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泡霈
泡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17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霈兒dé城

ˇ冊冊

『垰嚓』づ記錄剎那

My.douban

某些时刻。

My CY

那6個大男孩dē事

Μǐη児

厷紸?沒有仼耔也倖福的厷紸!

天空

爱的天空。。

某狗狗 dē BOLG

我运气...我暧昧撒....

vEra、

れ我想要記住妳ぜ

贝贝

偶愛dē小孩。要快樂每一天啞。。

嫣然

Michelle同鞋。。

SC

╀我們龐大dē傢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博客五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4101天啦!

2006年05月26日,在新浪博客安家。

2006年05月26日,写下了第一篇博文:《倒数计时1……》

2006年06月09日,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这些年来,新浪博客,陪伴着我一点一点谱写生活。

文 章 数 198篇
图 片 数 30张
访问人数 8165次
  • 过去5年的总结:

    第一次发现五年时间居然过的那么快。
    没有成绩,不够突出。
    我好像还是原来的那个我,却又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变得不同。

  • 我今天的心情:

    我想要快乐。
    希望快乐。
    也还能够快乐。

  • 向未来许下一个愿望:

    所有未来的考试,工作,都能够顺利。
    可以有机会去见见朴先生。
    希望未来仍然拥有现在闲适的心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29 09:45)


 

人说,离开校园十年后再聚首方能看出人与人之间的差别。

在我看来,参加小学同学聚会便已初见端倪。

恰恰是将近十年未曾见到的面孔,即使在网络上仍然熟络地问候、交谈。再次相聚却显得陌生,然又透着熟络。

和一张张朝气蓬勃、算得上在事业上小有着落的旧友相比,我显得如此稚嫩而又青涩。

心里头埋着一些些小小的自卑和恐慌。遥想要到何时才能变成一副事故却又亲切的大人模样。

很多时候会想,自己变成如此闭塞而又别扭的性格应该归罪于谁。

该埋怨这十年的岁月流逝却仍然不懂得与人和善,待人诚恳。仍然不懂得什么是侃侃而谈,自抒己见吗?!

参加小学同学聚会。突然变得有些迷惘,有些慌乱。

想要迈开步子走得再快一些,却被自己拦在性格的缺失中。

应该要慢慢开始改变,能够慢慢开始改变才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17 11:35)
标签:

鼓浪屿

厦门

杂谈

如果能够不被空气中的热浪所灼伤,鼓浪屿应该是一座适合小憩,细细品味的小岛吧!

林荫的小道,特色的小店,细白的沙滩,还有徐徐的海风。

我想,我愿意不以旅行为目的,只是单纯的居住。

花上一段时间感受她慵懒宜人的环境,然后在恋恋不舍的心情中离开。

 

August 14th

坐一早的动车出发,行往厦门。

在将近11:30左右到达鼓浪屿。

吃了一顿微辣的康师傅私房面便一路且走且停地来到了荪庄花园。

亮晃晃的阳光让我有些晕眩。海滩上的细沙在阳光的闪耀下变成一片刺眼的白。

若不是有海风吹拂过脸颊,我想我会在瞬间失去知觉,然后在昏睡中度过厦门行的第一天。

 

菽花园里的假山是一个美好的地方。

慢慢悠悠地向上爬,在一簇簇怪石中寻找自己的生肖。

是的,据说这些假石上盘旋着十二只动物的图腾,是生效们的化身。

但不知是我眼拙或是辨识能力不清,我始终不曾看出一丝端倪,倒是从假山上望下的亭台楼宇让人流连忘返。

 

假山下的楼阁


钢琴博物馆也是一个让我觉得美好的地方。

老式的黑白键,古欧式的雕刻。

一台台老钢琴占据着不同的空间。庄重,却又有一丝哀伤。

过往任人演奏的岁月似乎已经不再复返,锈色的琴弦也早已不知能否奏出悦耳的琴音。

英雄迟暮多少是如此哀婉、凄凉的吧。

 

下午14点回到娜雅Check in。

对娜雅有很多的向往,家庭式的小旅馆,温馨、淡雅。

在走廊慵懒漫步,打盹的猫一点也不惧怕生人的靠近。让人抚摸,拍照似乎是她的使命。

我很喜欢这种适合居住的旅店,即使是旅游也可以不用出门。赖在旅社深红的沙发上感受幸福。让时光从身旁缓缓流逝却不着急抓握。即使是深夜也可以捧着小小的笔电在小台灯晕黄的照耀下小小地打盹,浅浅地微笑。

