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方启华
方启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714
  • 关注人气: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作者的话

 作者:方启华,安徽无为人,80后

博文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名家名人

莫雷

民间学者、知识分子

胡发云

如焉@sras@.come

蒋方舟

从才女变美女

近水视点

太湖评论

龙应台

她的中国梦

柴静

长的很温柔,问题很辣

袁腾飞

还原一个真实的历史

韩寒

总所周知

吴晓波

大败局

吴家祥

期待他的大中华联邦

余华

兄弟要好好活着

博文
(2015-07-04 11:44)
分类: 散文随笔

回不到那一年

微信上初中兼高中同学刘宝银找我,说抽时间一起去看看初中的刘校长,还要顺道叫上潘芬同学。之所以是我们三个人是因为那年上初三的时候,学校做个个大胆的决定,让班上成绩稍好的一些同学留校晚自习,白天学校,晚上学习,为的就是提高升学率,可那会学校条件简陋,根本没有学生宿舍,于是学校的几个领导决定把留下来的“尖子生”都分散在各个老师家。我们三个很幸运的分到了校长家里,我和刘宝银同学睡一间卧室,这本来是校长的大儿子的寝间,只是大儿子去上高中了,不在家待。潘芬同学被安排与校长的小女儿无愁住在一起,每天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去上晚自习,晚上一起下班,回来还谈天说地,想想那确实是一段难忘的好时光。

人有时候总会心血来潮,这时的刘宝银同学就是,忽然想到了那段时光,便邀请我与潘芬抽空一起去看看老校长,说起老校长,自从2001年我们初中毕业后就一直没见过了,这些年我们混迹在城市,天南地北,连潘芬也是10多年未见,刘宝银后来和我一起上二中,2004年毕业后也未曾相见。想起这些蹉跎岁月不禁寒颤。至今记得那年刘校长教我们世界历史,我总积极的举手回答问题,校长也对我颇爱,每每让我回答,答对了一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随笔

榆木先生和他的漫画

第一次见榆木是在2014年夏天,在赵少刚的咖啡室“且听风吟”见到了正在画画的榆木,赵少刚引荐下,我终于见到了久仰大名的榆木先生,第一眼看去还是觉得我们的榆木先生长得有点着急,山羊胡子一撮,方方正正的脸,白白胖胖(不过现在不怎么白了)。而之前我是在新浪微博上和榆木相互关注了,从微博上看到他的画,也试着解读这个人,然而无论是从画还是从他发表的文字看我总觉得,榆木应该是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但,他有一个纯粹的心。可是第一次见面,经问年纪后我无比惊讶,印象中的那个中年男人其实比我还小,我真的有点匪夷所思。

我也将口袋里装着一本自己印的诗集送给榆木,少刚说将我的一些诗稿也给了榆木,说我的有些短诗画面感蛮强,让榆木试着画几张。榆木倒是手到擒来,我看着看着感到荣幸和兴奋,想起以前在微博上看到的榆木的画以及眼前的这些,我不得不敬佩起眼前的这个“老男人”,为何会如此的才思敏捷、出手成画,我问榆木:你是怎么画出来的?

榆木傻傻的笑了笑回答说:那这写诗你又是怎么写出来的呢?

我眼角一愣,忽然感到一种惺惺相惜似的,那种文艺细胞或者是与生俱来的,我写诗,他画画,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4 11:21)
分类: 散文随笔

城中客

从16岁独自一个人到县城读高中,我就感觉我将要离开那边生我养我的土地,从此后无论是学习、生活还是工作,我都将呆在这高楼耸立、车来车往的城市,多少次我想和这个城市融为一体,但又多少次总觉得自己格格不入,多少次想成为这个城市的一员,但还是觉得自己身上缺了什么,总是那么的孤单,只感觉心中有个洞,想找些东西来弥补,却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倒想把自己看作城市中的主人,但这城市从我一开始接触它,就觉得我是带着自卑来的,自卑在于自己生活在农村,尽管在很小的时候,我就梦想过将来我的家,会是一个大别墅,家里有电视,有空调等先进的生活电器,家里有沙发,我躺在沙发上安静的读报纸,这一幕在我总浮现在我的脑海,但我从来没想过我的别墅到底是农村还是在城市。

