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陕北秧歌
陕北秧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0,627
  • 关注人气:8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自定义模块

 

王祖文微博
作者详细地址

本博客未经允许不得擅自转载。


作者详细通信地址

陕西省tc市新区交警三大队旁

tcsw局

邮编:727031

 

邮箱569637484@qq.com(与报刊编辑专用,其他人勿扰)

 

联系电话:

09193281028

 

 

 

 

 



 文字慰

  运动益身







 

公告

 

王祖文:60年代人,原籍陕北子洲,职为饭碗,文为枕头。用力倾情陕北民俗、散文方面。迄今在《阳光》、《山西文学》、《延河》、《青年作家》、《青岛文学》、《都市》、《延安文学》、《五台山》、《三峡文学》、《寻根》《廊坊文学》、《朔风》、《西部作家》、《北方文苑》、《陕北》、《文学》、《天目》、《现在》、 《关注》、《芙蓉江》、《华原》《中文自修》、《文学月刊》、《长庆文学》、《丝绸之路》、《神州民俗》、《金秋》、《延安》、《sw研究》、《调研与决策》、《s收与社会》、《西部财会》、《ss-zn》、《sw》(sxgs专栏)、《sxgs》《甘肃sw》、《广东地s》、《福建sw》、《草原sw》、《河南sw》、《青岛sw》、《重庆sw》、《苏州sw》、《ss之窗》、《sw快讯》、《长安sy》、《神木》、《山花》、《红石峡》、《三边文学》、《百坡》、《荆山》、《塞上》、《文秘园地》、《高中生之友》《陕北》、《西安工运》、《西安人口》、《陕北文学》、《画乡》、《日报》(海外版)、《光明日报》、《羊城晚报》、《天津日报》、《陕西日报》、《s*w报》、《西安日报》、《三秦都市报》、《华商报》、《沈阳晚报》《教师报》、《城市金融报》、《陕西工人报》、《劳动周报》、《秦风》、《安阳日报》《咸阳日报》、《榆林日报》(100)、《延安日报》、《安康日报》、《榆林晚报》、《榆林新青年》、《台湾好报》、《陕北研究》、《语文教学与研究》、《陕西青年职业技术学院学报》等报刊发表作品百万字,作品入选十几种版本,其中,《燃烧的陕北年俗》以不同方式分别在国际广播电台、陕西电视台、西安音乐广播台播出,《陕北人与羊肚子毛巾》在《光明日报》发表后,被网、环球网、腾讯网、网、新民网、天津网、甘肃网等20多家国内知名网站转载。有散文入选中学生课外读物及地方志书。获得过终南文学奖等奖项。作词策划的《子洲人个个争夺魁》(2019家乡春晚、榆林电视台)、《前行的脊梁》被家乡相关部门推出,传播量超过二百万。作品受到多家主流媒体的关注和报道。其税收经济文章多次被省政府采用,获得省部级领导表扬性批示及优秀成果,有的转化为成果。

 

 原创文章

 

编辑老师们有采用者请用纸条、留言或QQ告知。其他人谢绝随意采摘转载,文章是有知识产权的,违者必究,究之必严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博文
(2019-09-04 17:25)

娘与我的耕种

 

王祖文

       老娘今年77岁了,一个人又种了一大堆庄稼,她究竟种在村庄的哪座山哪道沟,我是真不太清楚的。她经常哄我说:没种多少。

      我企图用各种方式来阻挡老娘,我自己说服,发动所有家人说服,发动村人说服,发动亲戚说服,都失败了。人,年龄大了,犟起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每当我失败后,我就气的长吁短叹。

      去年国庆节回陕北收秋,在客车上一位老乡给我这样支招:他们的老人也爱种地,后来子女们到了收秋时间集体联合起来谁也不给帮忙,老人一回累怕了,第二年就不敢再种了。我知道这样的事我心软的做出来。其实即使做出来也没有用。我们村里91岁的老人依然种着地,子女们能管下吗?

       我实实在在没有办法:劝说没有用,厉害没有用,我不知道世界上什么办法对这样的老人有用。我经常电话上这样说老娘:你种那么多地干什么?她说:自己吃自己花钱方便。我说:你准备活二百岁?你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她说:人家91岁老人都种地,她怎么就不能种?她什么时间有个三长两短了?我说:你再种我回来给你把苗拔了!她立刻说:其实没种多少!到了收秋时候,我帮助她干活累了的时候,我就埋怨:连我的路费钱都不的够,看把我累成什么了?她就生气:老娘让你回来的?滚的远远的!

       老娘每天四点左右起床,先用半小时左右给鸡造食,招呼患有脑梗的78岁的老父亲服药。不到5点,她就一个人上山劳动去了。老娘对我们的言传身教是有效果的。我一般早上640左右就进办公室了,每每在这个时候给老家父亲电话:爸:我妈又上山挣命去了?你管不住她?爸说:天王老子也管不下!父亲走路靠棍,吃饭靠别人端,吃药靠老娘一天三次盯着提醒着。

     每到中午11点左右,老娘从山地里回来。回来就进入更忙碌的时候,舍不得用炭火,就用自己从山里捡的干柴生火做饭喂鸡。到了中午,她开始为村里的串门老人忙碌开了,她接待他们,陪他们聊天、帮他们解烦、甚至帮助他们干一些农活。下午,又风风火火上山忙庄稼去了,一个人忙成了陀螺。忙了累了就免不了怨父亲,说父亲给她好坏帮不上忙,像个神像!父亲不是不想帮忙,父亲身体好的时候,干农活村里无人可比。父亲现在是到了坐下不容易站起,站起不容易坐下的地步。母亲还要照顾父亲。是的 ,一度时期,父亲生活已经不会自理,大小便失禁,母亲的担子更重。我在外地,急的干流眼泪没有办法。我就后悔:当初要是到家乡工作尽孝心不至于这么难啊!


