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陕北秧歌
陕北秧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5,071
  • 关注人气:8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自定义模块

 

王祖文微博
作者详细地址

本博客未经允许不得擅自转载。


作者详细通信地址

陕西省tc市新区交警三大队旁

tcsw局

邮编:727031

 

邮箱569637484@qq.com(与报刊编辑专用,其他人勿扰)

 

联系电话:

09193281028

 

 

 

 

 



 文字慰

  运动益身







 

公告

 

王祖文:60年代人,原籍陕北子洲,职为饭碗,文为枕头。用力倾情陕北民俗、散文方面。迄今在《阳光》、《山西文学》、《延河》、《青年作家》、《青岛文学》、《都市》、《延安文学》、《五台山》、《三峡文学》、《寻根》《廊坊文学》、《朔风》、《西部作家》、《北方文苑》、《陕北》、《文学》、《天目》、《现在》、 《关注》、《芙蓉江》、《华原》《中文自修》、《文学月刊》、《长庆文学》、《丝绸之路》、《神州民俗》、《金秋》、《延安》、《sw研究》、《调研与决策》、《s收与社会》、《西部财会》、《ss-zn》、《sw》(sxgs专栏)、《sxgs》《甘肃sw》、《广东地s》、《福建sw》、《草原sw》、《河南sw》、《青岛sw》、《重庆sw》、《苏州sw》、《ss之窗》、《sw快讯》、《长安sy》、《神木》、《山花》、《红石峡》、《三边文学》、《百坡》、《荆山》、《塞上》、《文秘园地》、《高中生之友》《陕北》、《西安工运》、《西安人口》、《陕北文学》、《画乡》、《日报》(海外版)、《光明日报》、《羊城晚报》、《天津日报》、《陕西日报》、《s*w报》、《西安日报》、《三秦都市报》、《华商报》、《沈阳晚报》《教师报》、《城市金融报》、《陕西工人报》、《劳动周报》、《秦风》、《安阳日报》《咸阳日报》、《榆林日报》(100)、《延安日报》、《安康日报》、《榆林晚报》、《榆林新青年》、《台湾好报》、《陕北研究》、《语文教学与研究》、《陕西青年职业技术学院学报》等报刊发表作品百万字,作品入选十几种版本,其中,《燃烧的陕北年俗》以不同方式分别在国际广播电台、陕西电视台、西安音乐广播台播出,《陕北人与羊肚子毛巾》在《光明日报》发表后,被网、环球网、腾讯网、网、新民网、天津网、甘肃网等20多家国内知名网站转载。有散文入选中学生课外读物及地方志书。获得过终南文学奖等奖项。作词策划的《子洲人个个争夺魁》(2019家乡春晚、榆林电视台)、《前行的脊梁》被学习强国及家乡相关部门推出,传播量超过二百万。抗疫作品被学习强国采用。作品受到多家主流媒体的关注和报道。其税收经济文章多次被省委省政府采用,获得省部级领导表扬性批示及优秀成果,有的转化为成果。

 

 原创文章

 

编辑老师们有采用者请用纸条、留言或QQ告知。其他人谢绝随意采摘转载,文章是有知识产权的,违者必究,究之必严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博文
标签:

感恩

温暖

王祖文

铜川

散文

春天的花香

铜川版

 

                                                      王祖文


  我是一个对春花格外敏感的人。每年农历正月十五,当陕北还是天寒地冻的时候,我总是一个人在我所在的城市蹲下身子欣赏第一朵迎春花盛开的样子。今年腊月二十五,我竟提前看到大片盛开的迎春花,看到院落里两排提前盛开的山桃花。我将这些花儿拍成图片,拍成视频,发给陕北的亲人,让他们感受早春的到来,让他们感受春天的花香。


  自然界的花儿盛开得这么快、这么早,这是春天来得早的原因。春暖花先开,花开我先知。我很好奇,自己是年近六旬的男人,怎么像一个少女一样,对自然界的花朵这么敏感,这么好奇?我明白,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心更软了,情更浓了,对自然,对社会,对万物的感知更灵敏了。这是一种生命的自然现象,正是这种自然现象,人世间的情感稠而浓、纯而净啊!亲情、爱情、人情、世情多了更多的芳香。


  其实,我更敏感、更感动、更重视来自人与人之间交往的大爱之花盛开的时间、颜色、姿态、香味。一个人不经过大灾大难是未必能体会到这种人情之花的浓郁芳香。确实是这样,早些年,在我的脑海里,在我的认知里,总是多了些世态炎凉的元素。但现在,我变了。牛年的早春让我变了,我们老家父母遭受的意外重大火灾让我变了。


  火灾是极其沉重的,所有物品全部变成了灰烬。我独自暗思:我们这一大家人这个年别想过好了,谁不难受啊!但是,灾难发生后,来自社会上的大爱之花一朵朵盛开,如万亩花海,各色各样,五颜六色,五彩缤纷,美不胜收。先看看陌生的无名的花儿吧:子洲的国学会的人们做好事不留名;榆林爱心人士王瑞东、吴彩霞、李怀军带着他们高中同学的爱心悄悄地去乡下慰问了;当地县乡政府的同志们为此事奔波着;就连外省外市的一些朋友也纷纷伸出援手:中原税务主编贾宝同,三门峡诗人胡继宏,铜川总工会刘媛媛等等。这些人以各自的方式,各自的行动向陕北乡下的陌生人伸手相援。这些人中有的我连面都没有见过。是啊,乡下八十岁的老父亲老母亲一辈子怎么见过这么大的阵势?他们在灾难面前只知道无助地哭泣。


  最令我感激的是铜川市税务局党委书记李袁涛、副书记尚建军,他们组织市局及直属单位为我家捐款献爱心,当我接到同志们沉甸甸的2.7万元捐款,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远在陕北山沟沟的两位八十岁的老人说:“铜川税务这个群体真是好人群体!火灾无情人有情,在忙碌的年关之际,领导们用特殊方式救助受灾人家,并及时将党组织的关爱、众人的温暖传递到我们心上。”


