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作为一本生于2010年的建筑杂志,我们透过不同的采访来发明一套新的语言系统,寻找罗曼蒂克的理想主义,实践一个属于时代属于世界的平台;横度是人直度是世界,目的地是幸福生存,在其中带动不同层面的讨论及视野。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COVER-STORY
coverstory

Ronald A Westerhuis

触摸得到的空间艺术





采访:张炳玲|pingling


R:Ronald A Westerhuis

P:Pingling



P:Any books or teachers that helped you or influenced you?
 

R:Most of my inspiration comes from architecture and landmarks and traveling is my biggest teacher seeing them, cities like Hong Kong and Shanghai are my main focus in this and landmarks like the Eiffeltower.



P:Any lessons from those experiences in the past?

 

R:Main lesson is that everything is possible and that my sculptures will one day fill the sky the same as the buildings do in Shanghai.

 

P:Architecture sometimes seems like politics or religion. It's full of movements and orthodoxies and heresies and controversy. What is your role in the society?
 

R:My role is not to teach, I only show, simply what you see is what you get without nonsense.

I try to find the perfect match between the public space and my sculptures and I think my biggest role in society is to bring beauty and balance thou my work.

 

P:What were some of the pressures that affected you? What were some of the things you had to overcome?
 

R:The are lots of pressures affecting in the sense of day to day business, as an artist I mainly only want to create instead of doing the office work.

I do not have the feeling that I need to overcome anything but go as I go, these are all facts of life.


 

P:Can you say something about what inspires an architectural design? What goes through your mind?
 

R:Mainly space where the work is placed is the biggest inspiration and also my power.

As soon as I see a surtain space I know what I want to make, if not and I really have to search for it I know its going to be a hard one.



P:Do you have to work alone?
 

R:I love working with other people and the views they have on designs.

Even with my workers in the workshop we discus about curtain designs and to work with architects or other artists can be very inspiring.

 

P:How important is it to be able to collaborate with others?
 

R:I think its important to have an open view about design and to collaborate can only widen this.

 

P:What is the feeling of having designs become reality? Seeing your art pieces?
 

R:When I make a drawing for a client I want to see the piece in real !

This is also why we make scale models instead of just a drawing or computer image.
I want to build and create, I get an enormous energy when a piece is finished but after a week I need to create again, its like a sort of addiction.
When I see my finished work it gives me the memories of building it, the feeling of the welding, the shaping of the stainless steel and the energy we got from it while making it.
As soon as it is finished the energy goes to the people looking at it, it is no longer mine but becomes part of the surrounding.



P:What disappointments have you had in your career?
 

R:Well, I thinks the fact that the artworld is, for my sense, to small minded.

I mean by this that if you look at technology and architecture we always reach for the highest, in art that is not, but in that sense its also a challenge for me to do so.

 

P:What art pieces are you most proud of?


R:There is not a particular piece, I am proud when people are moved to tears seeing my work, then I know I am really gifted.

 
 

P:What do you have to take into account when you're designing a public archiectures? Aesthetics? Function?

 

R:Always the space the piece is placed in.

Even when I sell a piece, I first want to see the spot, the function of art, my art, is to strengthen the space and become one with it instead of a building with a sculpture or sculpture with a building.

 

P:What was the worst mistake you ever made?
 

R:Tricky question, I think that still needs to come.

 

P:Do you have any thoughts about the role of the architect in society?
 

R:We make the planet more beautiful, I always say : "A good sculpture (building) starts where nature ends".

 

P:Anything you haven't done that you want to do?
 

R:To many to mention but my dram is to create an Eiffeltower in impact and size.




P:What's your dream city like?
 

R:Shanghai in a nature setting, I think a good mix of Shanghai, the Chinese way and Hong Kong with the nature and water because I love to sail and miss that when I am working in Shanghai 6 months out of a year.

 

P:I think you are being recognized, at least in part, because you are trying to help communities in a concrete way, but also change the way architecture sees itself and eventually the way design might be perceived in society.
So how can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inspire the general public day to day? 
What do you think about art in public space?
 

R:I think its an necessity.



P:Which country are doing very well on public space art?
 

R:I travel a lot and there are a lot of criterias to see art in public space.

To name a country would be hard, I think Italy was very strong in the past but China is really up coming now, the pity in China is that a lot of work in public spaces are not really thought about.
If there was more thought behind why a sculpture needed a surtain space it could be a lot better.

The good thing is that the Chinese people, in contradiction to the Europeans, are not afraid for large scale pieces and architecture, that what makes China strong and ahead.
Everything is a learning proces.

 

P:Being a creator of international land art sculpture, can you tell us more about what is the main concern when you are creating the art?
 

R:I create to give the people where the work is placed, pride, recognition and a place more identity but also econimical boost.

This last part is very important, people always ask "how much does it costs ? " instead of "what does it bring ?"
We are working on a landmark for Norway with a budget between 80 and 100 million euro.

Calculated is that this amount of money will pay itself back in 10 -15 years !
It brings a lot of workplaces, people will come to see it, stay in hotels, fill up there cars and will go in town and eat.
Also it will put the region (hardanger) on the map for tourism.

 

P:You love poor people? And you want to tailor make the land art sculpture for them to enjoy the world of art?
 

R:I want to create for everybody.