     老娘家里家外一个人操劳着。她简直刚强到了极点。村里离县城15里,3元钱的车费她舍不得,从来都是自己步行前往。有一次,一个远方亲戚开车遇上了进城的她,车停下准备顺路拉她进城。老娘说啥也不坐。亲戚说你老娘太刚强了。我清楚她自己能办了的事从来不愿意麻烦别人。她的做人原则就是即使欠下别人一分钱的情,她会在第一时间还上的。老娘的行为不仅影响到了儿子,而且影响到了孙子。我的侄子大学假期回乡下家去县城遇上开车的村人,说什么也不坐顺车。自己独自坐客车前去。三弟说:你看这好家风厉害不?

     老娘这把年龄依然一年辛辛苦苦耕种在田野里。我的耕种却是在文字里。文字的耕种与土地的耕种有太多的相似之处:土地的耕种不起早贪黑不行,文字的耕种也是这样,投机取巧就基本是颗粒无收。土地的耕种需要风调雨顺,文字的耕种也受自身之外的不少因素制约。老娘的榜样作用激励着我,她早上5点左右上山劳动,我好意思待在被窝里?她县城赶集3元车费舍不得花,我好意思花钱大手大脚?她一个人春种夏锄秋收冬藏,我能不精心对待每一份工作?老娘的言传身教确实太强大了,她不仅影响到我工作的态度工作的深度,而且又进一步影响到我的部门的同志们。我的下属在我的影响下,周六,周末、晚上到办公室主动加班成为常态。更令我感慨的是我们的工作标准不断主动加码,我们给省部级领导报送的两个专报前前后后修改了够100次,这就是乡下的老娘对我们的影响。省上的一位女领导私下问我为什么这把年龄工作认真到了这般地步?我呵呵一笑回应。其实我知道:这不是一句话能说清楚的事情。家乡传媒界一位才华横溢的老师不止一次对我说:每当自己想懈怠的时候就想起了你母亲每天早上5点钟上山啊!在我的生活圈子里,一些朋友们熟人们拥有一些市级荣誉时就非常满足,这个自然应该祝贺。但是我们从今年开始,给自己的目标人为加高:一是省级以上的荣誉才进入各自的统计表格中,二是我们拟在年底总结时争取能展示更多更高的荣誉。我们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满足,因为我的老娘连劳动走路的姿势都是一路小跑,我能老牛踩场满腾腾晃悠吗?

       我的文字耕种也是无比艰难的,不比老娘种地容易。上半年当我看到上级公布我们一手取得的三个省级荣誉的时候,不知怎么,那一刻:我的情感完全不能自主。

 

    我和老娘在耕种的态度和姿态上是完全一致的。人敢哄地皮,地就哄人肚皮。我们母子的行进姿态是一致的,我们在耕种的路上,不敢少走半步。土地的耕种与文字的耕种内在机理是一致的。汗水浇灌是常态动作,天道酬勤永不过时。

     在对待耕种与成绩荣誉的问题上,我也见过一些知己朋友们的委屈与抱怨:他们确实付出了很多,他们也获取了不少荣誉,但是他们在职场上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得到他们自己心中所要的东西。有念想,有追求,有期盼,这是好事情,耕种了要收获,这个是人之常情。但一旦事不如愿就心境变糟,斗志受损,每当看到这种局面我就想起了山地上劳作的我的老娘。老娘辛辛苦苦一年,遇上灾年,老娘没有灰心丧气过,第二年该干什么一天也不歇着。

     我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世俗热衷的问题:每个人都对自己能晋升职位升职级看的无比重要。但是我还在反复思考一个问题:您真正为人民实实在在办了多少好事情?您对社会的贡献究竟有多大?如果这些问题您回答不出个所以然,我感觉总缺少了点什么。一个人的职位职级再高,如果做不下赢人的服人谁会内心真正佩服?我一直给好多友人说我对家国情怀的理解。一个人把自己的家全部用金子铺满,家之外的社会您贡献很少考虑很少,这和山地里的老鼠何异?秋天山地里的老鼠只管把庄稼的果实往自己的洞里搬运,它从来不会考虑人类的利益,是啊!历史与人民从来记住的是为人民为社会做了多少好事实事的人,而不是外在的其他光华。

     老娘如此辛苦劳作的内心隐秘竟然是这样朴素,我的姨娘这样告诉我:母亲如此辛苦就是为了不拖累你们儿孙,哪怕在她们身老后,都不想让儿子们破费。听到这话,我实在是情难自已啊!

      我与老娘同样在耕种,我感觉我活的没有他通透。她如此辛苦,从来没有怨天尤人过而我做不到。在我的眼里,联合国秘书长给她颁奖也不为过,但是在老娘的人生哲学里压根就没有这样的词条。老娘从来不会为一个荣誉和人争个三长两短,老娘的人生词典里没有外人给她颁奖一说。老娘这种厚重就如她每天登上的高山。她的人格、她的胸怀、她的境界已经早已和厚重的黄土大山的品格融为一体。老娘是一股社会难得的清泉,对那些三观受污的人们而言,在她这汪三观的清泉里看一眼,我想也免得太多的人到各种上好的医院打针吃药,免得患各种治愈不了的精神心理疾病。

       此刻,正是太阳出山的时候,老娘在山地上干的正欢。我不能坐而论道,得开始像她一样耕种了。

 

            《榆林日报》2019.9.4

               10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何志铭导演 陕北文化的良心 

                         王祖文

      何志铭先生和我比较遥远。他是搞电影的,我是搞税收的。别说工作了,就连爱好都差得太远。更何况我们不在一个城市。

      但我感觉离他又似乎很近。因为他笔下他镜头中的人物好多又是我关注的对象。我对他的作品的关注他压根不会想到。他在新浪博客上发出的所有文章,我一一认真拜读,而且那种认真劲,别说别人想不到,我想不到,他同样压根想不到。

       我在网上看过他的一个发言视频。情动之处,声泪俱下。我就非常震惊。他讲话的大意是面对在陕北大地是走出去的已故的文化大家,他经常夜半三更自问:像他这样的人活在世上有何用啊?我非常受感染,能发出这样的责问,这是一般的文化人能做到的吗?