  我老家的乡亲们也用各自的方式表达了爱心,还有几十年并不怎么来往的人们都伸出了援助之手。这一幕幕景象,这一件件善意的举动,让我一次次思考他们与自然界早春盛开的花朵之间的联系来。面对这样的景象,这样的人间暖流让我们感受到了重重暖意,我们内心对社会、对他人爱的花朵也在盛开。牛年的早春真好、花朵真艳、花香真香。

 

                               《铜川日报》 2021.3.10


             感谢《铜川日报总编王毅   主任段海洲  编辑原玉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春天的花香


                                               延安版

                                                 王祖文

我是一个对春花格外敏感的人。每年的农历正月十五,当陕北还是天寒地冻的时候,我总是一个人在我所在的城市蹲下身子欣赏第一朵迎春花盛开的样子。今年,在腊月二十五的时候,我竟然提前看到了大片盛开的迎春花,看到了院落里两排盛开的山桃花。我将这些花儿拍成图片、拍成视频,发给陕北的亲人,让他们感受早春的到来,让他们感受春天的花香。

自然界的花儿盛开得这么快、这么早,这是春天来得早的原因。春暖花先开,花开我先知。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心更软了,情更浓了。对自然、对社会、对万物的感知更灵敏了,这是一种生命的自然现象。正是这种自然现象,人世间的情感稠而浓、纯而净,亲情、爱情、人情、世情才有了更多的芳香。

其实,我更敏感、更感动、更重视大爱之花的盛开。一个人不经过大灾大难,就未必能体会到这种人情之花的浓郁芳香。确实是这样,早些年,在我的脑海里,在我的认知里,总是多了些世态炎凉的元素。但是我现在变了,是牛年的早春让我变了,是父母遭受的意外重大火灾让我变了。火灾是极其沉重的,所有的物品全部变成了灰烬。我独自暗思:我们这一大家人这个年别想过好了,谁不难受啊!但是,灾难发生后,来自社会上的大爱之花一朵一朵盛开了,如万亩花海,五颜六色、五彩缤纷、美不胜收。这些人以各自的方式、各自的行动向陕北乡下的陌生人绽放了他们爱心的花朵。这些人有的我连面都没有见过,他们却将爱的阳光洒向了我们。是啊,乡下的八十岁的老父亲老母亲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阵势,他们在灾难面前只能哭泣。可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爱心人士默默地用各自的爱心,使爱的花朵得以绽放。他们是无名花,他们做好事不需要留名,他们只是默默散发着爱的芳香。

看得见的花儿是有限的,看不见的花儿也有很多。我的乡亲们用各自的方式表达了爱心,还有太多的甚至几十年并不怎么来往的人们都伸出了援助之手。这一个个善意的举动,让我一次次思考他们与早春盛开的花朵的相似之处。面对这样的景象,这样的人间暖流,我的父母虽然遭受了如此重创,但他们感受到了重重暖意。这样的人间暖流,让我们感觉到牛年的早春真好,花朵真艳、真香。

正是这样,我连夜写了一封给这个春天的感谢信,其中有这样几句话代表了我们一大家人的心:“你们的表现犹如春天里最美的花朵,给人以芳香;犹如清澈的泉水,让人看到了人性的纯洁,让我们看到了灵魂的高贵。在此,我向你们送上我们最真诚的致敬与谢意!”

这样的话语不仅仅是给某一个组织、某一个人的,也是给这个春天盛开的每一朵爱的花朵的。在这爱的花朵面前,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湿润起来,我的眼前已经朦胧成一片花海。(王祖文)



                                《延安日报 》                        2021-02-2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散文

王祖文

春天

2021

            春天的花香

           (榆林版)

 

                           王祖文

 

     我是一个对春花格外敏感的人。每年的农历正月十五,当陕北还是天寒地冻的时候,我总是一个人在我所在的城市蹲下身子欣赏第一朵迎春花盛开的样子。今年,在腊月二十五的时候,我竟然提前看到了大片盛开的迎春花,看到了院落里两排提前盛开的山桃花。我将这些花儿拍成图片,拍成视频,发个陕北的亲人,让他们感受早春的到来,让他们感受春天的花香。

 

     自然界的花儿盛开的这么快、这么早,这是春天来的早的原因。春暖花先开,花开我先知。我很好奇自己,我是年近六旬的老男人,怎么像一个少女一样,对自然界的花朵这么敏感,这么好奇?我明白: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心更软了,情更浓了,对自然,对社会,对万物的感知更灵敏了。这是一种生命的自然现象,正是这种自然现象,人世间的情感稠而浓、纯而净啊!亲情、爱情、人情、世情多了更多的芳香。

 

其实,我更敏感、更感动、更重视来自人与人之间交往的社会上的大爱之花的盛开的时间、颜色、姿态、香味。一个人不经过大灾大难是未必能体会到这种人情之花的浓郁的芳香的。确实是这样,早些年,在我的脑海里,在我的认知里,总是多了些世态炎凉的元素。但是我现在变了。是牛年的早春让我变了,是我们老家父母遭受的意外重大火灾让我变了。火灾是极其沉重的,所有的物品全部变成了灰烬。我独自暗思:我们这一大家人这个年别想过好了,谁不难受啊!但是,灾难发生后,来自社会上的大爱之花一朵一朵盛开了,如万亩花海,各色各样,五颜六色,五彩缤纷,美不胜收。先看看陌生的无名的花儿吧:子洲的国学会的人们他们做好事不留名的,榆林爱心人士王瑞东、吴彩霞、李怀军带着他们高中同学的爱心在看到新闻报道后悄悄地在乡下慰问去了,当地县乡政府的同志们在一次次为了这个事情幕后奔波着。就连外省外市的一些财税名流也纷纷伸出爱手帮助:中原税务主编贾宝同,三门峡诗人胡继宏,铜川总工会的刘媛媛,等等。这些人以各自的方式,各自的行动向陕北乡下的陌生人绽放了他们爱心的花朵。这些人有的我连面都没有见过,他们将爱的暖流洒向了我们。是啊,乡下的八十岁的老父亲老母亲一辈子怎么见过这么大的阵势啊?是的,他们在灾难面前只知道哭泣,只知道无助,他们做梦没有想到榆林公安的领导们郭峰、杜林、拓兴华、西安省城的爱心人士张泽、榆林与延安市传媒中心的领导和编辑们默默地用各自的爱心绽放开了爱的花朵。有的尊名大姓我是发动微信朋友圈的力量费了大劲才终于知道他们姓甚名谁。他们是无名花,他们做好事不需要留名,他们知道默默散发爱的芳香是最重要的。