16岁我独自一人来到县城。尽管与我一样的农村人还有很多,在那个小城里我倒没感觉多少的失落,反而有种亲切感,高楼不多,大厦没有,只有一些简陋的面包车以及少量的私家车,可以买到任何你想买的,再也不用像农村一样,为了买几个农具生活用品一早就起来赶路,走十多里路,为的就是吃几个点心,尝尝美味。那些年,我和同学们穿行在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4 11:20)
分类: 散文随笔

两起事故

昨日庐州大雨,多条道路被淹,雨大路滑,拥堵不堪。余连祸两起,其一倒车碰后车,无擦伤,后车不让,乃叫保险,今日验车。其二停车侧刮,伤其尾,时夜深雨大,路旁无人,心中惴惴不安,左思右想,于今晨待车主岀,商讨之,赔付五百。呜呼,时运不济也,今闭关不回,以作检讨!

上面文绉绉的话是我写在手机记事本里的,下面用记叙文来为大家翻译一下吧。

上个星期六合肥大雨,下了整整一天,很多道路都被淹了,本来和一个大学同学约好晚上吃饭,看看时间六点出发,本来十分钟就能到达的路程足足开了一个多小时,接到了人去酒店,到酒店保安让停在停车场,外面还下着雨,于是整车的人都到达了停车场,这时候我老婆埋怨为什么不听在酒店门口,省得一车子人冒雨走路,我想想也是,那就倒出去吧。

由于车里人多,声杂,停车场光线又暗,我挂了倒档就走,好吧,只在0.1秒间,与后面一辆C5亲密接吻了,我刹车熄火,下车道歉,后面车主也笑嘻嘻的下车,我们在他的车子左擦右擦。擦不出半点痕迹出来,于是递根烟,道个歉,准备说说好话,看看对方能不能息事宁人。对不起,对方很坚决,下车笑了会给修理厂打电话,无奈修理厂下班,当我们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随笔

那人那酒那事那病那命

深夜里得到的一个消息——大舅病了,肝癌,早期,准备做手术。不用说了,这夜无眠。开始回想与大舅有关的记忆,各种片段,断断续续,零零碎碎散散,无从说起。那就从酒说起吧,不用想,大舅的肝癌与酒就算没有因果关系,也必定脱不了干系。

我们这一家,从外公开始,到大舅,到表弟,祖孙三代都能喝酒,一定要算,算上我和我哥哥兄弟两,几年前这几个人坐在一张酒桌子上,不用想也不用猜,两个字喝酒,一个字干。所以我时常能想到在外公家吃饭,喝酒的光景。我的父亲是点酒不沾,所以当他试着打断我们的豪情畅饮时,外公会岳父的身份压着他——小孩子喝酒,你吵什么吵!好吧,喝吧。两瓶啤酒不够就一个人三瓶,两杯白酒不够,就一个人三杯,三杯不够再拿一瓶白酒,外公唯一的担心是这一桌子的人今天就没喝好,

说到这些,我忽然非常怀念那些年喝酒的时光,比如我上班第一年带了两瓶好酒,腊月二十多号回家过年,必定要把大家喊到家,三个人喝两瓶白酒绝对不多,边喝边聊,边聊边喝,我悄悄的从我行李包里再找几包烟塞给大舅。

一切在六年前发生了变化,我的小舅,直肠癌去世,年仅39岁。自那以后,外公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分类: 杂文时评

 祝福希拉里,祝福蔡英文!http://www.zaobao.com/forum/letter/taiwan/story20150416-46936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杂文时评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中国人

    其实缅甸的炮弹不止一次落在中国的领土上,其实不光是缅甸,其实……远点就不说了,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报纸上那些说反华人的咱就不提了,看下面:2009年8月……缅甸政府军与果敢同盟军的战斗昨日仍在继续,云南省红十字会副会长何永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证实,一枚炮弹28日从缅甸落入中国境内,造成1人死亡,数人受伤。

    2012年12月30日晚,缅甸政府军和克钦独立军发生武装冲突,3发炮弹落入中国境内,未造成人员伤亡。

    而如今,缅甸军机突入中国云南落3发炮弹 村民4死9伤。你以为只有缅甸,你错了,还有呢!?还有朝鲜,2015年1月(前不久)朝鲜一名逃兵持枪闯入中国边境射杀4名中国公民 中方提出交涉(尼玛,又是交涉,还不算是严重交涉)……

     你以为只有朝鲜才这么干,不是吧…就连平常和我们关系处的不错的韩国人也经常来扣押下渔船,甚至是动武,这方面可能有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杂文时评

到底是什么让“全面二胎”始终难产?