      张子良是陕北文化在改革开放以来的先锋人物。我这样的说法连著名散文作家刘成章都予以赞同。何志铭先生为了张子良,又是写文章,又是给子洲政协呼吁建立纪念馆。就连在张子良的遗体告别仪式上,他都是最忙碌的人。我感于他对陕北文化的良心,写了《仰望张子良》。

     海波有篇文章写到何志铭先生,海波当时在西影厂工作因各种原因出现波折到了看门房的地步,他帮助海波在外面找点挣钱的文字活。别人到门房该和海波聊天聊天。可他每次路过门房自己脸先红了起来,而且非常忸怩。好像造成海波这样的境遇不是有关方面安排的不合适,而是他作为友人感到自责与羞愧。每当看到海波这样的戏谑式的文字,我就感叹何志铭有一种古典人格之美。

       海波说何志铭先生是西影文化人尤其是西安的陕北文化名人聚集的地方。这折射出他这个人爱文化人,尤其爱陕北文化人。我感觉也折射出他对陕北文化具有一种天然的属于他自己的良心。

      追踪他的镜头,追踪他的文字。我感觉何志铭先生是对陕西与陕北文化具有超级良心的人。这种良心体现在他的作品中。西影是陕西一张名片,也是他的衣食父母,而大部头的厂志《西影44年》和西影历程唯一的十集纪录片巜大话新西部电影》与巜永远的西影》均出自他手。最早反映作家路遥的纪录片出自他的手,而且为后世保留了唯一珍贵的路遥生动鲜活的生前影像,仅此一条足以让我们以陕北的名义向他致意。目前唯一的一部描写陕人光荣的纪录片《李鼎铭先生》出自他的手。

       微电影《东方红》、《想起我的男人背地里哭》首次把陕北民歌故事搬上银屏,出自他的手。他的影视作品非常多,可以列出一长串。他不仅用镜头聚焦陕北文化名人,而且用文字聚焦了从黄土地上走出来的不少文化名人。张季鸾、路遥、张子良、张弢、曹谷溪、马治权、王六、贺国丰、刘亚丽,等等。只要在这个社会上有成就有声响的陕北文化人,只要与他有直接或者间接交往的人,他基本都写下了文字。他这样的文字至少有近百篇。他对路遥、张子良这些著名文化人物的文字不止一篇,甚至有多篇。更让我震撼的是他的这些文字未必都是发表在纸媒上的。这就是说他做这些事情,写这些人,做这些文章纯粹是凭着一种情怀做,凭着一种对陕北文化的良心做。别人做这些事情多的是为一种功名,为一种功利做。他就像陕北的农夫大雪天志愿义务清扫大路,他就像陕北的奶妈给别人家的孩子喂养了乳汁自己不图一分钱的回报。

     这是一个让人惊讶的时代,我为何志铭先生这样的举动大为惊讶。一个人做出让别人惊讶的事,必然有异于他人的灵魂特质。是什么原因让他有如此克己为人的情怀。我想这已经恐怕超越了光亮的人格,这恐怕超越了古典的人格。而应该有更广阔更深厚更高远的东西。这种东西就是站在一种超越常人的高度,站在一种审视千年陕北来路的角度,站在展望陕北百年未来的角度,他想给陕北的先祖们给陕北的后人们一种交代,一种文化的交代,一种责任的交代,一种精神的交代,一种尊严的交代,一种荣誉的交代。

    何志铭先生前年拍摄巜东方红》和巜想起我男人背地里哭》两部陕北民歌微电影。春节刚过,他们全家人去了寒冬的陕北外景地忙碌。俗话说:人生人怕死人。而他们无法照顾西安正要分娩的儿媳和即将出生的孩子。最后影片按期高质量完成,并获得许多奖。何志铭先生是个以艺博命、奋不顾身的导演,他的作品无论大小,都追求在自己的水平内想办法做到极致,他为了电影艺术甚至不顾个人利益或金钱,他最器重的还是做人的诚信、从艺的责任。

      何志铭先生导演的纪录片巜李鼎铭先生》,投资协议是三集长度,最后三集很难塑造出李鼎铭先生的形象。完成时在没增加费用的情况下,完成片为八集,这让岀品方大为震惊,说他是个自己贴面的厨子。 世上竟有这样的人?何志铭就是这样,宁可自己吃亏,也不做不利于别人或朋友们的事。他的光彩举动,对陕北文化而言,实在是大幸!

     在陕北他最尊重老者和贫者,往往是菩萨心肠,见穷人就伤心,尽他所能给了帮忙,惠万年陕北道情艺人,生活困苦,何志铭每次见到他,借握手之机塞给他五十或一百元。

     细细品味他的这种举动,我感觉他的精神指向与价值指向就是对陕北文化,陕北情怀的一种抓紧分分秒秒的交代,深究下去就是他对陕北的黄土地,他对陕北的文化,他对陕北的民众有一种特殊的良心。他为什么具有这么一种特殊的良心呢?核心是与他克己为人有关,与他对陕北家乡的超爱有关。那么不妨再进行更深的追问:他为什么有这样的大格局大境界大情怀呢?我想,最根本的是在他心目中澎湃着一个天地间大写的主体意识鲜明的人。这个人不断在他的心目中灵魂中挺立着。他想通过做这些事情让陕北发展的更健康更科学更文化一些,他想让曾经的苦难困难艰难永远远离黄土地,他想让他用笔与镜头提纯的优质文化美丽精神更好地滋养更多的当代人。

      我们在黄土地上经常行走,会发现太多太多的坟头。百年后,千年后,有几个坟头下面的人能留在人们的心中?但一些文化闪亮精神闪亮的人还就是留在了后人的心目中。何志铭先生所做的事的意义不言自明。且不说这些社会星空中的光亮人物对我们一代又一代人的影响与激励作用了,单就何志铭先生早已经退休的人日日夜夜孜孜不倦做在世俗人看来没有多少物质实惠的事情,这种精神,这种情怀,这种责任,这种追求在这个浮躁的社会我们能不感动吗?

