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仙人指路010
仙人指路010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2,885
  • 关注人气:2,0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杂谈

小崔今日的“四面楚歌”,并不是他“反转基因”导致的,这一点,他一直没弄明白。

反转基因的人多了,公开发表反转基因言论的人也多了,可以这么说,全国目前来看,“反转”的人数要远大于“挺转”的人数,要说“挺转”的人遭到了这种“围攻”还可以理解,小崔作为“反转”的代表,背后是亿万天天吃饭疑神疑鬼的民众,就盼着有小崔这么个领头人带领他们吃点儿放心的、买点儿安全的,小崔的态度、言论和行为,注定了他瞬间就有上亿铁粉。这么大的“势力”,怎么会在东征西杀中落了下风呢?原因出在他自己身上。

说句得罪小崔的话,(我不愿得罪小崔,我很喜欢他,即使他再有问题,我也愿意支持他。虽然我支持转基因,但我也支持他监督、反对转基因。和而不同嘛。)小崔压根儿就不该玩微博。他目前的性格和风格,真不适合玩微博。他还没准备好。

为什么写微博叫个“玩”呢?因为严格意义上说,微博不是个什么正经玩意儿,不是说你有学识、有素质、有口才,你就能玩好微博。微博是个菜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酒喝到很晚,一致确定了我提出的可能性——璐璐和孩子,被老田的老婆跟她弟弟联手送上一笔钱,“请”走了。老田决定回家去问问老婆。
     等回到家,见了老婆的面,老田才发现这事儿根本张不开口。因为是猜测,没有证据,只有“可能性”,尽管可能性很大。直接问你是不是把璐璐赶走了?这未免太不要脸了,老婆自始至终忍气吞声,就连离婚时都没吵没闹,只是默默地哭了几个晚上。这会儿问这话,实在有点儿张不开口。问你知道不知道璐璐去哪里了?那就更不要脸了,还透着有点儿二。便只好东拉西扯察言观色,说这个周我接送咱女儿去上钢琴课,想让老婆问你怎么有时间了,进而往璐璐的事儿上扯,但老婆不问,只说好啊,孩子肯定很高兴。又说咱女儿小时候的衣服都还在吗?想往生孩子的事儿上扯,看看老婆的反应,老婆也不接茬儿,说你自己找找吧,也不问他找小衣服干什么。最后老田得出一个结论,要么是老婆真不知情,要么是老婆老谋深算。
    老田决定再去找小舅子碰碰运气,也许小舅子脾气暴,三句话没说完就把酒瓶子一摔,说实话告诉你吧姓田的,事儿是我干的,你爱咋咋地。或者说姓田的,你但凡还要点脸儿,赶紧回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续(老田)六)

    老严说:

     “我是这么看的,具体什么原因呢,我也说不好,不好猜,但总之呢,璐璐是爱老田的,依我看,最大的可能呢,是跟老田过了这么多日子,从心里觉得老田是个好人,对她太好啦,你放心,从来没人拿她这么好过,尼玛一个鸡,哈哈哈,别在意啊,同时呢,看到老田离婚了,承受了很多痛苦,比方说想孩子,三六九坐那儿发呆,璐璐看在眼里,你猜怎么着?良心发现啦!……鸡怎么了?鸡就不能有良心?历史上有良心的鸡多了去了,杜十娘、小凤仙……”

    老田急了:

    “你丫别一口一个鸡好不好?那是我儿子他妈,再说了,她也没干过鸡,坐台怎么了?人家不出台,我去了多少次,求了多少次,好说歹说才跟我出来了?那不是随随便便的人。”

    老严:

    “这不打比方嘛,说她好呢,尼玛杜十娘多好,正面形象。别打岔啊,说到哪儿了?哦,良心发现了,再加上老田的老婆也没难为璐璐,连个电话都没打过,太大度啦!这样的家庭,被我璐璐破坏了,我这不是造孽吗。一咬牙,带着孩子单过去了,把幸福还给老田。”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个谁,梁朝伟,你把电话留下,徐晓冬找你。

   一,

    这几天,练格斗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跟老严说我就一个要求,说事儿的时候,别鸡毛蒜皮一起说,你先说个大纲,最多五句话,就是故事简介,然后再有血有肉、七嘴八舌地补充。我们总聊电影,老严对大纲这个词不陌生,知道是什么意思。老严说行,不用五句话,一句话的大纲。老严说:

    “那个璐璐,就是那个叫什么,就是那个以前叫璐璐的,怀孕的那个,带着孩子消失啦!”