 

     看得见的花儿是有限的,视觉被遮蔽的看不见的花儿确实是很多的。我的老家所在的那个名叫高家沟的村庄的太多的乡亲们他们用各自的方式表达了各自的爱心,还有太多的甚至几十年并不怎么来往的人们都伸出了各自的援助之手。这一幕幕的景象,这一件件善意的举动,让我一次次思考他们与自然界早春盛开的花朵之间的诸多一致来。面对这样的景象,这样的人间暖流,我们父母家虽然遭受了如此的重创,但是感受到了重重暖意,我们内心对社会对他人的爱的花朵也在盛开了。我们感觉牛年的早春真好、花朵真艳、花香真香。

 

正是这样,我连夜写了一封给这个春天的感谢信,其中里面有这么几句话代表了我们一大家人的心:“你们的行动,你们的表现犹如春天里最美的花朵给人以芳香,犹如清澈的泉水让人看到了党性、人性的纯洁,让我们看到了大爱灵魂的高贵与情趣,让我们看到了一曲精神文明的颂歌是多么感动人心和震撼肺腑。在此表示我们最真诚的致敬与谢意!”

 

     这样的话语不仅仅是给某一个组织某一个人的,是给这个春天盛开的每一朵爱的花朵的。在这爱的花朵面前,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湿润起来,我的眼前已经朦胧成一片花海了。

 

                                《榆林网 》    2021.2.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1-06 12:25)
标签:

散文

刘成章

王祖文

         刘成章小记

 

                          王祖文

 

    第一次知道刘成章是在中学课本上学过的《安塞腰鼓》,那种大写意散文的优美词句一下就将我击倒了,至今仍在敬意中。第二次知道刘成章是35年前,那是在子洲高中的课堂。教我们语文的苗宝柱老师眉飞色舞地给我们说省城有一个叫刘成章的作家写了篇《高跟鞋响过绥德街头》。美的厉害!那时,就感觉这个标题是多么富有诗意,这女子一定是神仙一般的美女,怎么惹得作家如此诗兴勃发呢?

 

    参加工作后,将一座图书馆的现当代散文作品几乎读了个遍,不知怎么,还是对刘成章的散文特别喜欢。以至于每次出差到大城市总要到书店寻找他的作品,可惜能找到的极少。后来互联网兴起,凡是网上能找到他的散文一篇不漏,通通认真拜读,反复研学,甚至逐字消化。

 

    刘成章的散文有多种系列:写意类、纪实类、红色类、怀乡类、域外类,等等。我最喜欢的是他的写意状物类。如《安塞腰鼓》、《椽头柳》、《读碑》、《羊想云彩》、《黄河魂》、《一朵一朵数流霞》、《殷殷插柳》,等等。这些散文的共同点:不拘一物一事,透过物事,聚焦其与我们民族精神、民族性格、民族气魄、民族气节关联的部分,进行升腾、进行挖掘、进行写意进行状物。同时写到高潮处:用发疯似的情怀,着魔似的笔法不顾一切地将意境渲染到腾飞、旋转、飞舞、升空的状态。在该停的地方往往是一个自然的刹车。为了实现这种效果,他几乎穷尽汉语言文学的所有功能多管齐下,综合施力:短句、超短句、长短句交错,排比、排山倒海的排比,拟人、拟物,拟人拟物互相辉应,实写、虚写、虚实结合。有时严肃,有时俏皮,庄谐互融。读者在读这样的段落时,和作者一样发疯发狂,如痴如醉,完全进入一种超级大美的意境中。基于多次这样的阅读体验后,我曾经发表过这样的观点:我说刘成章的一篇《安塞腰鼓》胜过一百万篇烂脏文章。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我这话竟然比被新华社记者在介绍刘成章的文章中采用了。看来人们对刘成章精品散文的喜欢大有人在。

 

     我时常想:一个人为什么对有些作家偏爱而对有些作家没有兴趣?这应该与彼此的精神世界、精神追求、灵魂向往、价值指向有极大的同向关系。正是这样,我在大连图书馆找过他的书,没有找到颇感失落;正是这样,我读过他在美国生活期间写的大量散文,尤其喜欢他写到想念陕北的内容;正是这样,我读遍了中国大地上所有关于他的作品的评论,有的我认可,有的感觉有些离谱甚至滑稽。

 

     我敬佩刘成章。从改革开放到现在40多年了。经常见到他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发表那些尤其是陕北题材的大美散文作品。刘成章老师今年83岁了,依然在《光明日报》发表了两篇与陕北关联内容的精品散文。一位作家,写了一辈子,写到这把年龄,不仅不停歇,而且越来越老道,他就像敲疯的陕北腰鼓停不下来了啊!他永远活在劳动的春天里,艺术的春天里,歌颂中国精神的春天里。他的状物写意诗化作品几十年丝毫不褪色,显示了其作品金子般的价值和魅力。别说在陕北这块土地上,在中国散文的百花园里,这是一个奇迹!