更多内容及图片请链接:http://www.artechpage.com/web/coverstory/235.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artech愿意为学生做更多系列(12月 2011年)

建筑艺术的DNA

 




请报名留座info@artechpage.com (座位之限报名以先报先得为原则) 

邮件中请写明参加的场次、姓名、学校专业或工作单位、联系电话。

*请务必注明报名的场次(第一、二、三场)


第一场:

广东工业大学建筑学者协会

主题:建筑艺术的DNA之建筑与艺术的主体性

日期:12月20日(周二)

时间:7pm~8:30pm

地点:广州 越秀区 东风东路729号广东工业大学图书馆八楼报告厅


主讲嘉宾:

米丘(艺术家 环境建筑师 2006年威尼斯建筑展获最杰出贡献大奖)

 

主持人:

工大同学

张炳玲(artech总编辑)

 

 

第二场: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

主题:建筑艺术的DNA之中西的交融与叛离

日期:12月21日(周三)    

时间:7pm~9pm

地点:广州 天河区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27号楼一楼多媒体教室

  

主讲嘉宾:

米丘(艺术家/环境建筑师/2006年威尼斯建筑展获最杰出贡献大奖)

对谈嘉宾:

钟冠球 (南京大学硕士/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教师)

田瑞丰 (麻省理工硕士/美国SBA事务所建筑师)

何博文 (华南理工学士/荷兰Dynamic City Foundation合伙人)

杨若希 (室内设计师,意大利米兰理工硕士)


主持人:宋刚(康奈尔大学硕士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教师)

 

 

第三场:

广州美术学院

主题:建筑艺术的DNA之建筑艺术与生活

日期:12月22日(周四)

时间:7pm~8:30pm

地点:广州 番禺区 大学城外环西路168号广州美术学院大学城校区南阶梯课室

 

主讲嘉宾:

米丘(艺术家/环境建筑师/2006年威尼斯建筑展获最杰出贡献大奖)

 

主持人:

许牧川(建筑与环境艺术设计学院室内设计教研室主任)

张炳玲(artech总编辑)

 




主讲嘉宾米丘简介

毕业于同济大学建筑系,职业艺术家,艺术与环境的结合形成了米丘独特的空间概念,他在上海成立的工作室进行了30多项艺术交流项目,而近期将绘画、雕塑、建筑、多媒体融于一体的"愿望2000"艺术计划则被称为创造深圳新文化的开始。他的具有象征意义的"羽翼"成为了他个人的艺术形象。 

1982年至1987年在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参与中国24个历史文化名城和44个国家级风景区规划和重建;

1987年移居欧洲,在全球举办了近30个艺术展览;
1993年创建《欧中文化交流计划》简称ECCEP;
1993年为海涅o昂斯塔得艺术中心研究员,1995年为艺术总监;
1996年创立《米丘现代艺术工作室》;
1998年获MOVADO文化艺术杰出贡献奖, 同年提出ArTech概念;
1999年在上海的中国人寿保险大厦、深圳华侨城等地创作以"幸福.生存"为主题艺术作品;
作品"生命之骰"于1999年获世界黄金协会大奖;
2000年在深圳大梅沙"WISH2000艺术计划",它是中国规模最大的、构成最综合的环境艺术作品。
2000年 被评为中国十大新锐人物之一

2005 年 "米丘工作室"、"陶家宅"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奖

2005 年 "四明公所"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评委会创新奖

2006年 度西班牙" Inspiration and Design"奖

2006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奖最杰出貢献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炳玲: 聪明解决问题智慧看见未来。为未来着想。
谢丹: 站在未来安排现在,绿色低碳彰显健康生活品质。
李虎: 未来城市从今天做起。
米丘:重访历史回到内心,在现实的临界之外遇见幸福生存的未来。
小黄老师:当未来遇见城市,莫放春秋佳日过,最难风雨故人来。
徐东昕: 我们没法让未来的城市变得更美好,但起码我们可以让他变糟得慢一点。
李泉: 我们用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未来,用什么样的音符来构筑城市。 

(活动已结束,欢迎大家参加artech今后其他的活动)



请报名留座
info@artechpage.com (座位之限报名以先报先得为原则) (邮件中请写明姓名、学校专业或工作单位、联系电话。本次活动提供大巴接送,
我们有两个上车点,需要乘坐大巴的人请在邮件中注明希望在哪个上车点上车:1.中央美术学院正门口12:45am发车 2.地铁一号线四惠地铁站A口1:30pm发车)



主题:当未来遇见城市 

日期:11月12日(SAT)

时间:2:30pm~5:30pm

地点:北京大石馆(朝阳区豆各庄乡西马各庄东村创意基地D1-1

 

主讲嘉宾:

李虎:建筑师

米丘:艺術与环境建築

谢丹:绿色工程师

 

对话嘉宾:

黄永松:《汉声》杂志总编辑

徐东昕:建筑师

李泉:音乐文化人

 

主持人:

张炳玲(artech杂志总编辑)


artech官网:www.artechpage.com




请报名留座info@artechpage.com (座位之限报名以先报先得为原则) (邮件中请写明姓名、学校专业或工作单位、联系电话。本次活动提供大巴接送,我们有两个上车点,需要乘坐大巴的人请在邮件中注明希望在哪个上车点上车:1.中央美术学院正门口12:45am发车 2.地铁一号线四惠地铁站A口1:30pm发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善待公共空间

三位建筑师齐聚羊城创意产业园,引发全社会对公共空间的关注

文/羊城晚报记者 谢哲


  作为建筑设计公司华阳国际,积极与与更多的相关组织筹办和开展更多的类似活动,意在呼吁更多的大众关注公共空间,关注生活环境,并希望更多人加入这个行列……


  演讲嘉宾:

  米丘  艺术家,环境建筑师,2006年威尼斯建筑展获最杰出贡献大奖

  唐志华 华阳国际总建筑师,中央美术学院客座教授,深圳大学客座教授

  冯永基 香港著名建筑师/设计师/水墨画家,三度获得香港建筑师学会会长大奖


  从南到北游一圈中国的大中城市,你是否也有千篇一律的感觉?“马路为什么要是宽的?因为它要走车。为什么要是直的?因为它要走车。为什么要是平的?因为它要走车。”当我们日益习惯了以汽车的尺度来设计空间时,我们却忘了———其实人类所需要的空间并非一定要很宽很直很平。那么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公共空间?怎样打造一个好的公共空间?如何更好地将个人艺术融入公共空间?日前,米丘、唐志华、冯永基三大建筑师齐聚羊城创意产业园,围绕“公共空间”展开了一场精彩的博弈。

  唐志华:公共空间的好坏决定了城市空间的好坏

  “埏(shan)埴(zhi)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you)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唐志华引用道德经中对空间的理解,指出:“公共空间的好坏决定了城市空间的好坏,每个人都要善待公共空间。”

  何为公共空间?当你在围合所需要的空间后所剩余的空间就是公共空间。而一座城市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并不是建筑内部的空间,而恰恰是这部分最常看到的剩余空间。

  “马路为什么是宽的?因为它要走车。为什么是直的?因为它要走车。为什么是平的?因为它要走车。”唐志华随后连抛三问,强调人类创造空间的全部目的,是为人自己服务。研究人,研究人的行为、尺度、特点、喜好,不要只为了其它目的和物体去设计、划分空间。 

  “建筑是组成公共空间的一面墙”,“好的建筑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而应该和周边的环境和谐共处”。因此,唐志华呼吁设计师善待剩余空间,分析它们,理解它们,让这些建筑和谐共处。    

  冯永基:公共空间的服务对象是市民

  开篇,冯永基用自己亲手画的一幅代表香港的石头水墨画,幽默地向大家介绍了自己在香港做过的十个有代表性的公共空间项目。

  作为香港湿地公园的主要设计师,冯永基强调项目的主角是雀鸟而非人类,因而整个空间淡化了建筑,并通过一条中轴线,由展览馆一直伸延至聚居了雀鸟的湿地水池,将遥远的人类世界和自然生态连接起来,达到天地人合一的和谐境界。  

  如果说湿地公园表达的是公共空间与自然和谐统一的主题,那么爱丁堡广场体现的便是公共空间与人和谐共处的关系。冯永基把这座城市的人或动物的生活状态做成一张张形象的剪纸公仔,布满了整个爱丁堡广场。为了防止一些游客随意在广场椅子上卧躺,冯永基巧妙地将剪纸板插在长椅的中间,营造了休闲有趣的生活气息。

  在冯永基看来,真正的公共建筑不需要千奇百怪,不需要规模庞大以获得巨大的视觉效应。公共空间真正的服务对象是广大市民。他引用恩师贝聿铭的话———“好的公共建筑应该是让市民玩得很开心,用得很愉快的,这才是真正的公共空间。”

  米丘:公共空间里的行为艺术 

  作为一名蜚声中外的艺术家,米丘与大家分享了几个自己在公共空间的艺术展示项目。1993年,配合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米丘向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发出2000份邀请,请不同的人对艾滋病和人类生存的若干问题发表意见。之后,米丘陆陆续续收到了国家总统、艺术家、艾滋病患者、医生、宗教人士及少年儿童等上千件传真,传真内容包括绘画、诗歌和文章。米丘将这些传真印刷成橘红色铺成一条长168米、宽6.6米的通道,旁边就是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发广场。这场“fax行动”在欧洲媒体上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也让米丘深深感受到了艺术与生命的对话交流。

  同年,米丘用49个巨大的粉红色气球,每只气球上印刷着由13个儿童在各种Shaman(萨满教)的书籍中选出的关于Shaman的各种解释,在7天中出现在芬兰的不同地方,并取名为“七七四十九,‘巫’在芬兰”。米丘将中国传统的丧葬文化“七七斋”融入自己的空间艺术中,表达中国人对生存与死亡的概念。

  米丘认为,公共空间的艺术应当与城市的文化紧密联系;设计师要把对生活的热情和社会的责任表现出来,让大家都参与到公共空间的建设中来。

 


(来源“羊城晚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活动已结束,敬请关注artech的其他活动,以下是活动主要内容:


甲骨文是殷商时代的皇室遗物。

与现代不同的是,殷代是坐着睡觉。


透过甲骨文可以看到建筑的两方面,内在的技术和外在的艺术。


宗字的意义:甲骨文的“宗”字,殷代的宗,也称“示”,表示“世系”。宫、室都表示室内祭祀。


宫殿:皇室人员居住,殷代的“宫”是皇室人员的住所,文字的对称和建筑的关系,尖顶与字有关。

牧棚:多是平顶的建筑,甲骨文中,不同的牲口,有不同的牧棚,棚内有羊字,表示羊群居住的地方。“牢”字,表示棚内是牛。

殷代的高层建筑:建筑材料有石材,木材,陶土三种。

石材多用于基础木材用于梁柱,陶土用途较广。


另讨论到:

殷代城堡

二里岗商城为代表

水平线的善用

支撑点的力学问题

公共空间的使用

宗庙内外空间的使用

殷人祭祀空间分户外和户内


公共空间的功能:1.政治功能 2.聚众功能


 

 

artech总希望透过不同的智慧拉阔讨论面,今次--甲骨学中的高层建筑与公共空间,留座: info@artechpage.com (座位之限报名以先报先得为原则) (邮件中请写明姓名、学校专业或工作单位、联系电话)

 

 

为了今次活动 Eric K Fung 帮我们设计了 poster mouse pad, 到会人手一张。

 

追溯3000年前智慧,还原人类在空间中的建筑本体性,artech与大石馆(广州)合办"甲骨学中的高层建筑与公共空间"专题讲座。主讲:黄兢新教授。日期:29/10(SAT)时间:4-6pm,地点:广州市天河区员村四横路128号红专厂C5。这个讲座的源起是与我的甲骨学教授说起建筑,她马上给我看甲骨文中的高层建筑.....