毋庸置疑,人口和计生问题是两会最关注的提案议案之一,也是最近几年社会最关注的热点话题。微博和网络上,人口专家如易富贤、梁建章、“人口学” 等始终不厌其烦的罗列一堆与生育率相关的数据以证明中国目前的生育率低下,低于了正常的生育交替水平,甚至低于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生育水平(易富贤微博数据指出中国目前生育率为1.18%,<计生委数据1.8%>,而中国对抗老龄化所需要的生育率应为2.2%)。与此同时,我们最近能经常看到的一组数据也显示:“单独二胎一年来,全国符合生育条件的1000多万对夫妇中,有生育二胎意愿的,在去年一年中大约有100万对(一说只有70万对申请)。而落实到政策上,能够生育的实际不到47万对。”

在这一连串数据背景下,全面开放二胎或者取消限制计划生育的呼声水涨船高,今年两会大代表黄细花相继提出《关于废止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关于适时全面放开生育的建议》、《关于取消对未婚妈妈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建议》等多个关于生育问题的建议。 而昨天(3月10日)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柳斌杰在面对记者提问何时全面开放二胎时,只回答说“单独二胎政策尚未落实到位,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03 17:51)

这是最好的时代

——为赵少刚《秋叶集》作序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狄更斯《双城记》

昨晚整理多年前的笔记本、日记本以及发表过的刊物时,偶然间发现我和少刚兄以及陈晓凯的文章同时出现在上大学时的校报《校园时空》中,例如有期的副刊专写大一新生军训的心得体会的。我以笔名“甲由”发表一则小品文唤作《一个标准的军礼》,少刚兄则以《军训四味》在我文章上方,而我们文章的左侧则是小凯的《军中情》。看到这期校刊的时候,我会心一笑,如果将我们三人称作“经管三才子”的话,我想与我们同期或同届的同学们应该不会有太大意见的。只是机缘巧合,小凯和少刚同班同学,我则是他们同系同专业的学长,大学三年,我们有两年的时间交集,在这两年,我与他们二人从未正式打过交道,但我相信,我们身上的那种写作特质或者是文人气息迟早会将我们联系在一起,于是现实生活中,我们形同陌路,即使擦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他不知道活不明白/

1

老周始终看不惯老婆肖芳这几年染上了赌博赢,整天追着小妇女到棋牌室打麻将,偶尔还有几个无所事事的老爷们也凑在一起,老周觉得这样总归不好,可却又没办法,每天回到家里都是冷饭冷菜,偶尔还要自己下厨。

这不,这天也是,连个剩饭剩菜都没有,家里空空如也,厨房里好像很久没开锅似的,老周气不过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盘着腿,一只脚搭在茶几上,等到晚上7点半,肖芳才回来。老周看肖芳回来时精神抖擞,神采奕奕,没等老周开口,肖芳先说:

唉,老周你回来了。今天手气不错,赢了1000多块钱呢?

老周没理,肖芳转过头看了看老周似乎发现有点不对劲,去厨房一看,连菜都没买,想了想冲老周说:今天咱们不做饭了,出去吃吧。

老周还是没理。

肖芳问:你怎么了?说几句都不理。

老周终于压制不住心中的火骂道:你他妈的日子还过不过,一天到晚就知道打麻将!

肖芳这么多年几乎没听到老周骂过自己,一听也急了,怒火攻心:你干你的活,我上我的“班”,我打麻将碍你什么事了,真是不讲理,回来就发火!

老周听了也跟着急,但还是没说什么,站起来,穿着拖鞋就往外走,肖芳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