 

     一个极为偶然的因素,不仅和他成为博客博友,而且成为微信微友。他博客上,最让我感动的是他老伴去世后,他在博客上持续发表了大概有20篇悼念文字。更让我感怀的是他在《光明日报》上以此为内容发表了一副自己画的画,有简短的配图文字。我特意留心了一下,这文字中没有他老伴的名字,这是需要多么大的胸怀才能做到这样的无私啊!大家就是大家,自己私下里再痛苦,但是在国家大平台上他做到了爱天下万民为己任,不夹自己的一丝一毫的私心私情。

 

    和刘成章老师交流多了,我就想到索要他一副字。他给我写了“穷山河以寻句”的书法作品,微信上把图片传了过来,可是我没有勇气索要原件,后来,刘成章老师主动给我寄来,让我感怀不已。

 

     刘成章老师对陕北籍的各类文艺人才的扶持与偏爱绵延不绝。给散文作者写序的,给画家写序的,就连民歌手他也充满了满腔的爱意。王二妮,杜鹏鹏,自不待言。吴堡籍草根歌手丁文军的《光棍苦》、《异乡的牵挂》他欣赏后,给予了特别高的评价:认为这种表现人性深度的作品极有价值极有魅力。

 

      我敬佩他对陕北的贡献,敬佩他的《安塞腰鼓》贡献,我尝试牵线有关方面让他能有一次安塞行。可惜疫情影响,现在又天寒地冻,似有阻拦。不过,我想,明年春暖花开了,陕北的山桃花等着他,安塞响起来的腰鼓等着他,陕北的椽头柳等着他,和我一样知道他对陕北贡献的人们用真诚的邀请等着他。等着歌颂了70年陕北的刘成章啊!请您回陕北看一看!

《榆林日报》2021.1.6

《延安日报》2021.1.3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12-25 15:14)
标签:

王祖文

2020年

成果

                                     2020年成果

 

       散文作品(14篇)

 

    1.《眺望大漠》入选延边人民出版社的《精品散文》

    2. 陕北说书《返程朋友安全行》21日被《陕西日报》、陕西电视台、《西安晚报》、榆林总工会、榆林文联、榆林文明办、榆林大广播、喜马拉雅延安文旅局、子洲文旅局等多家新媒体采用传播。

     2020.1《大理河》

     212日被学习强国采用传播,传播量达到46万,在抗击疫情方面尽了一己之力。

    3.陕北说书《抗疫办税双点赞》被民间志愿者服务平台木兰书院面向全国在212日推出,被陕西s#务、中国文明网219日采用起到预期宣传效果。

    4. 散文《疫情时期做最好的自己》见《上海税务》2020年第2

     《税收征纳》2020年第5

    5. 散文《娘的耕种》2020.1《大理河》

     2020.8《广东税务》

    6.散文《仰望张子良》被《报眼看榆林--文艺选》一书收录

    7.四篇散文被被《重上杨家岭》一书收录。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8.《陕北人的性格密码》发于2020.5.17《延安日报》副刊

  9.《文学应有大局味》2020.9.15《榆林日报》,被新浪-—时事看点栏目选用。

    《长安税苑》2020.11

 10.《拥抱师魂》被《作文指导报》作为美文赏析文章收入,有赏析点评。 

     11.《回乡手记》2020.11.3《榆林日报》

 12.《陕北耍水船有多美》2020.1《绥德》

                         2020.1《大理河》

 13.《我的文字我的情怀》2020.6《吉林税务》

 14.《雪天收税》2020.12《长安税苑》

 

                           科研获奖(9篇)

 

                                  上半年

 

                                  省级

 

        1.一重点课题获得省学会二等奖

       2.两群众性课题论文获得省学会三等奖

 

                                  市级

 

      《从sss视角看sx水泥行业优化发展》2020.3.2获市政府一等奖(团队协作)

      《从ss看榆林延安铜川新旧动能转换》2020.3.2获市委二等奖(团队协作)

       《从四新经济角度对铜川经济发展建议》2020.3.2获市委三等奖(团队协作)

 

                                下半年

 

          1.一篇科研成果获省局二等奖

          2.两篇科研成果获省局三等奖

       

             (团队全体人员协作成绩)

 

                  科研文章发表(省级7篇)

 

1.《从关联省份看我省汽车消费如何稳增长》被陕西省委刊物《调研与决策》2020.1采用,3.3被陕西网采用。

2.《从人均旅游税收看陕西旅游发展》《西部财会》2020.1

3.《后疫情时期陕西水泥协调发展建议》被《西部财会》2020.4期采用。4.9被陕西网采用建议部分。

4.《从发票数据看物流行业达产达效情况》被陕西省政府刊物《陕西经济研究》2020.2期采用

5.《关于加快我省餐饮住宿行业复工复产的调查报告》被陕西省政府二季度《信息快报》采用。

6.《优化减s降费措施促进铜川市场主体增长全省第一》被省政府作为典型经验采用收录。

7.s收经济分析助力地方经济发展》《上海税务》2020.6

 

                (团队全体人员协作成绩)

 

                         媒体报道(11次)

 

   1.2.21日,《榆林日报》李苗苗老师在《文艺战“疫”凝心聚力》中报道。

   2.21    《面对战役,文艺工作者这样说》吐露心声。

    225日陕西s务:用文艺作品为战疫加油》被央广网  报道。

    2.26《陕西s务:用文艺作品为战疫加油》被中国网报道。

   3.3.2, 本职工作利用数据服务与企业做法被央广网报道。    

  4. 3月份被市妇联评得铜川市书香家庭。

  5.本人工作被39日三秦网(三秦都市报)、央广网、(39日)国家swz局公众号《税三大数据助力陕西“稳经济”》报道。

  6.MV《前行的脊梁》被中宣部“学习强国”采用,传播量突破26万。

  817日该MV视频被《中国税务》杂志社官网采用

   7.促进水泥企业复工复产做法被总局对口上级第2期简报作为例子采用。

   8.629日,被单位评为优秀党员,被三秦网、中国城市网报道。

   9.《税收主题陕北说书成为热搜》83日《中国税务报》

 

                            肯定批示(21次)

  市级主要领导:12,副市级领导8个。

(团队全体人员协作成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11-13 15:56)
标签:

情怀

散文

王祖文

文字

我的文字我的情怀

 

王祖文

前不久,有一位关注我的文学教授问到我一个具体问题:“你的爱好文章与你的专业有距离,是什么原因让你痴心不改,坚持到今天?而且你几乎不存在外在功利激励与驱使,难道仅靠爱好能发展下去?”

 

老师这个问题还真把我突然问住了。因为很少考虑过这个问题。按照世俗的观点:人干事情往往容易有功利目的的。没有功利的事情几十年一直坚持下来,恐怕单凭一个爱好不行吧?也恐怕不能单用精神来解释吧?

