使得帮助TA的人,如果没有觉察就卷入进去了,开始的时候没有设置好边界,卷入进去了就会感觉到被勒索,很愤怒。我们中国还有一些古语,比如说升米是恩人,斗米变仇人,也会感觉到这些人很贪婪。

依赖是一种控制。在我们日常的关系中也会看到,有时候可能不太觉察,比如在治疗中,咨询师会报告说这个来访者的声音非常的小,咕噜咕噜的在喉咙里根本就听不见,治疗师就很累,不断的要去问:你刚才说你爸爸?你上小学的时候他不在?哦,不是,是他跟你妈妈很困难……治疗师要不停的去问,非常的辛苦,也不知道自己理解的对不对,听到的是不是来访者想要传达的。我们会看到在这个地方就是这个来访者非常的控制,TA讲了两个故事,一个是TA语言层面的故事,让治疗师非常辛苦的去听而且非常的不确定自己听到的对不对。另外还有一个故事,TA在传递:我非常的弱,我讲不清楚,我的发音都不能够让别人听到,非常困扰而且非常不确定别人对我的故事感不感兴趣。这里非常强的施受虐,可能很多人不会意识到这是一个施受虐,这使得TA在虐待TA的咨询师,而TA的咨询师不得不用一个婴儿的妈妈对待婴儿的方式来跟TA交谈,想要去理解TA,相对来说这就不是一个让治疗师轻松的或者更好理解的方式。这个来访者在这里用这样的方式呈现,其实TA讲得清楚,当然得等到来访者自我的能力要好一些,自体要稳定一些,TA是可以说出来的,但是你去跟TA讨论这个,TA可能会说:我胆子很小,我很怕。其实这是TA意识层面的,无意识层面里TA其实传递的是依赖的部分:我的故事是需要靠你像婴儿的妈妈那样投入和努力,才能听懂的,对于讲我的故事,我是不负有责任的。那我们再看另外一个没有这部分依赖的,TA可能来了以后很清晰的讲TA的故事,这使得咨询师的工作就没有这一部分。这个不是用语言,如果我们不去注意到那个治疗情境,包括我在督导中也能感觉到,仅看文字,是看不到的,TA是通过治疗师和在咨询中这种态度才能感觉到的,所以这是非常有趣的,而且这才是真正的着重要去理解和督导的部分,然后再反馈给这个来访者,让TA觉察到自己。

有一些来访者来到治疗室里很胆怯:刘、刘、刘医生,我、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这种情况蛮常见的,其实这个地方也是,TA在这里表现的就是非常多的“我是不行的”,包括我来问问题我也是不确定的。TA的意识层面是我是很小心翼翼的,我很害怕得罪了,那么这个地方投射的治疗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呢?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治疗师就被这个来访者投射成一个随时会变成妖怪,会严厉的拒绝TA,羞辱TA,贬低TA,抛弃TA的这样的一个坏妈妈。所以在治疗时,我们会把自己放空一点。要是在关系中你的同事天天在旁边跟你这样说话,你都烦死了对吧,因为你会很辛苦。这就使得治疗师需要去做什么?如果没有觉察,我们本能的反应就会去安抚TA,这是如此可怜的、脆弱的、无力的一个人,TA要把这一部分投射出来,如果你不去安抚TA,好像就不能跟TA建立关系一样,当我们去安抚TA的时候我们就上当了,就认同了这一部分。所以所谓精神分析或者客体关系,我们基本上不那么在安抚这个地方工作,我们会看到很多的治疗,有的治疗师也好病人也好,会说:哎呀这个东西下不去。因为很多时候就停留在这里,你要去安抚,病人也感觉到好一些,但是这个关系就深入不下去。