      为了陕北文化,为了陕北文化杰出人物,他吃了多少外人不知道的苦,受了外人多少不知道的罪?这个只有他知道,天知道,地知道。

      为了再现陕北文化名人的光彩,他用了多少艺术匠心,动了多少艺术心思,调动了多少人生与艺术的库存,牺牲了多少个人的时间精力甚至财物,这个只有他知道,天知道,地知道。

       他给路遥拍摄电视片时,与路遥一道下煤矿。他为了拍出路遥的风采,连路遥穿什么衣服都精心思量。他拍摄《李鼎铭先生》时,大腊月过年在陕北乡下风雪弥漫中抢拍雪景。应该有七八十人的剧组,只有十一二人硬扛,每天繁杂准备工作到深夜,天快亮才发出拍摄通知单,每晚只睡三四个小时觉,往往在工作间隙悄悄眯一会儿。拍影视是个苦差事,他放下西安舒适的生活,每天从一大早忙活到深夜,人匹马伕,喊叫奔走在陕北冬天的户外,爬山涉水,餐风露宿,尘土满面。那些明星们有房车有保镖,他不好好享受生活,花甲之年竟还这样折腾自己到底为啥?

       一个经常做好事做善事做光彩文化事的人家乡人心中是有数的。

       有感于此,我说何志铭先生不仅对陕北文化具有良心,而且是少有的良心,更是金子般的良心。

        何志铭先生是一个低调的长期为他人光亮服务的低调人,他对陕北文化的用镜头抢救式的独特贡献非常独特。有感于此。我为他写下这样的文字。

                                               《榆林日报》 

                           2019.4.8      第104篇

                             陕西网       

                             2019.4.18

                             西安广播电台

                              20.19. 8.24

                             《红石峡》

                                2019.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27 15:06)

从文学到经济

 

王祖文

 

自从离开陕北家乡,思乡的情愫就成了一根牵魂线,我不想家乡不由我。早些年,交通不便,老家一旦有个风吹草动,心就悬在了半空。我常暗自盘算:思乡这种病,世界上最伟大的医术也未必能治。

 

思乡,就成了我文学创作的因由与动力。思乡犹如一架纺车,思乡的文章就如不断头的纺线,只要摇起纺车的手臂,纺岀的线线不分节日与昼夜向前延伸。

 

陕北这块土地和华夏的每一寸土地一样,滋养了土地上的人们。我的作品的基因与养料就是来自这块土地。离开陕北内容,我写的东西就失去了味道,感谢这块土地上的老师和同行,他们有着独特的宽容与厚道,有着特别的责任与情怀,让我的那些不成熟的文字经他们的妙手走到了读者面前。文章的面世总是一件愉悦的事情,每一篇文章虽然短小,但链接起来就是对黄土地的真诚献礼,对父老乡亲的由衷感恩,对家乡更好发展的文学表达。

 

今年,我的职业任务极其繁重,我的任务视角已经转向全省的税收与经济分析。在这样的使命面前,我几乎全部精力与时间从文学转向了经济。文学是一种内心情感的由衷表达,税收经济分析则容不得太多的主管感受。它必须无条件地用绝对真金白银的数字与不能有任何虚构的事实说话。聚焦陕北大地这些年经济与税收的数字时,我感到了少有的喜悦,我更感到了独有的沉重。

 

我从文学到经济的转向还是留下些许痕迹的。我对水泥业、快递业、新旧动能转换的建言文章不仅全部被省政府办公厅的《信息快报》采用。其中一篇被副省长批示、一篇报省委领导、一篇被我所在行业的最高机关作为优秀报告采用并交流全国行业系统,相关工作同时被一名副部级领导表扬性批示。

 

我用我的税收经济分析文章表达对家乡深深的爱。我在做新旧动能转换的建议文章时,当我比对了榆林近年来的税收经济数字后,一种庄严的责任感在心中激荡。该以怎么样的精准管用的建议向高层首长提出呢?我一个人只为一条建议只为一句话用了整整一下午的时间翻来覆去研读榆林的政府工作报告。这种笨拙的功夫,这种对榆林家乡的爱我想榆林任何一个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在向省政府建言榆林快递业发展一事上,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焦急。榆林多年来二产的发展太强大,以至于别的地市只剩下羡慕的份。当我掌握榆林所有的快递业经济税收数字后,我知道我一秒钟都不能停顿。我还知道我如果不发声,别人想发声不知道详情是没有用的。我将建议通过层层程序报送省政府被办公厅第一时间采用后,我的心里踏实了许多。

 

我在完成减税降费与市场主体活跃度的建议过程中,我敏感地捕捉到上半年榆林民间投资增速同比增长44.6%这个数字,这个数字第一时间进入我的眼里就是一场化学反应的燃烧。在纵横左右的同类数字比对中,我的建言文章出来了,不仅引起了省政府办公厅的高度重视,而且修改后报送省委领导。

 

我的身份地位极其卑微,我只是在一个小地市的经济部门供职。我在我的本职工作中能融入对榆林延安铜川经济发展的思考、能做出属于我的建议,而且能将这些建议被高层一次次采用。我作为一个普通的在外游子,已经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是的,人活在世界上,不管你外在的身份是什么,如果做不了做不成对人民对区域发展的有独特价值的事,身份再亮再大有价值吗?

如同任何一项事情的完成看结果往往一秒钟就够了,但说过程说艰难只有自己知道。有时为了四页纸的建议,我们背后动用的人力外界想象不到。我们在完成榆林延安铜川新旧动能转换建议过程中,仅搜集三年三地纳税大户的相关税收数字背后有三地的五十多人默默无闻地为我们辛苦。在我们完成的过程中,榆林税务的安波老师、延安税务的李玉强老师、铜川市政府的王会会老师、陕西税务经济分析处王健、张莹老师,以及省政府办公厅的不知名的领导老师们,给予了我们太多无私的帮助。为了家乡经济的发展他们背后默默付出了,如果有机会我一定端着酒杯用酒歌用黄土地随风摇曳的山丹丹花的舞姿来表达我深的致敬情意。

 

我在文学与经济之间高压力高强度地转换着。在陕北在榆林关心我的媒体及文学界的领导老师们纷纷问我:今年以来,怎么再也看不到你的文学作品了?怎么再也看不到你的散文了呢?经济分析上你取得了收获,可文学上你损失了啊!