 

我想到了三个关键词:chu心,xi惯,交代。

 

chu心。这个词,很好,很纯。以前提及这个词有时感觉有些大有些远甚至有些悬。但是,前不久,我看到我们大学同学三十年同学聚会的zhu题定位在“chu心”时,而且印在汗衫的胸前时,我突然间感觉我整个人都被这个词激活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被这个词激活了。而且我是通过视频看的,足见对我的震撼与冲击。大学时代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时代,是狂妄自信的时代,也是容易自我浅薄的时代,但那时,我们人人还是想有一个未来目标,都想日后干出个人模样,都想对社会成为一个有用的有亮度的人,都想成为踏实做事老实做人的好人。这就是我们各自心目中gong同的chu心,在这个共t的目标下,个人的具体目标那是各有其心的。我那时的chu心就是想通过知识的吸收到更能发挥自己才智的地方去。但是,可惜,命运与现实南辕北辙。后来从事了非常具体的实务工作,虽然与学者梦与作家梦基本相隔了,但是那种清澈的理想、那种向上的chu心却并没有彻底泯灭。当那种chu心在内心里激荡不已的时候,就容易成为在闲暇时间涂抹文字的一种动力。

 

xi惯。大学的时候,xi惯往图书馆钻。那四年的xi惯的惯性力量是非常强大的。大学毕业后至少有20年,我有闲暇时间还是喜欢到图书馆哪怕随心所欲地翻翻书,哪怕是一些自己喜欢的杂志。到今天依然不放弃这样的习惯,这个xi惯留存下来后,与我的思乡之情一旦结合起来,这就是我触发我涂抹文字的原因了。同时,我喜欢陕北的以信天游、秧歌、唢呐为he心的民俗文化,喜欢、思念一旦与xi惯缠磨在一起,就容易触发对文字的感应。非常遗憾的是我的业余时间往往是零散的,而不是整块的,所以形成的文章基本都是豆腐块的。不知怎么,在这个时候提及豆腐块文章,连自己脸都红的厉害。记得大学老师马泽说过:不要小看豆腐块,当豆腐块发表1000个篇篇,也成为名人了。年过半百了,才知道别说1000个,能发表到500个的数量时,也不是一般人所能容易达到的。老师30年前说这话那时浮躁这个词人们几乎很少说,现在浮躁有时成为一种社会现象时,说明静心能将习惯变幻出跳跃的文字还未必是容易的,当然老师也不会想到那时文学和今天的文学热已经完全不是一个热了,就像那时不可能预测今天个别热点城市房价一样的。

 

交代。交代这个词似乎有些过于庄重严肃。它往往与责任与使命缠裹交融在一起。如果我们现在突然冒出一句:给生命给人生一个厚实的交代,我想在一些人听来,会发出笑声的。私下以为是神经质,以为是自不量力,以为是理想狂徒。撇开这些,我们换一个思路,人是故乡的宠儿,人是土地的宠儿,人是家庭、单位的成员。只要你沾上社会人的色彩,你就有了交代的责任与使命。这不是故作深沉与高雅,这是活人的根基与方向。我在大学毕业20年的时候,那是一个独处的夜晚,我望着满天星星,想起自己一无所成的时候,不知怎么,突然间就伤感不已。我绝对没有抑郁症焦虑症,我只是感觉我和大学初期设立的一种目标和那时的清澈理想久违了。那时社会上还没有chu心这个词的说法。我感觉我自己都对自己走过的人生没有办法交代。这种交代与功名没有太大关系,就是犹如农民种地,自己起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那时,我就想,大事干不了,小事尽量干好,闲时感应感应文字还是有必要的。

 

chu心让我的灵魂保持了文字所需要的色彩,xi惯让我的行动有所延续,交代就是不要让太多的光阴荒废。这就是我涂抹感应文字的动因罢了。

 

说这些话的意思并不是想证明自己是什么。我知道不仅证明不了什么,反而在不喜欢不看重文字的人眼里,会多增加一个笑料而已,甚至还容易遭到轻蔑,这极其正常。

 

我的文章字有我的体温,有我的情感,但充其量不过是一堆由散乱到归集的文字而已,充其量是一种自w的东西。至于能不能起到他慰他用的作用。我看还是自知之明好!如果硬要更深一步地说,我的行为与灵魂深层的he心层似乎有关系了,说高大点似乎与情怀沾上边了。一个人一种追求,有些人明知道开书店赔钱却坚持,有些人明知道乡下种地发不了财却热衷,这就是一种活法。突然,想到了一种行为,乡下的农人在重大节日都不仅祭d故去的人,而且要到mu地进行整修,进行清扫。农人种地时,都要清除崖畔上的草,将黑土皮刮下来覆盖庄稼地,这些活与直接打粮食的功利目标基本很少有关系,但好务农者是一定会干的。我的涂抹文字与此有些类似。有时,有些人的行为与功利确实很远,但眼下没有功利的事情不等于以后永远没有功利。

 

我的文字,我的情怀。穿过心得东西,也许就是意义生发的开始。


          《吉林税务》2020.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11-06 17:19)
标签:

散文

回乡

王祖文

子洲

杂谈

         回乡手记

 

              王祖文

 

    当国庆节长假大幕还未拉开的时候,我就踏上了返乡的归途。今年回陕北的第一个新鲜感来的有些突然。往常走高速从关中回陕北子洲,总是要从延 安转靖边才能到家。这次却让我几乎不敢相信似的:车子到了安塞突然调向了子长的高速,后经子洲。这样我们的沿途省了一个小时的车程。时光倒流三十年,那时,从家乡到关中,沿途往往要耗掉两天时间。社会的变化从交通方面体现的越来越明显,不经过当年住旅店的艰难,就不可能体会到今天快捷交通的便利。

   
今天的春天夏天到秋天,我与乡下老母亲
乎三天一个电话的高频词就是“干旱”,“下雨没有?”但是,遗憾的是天不由回陕北子洲,总是要从延 安转靖边才能到家。这次却让我几乎不敢相信似的:车子到了安塞突然调向了子长的高速,后经子洲。这样我们的沿途省了一个小时的车程。时光倒流三十年,那时,从家乡到关中,沿途往往要耗掉两天时间。社 会的变化从交通方面体现的越来越明显,不经过当年住旅店的艰难,就不可能体会到今天快捷交通的便利。