    我肯定把眼珠子瞪得溜圆:

    “消失啦?”

    老严:

    “你先别惊讶,听我说。对,消失啦,连孩子带妈,都没影了。”

    又说:

    “可以这么跟你说,但凡你这会儿脑子里闪过的可能,都排除啦。”

    平时我经常夸老严说话的逻辑性强,老严显摆上了:

    “你肯定想,是不是产后抑郁症什么的,跟老田使小性子,带着孩子回娘家了,或者去哪个闺密家了。告诉你,没有。还没生呢就走了,预产期还差二十天的时候走的。”

    老严摆摆手,不让我插话,拉屎拉到高潮,怕被人从马桶上拽起来的表情,接着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算了一下,跟老田有好几个多月没见面了,儿子肯定出生了,但没见老田张罗过满月酒,也没见他发朋友圈,一直悄无声息,这才觉出不对劲儿,原来是儿子丢了!这个消息可太可怕了,难怪老田会哭成那样儿。可急着找我“分析”啥呢?这事儿归警察管啊,再加上老田那气急败坏的口气,感觉事情透着蹊跷,似乎有什么隐情。

    普拉那啤酒屋是德式餐厅,在燕莎商城的一楼,面积很大,连室内带院子,将近一百张桌子,价格小贵,菜单简单,就那么四种菜,肘子、香肠、沙拉、汤,外加几种面包,二十年没换样儿。最好吃的是一种叫巴伐利亚面包。倒也不是菜单简单,是德国人吃饭就这样儿,这里是我最喜欢来的地方。早年间我混金融行业收入高,天天晚上都在这里,后来改做文化行业,收入就下来了,不常来,但兜里稍微宽裕点儿,比如收了一笔稿费什么的,就来。老田、老严他们不喜欢这里,尤其不喜欢德国菜。由着老田,恨不得顿顿都吃那个什么“逼养逼养面”。能看出来,找这里纯粹是为了照顾我,因为他们知道我吃请都是先问去哪里,不喜欢的地方,像什么夜店、火锅店的,嫌闹,就找托词拒绝。老田他们找餐厅,是先问让不让抽烟,当然都不让,北京这方面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过去我们都以为老田是个明白人。这种事上,所谓“明白人”,就是该花花(花心的花)、该回家回家。老田的老婆不是什么大家闺秀,但很有涵养,自始自终没见她哭过闹过。一起出去郊游什么的,能看出老田的老婆对老田极好,或者说是“讨好”,冷了热了给老田加衣服减衣服,吃饭给老田夹菜,老田食指和中指比划个剪刀一抬,立刻就给老田架上一根烟,反正眼神总是围着老田转,老田则像个大领导似的,几乎不正眼看老婆一眼,偶尔命令式地批评老婆这个不该放这儿、那个不该放那儿。