那怎么深入呢,就是去看到这里面的投射认同,看到里面的移情,解读出来TA内在的剧本,TA的客体关系模式是什么,然后用客观的分析性的语言反馈给来访者,让TA去觉察到自己投射出去的是什么,自己想诱惑别人什么样的反应。如果别人没有被诱惑出来,这个来访者感觉到非常的挫败和失望,你就真的成了一个迫害者,是冷漠的、无情的。这是依赖,它在我们的治疗室里还是比较常见的,包括在我们的亲密关系和人际关系里面,我们会看到国内前几年好多电视剧就是写的这样的投射认同。

我们再来看另外一种权利的,权利跟依赖几乎是可以建立起这样一个投射认同的关系,权力的来访者通常传递出来的信息跟依赖不一样,是:没有我你不行,你没啥用。这个常常会让接收到的人,就是认同的人非常的不舒服,权力者常常就是要把TA自己不能忍受的无力的、无能的这部分,投射到比如TA的配偶、子女、学生、下属或者是一些朋友这样的关系里,TA跟依赖就是造成了那个去照顾TA的行为不同,TA可能会出来的行为就是顺从,这个也蛮常见。有些来访会常抱怨TA的父亲是这样的人,或者母亲是这样的人,或者是照顾TA的祖母、奶奶是这样的人。现在很多的家庭是由外婆来照顾的,所以外婆成了经常被抱怨的一个人,还有TA的老师、TA的上级,TA们是控制TA的人。TA会说:我一听她说话,我一走近她,我都感觉到那个心慌、心悸,我感觉到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我就瑟瑟发抖很痛苦,我刚分到这个学校,一群新老师里为什么就派给我麻烦的困难的任务、盯着我吼。TA也很痛苦,这一类人常常占到我们治疗室的三分之二,因为TA们感觉到非常的痛苦,那么TA也会投射给你,我们治疗的那个timing治疗时机是什么,你会感觉到被TA投射成这样一个控制性的人物,让TA感觉到痛苦开始攻击你的时候,你也感觉到很多的愤怒,感觉到这些东西你不再认同,然后你把这些反馈回去给TA,这是非常有意思的。

还有第三种色情性的移情,色情性的移情其实还是蛮多见的,在这个色情性的投射认同里呢,投射出来的就是我在性上面、性的感觉、性交、性生活上或者性的味道上,是对你有意义的。我们会看到这样的来访者,经常报告的是TA在关系中被别人性骚扰,包括TA性的投射对象非常多,然后你有时候会觉得蛮奇怪,这个人要交男朋友,TA总是觉得男朋友对TA非常的不好就分开,但是你跟TA还没有讨论TA就分开了,然后过一段时间你很诧异TA很快的就跟这个人发生性关系,TA每一次都很快的跟交往对象产生性关系,然后只有在这个性的基础上,TA才觉得可以去发展其他的关系。甚至太认同这个的人可能会以性为职业,所谓的性工作者,无论是同性还是异性。还有一些TA们没有成为性工作者,但是你看到TA所有的这些关系或者自体的稳定都跟性有关,只有在性上面有关系TA才觉得能跟别人建立关系。这种来访者在治疗中也会让治疗师感觉到这种性的味道,TA可能会诱使你去成为一个TA跟TA的配偶或者性伴侣之间的这些暧昧或者性生活的一个旁观者,包括TA也希望对你有这样的一些引诱。我们如果没有觉察到这一部分,就会卷入到这个关系里,甚至我们会看到一些国内外报告很严重的,所谓的色移被报告出来,因为其他的就没有那么明显被来访者或者同行体会到这是违反伦理的,色情性的违反伦理的,就是会更多的报告出来,我们会看到有一些通告,就会报告这个。

