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凤林散文
李凤林散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262
  • 关注人气:1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湖南宁乡人,当过工人,做过编辑,坐过办公。
1980年开始散文写作,作品散见《散文》《作品》等全国各地报刊,作品陆续结集,计五卷。
湖南省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
公告
本博客作品全为原创,部分已在报刊发表,如刊载请与博主联系
电子邮箱:
ab0686@163.com
 
东西南北中
博文
(2018-04-24 06:38)
标签:

杂谈

 

背着包从家里出来,走了些地方,就到了泰安。到泰安就有登泰山的义务。先天,逛了岱庙,很遥祭参拜,决意登顶泰山的意味。
第二天,早晨五点起床,洗漱,找家店子用早餐,背上些食品饮料出发。天气还好。打车把我们送到红门,下车一看,窗口排着长长的队伍,更有早行君啊,就尾随着排队。半响,才知他们是上山烧香的,离开往前面走,在另一窗口买了登山门票。往山上走的还不多,看来我们还是早行人。
空气爽朗,腿脚轻快,俩就边说边走,又在路边小店买了根手杖,嘚嘚的杖响,预备'第三条腿'使些劲。路旁时时有些小景怡人,山上石头也多起来,卧伏山坡,有的随意就在路边摆弄出小品,几分意趣,不远处树丛里开着一簇簇花,鸟起床后在忙着说话,各处蹦跳。走了大约两个时辰,发现有人往山下走,一问,原来是昨日登顶看日出的,俱是年轻人。就问,我们走了多远?那人就站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19 03:14)
标签:

杂谈

 

在洛阳小住了几天。先是为看牡丹。正逢牡丹节,去了最具代表性的国花园。园子很大来之前,下过雨,春雨润物,没有疾风暴雨,因花太娇柔,雨微也摧残,有些凋败,沾着水珠儿的花瓣儿耷拉着,失了精神,看着痛心。但有雨篷的地方,是那样热烈,蓬勃着硕大的花朵迎接我们,姚黄,魏紫,洛阳红,二乔,豆绿,千种百样,千姿百态,娇媚,雍容,不愧国花,花的姿色及高贵品质,真是让人难忘。而后去看石窟。起了个早,想钻个人空子,结果一开园一下子涌出来许多人,游看的棧道挤得满满的。人多并没有挤弄不安,人流缓缓移动,眼是粘在了洞穴中石刻雕像,不动,不解,瞪圆,全是迷惑。望过来的是佛眼,俗人俗眼跟佛对视,慢慢儿活泛,挤着的腿脚一寸一寸移动,去与第二尊,第三尊,第N尊佛对视,对视或许将些俗尘洗涤,明白佛怎样从石头山涯里化出生命,活在风雨的世界而永远庄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17 02:30)

我曾在一篇小文里记下一个很旧的镜头:我带着小伙伴站在某店铺的柜台下,从衣袋里摸出一枚五分的硬币,踮起脚尖高举着送到柜台上。上面问,要什么?我在下面答,沽酒。那已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了。父亲在县城工作,母亲牵着我乘上经过家门的班车去看父亲,而后在县城住下来,并且送我到县城北面的一所学校念书,在那里我认识结交着新的朋友,就有了在乡下没有的故事,也有了现在回忆镂刻城墙铁瓦背景的一些旧事。

学校叫城北完小。学校原先应是一座神庙,进大门沿着中间的一条通道望进去有幽深的感觉,深处有木柱支撑起来的厅堂,高而空荡。大门的两旁立着石马。我那时贪玩而且胆子不小,刚入学第一件事就是去爬石马,骑在马背上作威武将军扬鞭策马,而后从马背上重重的摔下来,再而后受到老师的批评。我这个新生送给老师见面脸礼既然如此,老师就可以圆睁着眼盯着我,之后自然是一阵疾风暴雨式的批评。一位女老师,以为这个刚刚从乡下来的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15 00:51)

 

三年以前,我同一群朋友到了云南,游了些地方,大理是去了,然后其他地方就记不得名字了,留下的是一些印象。譬如到了一个植物园,我们去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关园,但经过通融,最后还是让我们在里面走了一圈,见过一些未见过的树木,那些树木也记不得名字,想起来只是一片丰满的绿色留在记忆里,印象是在云南无论什么植物无论何时都是鲜绿生动,生机勃勃,物种永远活在春天。然后是在什么地方看了泼水节。街道上来往的车上都是装了水,车上人见了人就泼,引起一阵阵惊叫和狂喜。我们坐着旅行社的大巴进城,也不客气的一盆盆水凌空而来,好在及时关了窗,把水挡在窗外,让欢笑声关在车里游走膨胀。而后我们在一个公园里遇到了泼水的场面,一个大广场里许多人相互泼着,大家几乎全是水淋淋的,天上是升腾爆放的水花,水花下是欢笑和惊叫的男男女女,场面真是热烈如火的欢乐。因为害怕湿了衣衫,我们远离着,所以只“看”了泼水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14 03:20)

  

此一方土地,原是一片荒山,几年间已摆积木似的竖满了大片大片的楼房。

在我的住楼望出去,看到的是一片高低不等的楼房,建这些个房子大概最初就没有一个好的统一规划,它们朝向不一,建造五花八门,缺少些美学,仿佛是些各怀心思的人。

我很少站到阳台上去,也不想敲开人家的门瞎扯,下了班后的大多时间,坐在自己的卧室兼书房的北边的房子里,伏在书案上写点儿心里想要说的话,或者翻翻装帧很好内容也不错的书,怡然自得。累了,把书和笔放下,躺在圈椅上看窗口外那团繁枝叶绿的树冠。树是樟树。树冠的背景是一栋毫无美感可言的楼房,阳台朝着我的窗口方向,且阳台都变成了破旧废物的堆集处,集每家每户的杂乱丑陋给我。自从住进这房子我是渐渐地培养了一种有所不识的奇特功能,虽然从窗口望出去树冠和那些丑陋全在我视力内,我是只见了树而不见其他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