我想,我也成了旅社里豢养的猫咪。探着髭须品味生活,漫步调地前行。

 

娜雅的咖啡座


在娜雅小睡了一会儿后便做轮渡离开鼓浪屿来到了厦门本岛。

在阳光仍然肆虐的午后到南普陀感受佛光的普照。

沿着山林间的石道一步步向山顶而去。

枝叶掩映下的山林静谧而凉爽。坐在山间的凉亭休息、饮水。

从枝叶的间隙窥见山下大片的荷花池与飞腾起舞的白鸽。

夏日的午后如果悠闲,如果凉爽那便是天堂吧。

 

 

 

南普陀的荷花池

 

离开南普陀便行往环岛路。

仍然是细白的沙子,开阔的大海。

只剩斜阳高挂的海滩上尽是人来人往的欢声笑语。

只是望着大海便能感到心旷神怡,无拘无束。

孩子们挥舞着手中的游泳圈冲向奔腾的海水。而像我这般不擅水的人则留置在沙滩上,徒手建起一座座碉堡。

倚着岩石坐在沙地之上,看着太阳慢慢落到海平面的另一段。

大地逐渐褪去燥热。海风呼啸,划过脸颊,吹起垂落在额间的发。

如果可以,我多想席地而居,在海风的徜徉中逗留至天明。

 

斜阳映照下的海滩和奔跑的人群

 

 

夜幕后是24楼的景观餐厅和中山路的行程。

吃着简单的小食看着窗外的夜景是另外一种幸福。

虽然厦门的夜景不及上海的壮阔美丽。但总是种静谧,属于小城市的静谧。

 

回到娜雅洗过澡后,我和瑶还忍不住出门游荡在没有行人的鼓浪屿上。

整座小岛笼罩在路灯的光芒下,没有阳光下的张扬。却仍然舒适。

我们俩踩着拖鞋一路走走照照,感觉整个岛屿都是我们的,而整个世界也都是我们的。

 

12点后静谧的小岛


August 15th

 

在旅馆一觉好眠至9点才从懒洋洋地醒来。简单梳洗后向着皓月园而去。

后一半的岛屿少了喧杂的小店像一个小小的世外桃源。

椰林小道,远远的便是郑成功的石雕遥望着波澜壮阔的大海。

是啊,仍然是大海。这座小岛环抱着大海。在波涛的拍击下年年岁岁,岁岁年年。

而海洋的彼岸究竟有谁在等待,我抚着巨大的石雕,忍不住倚坐,忍不住微笑,却又忍不住想要询问。

 

郑成功的雕像遥望着大海

 

离开皓月园回来的路上经过画廊旅馆。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格外的中意,喜欢。

也许她不那么嘈杂,只是在一个小巷中安静地座落。

古欧别墅风味的旅社在小岛上比比皆是。但我却分外喜欢这座不张扬,不外露的旅店。

有机会,我希望来这儿小住,真的只是居住,深居简出。

 

 

我向往的画廊旅馆


 

离岛前最后一个晃荡的下午,

完全实现了吃吃喝喝的愿望。

去潘晓莲喝酸奶,在娜雅吃牛肉派,到张三丰买奶茶。买BBC和赵小姐的馅饼。

前往厦门的旅程从吃开始又从吃结束。

 

我想,未来,我要找个冬天来。

不然闷热的阳光打扰,不然躁动的情绪影响。

在某个冬天来迎接大海,迎接阳光,迎接温暖,也迎接我对慵懒的向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31 11:23)
标签:

上海行

旅行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计划路线,买车票,订饭店,收拾行李。排队,观光,沉思,拍照。离别,沉睡。

激荡的心情会逐渐变得失落,进而疲惫,甚至迷惘,慌张。却又时刻流露出欢欣。

 

From July 21st to July 27th

7日6夜的上海行几乎耗尽了我所有的激情。

对一个城市从无止境的喜爱到幻灭,重新认识,再行进至重生的期待。

这是一种另类的成长过程。抑或是新生的自我省视。

 

有没有人曾经说过坐火车旅行是一件幸福的事呢!?痛并快乐着!?