还有一种就是迎合,有时候是非常微妙,迎合在我们中国的文化中是非常非常普遍的,因为我们中国的文化,所谓的顺、所谓的孝,其实强调的是迎合。就是你去满足别人的要求,只有我对你是有用的,我才觉得这个关系是可靠的,我可以控制。它传递出来的就是这种自我的牺牲,就是这个感觉,TA希望得到的是接受者去欣赏TA、赞美TA。讲到这里我就想起一个例子,一个女性来访者来抱怨她的婆婆,说:“昨天发生了一件事非常的不舒服,但是我又不明白我不舒服在哪里”。她说婆婆要去看她的同学,婆婆同学的家是在很远的地方,儿媳妇住在一个大城市,儿媳妇怀孕了,婆婆是从老家来帮他们照顾他们,因为还没有生产,没有那么多事,婆婆就说去看她的同学,儿媳妇就想到婆婆没有工资就给了婆婆100块钱,说你打的去打的回。婆婆就拿了这100块钱,就是儿媳妇给了钱,婆婆也拿到了。等到儿媳妇下班,发现婆婆很晚还没有回来,就很焦虑,婆婆也没有手机,等回来以后婆婆就跟儿媳妇讲:“我坐公汽去看同学,路上我就发现公汽驶过的地方有一个蔬菜批发市场,那个地方蔬菜非常便宜,回来的时候坐车就坐到了蔬菜市场,用这100块钱在那里批了一些蔬菜,又新鲜又好,回来的时候就坐公汽回家,公汽坏了”,然后婆婆就拎着很重的蔬菜走了好几公里路到家,非常的辛苦。婆婆就一直抱怨,很累太累了。这个来访者就觉得非常的郁闷,她说:“我明明对婆婆是好的,我希望自己是个好儿媳妇。我告诉她不要舍不得打的,还专门给她100块钱让她很轻松很体面地去见同学,然后再回来,结果婆婆买了一大堆家里根本吃不完的蔬菜回来,不仅仅晚饭得我做,她还一个劲抱怨,我成了一个坏媳妇,很郁闷”。我们学了这个迎合的投射性认同,我们就看到这个婆婆在做自我牺牲,我不要舒服地到同学家玩,同时也在说着我是很会过日子的,你看我还走回来,我很辛苦,我很能干,我思考很全面,我没有用你的钱,我把你给我的钱又还给了你们。儿媳妇非常的郁闷和愤怒,但是她又不知道怎么来跟这个婆婆讲,婆婆也很不满意,她认为她的行为、她的牺牲没有被看见,没有被肯定,然后彼此之间就有很多的不满意和戒备。儿媳妇觉得你还拎着这个菜,搞的邻居上上下下都觉得我有个好婆婆,好像我是非常不懂事的。我们看到这里面就有很多的困扰,ok,这就是很典型的一个迎合性的投射认同,彼此双方都不满意。