    其实老田的老婆条件不差,不是不差,是挺好。首先长得不差,比老田高,老田大概一米七零,老婆也一米七零,但男女身高一样,看着就是女的比男的高一大截,模样也不差,五官周正,热情,爱笑,毕竟四十多岁的人了,看不出水灵,但能看出年轻时有姿色。其次就是工作上也不少赚钱,至少不用老田养活,老田从炒股那天起,就没给家里交过钱,大钱都填股市里了,小钱都花夜店里了。老田的老婆有个弟弟,就是老田的小舅子,是个不太小的老板,做服装生意,很赚钱,老田的老婆帮弟弟打理生意,每年也不少分,所以经济上,老田的老婆是独立的,养孩子基本都是花的老婆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8 12:48)
    常聚的朋友里,有一个人叫老许,是做工程的,生意红火,赚了很多钱,为人也挺厚道。
    老许比我小两岁,人长得比较黑,显老,可能跟常年干工程有关,头发远看是光头,近看却是个板寸,因为头发很稀少,感觉根儿与根儿之间能放一粒黄豆,还白了,也不是白了,是灰了,淡淡的灰,像农村天刚亮时瓦房顶上那薄薄的一层还没散去的雾。我有强迫症啊,给他出主意:
    “你就刮个光头呗,这样跟光头没什么区别啊。”
    老许:
    “有区别,这多文明,再说了,这是北京最牛的理发老头儿给我理的。”
    据他说,给他理发的这个老头儿,住在北京老城区的一条破胡同里,也不知他这个开豪车的大款怎么发现的。所谓的理发馆就一间屋,一个老式的理发椅子,早年间能转不能挪的那种,就是后背能放倒给人刮胡子的那种,那椅子估计也有四十年了。理发就老头一个人,屋里也坐不下第三个人,来晚了得在屋外等着。
    我问老许:
    “这么个地方,肯定很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什么叫知识?这个东西,得拆开了才能弄明白。知,是知道、见过、不陌生;识,是辩识、理解、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光“知道”没用,那是“死”的,老学究、书呆子,都是形容这些人,只“知”,不“识”。知道得多没用,再博古通今也顶不上个辞海。只有把知道的知识用到了实践中,指导实践,才有意义,才叫“知识”。比如很多人喜欢谈古,晋文公有个什么事,汉武帝干了个什么事,忽必烈爱吃什么,康熙到底喜欢哪个老婆,这些都没有意义,真假也无从谈起,谁也没法儿跟他争辩。怎么就有意义了?那件事说明了个什么道理,跟现在的人情世故有什么关联,对当今社会发展或制度建设有什么启迪,说出这方面的一二三来,才有意义。博古是为了通今,博览是为了应用,否则只是展现了记忆力,既没促进情商,也没反动智商,那就相当于五吨重的硬盘,谁也不知道该把你插哪儿。

    看了一个视频,国外的,一个约四岁大的小男孩,在商场里偷拿了一块巧克力,走出商场后,被父亲发现了。父亲问他:这块巧克力交钱了吗?孩子说:没有。父亲说:那你要放回去。父亲陪着孩子又走回商场,孩子正要把巧克力放回货架上,父亲却说:不,不是这样,你把巧克力交给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7 13:57)
标签:

杂谈

    去咖啡厅讲究一个“泡”,就是没事儿在那儿抱着一杯咖啡发呆,任身边人来人往,独自脑子里天马行空。为什么要到咖啡厅里发呆,因为好的咖啡厅,人人都在发呆,或各自忙着自己手上的事,类似图书馆的气氛,你身处其中,也自然不知不觉地安静下来。相反的例子,你去菜市场,那心情无论如何是平静不下来的。找一个心静的地方,又不觉得孤单,渴了饿了有人伺候,喝完吃完不用刷碗,那就非咖啡厅莫属了。

    咖啡厅不是吃饭的地方,我在烟台海边步行街泡过一家咖啡厅,位置不错,张裕公司葡萄酒博物馆大门东侧约五十米处,也是个面包房。这里奇怪,上午茶、下午茶的时候,空荡荡地没有人,一到饭点儿人就满了,跟来吃家常菜似的,大姑娘居多,带孩子的妈妈也多,各种面包、三明治点一桌子,用刀叉切着吃,大呼小叫,大人很大声地打电话,孩子也上沙发靠背儿上了,别提多闹了。大概这些人喜欢咖啡厅的环境,但舍不得家常菜的气氛,就把这里当饭店了,拿着咖啡还碰杯。老板是个脏老头(也许是老板的老丈人什么的),平时看不见,一忙的时候,他也实在,直接就从后面屋里出来了,帮着端盘子倒水的,冬天有一次,他穿着一条两种毛线混合乱编的毛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