或许事情的真相是一把双刃剑,割伤了自己,却仍忍不住一再尝试。沉溺在这种自虐的喜悦感中。

动车组的6小时行程是对身体机能的折磨。折磨我的脾胃,我的神经。

在摇摇晃晃的车厢中感觉自己愈发的脆弱,濒临崩溃的边缘。

感觉痛苦,却还是忍不住向往北欧的火车之旅。行径冰川,山林,绿地,草野。

透明的车窗外,是绍兴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绿野的别墅,在建中的工程。还有古老的亭台,楼宇。

若不是每个城市都有它美丽的地方。那便是我脆弱的神经牵引我寻找这些美丽以抚慰自己惶惶躁动的心情。

 

与我们朝着相反反向而行的列出。彼此擦身而过。


拖着硕大的旅行箱坐的士,漫游在陌生的街头寻找便条纸上记录的宾馆地址。

迎面而来的人群像是阳光下的幻影。漂浮在我的周围,感觉不到真实。

她们的面孔在我的眼中均是空洞的白。透明的白。我有些不明白究竟谁才是真正的虚无。

 

旅馆距离外滩和南京步行街很近。住在上海的6天几乎养成了饭后至外滩散步,往步行街血拼的习惯。

上海是座很美的城市。虽然和我想象中的模样不尽相同,但我仍愿意倾心于它的美。

外滩上的建筑有着很浓的欧洲情调。耳边是黄浦江的涛声滚滚拍击着江面。旧时的西式洋行似乎可以穿越泛黄的老照片。带我回到那段如梦般繁华的往事。

我似乎总也舍不得离开这片缠绵的土地。一遍又一遍伸着素白的指尖触摸粗糙的泥墙。

想要靠近一些,再靠近一些。若能与这丛万国建筑融成一体,回到过往,该有多好。

 

外滩上的“万国建筑博览”

 

夜晚的外滩

 


世博是一件让人厌恶的事。由早至晚的排队,人头攒动,推挤。

我不希望自己口出恶言。我尝试让自己心存感恩。

然而拥挤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在美丽的犹如主题公园的世博园区。

等待在前方的永远是漫长队伍,龟速的移动。

回来数日后,游荡在脑海中的仍然是让我双腿颤抖的等待。

或许我当真是个没有耐性的人。不习惯在漫长的时间里专注一件事。一件让我觉得梦魇的事。

 

我希望这座城市在我的心底仍然是美好的。我希望她不曾让我失望。我希望不让自己的遥想失望。

我希望能够凭借记忆的轮廓坐在某间咖啡馆的沿岸看见如张爱玲般静谧灵性的女子经过。

我希望踩着历史的足迹,透过法国梧桐高高的身影望见教堂屋顶尖尖的一角。

我希望望着阳光的剪影,追逐着男孩女孩口中的誓言,心中的期盼。

短短的7日。我努力寻找着让我愿意徜徉,愿意停歇的处所。

街角亮着灯的咖啡Bar。高楼林宇中的天主教堂。江南的楼阁水榭。还有大片、大片粉的,白的夏荷。

 

人民公园的荷花池


豫园是我很喜欢去的地方。

江南水乡的温婉在这座过分繁华的都市中更具一种别样的滋味。

这似乎是静与动的搭配。不显得突兀,反而相得益彰。

若是累了,倚着廊楼小憩片刻。让夏日的凉风拂过脸颊。

不着急行走。不着急观赏。忙里偷闲是一种幸福。特别是在这个连上电梯都奔跑着的城市。

 

豫园

 

 

上海的美是说不完道不尽的。

我艳羡她的美。却又害怕靠近她的美。

百感交集的。让我逐渐模糊了她在我心里的存在。

 

东方明珠上看到的夜上海

 

 

没有特定的行程。特别规划好的攻略。

我们几乎是随性而至。走到哪便看到哪。

在东方明珠上看夜景。去上海博物馆消磨时间,与古物亲近。

在杜莎夫人蜡像馆与里奥合影。在人民公园的荷花池畔感受徐徐凉风,树影婆娑。

在许留山吃甜品。在星巴克喝咖啡,食小点。

也吃味千的拉面和时野家的盒饭。还有年糕排骨的酥脆以及南翔小笼的汁鲜味美。

我喜欢我慵懒的假期,或许不够完美,或许落有遗憾。

和朋友谈起时是诸多的抱怨。但留在心里的仍然是美好居多。

我想,我仍愿意喜爱这个不够完美的城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10 16:03)



好像一到考试的前夕,便会感觉不安。整夜,整夜的失眠,睁着眼睛直到天明。

在阳光中感觉疲惫,然后背着包出门,坐很久的公车,参加考试。周而复始,一直到一切都结束。

哦。这一切真的都结束了吧。包括了我钟爱的德国队。

一直以为没有如此执着的事,却在那个深夜靠着小枕头,感觉到哀伤。

我始终觉得我应该做些什么以示哀悼。却一拖再拖,仿佛唯有如此才能劝阻自己的心相信已经成为事实的事实。

今夜凌晨的两点三十分,争夺季军的赛场,德意志的战车离冠军的宝座终究只是一步之遥。

身旁的友人都在大声的庆贺,难道只是为了英德大战而报的一箭之仇。

我小声在心里哭泣。睁着眼睛在4点的清晨,感到无眠。

听说柏林广场的人们在那个夜里,聚集在午夜的街头高声唱响祖国的歌曲。

我感动的全身战栗。不论这个民族有过怎样不堪的过往,但在这一刻他们似乎并不那么死板严谨。

 