这就是我们常见的四种,在我们的治疗中和日常中就会有更多类型的投射,有时候可能投射出来的就是自体和自我的一部分被分离出来,但是自己完全不觉察。有时候是一种情绪或者几种情绪,比如说哀伤,有时候我们会看到来访者讲着非常痛苦的经历但是没有哀伤,治疗师却感觉到很哀伤,因为来访者的家里面是没有哀伤的空间的,哀伤在TA的家族中是一个非常懦弱,非常讨厌,非常被嫌弃的情感,TA没有办法去哀伤。大概是在上周,我有一个来访者,她家里是经过了很多的创伤的,爷爷是反动学术权威,爸爸是右派去蹲牛棚,她妈妈作为右派的家属,本来是科技工作者,但是去电影院看大门,最后从文化馆里看台球这样一个职位退休。来访小时候也因为是右派的孩子被打,她谈到那些很可怕的经历她的妈妈情绪非常的不稳定,她感觉到很多的无意义感。其实她是非常优秀的。她来做治疗,说我完全不觉得科研有什么意义,我就不想写论文,她生了一个小孩,她的婚姻也很多的困扰。在治疗中听她讲这些东西从来就不觉得哀伤。最近因为我要放暑假了,她开始频繁的攻击我说:做了这么久的治疗,我把我想到的,记得的都告诉你了,我还是这样,我情绪稳定是因为我去吃了药,如果不吃药我还是感觉到我很多的愤怒,而且这个愤怒是以前我没有觉察到的,是一直到我七年前结婚我才能感觉到的。然后当我复述到这个,我说:“是的,你讲到很多的东西,你和你家族的经历里有很多的创伤,很多被否认、被贬低、被抛弃、被霸凌的感觉。这种被抛弃的、无意义的感觉,很恐惧,然后因为你不要被认为无意义无价值,你过度地去牺牲自己”。她的人格结构里面是有非常多迎合的部分,比如说她在国外求学的时候,她的奖学金都很高,在国内她到现在都不买房子,因她当时拿到那个钱攒了钱就给她的父母,父母就说我存着以后给你,父母就一直要给她,她就不要,当我们去讨论他们为什么不买房子的时候,她就说一个太贵了买不起,第二个我很担心我的父母要搬来跟我一起住,我现在住个小房子蛮好,他们没有理由要来跟我们住。她意识层面的防御就是换大房子,面对那么可怕的父母我完全没有办法说不,那么只有用这个很小的房子去说不。生活的很痛苦,没有办法去享受与自己很高的智力、很好的社会化的功能相匹配的生活。但是当我去讲她这一部分的时候,突然就感觉到她的动容,我说感觉到你好像有些哀伤,她说我没有觉得我哀伤,但是我注意到我掉眼泪了。就是经过一年多我们的共同工作,她说我很奇怪我掉眼泪,但是我没有觉得哀伤。因为是视频治疗,我说即使透过这个视频,我都能感觉到你的哀伤。她这个时候才开始了有哀伤的位置,有一个哀伤的空间在我们这个治疗室里,在这个治疗关系里是允许去感受,而且很安全的去感受到的一个感受,有时候我们会把来访者已经非常不能忍受的已经屏蔽掉的感受,让它慢慢的回来,这个过程也叫整合,她就不用成为一个隔离的人或者是充满了很多恐惧的人,她的这些感受就可以丰富她自己,不再觉得自己是一个boring ,是一个很无趣的人,这在治疗中是一个很感动的时刻。

那我们再回来看,日本很有名的河合隼雄到中国来讲过课,不知道大家听过没有,他有一本书里的一个案例,河合隼雄在这个案例中谈到,他有一个病人突然非常猛烈的攻击他,羞辱他,病人说在讲哀伤的事情,觉得河合隼雄完全没有哀伤的感觉,不能共情到他,他说这什么狗屁治疗师呀,然后就辱骂。河合隼雄就反省到自己确实就是没有哀伤,等病人停止辱骂后,这个病人领悟力还不错,说我注意到这是我第一次可以去骂一个长辈或上级。他有一个很冷漠无情的高高在上的父亲,他是不敢去攻击的,因为河合隼雄的稳定,河合隼雄这样抱持的态度,他在骂的过程中,他可以允许自己释放而且释放的过程中,河合隼雄并没有因为被投射成是一个坏的,就像他辱骂的无情的冷漠的糟糕的治疗师,感觉到要跟他去辩解,这是治疗师常常会有的反应或者我们在人际关系里,不是你说的那样或者是怎么样,咨询中一定不要有辩解甚至是吵架。然后河合隼雄也意识到了,跟他解释说:“非常棒,你注意到我刚才认同了你,我无意识里扮演了你描述中的那样一个冷漠的,糟糕的可怕的父亲,但是又跟你那个父亲有一点不一样,你在这里感觉到一些安全,你可以来表达”。并且他的表达没有被惩罚,没有被抛弃和羞辱,这个时候他们就到了一个新的状态,这个病人感觉到可以表达愤怒,这个安全是可信赖的稳定的,他在这里表达的是可以被理解和接受的,他在这里所有的这一切治疗师并不是要去见诸行动,像他内在里投射的那样,而是利用这些资料来更好的理解他。那么这个过程就是我们说的对于投射认同包括移情的一个反馈和诠释,这是客体关系心理治疗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投射性认同在克莱因这里得到了很好的阐述,克莱因后面的治疗师、精神分析师就一直在发展这个,比如说科恩伯格,很有名的客体关系的配对现象,它被用于治疗很重的精神病人,包括边缘性人格障碍等。科胡特,罗森菲尔德,布瑞腾这些精神分析师就把它继续进行扩展。在克莱因后面的精神分析师对这个投射认同概念的进一步的研究和实践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去提到一个人——比昂,克莱茵是研究内在世界的,很多无意识的幻想是婴儿把内在世界投射到外界,在比昂看来除了投射性认同会成为克莱因说的这部分认同是一个防御机制以外,比昂还会认为是一个交流的手段。他把投射认同分成了两类,一类就是病理性的投射认同,在病理性的投射认同,他完全是作为一个防御机制,因为婴儿或者有婴儿结构的这样子的人,虽然人长大了智力增加了,但是人格结构里还是有着婴儿的这部分的,他是一个病理性的,是一个排空性的,也不管外界是什么就全部投射出来,去保护内在里非常脆弱的自体,因为他不排出来,内在就会崩溃掉。比如说精神病人,比如说一些内在有婴儿结构的人。

