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人间不老。


                       

                                  微博

                                  饭否

                                  豆瓣                                     凉风                                     桀宴                                                                                                             




六月,蝉鸣始半夏生。

 

博文
(2013-02-01 17:18)
标签:

文化

分类: 未。

/一段故事的开始。/

一座城,一座自由之城,鲜活自由的记忆藏匿之处,一座城有一个象征,就像每个人有不同性格。一座城的象征是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们所赋予,是这个城市里的每一处建筑,每一个街口,每一扇门,每一扇窗,每一块地砖,每一条河,每一辆车,每一个与这座城市有着千丝万缕的事物所赋予的,城市是一个所有事物有机协调的整体,脱离了这些事物,它只能是一个毫无生气的个体,就算毫不残缺,脱离了人的城市,脱离了生动趣味的城市,只能是一个僵硬的死的碉堡,它甚至连废墟都比不上,废墟还能展现毁灭之后的那种壮烈,展现失去之后的那种痛心,凸显重生之后的那种神奇。我向往鲜活的城市,就像向往废墟一样。或者活的热烈,或者死的彻底,这两种状态一直是我所喜欢的。我以为一座城,两个人,便可以唱一出精彩的戏。一座有人的城,一座有爱的城,本来就不是那么好找。然而,我却在某个温暖的下午,闯进了这个在我行走途中的一座城市,它给我的体验是一种淡然无争的欣喜,是一种清新自然的流淌,我觉得这就是我一直所寻找的城,它能安放我片刻不能平静的心,它能包容我不羁而又奔放的心,它能安抚那些惶惶不得终日的扰乱,就像母亲在安慰一个从远方归来的孩子。我希望这座城能洗去那些过往的令人不愉快的记忆,也就能带来充满新鲜感的令人回味无穷的体验,我希望这座城是善良的友好的,而它所带我遇见的那些人也必然是可爱的。于是我就开始在这样一个城市里扯大旗唱大戏了,一个唱戏很无聊,就像一个人喝酒也很无聊一样。那种酒精上头而又无法大肆宣泄的感觉,就像嘴里塞了整整一大团棉花,酒全部被棉花吸收了,当时就是说不了话,发不了音。舌头被死死的困住,挣脱不开。哦,也许你会误会,我不是一个唱戏的,我虽然靠唱吃饭,但我不唱戏,在这样一个时代,谁还会静下心来听一出戏呢。所以我的真实身份是流浪歌手。流浪歌手,一个不能算是职业的职业,一个没有任何本事却为了生存不得不想出来的一个散漫的职业,从事这种职业的一般有两种人,一种是没有其他任何的本领,但是模样生的俊了几分,嗓子沙哑,五音尚可。一种是闲的蛋疼,却硬是要出来较劲,好像不折腾点事出来,他们就觉得特别对不起货到了现在的自己。而我就是后者,一个闲的特别蛋疼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