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ephiroth
sephiroth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29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笑柄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肖总~

演员中的演员

田宝宝~

乖得很的九公主~

传说中的F1

我们叫她fouder

蛙锐

长不大的外星人

比我都日白的女人

他们叫她程"楚生"

小吆儿

最心疼的吆儿

2057Club

格·调

Katrina

小KA

瑟蕾丝

摇滚小LOLI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Kimberlite
金伯利岩,他们把你放置
in those days
他们雕刻着你
who become a prey to themorbid fears
你会说话么
one girl questedyou
不,我想你不会
and whom you lease yoursoul to
也许下一块是他,也许是你
to be enchased andlettered as a tomb
多么古怪的痕迹
smiled the little girlviedly
Postpone
身陷艾酒的温床
in the earnest of themild symptom
暗紫色在它的浓重里消散
it allcomes down to the hindsight itself
在高脚杯里沉醉的怀抱
nobody mourn for theorgulously shatterer
闪烁着枯槁的光芒
hunched a harsh mazefor
把他包围
down the hatch,please.
his alias
他们把这种艺术想象得太高贵
acontoured and prodigious image ofBaroque
在我眼里它
avatar ofthe antique art
只不过是一条土耳其产的
is mere a hoax offurbished whim for
浴巾
vulgar tastes
entice from lega
我不是早就已经把我的回复
you should do notmake
写在那里了么
the spectacle ofyourself
我说过
boast of yourhighness
预测比结果有趣
evoked nothing but yourinconspicuousness
而你只是来得刚刚好
to encounter your royalprotege and advocate here
博文
(2009-04-07 13:24)
标签:

杂谈

博伦市的风一到四月就隐匿了行踪,不知道是害怕吹落了那渐始萌发的花苞,还是觉得被延长的寒冬已经吊足了踏青者们的胃口,如果再以凛冽的寒气来应对月季花色的初春,是不合时宜的。我想这样的春天,与其说是初春,不如说是晚冬的一个延续吧。博伦市的一年四季的气温,变化是不大的。而相对于人们对于一个晴天的欢愉,这样的变化,确是微乎其微的。松树是一直没有颓败的痕迹的,除了树梢的银白逐渐嵌杂着翡翠色的绿,再由这样的白变化为蜡质的绿,最后直到抬头就似乎可见到一片深绿色的海洋。而此时当微风裹挟着一些细碎的日光迎面扶过时,只要直立不动,可以听见西海岸海浪特有的呼声。听,那不是与海岸线边上与巨石作战的士兵的呐喊,那只不过是造物主孕育万物所唱的摇篮曲;那不是即将吞没万千生命的壮阔波澜,那只不过是懒洋洋地从世界另一端旅行的到访者;那,不是在毒日头下与砂砾缠斗的斗士的嘶吼,那只不过是在月光下为疲惫的旅人演奏的安魂曲。快乐者的快乐会被风捎给不快者,不快者的忧郁会被风带到别处。
松香以及一些野花的味道是被杂糅在一起的。由鼻孔呼入到嘴里,舌尖会有微甜但微妙的感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立即散播到体内的每一处,让人不禁想起,这是造物主亲自为我调制的葡萄酒抑或是一种沁心入肺的香水。这味道我在故土尝过,在离别了故土将近1年之际,这种味道又再次侵袭。这势必是无法被忘却的一种熟悉,如同丝竹之天籁对于早已遁入空门的隐者而言,是色,应戒之;而隐者不管是多么地脱离了世俗的纠纷,也无法抵抗这色心又起的熟悉。这是早在人出生以前就植符在体内的瘾,一旦激发,便一发不可收拾。即便是在异国他乡,这种味道,这种瘾也是不会改变的。我曾经去过一趟西海岸,试图用海风的咸味来聊解对这种味道的依赖,不过是徒劳的罢了。
爱尔兰诗人叶芝对于爱情的寄托,是纯洁而不沾染一丝淫邪的。和爱人嘻戏的梦境不过是由无数斑斓的宝石组成,这样的爱情,是没有实体存在的。而精神上,一切美的集合却都汇集在色彩的变化上。他的梦里,有一位沉吟而闪耀的古希腊女神,他对于纯美的执着就被赤裸地反射到各色的宝石上。达芬奇色调的堂皇富丽是爱情赋予他跨越性的灵感,但被追求完美的心所引导,到达的却是毕加索悲剧画作的蓝。对于他而言,追求导致的疲惫只不过是短暂的休息。身体交合,血液却无法融合的遗憾,才是真的爱情生命的终结。但徘徊在痛苦与甘甜的边缘,却铸就了20世纪最伟大的诗人。而我,只知道,纠绕着,逡巡着的这两种颜色的调和,大概就是月季花美的由来了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16 14:15)
标签:

文化

The year's at the spring,
And day's at the morn;
Morning's at seven;
The hill-side's dew-pearled;
The lark's on the wing;
The snail's on the thorn;
God's in his Heaven -
All's right with the world!
                                                ------Robert Browning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17 12:33)
标签:

文化

他们都说我到花旗国去读书了
我确是去了,而且坏脾气一点也没改
你没看错,坏脾气
有人要问你勒个标题好扯哟,一看不像出国去深造的人也。
人做事得心应手的时候应该叫做左右逢源
然而应该戒骄戒躁的时候,也是需要正定,思痛的。
这个标题就比较和谐了
游戏代表来去自如,三昧则是佛教版的正和定
当一个人控制自己达到了最高科技的境界,已经无需刻意注意克己的时候
他叫游戏三昧。
说来可笑,百度的解释和我的解释完全不一样,是不是?
你也不用去找了
咬文嚼字的游戏没什么好玩的
有些东西即使是己证的既存事实,一千个哈姆雷特也会用各自不同的方式去复仇
如果每个人表达爱的方式都不尽相同
那么
罗丽叶和朱力欧的浪漫就只不过是莎翁声嘶力竭的一个响屁了
上个世纪20年代的伟大哲人说过:
给我12只会打字的猴子和一本古英语词典,我会给你一本莎翁剧作集