比昂还谈到,投射性认同是作为一个交流的工具,在他看来任何人之间的交流其实都存在投射性认同,就有更多人际关系社交的意义,投射性认同有很多好的坏的部分,交流本身就是一个投射性认同,或投射性不认同的过程。比如我今天把这样的一些概念可能有一些老师没有听过,或者是理解的不是那么清楚的,那我把它投射到你们这里,待会儿我们还有一个环节就是讨论,你们又会还回来,然后我们在这里反复讨论,又让我很好的去思考这些东西,这个过程就可以反复,它成为一个交流的工具。

随着比昂对投射性认同的研究,他引入了一对新的概念——容器和被涵容物,投射认同就不光是一个防御机制了,还是一个心理过程,是心理元素的转化,就更多了。什么是心理元素呢,在比昂看来有一个叫β元素,就是精神病性的或者是婴儿的、有很多投射出来的东西是没有意义的,混乱的,吵杂的,没有没有办法形成意义。这个投射认同的内容在我们看来就比克莱因说的要多得多了,可能是这些感觉、知觉、觉察以及思维的片段,已经被分裂得很碎的,包括一些很模糊的或者是没有办法形成概念的东西或者是思想的东西的一股脑的,它就是β元素,没有办法形成意义。这个在我们跟很重的来访者或者是跟婴儿工作的时候,就是我们当妈妈的时候,你会观察到这样的感觉,你完全不不知道TA在说什么。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感觉,跟有一些人在一起你会觉得思维流畅,很棒,交流也非常的流畅,彼此都很兴奋觉得很有意义,讨论也很有成效。有一些来访者或者是有一些人,让你感觉到自己都变傻了,因为他投射了太多的β元素来,又是一个过度的使用投射认同的方式,这些东西他完全涵容不了都投射给你,你跟TA呆在一起的时候感觉工作非常费劲,自己的脑袋也转不动了的感觉。比较常见的比如婴儿或精神分裂症患者,我们这个民族越来越对有一个婴儿感觉到很焦虑。我们拥有全世界其他国家都没有的职业——月嫂,原来我在一些小组当翻译,去做婴儿观察,外籍的老师督导时就问月嫂是个什么人呐?在他们那些国家的文化里面就没有这样的职业。我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职业呢,就是父母对于自己养育一个孩子感觉到太大的焦虑了,没有办法忍受的焦虑,所以他要把这个功能外挂,投射到月嫂身上去,由月嫂来保护。还有一个就是我做完这个月子,我就会养育孩子了,当然也还有月子完了还要继续请月嫂的,我们就看到月嫂现在跟我们最早的感觉好像还不一样了,那个时候伺候做月子的那个人叫月嫂,现在就发现月嫂会管得越来越长。为什么婴儿家里会要请月嫂呢,婴儿这个时候有很多混乱的,很吵杂的,很难去被理解的一些东西,TA又非常的脆弱还不能表达自己,因为婴儿和妈妈的交流是非常困难,是需要妈妈有一部分的功能要切断跟外面的联系,所谓的一孕傻三年,这时候很多的理解就要退行到跟婴儿同频的理解上去,你才能够做一个好妈妈,这一点在温尼科特的《婴儿与母亲》这个书中就讲了很多,包括比昂也讲了很多,凡是讲客体关系的都会讲到这一部分。这个就有大量的β元素的投射,比昂就非常强调每一个人出生的时候其实就像一个精神病人,TA是很混乱的,无序的,吵杂的,难以理解的,甚至是没有意义的。TA需要一个有着相当的心理能力的母亲(容器)去理解到婴儿的这些,提供一个把这些β元素吸收过来,比如婴儿在那里哭,在那里哼哼,或者是婴儿在那里就是反复地扭,很绝望的哭着,把这些理解了以后要把她这些焦虑、愤怒、攻击涵容进,用比昂的词就是把它都接下来,温尼科特在这里用了一个词叫做“抱持”,大家去理解“抱持”这个底下是没有底的,涵容就是有底的,是兜在里面,更安全一些。