   
今天的春天夏天甚至到秋天,我与乡下老母亲几人,家乡确实受旱了。受旱的直接结果就是越是靠近高处的阳面山地,越到最后都没有办法入种,即使勉强入种了,长的还是结不出个像样的果实。我最担心的是在这样的灾¥年,对乡民的经济收入究竟影响大不大?回乡沉在乡民中间。我形成了这样的判断,与丰收年景比,要说一点影响也没有,那显然不尊重事实。但是要说影响过大,那同样是不尊重现实。

    
陕北一些乡村的经济基本呈现出这样的经济结构:工商业为主,种植业为辅。更具体说:打工经济为主,种植药材经济、养殖业与传统种植农作物经济为辅。在这样的经济结构中,旱地秋粮作物减产确实是事实。但是这并没有事实上动摇乡村经济的根基。从我走访了多个农户看来,没有那一家因为天旱而出现生活困难的问题。我想这一方面与陕北乡村这种多年以来形成的适应市场经济的经济结构有关系,另一方面与乡村工作抓的紧抓的实有关系。乡民们的精神面貌与文化生活的变化恰恰证明了这一点。村里每晚七点,在新修的广场上自发组织的秧歌对扭的热火朝天。上至八十五岁的老奶奶,下至五六岁的小孩子。要说他们能扭出来个花还是能扭出来个叶来,那显然是不太现实。但是重要的是扭,是参与,是群体狂欢,是乐活热闹。是内心的奔放快乐与精神亢奋展示。但这还似乎不足以表达乡民的高度快乐。我三十年几乎很少参与甚至观看陕北乡村的婚礼,但是,这次让我遇上了乡村里一天两家的婚礼。王姓婚礼的热闹别致之处在于:对新郎官的打扮是将大白菜叶子绑在头部的四周,背着新娘子由调皮的年轻人们用各种花招耍戏。而新郎官的父亲则完全被打扮成猪扒戒的形象,最让我发笑的是有一个调皮的家伙给其头前挂了一个木条,上面用粗体大字写着:“绵羊山羊一对对 ,姐夫小姨子正美美!”以博路人大笑狂乐。“猪扒戒”一路扭着陕北秧歌,同时还要做各种丑角动作。非常好看。另一家张姓婚礼有两个细节非常有趣。一个细节是在唢呐乐队的后面,新郎官的哥哥举着五彩大伞,前面扭着十分夸张的秧歌动作。动作幅度非常大而张扬,一下就燃烧了看客的激情。另一个细节是新郎官的母亲用独轮车推着新郎官的父亲,一边推着,一边扭着,一边唱着:“哥哥你坐车车,妹妹俺推你走,摇摇晃晃荡悠悠,今天咱俩也耍个够”,唱的是妹妹坐船头的曲调,笑的我在高处用手机拍摄都几乎拍摄不成。

   
我在乡村的道路上选择不同的高处有利地形拍摄了这两场婚礼途径村庄的热闹场景。不少乡民与来客自发地跟在后面扭动着秧歌,后面的车队尽管不时地压着喇叭,但是热闹的人群不会理会这些。大家沉浸在狂欢的海洋中,别人想让停息下来就能停息下来吗?群体狂欢与快乐是人类共有的天性。生硬地阻挡这种天性是阻挡不住的。拉开时空看这两场婚礼中的狂欢,我就想:乡村这些年长住人口有限,难得这样的机会,能有这样的狂欢一方面是平时的寂寞与孤独太多,另一方面也是疫#&情发生后人们需要这样的情感释放。但我想的更深的是:在一些乡村农作物减产的情况下,不少乡民能有如此的狂欢,恰恰说明对乡民的经济收入影响极其有限,说明广大乡民依靠上级在经济方面的自我修复能力方面是非常不错的,也说明我们全&社会的保障制度越来越完善,保障措施越来越给力,而这种保障力量的加强与财力的增加有极大关系。我们作为聚财人的贡献也自不待言啊!
      
   
专门到村里曾经家境特别不好的王叔叔家看看。王叔叔当年家穷,是村里曾经唯一一家没有修建窑洞的人家。这成了他三十年的心病。多年没见。这次一见,大出我的预料。他常年在靖边拾破烂,妻子在靖边从事环卫工作。村里属于自己的土地已经种植了黄芪。就这样这家人家在县城买了两孔领L&导曾经办公住过的窑洞,进行了别致的装修。我笑着对他说:当年p&困&户现在享受领&导的待遇啊!大叔笑着说:“好娃娃哩!人家在西安北京买房哩,大叔在县城买两孔窑洞,是没本事人的办法,不要笑话哦”。怎么能笑话呢?大叔的话一直在我的脑子回旋:“娃娃啊!咱都活了五六十年了,见过今天的好社会吗?如果搁在g&革k&放以前,这种在年只能等的吃j&济粮了。现在的社会真是好啊!今天不仅没有一个人吃j&济粮了,就连我这拾破烂的都把县城的窑洞买下了。”大叔和我聊了一夜,从一个拾破烂的口中能听到这样的话语,与我而言,极其难得。但我想,这在大&&灾之年更能见证到乡民们的巨大变化啊!

   
乡村毕竟是乡村,在观察和见证乡下巨大变化的同时,乡村的有些事情也一直让人闹心。这些年我就一直在为乡村养猪户的污&染问题在揪心,在为乡村的环境卫生清洁呼吁着努力着。这两年村里的养猪户不少人赚的盆满碗流,但是对污&染的治理问题一直得不到实质性改进。另外,村里的集体经济基本没有什么收入,一旦涉及到乡民们共同利益的时候,往往靠自我能力不好解决。村里因为道路泥泞车辆行人不能正常出入,竟然有两拨行人车辆翻跌在泥泊里。后坝梁坝体已经决口拉塌数年,我呼吁过一直得不到解决。我一直在希望与失望中徘徊着。

    
家乡的种种好我爱,我得意,我自豪,家乡的一些不如意的事我失望我难过。自豪也罢,失望也好,都是我的家乡:子洲县马蹄沟高家沟自然村。这里人的笑与哭都与我有关,我在梦里,在千里之外都同哭同笑着。我相信将来会更好!

