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夜放花
风夜放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467
  • 关注人气:3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新浪微博
搜博主文章
博文
更多>>
精品博文
加载中…
漂流的梦想
锐博客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6-03-29 16:50)
分类: 原创诗歌

王发坤是《高山下的花环》里梁三喜的原型
他的妻子叫李翠花
2010年的时候,她拥有
破烂的茅草屋、破烂的衣裳
五十七岁的年纪
拥有七十五岁的
沧桑

1979年的时候,他为国
牺牲在他乡,二十三年了
是谁抻着膀子,从历史的深处
拽出了这个年轻的魂魄?
2010年的时候,他的脸上
是否还挂满了,共和国的
荣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阶级

烙印

诗歌

分类: 原创诗歌

风夜诗二十首:<每一首诗,都打着阶级的烙印>(二)


十一、被动差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采用留存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这是第几次登上这列红皮火车​

我已经不记得了,我记得的是​

在这列车上,城市德令哈和诗人海子​

几乎占据了我所有的时间

 

那年,德令哈从海子的《日记》里露头​

以冷漠和空寂烙得人生生地疼

近三十年了,德令哈持续地在我心里渲染着悲情

肥沃着诗的魅力。那诗还在,那地当然还在

只是,那诗人海子已然不在了​​

 

下铺的中年汉子有一腮骠悍的的胡子​

他是一个见多识广而善谈的蒙族人​

他几乎挠掉了那腮上浓密的骠悍​

也回答不出关于诗人海子的任何问题

 

德令哈,五月

那轮古老的金太阳正在朗照着无数初生的事物​

骆驼刺的根系深扎在戈壁深处

枯黄、瘦弱的身躯在风中悸动

难道仅仅在响应海子诗里的灰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04 22:13)
标签:

情感

分类: 原创诗歌

荷尔蒙的圈套,激情、率真

绳索们顽皮、花俏,面目清新

那些夜晚,天空明亮,星星温暖

他们相信远方,就在不远的地方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青春

 

他们用热血拍打着冷静的时光

一点阳光,一点雨水,一点温度

在暴风雨中倒下,在阳光下枯萎

被践踏、被啃食,甚至于被焚烧

他们依然清楚地看得见,梦在不远的地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萧让:鲁迅滚蛋皆因笔下人物复活!


      2015-3-18   作者: 萧让|来自: 新浪博客

    近几年对鲁迅的话题,经历了沉默、回避、冷淡的过程之后,新学期学校的课本终于把鲁迅文章都删了,鲁迅终于“滚蛋”了,在产业化旗帜下进行的这一场“静悄悄”的文化和教育革命,终于“初战告成”。鲁迅之所以滚蛋,是因为那些曾经被其攻击、痛斥、讥讽、怜悯的人物又一次复活了,鲁迅的存在,让他们感到恐惧、惊慌、卑怯,甚至无地自容。
    孔乙己们复活了。并且以一篇《‘茴’字有四种写法》的论文,晋级为教授、学者、国学大师;也不再提心吊胆地“窃书”了,而是平心静气地在网络上“窃文”了;不仅可以舒坦地“温一碗酒”,而且还能以其博导的诱惑力对“伊”来一把潜规则了,他岂能让鲁迅揭了
   “资本家的乏走狗”们复活了。尽管它们披上了精英、专家的外衣,但依然“看到所有的富人都驯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5 03:12)

泥瓦匠》

 

泥瓦匠是他祖辈嫡传的手艺

他祖辈为了自已给别人垒房,三间土坯房

据说已住了一百二十年

当他爹把手艺传给他时,他家刚住进

集体分配的熟砖房

 

农庄、工厂、机关、学校......

他熟练地垒着全民的、集体的建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4 23:03)

《不说爱》

 

野草在三月发芽

羊群在傍晚归圈

狼在山巅抒情,滴血的齿尖

觊觎着月的美丽 

 

梦游,是我喜欢的神剧

小资的胴体,瞎了又亮

昨晚交杯把盏的人,幽灵般消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4 21:08)

《妻》

 

此时,妻拿过我手里的提包

开始经年不衰的鸟儿问答

 

云在天上涌动、翻滚

蚁在地上踌躇、爬行

云时而披上阳光的霓衣,睨视

地上此消彼长的尘粒

蚊时常爬上摇晃树梢,仰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8 11:03)

    八十年代未,他和她是朋友介绍认识的。他飘逸斯文,她漂亮素雅;他虽生在农村,但凭着自己的努力成了国家干部,端着铁饭碗;她生在城市,有一个不错的家庭,有一份国营工厂的工作。在当时时髦的评价中,算得上是分值较高的一对。
  经过近一年时间的恋爱,双方均感很如意,便顺理成章的结了婚,一年后,有了一个天真活泼的女儿。
  他对她非常体贴,份内份外的事总是抢着做。见她又带孩子又上班挺累,他就给她请了长假专带孩子,一有空便溜回家陪她。他常在朋友同事们面前夸她,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她对他非常依赖,一天不见,就好象丢了魂似的。她与姐妹们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她话题的中心。
  几年后,孩子上了学,他成了单位负责人,而她却下了岗。
  他怕她在家里寂寞,就在身边给她找了一份轻松的工作,她从心底感激他对她的理解和关切,同时一种淡淡的自卑的情绪常常下意识地困扰她,她开始傻傻地想:假如有朝一日失去他,她会怎样。结果是一阵阵后怕。
  他仍然一如既往,她的心态却在悄悄变化。
  她开始特别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