婴儿的情绪,这些意义,理解了以后经过妈妈的α和β这样心理元素的转化过程,她理解了以后:噢,就是要吃啦,这是还没有吃够,这是冷了,这是饿了,这是孤独了,就这是害怕了……然后再还给婴儿,比如给TA足够的奶,给TA加衣服,给TA换尿布。所谓的α功能就是把这些吵杂的,无意义的,混乱的,婴儿投射过来的β元素,作为一个容器吸收进来,理解了以后再转化成婴儿真正的需要,比如奶,比如干净的尿布,还帮TA换上。这一定是跟婴儿的能力匹配的,妈妈不会说:你自己换个尿片。提供给婴儿一个舒适的,安全的,稳定的,可信赖的环境,帮助婴儿慢慢地去理解:哦,我那个难受的感觉叫饿。因为妈妈在做这些的时候还会伴随着语言,所以还回去的这个就叫做α元素,就可以在语言层面,在象征层面,尤其是在语言层面来交流了。比较原始的,比较重的病人或者是比较原始的婴儿的状态是没有这样象征的能力,语言的能力,所以就更多地使用这种排空性的投射认同的方式,也就是用β元素的方式跟TA的妈妈,跟TA的治疗师来交流。比如在一开始讲到的克莱因的小病人瑞塔,她就是不用语言来交流。

随着一个人的人格结构,情绪的发展,心智的成长,TA变得越来越能够使用象征,变得越来越能够用语言来叙事,来和外界发生交流,而不再去使用原始的投射认同的方式,病理性的投射认同方式,这个人就成长了。 现在在国际上包括在国内,我看也有引入叙事疗法,叙事疗法在很大的程度上也是在帮助学员,觉察并使用叙事的方式而不是用这种病理性的投射认同的方式去和人交流,它是团体来成长的一个很好的工具。

我们讲到这里,投射认同的一个发展差不多就讲完了,很有意思,在我们的客体关系心理治疗里,其实很多的时候就是在去觉察,去观察,然后去反馈和诠释我们观察理解到的这投射认同的内容,就是客体关系的治疗做得那么长,有时候反复的,有时候会感觉到很挫败病人很愤怒,所以其实客体关系的治疗不太怕病人很愤怒,这些东西都是有意义的,这是非常好玩的一件事情。