 

追溯3000年前智慧

“甲骨学中的高层建筑与公共空间”演講的部份内容:

分類

  一、城堡

    (一)二里崗商城

    (二)甲骨文中所見的城堡字

    (三)城門的構型

 

  二、高空發展的宮殿

    (一)宮殿

    (二)居室

 

力學與構圖

    一、對稱的巧思

   二、平行線的運用

   三、水平線的設定

   四、支撐點的力學問題

 

黄兢新教授简介

 

香港大學中文研究所哲學博士及國立臺灣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文學博士

 

專長:

甲骨學、古天文氣象、語言文字、漢學資源數位化、語文教育、現代文學(詩、戲劇)

 

學術論著及論文:

〈從甲骨文看殷人的藥物使用-以桑蠶為例〉

〈從甲骨文看殷人的比較觀念〉

〈從甲骨文看中國黃淮平原之水龍捲〉

〈從甲骨文看殷代的晴雨紀錄〉

〈從甲骨文的構字法則看殷人對數學觀念的運用〉等等

 

主持及參與之專題研究計畫:

·         殷代疾病研究

·         整合型計畫「從甲骨文探究殷代之雨季、農業、疾病、政治制度和甲骨文關聯式資料庫建構」 

·         甲骨學醫事篇資料庫

·         多媒體世界甲骨纂釋資料庫  等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artech 进入香港大学/图书馆活动



artech作为一本以社会学与哲学探索建筑与人的生存状态的杂志。
我们不断打开不同的平台,让我们重组一套回应社会的语言。 
我们已经把artech送到大学图书馆(名单在下文中公布),如果还有大学图书馆也想收藏artech请将大学图书馆或建筑类学院、艺术设计类学院图书馆的地址,联系老师姓名及电话电邮至 
info@artechpage.com 申请即可。
我们乐意为学生做更多的事情。 


本次名单:
香港大建筑学院
香港大图书馆
香港中文大学图书馆
香港中文大学建筑学院
珠海书院
珠海书院图书馆
浸会大学图书馆
香港理工大学建筑及环境学院建筑系
香港理工大学图书馆
城市理工大学邵逸夫圖書館
城市理工大学建筑科技学系
香港岭南大学圖書館
香港树仁大学圖書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們往往看不到他人的優點,卻執著于他們的不足。

我們往往面無表情地奔走,卻不微微上揚嘴角。

我們往往品頭論足,卻只看穿衣打扮。

我們往往抱怨猜忌,卻不溝通瞭解。

我們的第一眼,請留給幸福一個空間。




 

 

对谈嘉宾:


米丘(艺术家/环境建筑师/2006年威尼斯建筑展获最杰出贡献大奖)


唐志华(华阳国际总建筑师/ 中央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冯永基(香港著名的建築師/設計師/水墨畫家/三度獲香港建築師學會會長大獎)



重要提醒:
当日请来宾带好能代表自己在公众眼中形象的自画像来到现场作为入场券(第一环节会用到)
请一定预约,以便有座位。


主讲嘉宾简介:

 

米丘

毕业于同济大学建筑系,职业艺术家,艺术与环境的结合形成了米丘独特的空间概念,他在上海成立的工作室进行了30多项艺术交流项目,而近期将绘画、雕塑、建筑、多媒体融于一体的"愿望2000"艺术计划则被称为创造深圳新文化的开始。他的具有象征意义的"羽翼"成为了他个人的艺术形象。 

1982年至1987年在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参与中国24个历史文化名城和44个国家级风景区规划和重建;

1987年移居欧洲,在全球举办了近30个艺术展览;
1993
年创建《欧中文化交流计划》简称ECCEP
1993
年为海涅o昂斯塔得艺术中心研究员,1995年为艺术总监;
1996
年创立《米丘现代艺术工作室》;
1998
年获MOVADO文化艺术杰出贡献奖, 同年提出ArTech概念;
1999
年在上海的中国人寿保险大厦、深圳华侨城等地创作以"幸福.生存"为主题艺术作品;
作品"生命之骰"1999年获世界黄金协会大奖;
2000
年在深圳大梅沙"WISH2000艺术计划",它是中国规模最大的、构成最综合的环境艺术作品。
2000 被评为中国十大新锐人物之一

2005 "米丘工作室""陶家宅"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奖

2005 "四明公所"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评委会创新奖

2006 度西班牙" Inspiration and Design"

2006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奖最杰出貢献奖

 

馮永基

馮永基為資深建築師、設計師及水墨畫家。 他曾當選香港十大傑出青年及香港十大傑出設計師。五度獲香港建築師學會週年設計獎及海內外設計大獎共五十餘項。水墨創作方面,他多次入選全國美展及香港藝術雙年展,經常展出於世界各地及廣為各國機構與美術館收藏。

馮氏現為香港中文大學建築學院客座副教授、西九文化管理局董事及發展委員會與博物館委員會委員、民政事務局藝術博物館諮詢委員會委員及榮譽顧問、活化歷史建築諮詢委員會委員及橋樑美化諮詢委員會委員。 

