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个人的医院
一个人的医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113
  • 关注人气:7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瓷·暗夜之书

《苏瓷瓷诗集》

她的一生,在此肃清

《第九夜》小说集

这是一个女人最灿烂的时刻,为了死亡解开衣扣,里面依旧是死亡

公 告
 
 总有人比我病得更加严重
 父亲打开仓库
 稻谷腐烂 钥匙生锈
 我们无处藏身
 面对他人只能微笑
 像摊开的筵席
 让你们熟悉每一寸
 将被消亡的部位
           
         ——瓷瓷
瓷·唯夜之漠

个人介绍

  80年代出生。17岁上班,曾在精神病院工作五年,做过护士、宣传干事、迪厅领舞、酒店服务员、报社编辑、大学教师。

  

  大量时间发呆,少量时间写字。写字于我而言,只是记录消亡的过程。不交友,懒言谈,善走极端。

诊断

   患有失眠症、虚无症、抑郁倾向症、心灵幼稚症、花痴症、焦虑症、心不在焉症、失语症、歇斯底里症、幻想症、狂饮可乐症、睡觉口中含糖症、泡泡糖乱吐症、钱包瞎丢症、迷恋火锅症、穿衣怪异症、不爱洗脸症、突发深沉症、酒后打滚症、莫名流泪症、长年伤感症、天黑怕鬼症、遇蟑螂尖叫症、挑食症、懒到抽筋症等多项疑难杂症。

 

瓷·唯夜之诗

给我的小女儿

我沉醉于一场梦

也将惊醒于一场梦
梦里有你粉嫩的脸蛋

在果园中落下
土拨鼠的春天是粉红的

我和它们从你的小脚下爬过
你站在星星上

麦秸般的骨骼一寸寸向我逼近

我的小女儿,我不祈求你漂亮
我不祈求你聪明 我也决不祈求你 幸福
我只祈求你 有天鹅绒般华丽 

温暖的伤口
祈求你 相信所有的男人

并且爱他们
棉花开在缝隙中

它堵住了我下辈子的肮脏
女儿,这时 我属于你

我可以带着臃肿的身体

带着黄褐斑等待你
我知道你在路上行走

经过医院 红灯区;
经过坟墓和一场婚礼

咯咯的笑个不停

为了等你,我几乎忘记自己
我不要年龄 不要美貌 不要宴会
一个人,一幅骨架
在小花袄前等你

你来之前,我不想露出乳房
你来之前,我已经老的 不能再爱你的父亲

 

冰凉 冰凉的

我还是回来了,一个人
毫发未损的回来了

一个奴隶交出身体
找到最脏的角落

把自己平放在泥土下
月亮在头顶 月亮在肚脐

月亮在脚趾
我 就是棺木,漆黑的脸

三个月亮暴病而亡

来年又是春天,小小的春天
一个20岁就消失的姑娘

重新出现
我们一起展开双臂

拦住低微的命运
一片雪花融化在海洋

你替我救出了爱人

救出了发芽的手指
为我留出身边的位置

我慢慢的起身
踮起水粼粼的脚尖

在黑色的针孔里流血

我将感激 树木移至另一个国度
空地,一寸寸恢复冰凉

 

一个人的战争
 
 
一个人用左手打开了右手
在体内黑灯瞎火地制造暴雨

一个人离开了公共场所
在庄稼地里哭泣
“这臃肿的谷粒
将要涨破我的胃”

一个人被自己的妇科病打动
腐烂的细胞永远比她年轻
比她更善于表达自己
     
         ——瓷瓷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05-29 15:58)

 

这不是我第一次追捕病人,也不是最后一次。

你知道,精神病人是没有自知力的,也就是说,没有一个人认为自己有病。认为自己有病的人们,都在屋子外面,他们上天入地,来去自如;认为自己没病的人们,被关在屋子里,除了从一场幻觉走到另一场幻觉,他们哪儿都去不了。所以,他们不放过任何逃跑的机会。每天固定的户外时间,除了特级护理和一级护理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11 18:53)
标签:

佛学

翻到了以前的旧文,为十堰美协第二届学术提名展所写

《缺乏经验的世界》

 

每当有人问起我为什么写作时,我会用艾米莉·狄金森的一句话回答:“我感到有一阵恐惧袭上心头,我又无法向人诉说,于是我就歌唱,好比一个男孩路过坟场时所做的那样,因为我害怕。”所以,我没有问过任何一个画家,你为了什么拿起画笔,因为,他们与我一样,是孤独的同行者,是平静的不安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羞于说话之时

 

李修文/文

 

 

大概在十几年前,一个大雪天,我坐火车,从东京去北海道,黄昏里,越是接近札幌,雪就下得越大,就好像,我们的火车在驶向一个独立的国家,这国家不在大地上,不在我们容身的星球上,它仅仅只存在于雪中;稍后,月亮升起来了,照在雪地里,发出幽蓝之光,给这无边无际的白又增添了无边无际的蓝,当此之时,如果我们不是在驶向一个传说中的太虚国度,那么,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有一对年老的夫妇,就坐在我的对面,跟我一样,也深深被窗外所见震惊了,老妇人的脸紧紧贴着窗玻璃朝外看,看着看着,眼睛里便涌出了泪来,良久之后,她对自己的丈夫,甚至也在对我说:“这景色真是让人害羞,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多余得连话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28 03:01)
标签:

365

好了,她们一直爱问,你最近在忙什么?

不忙什么,数年如一日。小酌与看书,发呆与独处。你总不肯相信,自己将平凡地度过一生。而事实就是如此,对于那些欢宴里垂泪,人海中落寞的人,什么样的拥簇都不可能使她获取一丝温度。这不是曲高和寡,或者顾影自怜的趋势,只是我真心热爱生活,而大多数人臣服于假像。他们相信,名利与爱情,都会铭记自己的痕迹,其实……我负责斟酒,笑而不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27 00:52)

为人之渺小,为爱之恓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17 00:21)

再次醒来时,室内已无光明,提灯里的蜡烛烧灼白色花瓣。春季 提前蜷缩,盗窃来的时光里从来不会有四季,我在回忆中打捞发光的词语,它们有着冰冷与昂贵的排列。

 

蓝色棉布裙、青草的香水、一张门牌卡  梦里发出的笑声、被挤压的肋骨、眼泪与咳嗽

盛满果实的腹部、湖边的呐喊、寺庙里的钟声  手与手之间的颤栗、羊肉汤的热气、还有周云蓬的夜晚

他比我们任何人都明白 黑夜只收留苦难者与小偷

 

还有…… 还有……

那个喜怒无常的姑娘,她所不能成为的人——只拿出百分之九十的温度靠近梅花树。

在枕边想起小女儿,便想起所有人的小女儿,终有一天,你要把灰烬亲自奉还给柴火,那不是属于你的,对于一个家庭里的秘密,你无法洞悉,你只是树影,父亲会指着墙壁告诉孩子,所有的影子都会消失。

如果,我有孩子,我也会告诉她:有了你,这个世界再无“痛苦”一词。

 

但愿父母永不知情,你们栽下的那株梅树,它拥有无比凄清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27 20:15)



当初是从酒开始,今夜也需从酒结束

伏特加与朗姆酒

我等待酗酒后的呕吐

吐出群星 山脉 烛火 和傻瓜般的日子

没有任何一种清醒可以让我俯首认罪

只有喝醉时,我擅长哭泣与忏悔

今夜

为我们伟大的祖国 干杯!

为山林里归隐的父亲 干杯!

为英俊的阴谋家 干杯!

为比黑夜更深的黑 干杯!

为我们所有下贱的身体 干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09 02:36)


什么时候才能看见真正的光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17 23:20)

惟愿万物自由生长;惟愿你我善始善终;惟愿我犯下的罪,能早日赎清;

惟愿我的名字,不再被你们一一唤醒;惟愿你们远离我,我难以承载你们任何无法实现,却抒情矫饰的诗意;

惟愿我常在自然,被难以言喻的广袤所惊醒;惟愿,有一天,我能把自己也忘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