                       《榆林日报》2020.1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9-15 09:18)

文学多点大局味

 

http://szb.ylrb.com/tplimg/detial_line.jpg

                                                                王祖文

 

也许是这几年与经济智库靠得近了,与豆腐块文学自然就疏远了。看不到我散文作品的老师们说:我在文学方面淡出了。我明白:这是一种关注。

 

做经济智库的人,关心的是大局、关心的是当下,关心的是饭食的稀稠与好坏。搞文学的人、可以超脱更超脱,可以聚焦历史、当下、未来。聚焦的是大的真善美,也可以是一己的疼痛与欢欣。

 

     搞过文学的人再搞经济智库是非常吃力的。因为经济智库所需要的学养是极其专业的。搞过经济智库的人回过头来再瞭望周围的文学。眼光发生了一些变化。

 

我曾向一些非常著名的作家发问:当下一些所谓的文学是不是得了什么病?文学当与时代同行,当前各行各业都在落实服务六稳”“六保,文学不能在真空里搞吧?可惜的是我们的一些文学与此什么关联都没有,成了作者自己的随心抒发,还竟然冠之以深刻,冠之以卓越。这样的文学离大众的呼吸越来越远了、离烟火气、离泥土味、离真正的大局味越来越远了。

 

      任何题材都是可以入文学的,但文学总得鼓舞人心、鼓舞时代、总得与大众最关心的东西贴近吧。当全社会的聚焦点、着力点、关注点都在克服疫情影响上、都凝聚在经济的恢复勃兴上。我们的一些人的文学却热衷于那点小恋情、那点小乡情,那点火柴盒里的小感情,那点腋下里面的小私情,那点没有疼痛感、共鸣感、鼓舞感的小诗情。这样的东西再多只能叫文字,能叫真正鼓舞人心的文学吗?

 

凡事往深里说,还是容易看到一些有意思的元素的。就事说事吧,出现这种现象至少反映出这些从事文学的人们的经济知识素养、大局意识、政治意识、时代意识应该有提高的必要和空间吧。同时,我还想说的是任何一篇作品的面世不仅仅是作者一个人的事,还有帮助其面世的后续的一系列人员呢?

 

功夫在诗外,用在这里有一种别样的更有意味的解读。大局意识、时代意识、政治意识、大众意识在我看来应该是一种更值得提倡的东西。没有这些东西了。即使唯美的文学,是不是有一种镜中花水中月的感觉呢?

 

每当我看到一些文学采风团往一些旅游点古迹点走、而很少往生产一线、消费一线走,我就想这些组织者从内心里懂不懂国之大者、国之要者是什么啊?

 

     有一种观点似乎有一定市场,文学是纯粹的东西,与时代拉开一定距离沉淀后似乎才有价值。这种观点搁置不评论,但我想说:要看什么样的文学,不同形制的文学、不同时间点的文学、不同载体上的文学,各有不同的作用侧重标准裁定。以报纸期刊文学而言,我以为其服务的时效性、服务的新闻性、服务的时代性、服务的大局性就有特别的要求。这可以称之为个性色彩的东西,有这些元素了,再谈文学的真善美吧,没有个性了,真善美的共性在哪里依附存活呢?


    文学,没点大局味真不行,那样不仅会离大众越来越远,而且容易成为文字侏儒。


                  《榆林日报》2020.9.15

                 《长安税苑》2020.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子洲

高家沟

玉皇庙

碑文

王祖文

  白话文翻译:

 

经常思考神灵与凡人互相依靠,由来已久。神灵不是人不能修庙立像,人不是神灵不能控制灾害,抵御祸患。这古来有之,并不是今日才有的。

 

米脂城西南八十里地方,在高家沟玉皇圪旧有玉皇庙一所,玉皇庙位于高山之上,高耸而立。玉皇庙的下面,沟谷幽深,但根基牢固。观其地势、观其形状,真是最适合修建玉皇庙的地方啊!更何况玉皇大帝为百神之主、万代之师啊!他神恩无边快速显灵保佑天下凡人哪!这里的玉皇庙知建于何年、创自何人?未有碑文,难以考究。

 

这里的人们啊,每年坚持在伏天和腊月给玉皇大帝烧香点火、叩头祭拜,无不抬头望庙而伤心啊!玉皇庙历年久远,风雨飘摇,庙貌倾塌,蜂蛀水渗,太多的墙皮掉落的不成样子,目不忍睹啊!人们不由自主地感叹这是玉皇神灵所在的场所啊,现在面目已经破落到这种程度了啊!于是大家共同商议重修而翻新玉皇庙。但是工程浩大、独木难支,因此各位会长们在一起进行研究:或各自拿出钱财、或四处筹钱,核心是一心一意,做成这件大事,而且当年能做成不拖延到第二年而竣工。期望返修的庙巍然耸立、灿然一新,玉皇大帝在这里有一个好的依靠啊!这难道不是玉皇大帝的一件高兴事?难道不是过往的路人看到的壮观事吗?在这里,稍微用碑文记载、记叙这次重修玉皇庙的来龙去脉。我本是一个普通的凡尘弟子,自不量力,在这里用乡间老百姓的土话记载谋求不朽啊!

 

看到这样的工程竣工,我情不自禁作了一首歌:玉皇老家啊,望到塑像中您神采奕奕光临、您的脚下,火红一片,您来临时,有霍霍的响声;您骑着神马飞奔而来,威风凛凛、仪表堂堂而来,让人不敢怠慢!我都不知道用怎么样的话语报答颂扬神恩浩荡的玉皇老家啊!我将我全部美好的诚意聚集起来,呼啸起来来赞美玉皇老家啊!此时此刻,我被您的神恩感动的厉害,感觉您就在我的旁边就在我的上空,但是我眼前有些模糊,您在我的眼里一会清晰、一会模糊啊!玉皇老家啊,时而感觉您在我的左边、时而又感觉您在我的右边,时而感觉您在升空,时而感觉您在落地,什么时候升降,我琢磨不来啊!