 

我想说的是:文学我爱,经济我同样爱。当经济下行压力波及到生我养我的家乡时,我必须激情四射,勇往直前,有责任、敢担当、有智慧、用我自己的能力,用我自己的方式为家乡发展出力。只有这样,我今后回到榆林的家乡,我走在路上我心里会踏实一些。我跪在祖先的坟头,我会说:我没有丢脸。


      《榆林网》

     2018.8.23

    《榆林日报》见报稿件略有改动

     2019.8.24

 

      10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31 07:00)
                                                             这样看他

            他走了。我这样看他。

           有六样东西是需要我永远感念与学习的。

            有事问百度及强烈好学的习惯。
      
            工作生活中及时归类的习惯。
      
            思维中的规则意识。

            个人的健康理念。

            不盲目追风的作为。

            摒弃一些形式的东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5 18:08)
标签:

纪念

文章

心中的那份情

 

                             王祖文

 

    在我人生这近10年岁月里,只要提及陕北有两个关键词是绕不开的,一个是远在乡下的家人,一个则是《榆林日报》了。

 

      家人是生命的港湾所在、是生命的链条所在、是生命的依托所在。要说和《榆林日报》的关系,那还需要从四十年前说起。

 

      四十年前,我在十三里里远外的子洲薛家崖学校上学。乡上的邮递员给我们村的报纸由我来代转。每隔两到三天,那位五十岁左右的高大模样的邮递员将《榆林报》送到校园喊我的名字的时候,我就会拿出自己的私章盖印后取回报纸。在那时的副刊上,我读过李德忠、郑光前、张俊谊等人的信天游及其他文章。读他们的文章,那种刻骨铭心的美感记忆胜过读一些课本上的课文。我想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感觉是与审美触角的主客体精神气质高度对应有关系的。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时我们这些乡村的穷孩子基本接触不上什么课外书,更谈不上接触经典作品。我将家乡这张报纸副刊的文章与当时的《人民日报》的副刊文章及“今日谈”栏目的文章一起搞成剪贴本进行学习,这种精神营养、文学营养滋润过我这曾经干枯而麻木愚蠢的灵魂。这本子保存了很长很长时间,在我的眼里,它的价值甚至超过了青春期的情书。正是这样,四十年过去了,依然记忆犹新。

 

      后来,我离开陕北,基本看不上《榆林报》了。一次在县城候车时,在家户的墙壁上无意中看到张贴的《榆林日报》。我当时非常吃惊:怎么什么时候变成日报了?怎么什么时候变成大报了?那是《榆林日报》第一次以大版面的面目出现在我的面前。这种惊奇也让我看到了自己与家乡的隔膜。

 

       当互联网进入人们生活的时候,由于思乡的原因,我在网上搜到了《榆林日报》的电子版,从这一刻起,这份家乡的报纸成十年就成了我精神生命中的一种关注部分、甚至是组成部分。十年,是人生里程的一个单元,这十年,与我而言,精神生命、精神审美、精神投影在《榆林日报》多次留痕。这十年,我在《榆林日报》上共发表了101篇文章。这个数字与别人而言,什么也不是。但与我而言,我会情不自禁地面向榆林的方向深深鞠躬并说一句:谢谢报纸的所有人员,让我这个陌生的头颅和你们发生了这么深的关联。我最大的感慨就是编辑老师们的爱报纸胜过爱自己家的孩子、胜过爱自己的脸面。马建绪编发过我的稿子,王子韦责任编辑放下身段主动约过我的稿子。李苗苗责任编辑多次用严与细“逼”我将稿子一步一步质量上台阶,稿子只要交到安娜编辑手里不仅让人放心,而且让人感受到她的责任心总是那么强、对作者是那么负责。记得写《乡村女客聚会》、《一个人的纪念碑》等篇幅较大的稿子就是李苗苗责任编辑三番五次“逼”出来的。说实话,篇幅大一点的稿子修改多次的时候作者会烦而累的,但是每次烦过累过甚至极不情愿之后,稿子质量提升了、反响变好了。我曾经看过她们校对稿件,密密麻麻简直如同缝制的大沾布,那一刻我不知说什么好!是啊,发表后社会效果好,那时候就由烦变喜了,也就感到了一种值!这也让我深深感受到真正的好稿子是作者与编者一体无私深度合作的产物。作者犹如歌手,编辑犹如幕后的导演。靓丽的是作者,默默无名的是导演。在这里,我理应向各位编辑老师以及幕后的校对印刷发行甚至邮递以及网络编辑们表示由衷的感谢。

 

        我非常感慨编辑老师们对自己的版面的无限爱戴。读者看到的见报稿件,往往更多的是一种压缩件,浓缩件。与每一位作者一样,每当看到自己的作品压缩后,心都会不由自主地吃惊一下的。用已故著名作家陈忠实的话说:每删除一段,就少了一条雪茄烟啊!但是,细细品味其修改删减,还是很有道理的。原来她们是以外科大夫动手术的慎重与绣花女的精细来对待稿件的。这种认真负责的职业精神与职业情怀值得我们尊敬与鼓掌的。

 

       我时常想,如果从个人名利的角度来观察评价自己的这种写稿发稿行为,那是不值一提的,也实在没有所谓的名利可言的。尤其是对我这种离开家乡40年之久的人而言更是如此,有多少人看上这种名与利呢?如果单纯从金钱角度算计,都未必如一个捡破烂的。但是,我没有如此俗气,我将此作为一种家乡的乡愁提升与净化,我将此作为一种对黄土地的特殊情怀再现,我将此作为一种紧跟时代、紧跟社会、紧跟民众的心声的再现者和记录者,我不会因为这些豆腐块而自轻自贱而羞涩无比的。因为我自己在努力着、思考着、记录着、反映着。

 

      我想:这10年,如果没有《榆林日报》的帮扶,那就没有发表的101篇文章了。这个与外人没有什么,但与我个人而言,生命之光之彩就暗淡了许多。从这个意义上说:说一声谢谢实在太轻太轻!