他亦参與[建築師的見觸思][香港百年建築][戀戀建築][視藝文集][台北品味之旅]等文化書籍的寫作。二零零九年,他獲頒民政事務局長之藝術推廣嘉許獎狀。二零一一年,獲香港特區政府委任為[太平紳士]

 

唐志华

建筑理念:

《道德经》有云:

“埏(shan)埴(zhi)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you)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当你通过围合产生所需要使用的空间时,别忘了会有另一部分剩余空间的产生。建筑外部剩余空间的好坏决定了城市空间的好坏。善待那些剩余空间。

除了极个别情况,我们所有的设计工作都是在一块块的剩余空间中做文章:分析它们,理解它们,让这些剩余空间不要因你的设计变的更坏,而是要通过你的创造使它变得更加优良。

人类创造空间的全部目的,是为人自己服务。研究人,研究人的行为、尺度、特点、喜好,不要只为了其它目的和物体去设计、划分空间。比如汽车。

用于围合产生空间的墙体、户牖,是千万年人类沉淀的文化符号,不同的气候特征、建筑材质、结构形态和民族特色,都赋予这些以“有”的姿态呈现的“户牖”独特的文化内涵和建筑语言。而这些“有”往往成为我们设计中追求的重点,反而忽略了那些“凿户牖”以为用的“无”,那些“室与室”之间的“无”。

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

高级建筑师

深圳市注册建筑学会常务理事

中央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深圳大学客座教授

1984-1987   西北建筑工程学院    教师  

1989-2000   深圳市建筑设计总院  总建筑师

2000-2010    深圳清华苑设计公司  总建筑师

2010.12-至今   华阳国际  总建筑师 副总经理


羊城晚报对本次活动的报道:http://www.ycwb.com/epaper/ycwb/html/2011-09/20/content_1214119.ht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artech

进入  大学(图书馆/新闻系)  活动


artech作为一本以社会学与哲学探索建筑与人的生存状态的杂志。

我们不断打开不同的平台,让我们重组一套回应社会的语言。 

我们已经把artech送到大学图书馆以及新闻学系中(名单在下文中公布),如果还有大学图书馆或新闻学系也想收藏artech,请将大学图书馆或建筑类学院、艺术设计类学院图书馆、新闻学系的地址,联系老师姓名及电话电邮至
 
 info@artechpage.com 申请即可。


我们乐意为学生做更多的事情。





artech进入大学新闻系名单(不断更新)

南京师范大学

新闻与传播学院
 

北京大学

新闻与传播学院新闻学系


浙江大学

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

 
复旦大学

新闻学院新闻学系
 

南京大学

新闻传播学院新闻学系


华中科技大学

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
 
 

武汉大学

新闻与传播学院新闻学系

 

中国人民大学

新闻学院
 

吉林大学

文学院新闻学系

 

上海交通大学

媒体与设计学院新闻与传播系


上海外国语大学

新闻办党委宣传部

 

上海大学 

影视艺术技术学院新闻学系

 

西南财经大学

经济学院宣传部

 

云南大学

新闻系

 

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  

国际商学部传播学系

 

中南民族大学

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江汉大学

现代艺术学院

我們願意為學生做更多事,如有意免費領取的大學學院,請發郵件至info@artechpage.com申請,郵件請注明:大學名稱,學院學系名稱,系主任(或其他負責老師姓名),聯繫電話以及學院地址。歡迎免費領取artech。

本次活動針對各高校新聞學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up & coming

冯国安  

将理论引进希望小学



采访/郑瑶    图片/elseesign提供


a
:artech    冯:冯国安


重庆

a:在设计希望小学与普通学校时有什么不同,您考虑的侧重是什么?
冯:最主要的区别在于资金来源和学校所要的合理配置。我考虑的是如何把事情简单化,并且就地取材地建造学校。


a:在4000米海拔的希望小学您用的材料是当地河流中的石头和夯土,这两种材料的优势和劣势是?夯土一般用作古代城墙的台基,您选材时的思考是什么?
冯:优势在于低成本,我也乐于就地取材。

a:二郎镇希望小学的设计中,在结构上给人一种稳定但又层叠在一起,次第交互。两排教学楼又围出一个半封闭式的空间,您想营造的学校空间是想给人何种的感觉呢?
冯:保护学生并与自然相联。这里风景很美,当我设计这所学校的时候,运用地形的变化设计了半开放式的交流空间。


a:学校是个全封闭式的结构,和您现在二郎镇的半开放式学校很不一样,这样设计的原因是?
冯:这所学校建在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在冬天十分寒冷,所以,这个封闭式的结构能够保护学生不受大风的影响。

二郎镇的学校则建在一个斜坡上,并受委托需要两幢独立的大楼,所以我用了两个半开放式的结构围城庭院。这一形式也使得中心绿地的面积最大化。

a: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冯:我们的预算十分紧张,交通运输困难,建筑周期也十分短(一年只有4个月可以建造)。这也是为什们我选择河里石头为主要建筑材料的原因。