当自己不那么脆弱,就是所有的人其实TA在这个自体还能够涵容自己的这些β元素的时候,或者是糟糕的感觉的时候,自体也不会过度的使用投射认同,一定是自体感觉到受到威胁了,才会去过度使用。因为过度的使用投射,个体也会觉得很累,非常的辛苦,而去接受的人也感觉到非常的辛苦,彼此都很痛苦,这个关系迟早都会破裂。所以我们会看到婴儿哭累了闹累了很迅速的就睡觉了,或者一些病得很重的来访者,TA在大吼或者是过度的无意识的投射认同以后,TA来告诉你:我非常累,感觉到很耗竭。当我们听到这些抱怨的时候,或者是自我的描述的时候,可能就要去注意TA是否过度地使用了投射认同,使用了哪一些投射认同。

提问:

1、如果一个人从小被忽视是不是容易产生出投射认同?

卢林:嗯,是的。但是一个人从小被忽视的话,TA很容易担心,TA内在里很容易产生这种被排出的感觉,被忽视的感觉,自己是没有意义没有价值的感觉,那么TA可能就会把这种感觉也会投射给外界,TA也会忽视很多事情,然后TA也很担心被周围的人忽视,所以你会看到在TA的这个感受里面,是一体两面,这两面都是有的,既担心被忽视还会很容易去忽视别人。而且不光是这个从小被忽视的人容易产生出投射认同,我们刚才在讲比昂的时候我们就发现,投射认同这个概念从容器和涵容来说,现在已经是非常的普及了,我们每个人都在使用,只要这个投射认同不被过度地使用或者投射出去的东西不是特别强烈的那个性质,或者很糟糕,其实对关系都是有意义的,它不会导致关系那么的紧张。


2、夫妻之间的投射认同

卢林:是的,夫妻之间,亲子之间,还有治疗师和来访者之间,上下级之间,亲密关系这里面是最容易用投射认同的方式来交流的,比如对自己的敌意不觉察的一个先生,他可能在无意识里面就经常的去激惹他的妻子,他的妻子感觉到被激惹,然后他又感觉到妻子的这个被激惹是妻子是对我有敌意的,这些敌意就变成是妻子的了,他可能会回避,比如不做声、转移甚至是不回家,妻子也找不到这样的一个人来吵架或者是来讨论,这个关系就会变得越来越少疏离。直到有一天妻子忍不住了开始吵架,先生就会吓一跳:你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这不都是听你的吗?他们就会发生这样子的吵架,然后好一阵,但是过一段时间会发现他们又不行了。

讲到这里我就想到现在很流行的一部剧《三十而已》,我也在看这个,里面有大量的投射认同,投射出来很多的东西。其中三个女主角之一的钟晓晴,她跟丈夫陈屿之间,这个丈夫心里是有很多敌意的,恐惧亲密,在妻子看来他会有很多的冷暴力,不断的用这种方式去激惹妻子。比如我们看到那些分镜头,他晒衣服就晒他一个人的,他很多的东西就是默默的让他的妻子感觉到很不满意,觉得这个人对自己是不关心的。然后我们去看这个太太,太太是个迎合型人格,在单位非常讨好很难说不,通过自我的牺牲去满足每一个人。在家里她的妈妈也是一个讨好的,要过度地卷入到她的女儿女婿的家庭关系中,然后用讨好来感觉到自己是有价值的,有意义的,钟晓晴和陈屿,尤其是陈屿觉得难以接受。而且他是在一个关系很疏离的家庭长大,他对于太多的紧密的关系完全不能忍受,太太是一个被过度关注的,跟母亲完全没有分化的状态,她的这些东西比如说孤独,亲密,要求被看见,投射到她先生身上,先生感觉到这是一个很作很挑剔的太太。