 

       那么,最管用的回报与感谢无疑是写出更好的更又价值的作品,与《榆林日报》更荣光,这才是最好的纪念和祝贺!

 

      我庆幸《榆林日报》今天的发展走上了一个非常好的时期。不仅自身的经营与主业另业内同行刮目相看,而且新媒体融媒体的发展势头与成绩很佳。这得益于其好班子与好团队。所有这些,为副刊的更好发展创造了非常好的条件。这是广大作者的福气。因为环顾当下报纸副刊,《榆林日报》提供的副刊版面无疑是最具频率的也是非常充裕的。这本身就是一种担当、大气与不俗的文化情怀的体现。

 

面对榆林的方向,敬礼!


    《榆林日报》103篇  2019.4.2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31 17:34)


                                  王祖文 作词
                               张建国  常浩军作曲
                                   常浩军导演
                                   李天一演唱

                2017年推出获得了超过15万的传播量

                2018年1月29日子洲春晚各种媒体直播
                        获得了超过40万的传播量
                         
                 2月25日将子洲春晚在榆林电视台全程播放
         
                  最终保守估计实现70万左右传播量





                                      子洲人个个争夺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22 06:09)

           阳圪崂崂暖和

                        王祖文

    陕北老家对于我而言是非常暖人的字眼,我对老家的情感,炙热猛烈持久,我暗自常怀疑似乎和神经质可以归为一类。老家村庄如果让我寻找一个更暖心窝的点:无疑是父母所在院落的阳圪崂崂。


    这个阳圪崂崂普通而又特别。说其普通,从外部观之,和天下其他的阳圪崂崂没有什么两样,就是太阳照射的时间长,是个避风的好地方。说其特别,还不是简单的特别。这个地方真有些特别,它夹在六孔石窑与三间新平房的直角之处,石窑上面是百米高的地势,新平房后面不远处连续是三道四米左右的围墙。这样天然的避风之地就自然形成了。由于我们的院落处在向阳的地方,所以太阳一天照射的明显暖和一些。

    地势上的特别还不仅在于此。而在与于这个地方是全村的正中位置,而且处在交通路口。院落两米下面就是村里通车的水泥硬化公路。院落前方百米之处要下一道坡度很陡的坝梁。这条陡坡有200米左右长,坡度关键处有60度之陡。这一陡带来了两个现象:后沟的人们想唠嗑时不愿意下这个陡坡,自然就到这个院落的阳圪崂崂去,前沟的人上了这个坝梁陡坡,想歇缓歇缓,也非常自然地容易在这个阳圪崂崂聚聚。

    地理地形的巧合只是方便阳圪崂崂暖和的一个原因。这个村里现在日常居住的不过是150人左右,多以老弱病残为主。村里这四十年来通过移民、考学、招工、当兵、从商、打工、出嫁等多种形式到省市县城居住的在250人左右。这是中国社会结构变动的一个真实缩影,也是在这个阳圪崂崂唠嗑时永远结束不了的话题。

    也许是过于思念家乡的原因,我对这走出去的250左右的人进行了归类,非常有意思的是省会城市有20人左右,榆林市内延安市内有60人左右,本地县城有100人左右,其他地方有6070人左右。更有意思的是在这510年间,在这走出去的人群中,向省会城市,地级市城市流动的频率明显加快。这种频率越加快,这个乡村的红火热闹程度自然就有所减弱,相反,这个阳圪崂崂老年人唠嗑聚会的频率就越高。

    早些年,在离这里一里、二里地的后沟的两处人家的院畔上,形成了农闲时天气好的日子里中午唠嗑的习惯,但随着主人到城里给单位看大门、接送上学的孙子,这两处唠嗑地点便自然消失。还有一处不远处一农户家里玩麻将的地方,但这个不是每个人都爱玩的,这样也为父母院落那处阳圪崂崂暖和的地方增加了人气。

    阳圪崂崂暖和,来客要有陪的人。父亲成了不可缺少的陪客。父亲患脑梗已经五年,77岁,已经没有了劳动能力,只能简单拄着拐棍出行,在家照看门户。这样来村民唠嗑了,父亲能陪村民说话,而且只要天气好的时候总是在家的,保证来唠嗑的能待得住。

    母亲是个大忙人,不仅在家要忙一日三餐,而且农忙时间要上山劳动。母亲76岁了,依然独自在山地里种庄稼,实在是刚强的厉害。除过春种秋收中午下午母亲没有时间在阳圪崂崂唠嗑,其余时间,母亲基本一大早在山地里劳动,其他时间在家干家务,这样基本有时间陪来人唠嗑。母亲为人和善,极具人缘,这是我们这个阳圪崂崂能几乎天天有人来的重要原因。母亲脑子好使,会说话,不管来什么人唠嗑,如果涉及村里是非的话,她立刻会将话题叉开,这样形不成是非。同时母亲特别会帮助别人化解心中纠结与不快。不管是老年人,还是中年人,母亲都会劝人,给人宽心,而且帮助别人想办法,这是我们这个阳圪崂崂暖和的人文原因。母亲有些文化,当过老师,记忆力惊人,能叙述整本的陕北说书,眼界很是开阔,为人又特别谨慎。所以这个阳圪崂崂不容易产生纠纷是非,而且来人还容易得到一些帮助,这样更增加了这里的人气。谁家的子女从外地回来,在家见不上父母,往往第一时间找到这里,于是这里时常可以看到子女与父母相拥想抱的场景。谁家有难处了,人们从这里获取消息后,总会第一时间到家里探望温暖,这里可是一个观察人间亲情流淌、乡亲淳朴的难得窗口。

 