 
四川
 

a:在四川的希望小学已有不少,您的设计在人的心理上有什么考虑吗?因为一提起四川希望学校难免让人联想到512。
冯:没有特别的考虑,我只是希望带给学生一个安静的氛围,不让他们受到外界的干扰。


a
:四川由于512地震,大家对学校的质量都有所考量,您在这方面有什么措施?
冯:我更偏向于做好监管工作,如果资金不被贪污就没有豆腐渣工程。


a: 您为何会想到设计希望小学呢?
冯:这是一个机缘巧合,是我的一位上海朋友邀请我去做的这个设计。

当我到了那里,我意识到他们的预算非常有限,自然条件也极其艰难。那时,我觉得十分值得将这样一个设计作为礼物送个这个村子,他们对此也十分感激。

事实上,我的设计十分普通,也不值一提,我相信这样的设计正是他们需要的。一个好的学习环境比一个夺人眼球的设计更重要。

 
香港
a:您的ELSEDESIGN事务所旨在将理论引进项目,做出当代性的设计,您是如何定义当代性的设计呢?理论引进项目时会遇到什么困难吗?如何解决?理论是您现在建筑设计的一个先导吗?
冯:当代性设计意味着了解一个地域的潜力,现实可用的材料以及人们的行为,建筑师应当保持对这些问题的敏感。

所有的建筑应有着简单清晰的思路,这不能说是理论,但对于我的作品我都将有一条主线。如果一个项目没有明确的概念,这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人。我认为在建筑师和客户之间总会有一些矛盾,作为客户他们往往只考虑收益,而建筑师更希望去尝试一些概念。过去我做项目的时候,我尝试用两套语言,对客户、对建筑师。同客户沟通的时候,展示一些项目的附加价值并不会增加成本,有时很难与客户讨论纯建筑概念。我了解理论引进实践的难度,但这也是我现在真正享受的乐趣所在。


a:“理论引进项目”的实践在这两所希望学校中如何体现?
冯:我想通过庭院作为学校的主题,学校在冬季的强风下十分寒冷,因此庭院可以保护学生抵御环境的恶劣。我想创造一个受保护的公共学习环境。

a:您现在是香港建筑中心总监,是一个怎样的职务?对您的吸引力在于什么?
冯:香港建筑中心总监的职务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HKAC(香港建筑中心)是一个提高公众对建筑文化认识的慈善机构。我们不时组织一些讲座、游览或调研活动。在我看来,南方设计圈比起北京或是上海并没有那么活跃,我希望香港和深圳成为南方设计的领军。HKAC对于香港建筑甚至中国建筑的发展建设有着勃勃雄心。

 
a
:您觉得香港建筑中心带给普通市民的是什么?哪一点是您最为看重的?

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建筑也许是一个非常神秘的东西,和他们的生活鲜有关联。事实并非如此!建筑构成了我们生存的环境并每天影响着我们。我强烈地感觉到,一旦人们开始欣赏建筑并关心生存环境,这将会激励更多建筑师创造更好更简单的建筑。


a:您认为建筑和市民或者说与人之间的关系是?

冯:建筑构成了所有人的建筑环境,建筑储存了我们的记忆,建筑与人应是和谐共存的。


a
:香港建筑中心所承载的责任是?

冯:教育更多人去理解和欣赏建筑的社会责任。


a
:在做建筑的时,对于您什么是最有幸福感的?

冯:当人们随着你的意识去使用建筑并乐在其中。


a:您认为建筑所承载的责任是?

冯:建筑反映了我们所处的时代、地点和人文。建筑不仅仅提供了庇护,更启发了我们的精神生活。

 

 

 

冯国安Philip Fung 

现任香港建筑中心总监/elseesign事务所建筑师

2002 – 2006 北京非常建筑事务所和瑞士赫佐格和德默隆事务所项目主管/项目建筑师

 

更多内容及图片请链接:http://www.artechpage.com/web/kaleidoscope/up-and-coming/189-hope-school.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up & coming

理想也要加上实力  80后建筑师钟冠球



 

采访/摄影:郑瑶    


他是被视为幸运的年青80后建筑师,在别人都在,或是犹豫机会在哪的时候,他加入导师张雷工作室。在这过程中,钟冠球接触了国内、业内最优秀的建筑师,比如杨澍、刘家琨、齐欣,还有隈研吾等。

到了广州后,钟冠球开始教书,并和宋刚老师在他们的竖梁社做一些实践。

现在我和宋刚老师创办自己的工作室,说实话就是沿着他们的路子,当然我们会摸索新的,我们不可能复制他们的东西。

 


: 钟冠球 a:artech

 
a
:他们的路子是?

:首先,当时他们有一个说法吧:第一批实验性建筑师。所谓实验性建筑师,按我的理解就是中国在2000年以前,建筑和艺术没有现在的这种挂钩方式,建筑是门工程。以前学建筑的学生在学校里读的是工程,当时我们的老师教给我们的是,功能解决了,一切都解决了,不需要再想其他事情。但这之后,市场发生了变化,有了很多新的需求,比如艺术的需求。就有人想,建筑还可以做很多事情。这批人就开始了新的思考,把国外的东西带到国内来,把国内建筑师带出去,我觉得这是他们最伟大的地方。

从那批人开始,涌现了很多明星建筑师。我们这代是他们的晚辈,我们不可能复制他们的东西,但是我们也有新的东西发生,所以我和宋刚老师现在一边想沿着他们的路子慢慢先走一步的情况下,再去寻找我们自己的路子。我觉得挺好的现象就是,真的很欣喜,跟我差不多年纪的人,开了很多小型事务所,2005年之后一下子冒出来很多。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在这以前根本是不可想象的,以前大部分的市场都被大型设计院全部占据掉了。

 
a
:现在占据的情况有所转变?