3、卢老师好像也很顺从比昂、温尼科特的权威,这让我有点生气。

卢林:是,我想我们在学习的过程中,我给大家推荐一本书叫《inside life》被翻译成中文叫做《内在生命》,我跟很多人推荐过。里面会看到学习有三种方式,第一种叫粘附性认同,第二种叫投射性认同,第三种是内摄性认同,到内摄性认同的时候我们可能就会有更多的思考。我可能在这些理论的学习上面,从这个粘附性认同到投射性认通,我渴望到内摄性认同,我还没有到,哈哈。你提的非常的对,我可能被你投射成是个打卡,但是事实上我可能只是工作年数多一点,然后有机会到了一个比较专业的比如说塔维斯托克,可能认为它是一个圣地,就是精神分析的大本营,那里去受训了几年,这样的一个资深一点的中国心理治疗师吧。

谈到这里我就再投射一点东西出来, 回国以后呢我们是有一些翻译客体关系的书,也有一些来讲述客体关系的老师,比如李小龙啊,都讲得不错,然后也有CAPA,中德班,中美班,中挪班,包括北京的王倩老师,她们那个也在开一些克莱因学派的课。那么我这次做这样一个讲座一个是跟大家讨论这样一个很有趣的做精神分析客体关系没有办法错过的还是非常有趣的一个概念,投射认同或者说发展到现在叫做容器和被涵容物这样的一个概念。一个是分享,第二个我也在这里介绍一下,我们工作室已经开了两届的客体关系心理治疗的理论与临床研修班,感觉还不错,以前我们都没有做这样的直播,我们今天有点直播带货的意思,哈哈,我有点不好意思。那么我们第三期在九月份第一个星期二开始,我们一起来学习科胡特、比昂、温尼科特、克莱因、罗森菲尔德、费尔贝恩他们的理论,同时也有督导,我们邀请了我认为客体关系的理论和督导上很不错的我的一些朋友,也感谢他们的支持,比如说吴和鸣老师、 张沛超老师、徐凯文老师、吴艳茹老师,我们还在尝试着联系更多,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希望有更多的朋友对客体关系感兴趣,来一起成长我们的客体关系的理论以及我们的临床经验,我们聚焦在临床经验这里,大家能用这个客体关系的理论来指导我们的临床实践,帮助我们的病人,也帮助我们去提高我们的理论和临床的经验,我会觉得还蛮期待的,如果大家有兴趣,就来找我们的蓝爸爸/蓝妹妹报名。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然后非常非常感谢大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感悟分析

这些专业可靠的中国心理热线仍在工作

2020年初,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突然爆发,中国全国动员居家防疫,这使得心理热线成为疫情期间民众获得心理帮助最可得及最可行的帮助方式。

在国家卫健委疾控局、教育部等政府部门的倡导下,广大心理工作者纷纷在第一时间开出了心理援助热线向社会提供服务。

为使广大民众在疫情期间能够尽快找到适合的,有质量保证的热线,同时也为促进我国心理服务热线的规范化和评价指标体系的建立,中国心理学会临床心理学注册工作委员会(注册系统)、中国心理学会临床与咨询心理学专业委员会联合发起,由湖北东方明见心理健康研究所承办的中国心理热线服务调查项目于2020年2月15日启动,至2020年5月1日已经有 425 条热线参与了调查。

项目评价的指标包含热线工作场所设备、热线咨询员专业资质、服务规范、管理规范五个维度23个评估指标,调研筛选出并在过去两个月分五批对民众累计推荐了85条评分高热线。

随着国内疫情变化,部分热线已停止工作,为方便大家获得有效的热线信息,项目组将经过评估推荐且仍在继续工作的热线(62条)予以更新,热线排名不分先后。

项目组将于2020年底启动新一轮热线服务质量评估研究,针对长期工作热线持续进行调查与研究工作。项目进展信息会在注册系统微信公众号发布,请大家持续关注。

参与项目调查请联络项目秘书,程寅,邮箱:chengyin@dfmjxl.cn

感谢北京大学心理学院陈仲庚临床与咨询心理学发展基金、东方明见心理健康研究基金对本项目提供支持。

中国心理热线服务调查项目组

2020年7月13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7-08 20:21)
分类: 职业督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广告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