阳圪崂崂的话题及其有意思,虽然多以农耕生活和家长里短为主旨,但是,这可是观察社会的一个窗口:庄稼丰收了,后人赚钱了,谁家娶媳妇了,谁家娃娃升学了,谁家的子女在外面干的出色了,党的惠民政策越来越好了,这里的笑声就多了、甜了,相反,这里的笑声就少了。不要小看这些阳圪崂崂的话题,他们有时涉及古今中外,有时涉及天文地理,虽然大多是闲谈,但闲谈中往往有智慧的颗粒、真理的力量。他们的话语是一辈子的心得、是黄土地苦难的结晶、是人生沧桑的提纯。他们有时的闲谈城里人可是说不出来的。

    母亲的亲和力是这个阳圪崂崂容易来人的根本原因。村里有个91岁的老婆和86岁的老婆几乎天天来父母家这个阳圪崂崂。只要天好,满年四季,不曾错过一日。我几乎一周两次给父母电话。每次电话,几乎总能知道这两位老人在我们院落串门。我就想:这两个老人因为有我母亲陪伴实在是幸运。否则孤独的能行吗?其实,这个事情是双向的,她们不来,我的父母照样常年孤独寂寞冷落无法排解啊!村里还有成十个六十到七十左右的长者也是这个阳圪崂崂的常客。其中有一位老者说,如果我父母外出了,这个村连唠嗑的地方都没有了,这个村连串门的地方也找不下了。听到这话,我发愣了多日。


我反复在想:如果若干年以后,果真出现这位老者说的

情况,那是不是意味着村里的魂丟了,村里的心脏丟了呢?那时村里的寂寥孤独无奈怎么排解?相信没有任何一个人想过这个问题。我就想:到那时,从自然意义上说这个阳圪崂崂虽然存在,但适合它的人不在了,这个阳圪崂崂再暖和,对人还有意义吗?人的情,人的心,人的爱的归依无所着附,无所已存,这已经不仅仅是自然界的阳圪崂崂的悲剧,这更是活人的悲剧。这不仅是村里人的悲剧,更是像我这样的太多的游子的悲剧。那时,只能在梦境中、在回忆中、在曾经写下的文章中、拍摄下的视频照片中用哀叹和泪水来面对这样的不幸。


    这是社会发展必然要面对的问题?我理智想了多日:应该是,尽管它无情到了极端。

我现在都不敢面对这样的问题,将来更无法面对这样的问题。我想将来我只要想起这个阳圪崂崂,我的眼眶就会湿润。因为这个地方集中了乡村太多的东西,集中了我对老家太多情感、记忆的东西。


     我永远心里一直重复一句话:阳圪崂崂暖和。我更悲伤的是:在非遗文化、非遗民俗的领域里它也许永远没有地位。

 

阳圪崂崂暖和:暖和的不仅是我们的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07 13:13)
                                          
                                      回报黄土地  感恩新时代    


                                               《前行的脊梁》
                                   —子洲人以扶贫为主题的一首原创歌曲

                              腾讯这首歌浏览量过87 
                                                             







                                      前行的脊梁—献给扶贫人的歌
                                                                     点此即可看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8 06:14)
标签:

铜川

30年

变化

我的铜川30

                       王祖文


   时光真快,不知不觉已经在铜川过了30年光景。


   我的铜川30年,与别人没有任何关系。是的,没有任何关系。咱是微人物。微,就是比小还小的那种。


   走过了这30年,关于铜川的发展,有两种观点直逼我心:一种说铜川地盘小,体量小,杞人忧天云云。一种是传言地盘扩大,区划调整。这都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任何人对一个地方的关心没有错。


    当我们今天感慨铜川的时候,我就想到了30年前的铜川。让细节说话:


    细节一:那时候大学老师带着我们在铜川老区的街道吃水煎包喝胡辣汤。老师感慨地说:你们看铜川多富裕,胡辣汤的调料随便往碗里放。


   细节二:我在铜川的街道看见火车非常惊奇,那是我第一次见火车。其时,在陕北大地上,连火车的毛也没有见过。


    今天,我见过一些对铜川唱衰的文章与奇谈怪论。这也正常嘛:铜川把煤炭乳汁喂养了多少城市多少岁月多少人,她现在有了皱纹,对于喜欢美女的人而已,这也是天性而已,自然不喜欢有皱纹的老太婆,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我当时来铜川,是主动的 ,自愿的。那时,陕北比不上铜川发达富裕。人往好处走,就这样来了。尽管我受了艰难,甚至还有些曲折。但铜川毕竟收留了我,别人今天嫌弃铜川可以,我说嫌弃就有些忘恩负义了。


    我在铜川前10年的最大体会:铜川是一座真正充满人性的城市。是的,真正充满人性的城市。我大学毕业,分到边远税务所工作。不到两年功夫,我就调动到了当时的市税务局。尽管经过了半年的借调,但后来非常顺利正式调入。没有额外花费一分钱,没有多给别人一枝烟。这就是实情。没有节外生枝的麻烦事。非常简单,非常单纯,靠微本事吃饭,风清气正。如此而已。


    我在铜川的第二个10年:最大的体会感觉铜川是一个敢于超常规做事的城市。


   事例一:当时铜川市民的饮水遇到了瓶颈问题。靠财政解决,财政拿不出所有的钱来。穷则思变,急中生智,办法出来了。从机关干部工资中扣借,印象中好像至少扣了一个月,后来分两次才把这属于个人的钱还了。这种做法今天行得通吗?不好说,但当时就这样做了,而且做的风平浪静,做的恩泽后代。


   事例二:铜川开辟建设新区后,为了聚集人气:有两个惠民措施深得民心,颇为成功。第一就是每月入新区工作的干部有100元左右的入区补贴。第二就是在新区购房政府给3万元左右的优惠。事实证明:今天新区能发展到这个规模,与当初的这两条措施有很大关系。


    我个人以为铜川新区的开辟与发展是成功的,第一,对生态环境没有什么影响。第二,是完全靠铜川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发展起来的。第三,与今天一些城市发展新城进行成本对比,已经不仅仅是1:10的事了。我经历了赶上了这个发展的全过程。我是政策创新领导担当的受益者。


