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独木叶成林
独木叶成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498
  • 关注人气: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公告
本主凡在此的文字均为原创,如有不鄙之丑陋,须与本主联系。QQ306106371。相信我们能够成为朋友,谢谢!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3-11-14 15:51)

我今天早上投进了四十个三分球,按分数算的话,120分。天哪,这个记录恐怕是超国际级的。科比有一场最高得分好像是80多分,我比他厉害多了。这简直不敢想象。我的记录原来是26个三分球,后来是37个,今天我要打破自己保持的个人记录,本想38个就不得了了,没想到,手太顺,有如神助,一下子进了40个。不过这40 个三分球不是在双方对抗中投进的,而是在三分线外,定位投进的。这也很不得了,不信你试试。

 

早晨七点半左右进球场,大约半个小时或者四五十分钟,七八个人,每天如此,累的满头大汗,一天都是轻松的。

 

去年夏天我才开始,第一次投球,竟然投不到篮板上,后了有一天我投进了三个三分球,我便对人炫耀,看来那时候是太小儿科了。再后来,一天早上,因为没有做预先的热身锻炼,上到场上就想远距离投三分,闪了腰,腰疼了几个月,又是扎针又是拔罐,花了好几毛钱。现在的腰板强壮多了,跳投,你想,如果如今天40个三分球的话,即便进球率百分之二十,我至少要跳投200下。哈哈,真不错,真行。我夸自己。

 

生命在于运动,我过去不太注意运动,懒得运动,手臂伸不起来,腰弯不下去,现在呢,我嘲笑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22 14:11)
标签:

感动

杂谈

郭,姓“郭”的郭。我和郭有缘,而且缘分深远。深远到何时?不是瞎吹,远到三千多年以前。那时正是西周初年,文王姬昌灭殷平定天下,论功行赏,把他弟弟姬仲分封到东虢为王,东虢何在?就是今天的荥阳,我是荥阳人,虽然那时我还没有来得及出生,但终归出生地是虢,出生地是不可以改变的,我可以说是古虢国之人。因为古时候,虢和郭通用,虢氏后来转为郭氏。虢即郭也。我出生在虢地,既然虢即郭,当然我和郭就有了解不开的缘分。

 

这样牵强附会的郭之缘,也许有人会说我太二B,完全是拽着自己的头发飞天胡说八道,我认。毕竟,三千多年前的虢,或者说郭,究竟是什么个样子,我真的没见过,因为那时,估计我正在另外一个星球旅行。

 

闲话少说,字归正传。却说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写了一篇作文。作文的题目我记不清了,作文的内容不用说也记不住了。但那篇作文大概是写的不错,我的那个外号叫丁疙瘩的老头老师在班上表扬了我。并把我的作文当做范文念给全班的同学听。巧的是,还有一个同学的作文,也同样被老师表扬,也同样当做范文念给全班同学。这个同学他姓郭。叫郭建设。这个郭建设,小个子,小平头,整个一个小鬼精灵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09 12:47)

老父亲今年已经九十三岁高龄了,耳朵有点背,走路也蹒跚,但外出,甚至坐公交车,还是一个人。

有一天去市场买菜,回来的路上,被从后面擦身过的电动车挂到了,倒在地上。

开车的是一个年轻人,父亲说,看样子也不过二十来岁,小青年赶快停住车,把父亲扶起来。因为只是被挂而摔倒在地,父亲并没有受伤。开车的小青年说,我把你送医院看看吧,父亲说,我有医疗卡,不碍事。小青年不走,坚持要送父亲去医院检查。父亲说,我没事,要你花那钱干啥,你挣钱也不容易。这时候,围过来几个看热闹的,父亲就催那个小青年,说孩子你走吧,我没事。年轻人说,要不我给你留几个钱吧,父亲说,不用不用。但他还是掏出来二百块钱硬塞到父亲怀里,然后骑车走了。

父亲回来,把经过说给家人,都说父亲不该收那孩子的二百块钱,父亲也一直说不是他向人家要的,但还是很内疚。

昨天我去父亲那儿,父亲把这事说给我听,还是一心内疚的口气,好像是他讹了那个年轻人似的。

我心里也很不是味道,说父亲真不该拿人家的钱。但不知怎地,我的眼睛湿湿的,是感动。

为我的老父亲感动;也为那个不知名的年轻人感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一年,他不满二十岁,在学校里应征入伍。少年壮志,一副英姿飒爽,舍我其谁的豪迈,从中原郑州来到了江南苏州。

北方男儿,要在南方的苏州度过他的军旅生涯。

上小学的时候,他就知道一句话,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杭,自然是苏州杭州。那时,他就有一个梦想,等长大了,一定要到天下苏杭去看一看,去看一看这人间的天堂。没想到,这儿时的愿望竟然因为从军轻易地实现了,他来到了天堂苏州。