:也不能这么说吧,应该说是市场进入了细分。就像广州,我们为什么选择广州,可能北京是个最前沿的地方,但我们为什么选择广州?我觉得广州恰好是一个允许民营资产比较活跃的地方,我们现在做的很多项目是小型的、小的开发商,他们的需求大型设计院也可以设计,但是设计院的模式是产值最重要,他们要养这么多人,量不够。可以这么说,小型设计事务所填补了细分下的这一空白。不能说我们是非常竞争的关系,大型设计院还是做他们的大东西,也许我们不会去碰那样的东西。

我们现在正在做佛山少年宫的一个室内设计,好几万平方米,现在有一个大堂,它是科技馆和少年宫合一的,虽是室内设计,但有2000多平方米,5层楼高,这样的东西对我们来说也是个挑战,我们也会尝试这样的大设计。

我们目前定的路子不是按项目的大小来分,我们的设想是一体化的设计。国外的一些建筑设计给了我们一些启发,国外一般没有什么大项目,大都是小项目,每个项目只有一点点大,一个街区,很多建筑师就从里到外设计,完成非常细的东西。但在中国不是,国内大部分项目是你做完外面就走人,然后来了一家室内装修公司,按照他的意思又把室内装修了一遍。也许做完了之后业主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还得按自己的理解去买家具。建筑的室内室外可能就变得没有关系,所以我们有一套想法就是,设计不一定是建筑设计,设计一体化设计。

我们现在在做的不少项目就是如此,业主可能不知道想要个什么东西,你就给他做策划,策划之后是规划,规划之后做建筑,建筑之后做室内,做完室内或许还可以帮他做家具。

这其实和广州也有关系,广州有个很有趣的地方,珠三角最有名的轻工业,贵州的业主说他们在顺德定了一批家具,包括我们前两年在上海和北京参加了一些展览,发现他们的做的东西全是从广东运过去的,所以广东变成了一个加工厂。

这也是我们竖梁社的一个方向,数字化建设,和数控相关的一个产业。建筑在这方面实际上是比较落后的,但我们看了这些制造业之后,给了我们很大的启发。因为他们差不多在做房子,他们做家具,全部是用数控的方式来做的,所以在珠三角我们可以一体化地制造,这里面的根基是非常非常扎实的,而且肯定是走在全国的前沿。你可以看到看似很落后的小工厂,里面全是很先进的数控设备。我们会在利用数控优势的情况下,做基于这个技术下的某个产品,带有艺术性的。

 
a
:您有自己理想化的建筑形象吗?

:我觉得这倒没有,理想化的反而是一种操作方式吧,这很有意思。我发现密斯、柯布西耶那时的建筑师是什么都懂,目前我们的状态,分那么多工种,这种状态是社会分工的必然结果。好处是大量生产,坏处就是存在沟通方面的问题。但其实很有趣,以前那些大师什么都做。比如柯布西耶、密斯,做了很多椅子,或根本不是建筑的东西,实际上我们想回归那个状态。你看现在,扎哈哈迪德、赖特,他们不单设计建筑,还设计饰品、鞋子,给蒂凡尼设计珠宝。也并不是说他们要涉及其它行业,在我的理解是,他们以建筑师的眼光去做一些跨界的东西。这一点是我们很想很想实现的东西,以建筑师的眼光去做跨界的东西,这将很有意思。

 
a
:您是注重细节吗?

:因为我是张雷老师那边出来的,他们很注重细节,这个对我非常重要。我觉得中国的建筑如果比国外差的话,就差在细节部分。大的形式,可能很多人做得很好,但是差就差在建成的房子达不到质量。这些细节是指某些构造、某些细部,尤其是大的建筑,无暇顾及那些小东西。而且在当今的情况下,项目第一位,你想想,先盖起来再说,他们还会注重细节吗?

国外也是在某种情况下成长起来的,这里我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中国的建筑真要每天成长起来,要碰到低潮。比如一个人设计得很好,我设计得很差,但我不需要设计得很好,我一样可以拿到项目,那我为什么要设计得很好呢?但如果碰到低潮就不一样,你必须要做得好才能有市场,这样才能越做越好。

 
a
:建筑教学中的方式是?

:说实话,刚开始当老师的时候,我是非常非常积极的。基本上是每天都在想如何去教,但两年下来,稍微有点失望,积极性被一下子打压下来,冲淡了。这和学校没有关系,和整体教育制度有关。大部分中国的建筑学教育可能还在沿袭清华的教学模式,大概二十年都没有变过。

比如说,一年级做什么、二年级做什么,全部替你准备好了。像我教的这一届,做没做过设计的都教设计,做城市规划的、做技术的,都来教设计。不能说我教设计比其它老师好,但这导致每个人教出来的基本方式是不一样的。我相信一个学技术的老师教出的学生基本功很扎实,但不好的地方也恰是他只想了一方面。最后就变为,不管老师有什么特长,全部按照教学制度教。

在美国的建筑教育,一般用studio的方式,就是说,每个老师有什么特长,那么这几位老师组成一个studio,去教他们擅长的东西,不需要教自己不擅长的东西。现在国内也开始有学校进行这样的改革了,同济、清华,包括华工将来也有可能这么做。

这样想,如果你在学校,你教的东西和你现在想做的东西是一样的,你的兴趣就是你的职业,这是很有意思的,但老师现在往往不是这样。他所做的科研和实际上教的东西不一样,但我所教的设计正是我的兴趣和科研的一部分所在。

 
a
:现在建筑学的学生如何?