这个炎炎的夏日,空气中没有一丝风的影子。

我抱着小小的笔电,缓缓地翻阅网站上的游记,规划和攻略。

我小声在心里默念着上海的名字,那个曾经深深刻在心版里的名字,那个魂萦梦牵了数年的城市。

我终于要把它变成真实,变成22岁人生的一部分。

小小的疼痛几乎把我折磨到崩溃的边缘。但是真好,它终于要被我揽入怀中,恣意畅游。

我的心里有座小小的城市,长长的街道,尖尖的屋顶,一望无际的天空和高大的法国梧桐。

那个从我15岁或者更久以前便爱恋的城市,我知之甚浅,却对它格外执着。

“楚一”,我轻声笑,想不到自己竟还记得这个名字。

灯红酒绿的城市,似乎不是我的归属,却让我称之为心灵的故乡。

当初是怎么想到这个文艺而多情的词汇的。记忆在云朵中飘飘荡荡,不那么清晰,却真切。

模糊的过去,我雾里看花,却怎么也看不透的国度,请允许我到你身边,徜徉在你的阳光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05 22:05)


 

听もも说的一些事情,总是感觉很心疼。

似乎一直以来都存有心疼人的能力,只是不确定能为心疼的人做什么事情。

因此只能板着呆滞的面孔枯坐着,干涩的双唇闭了又合,像是脱水的鱼儿一般无助,却毫无温柔的言语。

依旧是41路的公交汽车,我想要始终如一地,紧紧握住的人却不再相同。

被尘埃遮掩得模糊的玻璃窗外,是瓢泼的雨季。

我望着被倾盆的大雨覆盖得有些迷蒙的城市,身侧窸窣的耳语仿佛只是云烟。

只要假装不曾相见,不曾耳闻便不是真实存在的。

曾经坚持的信念与希望都已经改变,除了惆怅惘然的心,过去,对我而言竟变得如此陌生。

偶然翻出夹在一本老书中的信笺,淡淡的墨香中,满满的都是友人安慰的言辞。却始终回忆不起当时的悲伤与无助。

忍不住怀疑,未来的某一天,我是不是也有可能忘记此刻对もも的心疼。

忘记紧紧交握的双手间冰凉的温度,和游移在脸颊间冰冷的空气,甚至是口中吐出的冰凉气息。

太多的时候都是沮丧,没有自信的,就像这个异常的六月一般,用雨水遮掩了城市慵懒、堕落的本性。

连日的大雨将车站对面的那株三角梅的最后一簇花苞也打落在地。

曾经殷虹的色泽只剩落败的残色,涂抹在泥泞的街道上,晦涩的紧。

正如站在对街的自己一般,只是一抹残存的颜色,残喘着呼吸期待着改变,却被改变。

若真能学会释然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或许就此冷了心神,不用勾起虚假的笑容迎接迎面而来的人群。

偏是个被现实捆缚的凡人,没有超脱红尘的觉悟,除了挣扎就也只能是虚妄罢了。

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听Eason的歌,听他词曲间的哀伤与情爱。

仿佛仅是听便能过完这一世,仿佛仅是听,便能平和。

禅思、禅宗。这些需要参透领悟的习性,因为不能到达又不能轻易放弃,所以愈发地显得自己可悲了。

接近六月仍然飞扬的雨水,仍然裹着厚重长衣对自己也对他人撒谎、胡言的人们,何时才能抛了负累,坦然心底的事与事。

 

                             仅以此祭奠我的不诚实与我的心酸,无力和心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01 23:30)
标签:

音乐

电台



 

又开始听电台了。记不清这是戒掉多久的瘾。再次拾起竟也一点不显生疏。

现在颇有一支手机便能独步天下之感。什么夜间辐射也早已不是问题。挂着耳机便能含着笑一夜安眠到天明。

相同的调频里款款流泻而出的已不是当初熟悉的男音。只是开场简单的问候便让我有了人非的顿悟。

讶异于耳鼓间的记忆如年轮般绵密,只是轻轻碰触便能察觉到其中的不同。

那时如此迷恋的男子,我仿佛只要顺着声调的起伏便能绘出轮廓的男子。

真想知道他是不是还守候在电波的彼端,等待我坦然地迎接重逢。

 