那一年的建军节,部队驻地附近的小学和他们连队搞拥军联欢,少先队员们给站在前排的军人献花,系红领巾。他幸运地站在了前排,幸运地接过了少先队员手中的鲜花,幸运地又一次带上了红领巾。

给他捧上献花的是一个小女孩,看上去不过八九岁,纯真的笑脸洋溢着热情。她说‘叔叔好,叔叔节日快乐',他略显不自然,好像之前没有人站在面前这样亲切的喊他叔叔。当小女孩给他在脖子上系红领巾的时候,他似乎是整个的脸都红了。小女孩庄重地把手举过头顶,那是少先队的敬礼,他也庄重回敬给她,一个年轻军人标准的军礼。女孩转身离开,头上的小马尾跳跃着,像一只跳跃着的小鸟。

又过了一年,又过了一年,那一年,他已经在军营里几年了,他的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春节前,我搬进刚装修过的新居中。新居是新的,新东西总是让人喜欢的。

新居中最让我满意的是我阳台。阳光房的大阳台,我养的植物让我在冬日里有一种春天的感觉。家人早就说应该弄一缸金鱼,说那样就有了更鲜活的气氛。我一直不同意,说不出来的原因,我不想养金鱼,也许是我不想看见小鱼儿无休止地旋转字一个狭小浴缸里,我不想委屈它们,就像我不想让某种空间委屈我一样。

中午回来的时候,阳台上猛然间多了一个圆肚皮的玻璃鱼缸,浴缸里摆动着几条红色的小鱼。终于成了一种现实,鱼缸和浴缸里的小鱼儿就成了我阳台上的一件新摆设。

没有很高兴,也没有很沮丧,。许多时候,你不愿意看到的东西一但真的来到了你的面前,面对不面对你也都得面对。坐在电脑前,想浏览一下新闻。可是心不知为什么静不下来,眼前似乎有几条小鱼在摇头摆尾。闭上眼睛,我思索着是否写点什么东西,但我可实在是不想写博了,我的博客几个月前就沦为我的弃妇了。

不想写的时候,脑子里也是荒芜的,荒芜得很洒脱很舒心,很像放了圈的牛儿马儿满地的乱跑,再也不想念圈厩的滋味了。

我想所有的人都不会太喜欢被圈厩被束缚吧,推而及至,是否小鱼儿也不想活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忧愁和忧郁,应当是同义词。一个字的区别,境界却是大不同的。

 

忧愁重在愁,是愁的忧心。譬如你缺衣少食,为生存而发愁;你四处奔破,找不到养家糊口的事做,为生计而发愁。愁的揪心,愁的忧心。

 

忧愁是穷者之忧。解决了当下之困,当下之难,有衣穿,有饭吃,有地方住,有维持生计的事情可做,心里的忧就没有了,也就不再忧愁了。

 

忧郁不同于忧愁,忧愁是本能的,原始的,也是最低档次的,但忧郁不是最初的本能的,因为忧郁者多是档次和品味比较高的人。忧郁者多是生活富足,也无需为生计而奔波劳辛的人。良好的物质生活,富裕的生活环境,使忧郁者饱暖思欲。当物质的东西已经不是生存的底线时,精神层面的东西就想再丰富一些。忧郁是属于精神层面的东西。所以,档次和品位决定了忧愁和忧郁不同的境界。对于贫穷者来说,只有忧愁的权利而没有忧郁的资格。

 

精神层面的东西太远太深奥,忧郁者大概就是钻进了那种深奥的牛角尖,为自己想得太多。这也不满足,那也不如意,要么是对别人牢骚,要么是闷在心里,和自己较真。总之生活是不用发愁的,忧的是那颗心。劳思伤神,渐渐就成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5 11:19)
标签:

杂文

杂谈

早晨从公园溜达回来,路边有一个买鲜鸡蛋的。白花花的鸡蛋,看起来还是蛮诱人的。忽然间不知从什么地方飞过来一只小黑苍蝇,很大胆地落在一个鸡蛋上,做出陶醉的样子,自以为是叮上了。

我对卖鸡蛋的老儿说,老乡,你的鸡蛋可是坏的了。我是开玩笑。老乡却是一脸的郑重,说,我的鸡蛋绝对是新鲜鸡蛋。我又说,那就是你的鸡蛋有缝了,有缝的鸡蛋才会招来苍蝇。要不怎么会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老乡就笑了,我也笑着。他明白了我是在开玩笑。

 

回来的路上,有一句话就萦绕在心上了。“原来,苍蝇也叮无缝的蛋。”

 