:对于华南理工来说,它的学生素质越来越高。每年基本上是最高分的人考到这里来,我们还可以通过转专业来到我们这个系,结果来转专业的学生基本是每一个系的第一名,可想而知这里的竞争是多么激烈。现在的学生很聪明,他们现在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接触的东西还是比较广的。比我们当时好多了,我们当时图书馆有几本书,大家都去抢,现在不一样,都能看到。但我们当年没有他们那么多诱惑,现在他们事务非常多,经常听到他们说很忙,干这干那,可能真正关注这个专业的并不多。

artech:现在他们还有热情吗?

钟冠球:有热情,以前是老师等学生,现在是学生等老师,学生会很早赶到教室等老师来上课。竞争还是特别激烈的,大家都是尖子生都想做得很好。

现在的毕业生挺多都出国了。其实当年我原本也要出国,但当时我和宋老师是同学,真觉得创业要趁早。现在的学生出国意愿还是挺强烈的,都想去外面看看。当年出国是一个很稀奇的事儿,现在不一样,比起以前是太容易了。

 
a
:您说一开始要大胆想,最后再把你拍回现实,拍回现实是指?

:其实我们现在在做的实践,差不多是这么一种状态,和平常你做设计是差不多的。现在的学生往往套在一个东西里面。举个例子,让你设计一个图书馆,图书馆是什么样子?他就去找,找到一个样子出来,ok,那是个图书馆,这就是国内设计的一个弊端。我当时就想,你做什么东西,你把这个东西的样子先忘记,忘记了之后你再去大胆地想你原先根本不敢想的东西。先做一个概念出来,或先做一堆东西出来。Ok,我跟你讨论。设计也许不是你想的操作方式,以前的操作方式可能是你成熟的捷径,但做建筑设计是一个极具创意的行业,你需要做一些未知的事情。我希望他们当时是先异想天开,然后我和他们讨论,因为我有我的经验,你有些东西没有经验我可以告诉你,你知道了经验之后就可以发现什么东西值得更深地去考虑的情况下,你的方案就会慢慢向接近现实的方向靠。

我自己的实践也差不多是这样子,方案的过程,是整体运作的过程。或许现在不能实现的东西,但慢慢地,以后总有一天我们当时谈的理想是可以实现的,让想法更靠近实际线。比如这个想法现在不行,但不代表十年后不行,可如果没有你十年前的那个想法,那就没有实现的可能了。


a
:您怎么看理论和实践?

:有非常大的差距,我理解的建筑理论,不是设计理论,所谓的建筑理论是关于某种建筑思想的客观方面的哲学。我觉得,这可能和建筑设计没有任何关系,几乎没有关系。比如说文言文、古典哲学的书,你说对目前的工作有任何的指导意义吗?也许没有,但是它在另一方面会是很有用。这对思想上是一很大的冲击,当时那代人的思考,其实在今天仍有很多相似的事情,历史很多事情是会重复的。所以你读他们的事情,再想今天的状态,对你的思考方面会有很大影响。

 
a
:给您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

:可能是社会经历吧,有些事情可能和建筑无关。比如我去贵州,西部很多东西和东部差距很大。这不完全是生活品质上、经济上的差距,人的思想完完全全不一样。我在那儿呆了四五天,其实我去过很多次,但每次去都有很多感触。有时觉得呆在那里很幸福,因为大都市有很多压力。但有时又觉得他们很可怜,因为那里很闭塞,很多东西都不知道,没见过。基本上是贫富差距越发严重,你如果去西部看一下,这个差距会超出你的想象。很多事情在那里没有透明性,这一点每次去每次都有感受。

我觉得现在的人,任何有点认知的人,你不会去盲从。不像从前,任何精神领袖高举旗帜,你就跟着去了。现在任何受过教育的人,都会想要有知情权。因为你是社会的个体,你必须要知道你现在跟随的是什么方式,然后你会有一定的选择。

 
a
:现在很多刚刚开始做设计的年轻人觉得只是在为甲方打工,很痛苦,您一开始有这样的感觉吗?

:读建筑这个专业,你一定要清醒,建筑说实话是个挺苦的专业,所以需要什么呢?需要乐观。我现在和学生讲,我是过来人了,你们必须要有很乐观的精神,不具有那样的品质,你很难去做建筑。其实所有建筑设计不像艺术家,不用管别人是干什么的,没有人能够评价我的东西,我画的是我自己的东西,但建筑师不是。它是个服务行业,你必须拿你的方案,告诉你我为什么这么想。所以,你不能把你的东西藏藏掖掖,你必须要分享。你也肯定会经常受打击,如果你经常受打击,可能你觉得打击就不是什么问题了。我们的前辈们,我和他们接触了那么多,真实地活在我的旁边,我眼里看到的,他们就在挫折中成功了。绝不是一次就成功的,他们试过很多次,只是别人不知道而已。所以,学建筑必须要有这种乐观的精神。

 
a
:您一开始所说的那些建筑大师最“真”的那面是指?

:比如说你看到一本建筑杂志登了他的作品,你看到的是一个结果,你并不知道过程,所谓最真的,就是我看到了这个过程。他如何去操作这个东西,其实过程是很曲折的。

 

 
简介
2009-现在: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 亚热带建筑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
2005-2008:张雷建筑工作室(Atelier Zhanglei)
2009:德国 GMP Academy for Architectural Culture(AAC) 
2006-2008:南京大学建筑研究所研究生基本设计课程助教
2007::40 under 40首届华人青年建筑师作品展(上海) 

 

更多内容及图片请链接:http://www.artechpage.com/web/kaleidoscope/up-and-coming/190-80s.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artech腾讯微博

artech腾讯微博链接

artech腾讯微博

artech新浪微博链接

artech新浪微博

artech豆瓣小组链接

artech豆瓣小组

artech官网链接

artech杂志

新浪微博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