抱着laptop窝在被褥之间,晕黄的灯光洒在脸颊。

原先堆放在桌上,散乱、无序的书籍都被移置到了门外新增的书柜上。

陪伴多年的宝蓝色收音机早就已经卖给了收购废品的老人。便捷的手机程序,自动化的设计并不需要我再拨弄着指针,小心翼翼地转动调频。

我默默环顾着我小小的窝,时过境迁的不仅仅是那充满磁性的男声。

找出了多年来写过的日记,一页页地翻看,然后再一点点地烧毁。

我害怕百年之后有人翻弄我曾经的心事,窥视我过往的秘密。

那种不堪,被看透、研究的错觉即使只是想象都让我无所适从。

焚化中的纸张闪着火花,并没有想象中的唯美。浓浓的烟雾呛得我泪流满面。

捧着红通通的小脸,用凉水洗去夹杂在泪痕之间的黑色印记。让温和的洗面奶在我脸上攒起一簇一簇的泡沫。

轻轻拍抚,擦拭。直至透彻,洁净。

但我始终怀疑还有残存的污渍固守在毛孔的深处,张牙舞爪地吞噬我的别扭。

这是性格的缺失中遗留的诟渍。经年累月的堆积。直至无法清理。

 

想起有人劝我向前迈出步伐,想起秋风漫舞中的追逐。

想起自行车后座紧紧扣住五指的自己。还有蛋糕店的玻璃窗里倒映出的单眼皮、小眼睛。

日记。涂鸦。只言片语。单一的线条。重复的姓名。电台。这些都是我留给自己的情歌。

只能让自己静静地听,且行且回头地聆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29 10:08)

HAD we but world enough,and time

 

                                          ——Andrew Marvel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24 22:54)
标签:

杂谈

决定。悬而未决。绝而未断。一味地徘徊在其中。

即使这条路上只留我一人,也仍然执着。

 

会豁然开朗,但需要时间。

所以不要总让我选择。

这不是我擅长的题目。

 

所以,请放我自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21 18:44)


 

这个冬天怪异得吓人。寻不着寒冷。橱窗里厚重的棉袄都焦灼成了摆设。

听说北方是冰雪绵延的季节。听说漫天的白雪覆盖了街道。火树银花成了太过美丽的形容词。

传说睿宗每逢元宵的夜晚便点起繁灯,扎成灯树。

灯火繁盛的景象,小贩嘶声的叫唤,糖葫芦的甜腻,都被印进了长安砖瓦中。

点点滴滴,代代流传着的繁盛与古朴,是这座都城留给我最美好的回忆。

也许是受“大明宫词”的蛊惑太深、太久。

总是不自觉地想象着女子素白纤细的手,扬眉间落下的一抹浅笑。

戴着昆仑奴面具的男子挽得严谨的冠发,青色的长衣在风中微漾,眉宇间流窜着温柔。

衣角翩翩,在交错的瞬间掠过彼此的脸颊,身后是灯火的掩映。

绚烂,正如这一刻迸发的热情,燃着氤氲,光鲜奇丽。

怕的是灯暗光芒,人静荒凉,角品南楼,月下西厢。

 

在黑暗中踩着冰凉的石砖,一格一格地跳房子。

穿红舞鞋的女孩,白色的长袜,飞舞的裙角。

我咯咯地笑,说“亲爱的,亲爱的,我要喝冰凉的白水哦。”

我大声的说,大声的笑,仿佛嘈杂能赶走心头的凉。

五颜六色的世界太美丽,不够平和,不够淡然。

我喊,“亲爱的,亲爱的,你要牵我的手走天荒地老,走海枯石烂。”

亲爱的,亲爱的,这呼唤真甜美,美了整个漆黑的夜,美了整个孤单的夜。

没有点缀的斑驳蔓延在锈色的铁架之间。雪白雪白的疼痛。

玲说我真能忍,疯狂的像只野狼,实际上却是沉默的羔羊。

我轻声地笑,终究是雪白的颜色,沾不得乌黑。

血流成河的疼痛终究要变成累累的伤痕,长在表象,变成丑陋的条纹,袒露在阳光下的。

真可怕,仍是个毫无保留的女子。可怕的绵羊。

这座城市被大雨淹没。我的亲爱的也被大雨冲刷的只剩哽咽。

孤独的绵羊在咩咩唤你,我的亲爱的,回来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