    我的铜川第三个10年:最大的感慨是这座城市的四件事。


    第一件:铜川得益于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好政策,在经济转型最关键时候政通人和,百姓安居,正常发展。该破产的矿业按照程序破产,该享受各种民生政策的人们充分享受。铜川完完全全稳定而发展。这个已经非常不容易的。


    第二件:生态修复与环保工作取得显著成绩。森林覆盖率,山水湖田修复,环保投入,环保变化变化明显。


    第三件:铜川新区这5年的发展速度快速,尤其是基础设施变化明显。


    第四件:旅游发展特别快速。查看相关统计数字可知。


    就我个人而言:在第三个10年里,发表了一些与工作有关系的文字,出版了一些与行业有关系的书籍。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10年已经有两本行业志书出版,第三本已经完稿。盛世修志是一种幸事好事。这也足见发展的程度。


    除此之外,我也发表了一些属于个人的文字。第一个十年,文字基本在行业内部里转圈圈,碎字碎文,不值一提;第二个十年,小报小刊,羞于提及;第三个十年,储文百篇面世,也无喜色,因为涂抹文字的激情与兴趣明显下降。30年前,甚至为发表个新闻找人求人,30年后,自我翻转,面对报刊约稿,都懒的动弹。30年前,我看一个行业,犹如登山,处处新鲜,时时惊奇,30年后,同观一个行业,或多或少,有了自己的认知。我与行业,犹如我与家庭,置身期间,已经30年过来了,能说其半个不好?我与铜川与此一理,犹如当年择偶,自己心甘情愿铜川不嫌弃我,已经与我是恩德,我若嫌弃铜川,用言语用内心厌恶丑化,与陈世美有什么区别?


    一个人与一座城市,犹如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的结合。几十年过来了,如果一方埋怨一方没有赚下多少钱没有得到多少权?这样有意思吗?能互相没病没灾,能彼此平平安安,已经是第一等功德。能拍着自己的胸口说咱基本算没有在这个环境虚度已经是不容易的了,这才是基本面基本盘守住了。


    需要说明的是我的所谓收获所谓感叹与别人没有任何关系,但与我有关系,与铜川有关系。是铜川的山水风云人们滋养我的结果。


    当然,30年了。我也从青年人变成老汉了。我算是把自己所谓的青春献给铜川了。如果说这个话说的有些过大,那铜川这30年,有过我的呼吸这话不过分吧!


    我在铜川白手起家,在铜川成家从业,现在我的孩子在外地工作,也经常关注铜川的发展,他通过地方政府网了解铜川发展的成绩。他说他的根在铜川嘛!


    每每看到一些文章也好,一些人也罢,对铜川今天的发展说这样那样的话,我很关注,也很感慨。因为毕竟是铜川人嘛。但当看到坐而论道,夸夸其谈,甚至鄙视歧视铜川时,我就想:这些人为铜川发展流了几滴汗滴了几滴血受了几次苦?凭什么站着说话不腰疼?凭什么躲在远处坐而论道呢?铜川大地最欢迎有本事有血性有激情回来建设来的人啊!!!有感于此,就有了《我的铜川30年》这篇表示我在用心爱铜川的微文!因为铜川养活了我,不能不感恩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1 18:56)

念董力

                       王祖文


    董力是我的大学同学,他的提前离去我实在是没有想到。


    大学期间,董力爱写诗。但我不爱诗,也不会写诗,所以共同语言就少一些,但他对诗的痴爱与向往感染了我,我从内心里是很敬佩的。


    大学毕业后,我们俩做梦也没有想到到一座城市了。他是如何到铜川的,我不太清楚。我到这个城市还是费了些周折的。


    我感念董力的是他当时分在铜川电大,我分在了高山上的一个税务所。我们都是异乡人。他和他的农民父亲专门从市里来山上看了一回我。我就感到了一种特别的惊奇与温暖。这种温暖在记忆中存留了下来。


    后来,我们虽然同处一座城市,由于各自生活所累,由于我这个人生性不爱交往,所以近多年来年很少往来。我们各自结婚都互相不请不邀。所谓的往来无非是外地的同学来了才互相聚聚,仅此而已。当然也与各自的工作没有任何交集有关,他是搞教育的,我是搞税务的。

    董力在世时,干的比我强。他毕业第一步起点就比我高了几个台阶,所以职场上顺风顺水,算是得意一族,最后在他所在的单位获得了不错的职位,这与他的性格,修养,习性、努力有直接的关系。


    董力善交往,重友情,所以颇有同学缘,朋友缘,前些年去陕北招生,所到之处,都有同学友情的温暖与滋养,我着实羡慕的不轻。


    忽一日,同学明理告诉我董力患病在医院,我们便第一时间看望。我们知道他是血液上的病,具体是怎么得下的,实在搞不清楚。当时他的情绪极差,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我看了他的状况,我也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我就特别悲伤。我就想,这好端端的人怎么突然就成这个样子了?他给我留下的话语是:“下午没事了,到病房来说说话”。可惜的是那段时间,单位事多,竟然没有如愿。


    后来,过了个把月,他从西安治疗归来,当晚,我在本地医院守候。在他生命临终的最后四十分钟里,我一直守护着他,直至他完全没有了呼吸。我尽了一个同学最应该尽的责任。


    我参加了他的遗体告别仪式。所在单位的主持与告别词是绝对一流的,情真意切,内容与形式浑然一体,我想董力如果在天有灵的话,会满意的。那天早上,火葬场所在的山沟气候极其寒冷,我草草向他的遗体告别。


   董力去世快一周年了。想起曾经生龙活虎的董力,我时常陷入发愣的状态。我很想说些什么,但是往往止于自言自语。犹如一个人打开一瓶白酒,喝了几杯就自己自动停了下来。因为我明白:自己独自品尝人生的滋味有时恰恰是不能借用酒的。念董力也是一个道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