在那句‘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的名言规范下,我们的思维其实已经被概念被教条被定式化了。鸡蛋有缝,苍蝇才会来叮你,鸡蛋被苍蝇叮上,那鸡蛋一定就不是好鸡蛋,就一定会有缝。很少有人会想到,其实苍蝇也经常叮无缝的蛋,不但叮,还锲而不舍的叮。叮是它的功课,是它的本能,也是它的追求。苍蝇总是希望所有的蛋都能够叮出来缝隙的。

 

关键的问题在鸡蛋,假若你没有丝毫的缝隙,也不想有缝隙,你完全可以不在乎苍蝇的叮来叮去。假若你固守不住,被苍蝇的嗡嗡嘴巴叮得失去了坚守,一不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13 13:26)

我有一个朋友,是做文字编辑的,我问她为什么没有自己的博客,她说:总觉得蛮无聊,你吹我我吹你,恭维话看得肉麻,弄不好还会找点意料不到的烦恼,生点儿闲气,何必呢。生活中的烦恼事就够多了。所以,她不开博,只看别人博。

 

她这样的话似乎点着了我的命门之穴,好像正是我心里想到的,也是我在博里看到的,心一下子灰冷起来,写博的热情也一下子在我的心里冷了,一个月,我一篇文字也不想挂到博客上去。

百无聊赖时,也过来看看,熟悉的老面孔,彼此熟悉的赞美的话,恭维的话,再不就是插科打诨的话,还有敷衍搪塞的话,这些话大多在文字的评论里。

 

说老实话,文字后面的评论,许多时候,应当比文字本身更为精彩的,为什么?因为正文是一个人的,评论是多数人的,所谓精彩纷呈,必然是各异的评论文字,有褒有贬,有抑有扬。但是,更多的,恰恰不是这样,也许因为评论者和博文之间都是所谓的朋友,文章不论如何,观点不论如何,满篇褒赞者如是,要不就是无关正题的嬉皮。

绝不是不要褒赞,也绝不是没有中肯的文字评论,但看到的俗气太多了,似乎满眼都是俗气,我们常说现代人的浮躁,殊不知,浮躁之气也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11 14:08)
标签:

杂谈

阿圆:大树老师,你好!最近,我在读几个博友的文章时,常常读到‘氤氲’这两字,尤其是女博友的文字里,时常会看到。我不知道读音,但跟着她们文字的意思,我也大概知道这两个字的意思。后来,我还专门翻了字典。

 

大树:阿圆你好,谢谢你信任我,我过去已经告诉你过,我不是你的老师,我也没有资格做你的老师。关于你说的这两个字,不瞒你说,我也和你一样,不是不认识,而是不知道准确的读音和准确的意思。我也常常看到一些朋友在他们的文字里用到这两个字,我是不求甚解的读过去,大体意思我知道,大概是烟或者云什么的缭绕状的意思。我从来没有在我的文字里用过这俩字。

 

阿圆:这么说,你是不是不喜欢这俩字/

 

大树:不能说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每一个汉字,存在到今天并被人使用,都有它的价值所在,喜欢或者不喜欢完全不会影响它的存在。

 

阿圆:这么说,这俩字不能算是生僻的字,或者说很有价值的字。但我总以为,这俩字不论从外观,还是读音,甚至是意义上都不美,而且,许多人不太熟悉它的时候,会不会影响阅读文章时的美感,难道不能用别的字词来修饰同样的句子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29 16:04)
标签:

随笔

杂谈

午休时,随手翻破书红楼,意在催眠,刚好翻到读红楼最要紧的第五回‘贾宝玉神游太虚境,警幻仙曲演红楼梦’,后面有这样一段:。。。忽见警幻说道;‘尘世中多少富贵之家,那些绿窗风月,绣阁烟霞,皆被那些淫污纨绔与流荡女子玷污了;更可恨者,自古来,多少轻薄浪子,皆以‘好色不淫’为解,又以‘情而不淫’作案,此皆饰非掩丑之语耳。好色即淫,知情更淫。是以巫山之会,云雨之欢,皆由既悦其色,复恋其情所致。----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

宝玉听了,唬的慌忙答道:‘仙姑差了,我因懒于读书,家父母尚每垂训,岂敢再冒’淫’字?况且年纪尚幼不知‘淫’为何事。警幻道:‘非也。淫虽一理,意则有别。如世之好淫者,不过悦容貌,喜歌舞,调笑无厌,云雨无时,恨不能天下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此皆皮肤滥淫之蠢物耳。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惟‘意淫’二字,可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能语达。

 

本来读书是为了催眠,但读完这一段,睡意竟然没有了,突然间,感觉到‘意淫’之美妙了。美妙于何处?‘可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能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