 

此刻,我用我最真诚的心,端上最虔诚的祭祀用品,这些祭祀用品有的装在瓦罐里,有的装在高脚容器里,弟子们将家中所有的好东西全部供在案上,祭品非常丰盛。这次庙宇更新完全继承了千人修建时的精华而不是取代前人摈弃前人的精华。您的圣洁的形象没有破坏,供后人仰拜以补修。

米脂弟子秀才景俊德撰文并书

募化 高俊 高崇贵 张作安 高崇德 李举桂 张三峰 高富银 闫子孝 栗家计 李大德 李攀粒 高俊 高光明 高崇岭 张一元 张香义 王海仓 栗家合  

会长 张作安 高文斗 高发贵 王应财 赵强 高七斗 张礼义 郭士明 栗家风 高发贵 李大德 高崇贵 张名扬 高万金 高明才    高步云 栗福义

大清道光十三年(1833)岁次癸巳八月二十五日

 

白话文翻译断句内容:

 

常思神人相依,由来久矣。神非人无以兴庙立像,人非神无以捍患御灾,自古有之,非今伊始。

固邑西南八十里许,高家沟玉皇圪旧有玉皇庙一所。其上则丰山耸然而特立,下则幽谷然而苞桑(苞桑:指牢固的根基)。观其地势,睹其形壮(壮通状),真楼神之所也!况玉皇大帝为百神之主、万代之师,其哧耀(哧耀:快速明白的意思)显验照然天下矣!不知建于何年、创自何人?未有碑文,难以考究。

社人(:呜呼的意思)岁持(每年坚持)伏臈间(伏臈同伏腊:古代两种祭祀的名称。在夏季伏日,在农历十二月),司香奉火者罔不(罔不:无不de 意思)目举而心伤焉,但历年久远,风雨飘摇,庙貌倾塌,蜂房水涡,然不知其几千万落矣!伤心惨目有如是耶!感谓神之所依,(额:面目)可毁败若此乎?于是共议重修而更新之,但功释(功通工,释通舍)浩大,独木难支,因此会首讨议,或输己财,或募化四方,要旨一德一心,以励盛事,不喻()年而神工告竣,庶几(庶几:语气词:期望)巍乎!焕乎!而庙貌维新焉!神灵式凭(式凭是一个汉语词语,读音是shì píng,是指依靠,依附)焉!岂非居者一大快,行者一壮观?此特少(少:稍)碑记,以叙始末。会人原属于余,余不自揣,聊将俚语以誌不朽云,   又从而歌之曰(从而又作了一首歌):皇天上帝兮,望来格(来格,读音lái gé,汉语词语,释义为来临;到来)之洋洋(看到您潇潇洒洒到来);临下有赤兮,印神灵之霍霍;骏奔在庙兮,凛凛乎不敢慢;对越(对越:对扬”,对是报答,扬是颂扬)神明兮,萧萧乎敛(:聚集的意思)其诚,在旁在上兮,恍惚不可为象;或左或右兮,陟降(陟降,【注音】:zhì jiàng,【释义】:1.升降﹐上下。)难以为凭,我将我淳(淳通纯),奉牺牲(作名词,古指祭祀或祭拜用品)以告虔(虔:虔诚;于豆于登(豆:古代一种高脚容器。登:瓦制容器)兮,供案盛而维廪;庙宇更新兮,踵(踵:继承)前修於弗替;圣像勿坏兮,令后人以补葺。

圁邑弟子痒生景俊德撰文并书(米脂弟子秀才景俊德撰文并书)

募化 高俊 高崇贵 张作安 高崇德 李举桂 张三峰 高富银 闫子孝 栗家计 李大德 李攀粒 高俊 高光明 高崇岭 张一元 张香义 王海仓 栗家合  

会长 张作安 高文斗 高发贵 王应财 赵强 高七斗 张礼义 郭士明 栗家风 高发贵 李大德 高崇贵 张名扬 高万金 高明才    高步云 栗福义

大清道光十三年(1833)岁次癸巳八月二十五日

 

原碑文内容:

                       高家沟 重修玉皇庙碑记

 

常思神人相依由来久矣神非人无以兴庙立像人非神无以捍患御灾自古有之非今伊始固邑西南八十里许高家沟    玉皇圪旧有   玉皇庙一所其上则丰山耸然而特立下则XXX然而苞桑观其地势睹其形壮真楼神之所也况   玉皇大帝为百神之主万代之师其哧耀显验照然天下矣不知建于何年创自何人未有碑文难以考究社人於岁持伏臈间司香奉火者罔不目举而心伤焉但历年久远风雨飘摇庙貌倾塌蜂房水涡然不知其几千万落矣伤心惨目有如是耶感谓神之所依额可毁败若此乎于是共议重修而更新之但功释浩大独木难支因此会首讨议或输己财或募化四方要皆一德一心以励盛事不喻年而神工告竣庶几巍乎焕乎而庙貌维新焉神灵式凭焉岂非居者一大快行者一壮观此特少碑记以叙始末会人原属于余余不自揣聊将俚语以誌不朽云   又从而歌之曰皇天上帝兮望来格之洋洋临下有赤兮印神灵之霍霍骏奔在庙兮凛凛乎不敢慢对越神明兮萧萧乎敛其诚在旁在上兮恍惚不可为象或左或右兮陟降难以为凭我将我淳兮奉牺牲以告虔于豆于登兮供案盛而维廪庙宇更新兮踵前修於弗替圣像勿坏兮令后人以补葺

圁邑弟子痒生景俊德撰文并书

募化 高俊 高崇贵 张作安 高崇德 李举桂 张三峰 高富银 闫子孝 栗家计 李大德 李攀粒 高俊 高光明 高崇岭 张一元 张香义 王海仓 栗家合  

会长 张作安 高文斗 高发贵 王应财 赵强 高七斗 张礼义 郭士明 栗家风 高发贵 李大德 高崇贵 张名扬 高万金 高明才    高步云 栗福义

大清道光十三年(1833)岁次癸巳八月二十五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著名散文作家刘成章老师题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