人是会变的,
还是不变的?
这,是一个问题。

我的手依然有两面,
一面是手心,
一面是手背。

游离于变与不变,手心和手背的中间

记住,
这就叫做“游戏三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Somehow, there is one kind of feeling

as a drunk person stumbled into a glass of water

then broke someone's quietment and cellphone and computer

All they tell me is not ture

is not ture enough for me to believe in

they demanded

write, write, write as simple as you can

what is the difference

nobody knows, nobody knows about the story he wrote

it's like one piece of cheese made of tears and soy milk

they still can not understand

the meaning of count's concert

and bitterness of his craves

nor the will of the world

night owls sighed and sighed again and again and again

who can stop them from crying out the truth in a facksimile cosmos

for the sake of sant Marry

the god of wisdom

it is nothing about personal

this is the embrace for the one who had been discriminated for year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25 05:01)
标签:

文化

The opalized twilight shone through
All the grief it used to be, a paradox, a contradict, or the weight
Of recombination of this fall,
Comes down to the remnant of palely thirsty leaves
His shoulders nigh are contoured into a landlines burnt by the acrimoniously colossal sun
None of us being-bears the combustion of the desperately ignited fire
Nor the perfunctory, tuneless comedy
Let go a crisply wrenching heart
Drearily, drearily, how to fix the fringing misery
Nobody since mourns for elation Victorian
Startled as the worms being unearthed for a entire millennium
But which can merely live for anther hour
Or the other form of reincarnation
Nobody has never reckoned, nobody has never reckoned.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25 23:27)
标签:

杂谈

重庆的记忆就此3年

欢声笑语是最多的,缘分这种东西很神奇 能成就一群人也能拆散两个人

虽然也有不顺心的时候 对于我来说也不算什么了

真的很感谢六班的一群同学,南山上的仙人和我一起创造那么多的美好回忆

愿他们好运以及世界和平

一段旅途即将结束而新的快开始了,不,是在眼前

后天就是告别的时候了,连我都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快

一晃眼,离开高中一年,整整一年,我认为没有浪费 忙碌而充实而生动 这就很好

 

还是那句话,要么别做,要做就把它做好

希望大家严肃紧张团结活泼

 

对于自己的概括是:这个人以前的事没什么好讲的,请把他忘掉;他以后的故事还没开始,请听下回分解 

然后? 没有然后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18 12:04)
标签:

文化

转眼又快是七月了

本来想引用一段徐志摩的诗来做开场白

可无奈确实是怎么也想不起了

大抵里面有句话叫

七分鹅黄,三分翠绿

我觉得,这样的句子用来形容重庆的七月是不过份的

后面几句则是山水画,墨泼的

颇有点中国古代最隐晦的自杀说法的意味

有云有水有山有风

这样写出来究竟是不是缺失了什么呢

随便了,想起补上便是

 

以前背得烂熟于心的东西,现在忘起来也很快

比如什么病梅馆记,兰亭记序云云

以前老记不住的东西,现在有的也特别留意去想

比如打英文的时候逗号后面要打空格,人名地点职务要大写首字母

人的一生当中就是有这么些忘记,这么一些记起

但有些本该忘却的妄念 始终萦回在心头

这不是我的本意

包括这样写东西的习惯

也都不是我的本意

大概是因为大家喜欢看我比较个人的一面而不是作为一个臭搞文艺的

所以中古文艺性的东西渐渐淡化了

转投外国近现代文学

许是我外文不够精通

始终觉得外国文字是不能表达出一些中文里那么美妙的意思的

而中文除了一些外文的韵脚却总是能反映出最真切的文学

诸如阿博洛,烟士批里纯,阴埋桀里森

 

以前有个人说得很对,越是对国外文字研究得透彻越是觉得本国语言之伟大

语言才是最强大的武器

一个民族乃至一个国家最引以为骄傲的不仅仅是“心”

也是能把这颗“心”完美诠释出来的语言,文字

诚然,我许是这么认为的:

 

在上帝的荒野中,疾走,我的梦想

遇见云端的巨兽的首

我不畏惧,决不畏惧

我的信念,一阵风带不走,带不走

这高筑的沙墙

雷鸣电闪,雨急猿哀

就还你一个,还你一个高昂的色彩

完结了这褪的洗刷,再来一涌洪流,如何

看你如何来击跨,来击跨

这时间的信使,这时代的引领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01 23:03)
标签:

文化

杂谈

献给这一夜

在这弥漫着极其松脆的空气的

夜里;月不经意把自己

的歌声透露给了孤独的旅人

多么幻妙的

声音啊,甜美而细腻,堪比天鹅绒毛的被套

一个夜不长,只够让夜莺们唱一回

歌,夜是多么漫长而又那么短暂

太阳是苍穹的主宰也只得

随着时间的摆布而路出玫瑰色的破败相

月是夜空的整个王国却不会因为时间的路过

而消翳;这里是细柔艾酒的温床

这里是没有归途的旅人的故乡 但

这里从来什么都匮乏

这里没有忧愁

没有烦恼没有悲哀没有失望更加没有

死亡,然而这里

惟独不缺的是安魂的歌

是圣造的舞

16亿年不长,刚刚能让这泛满银光的土地酝酿一杯

一杯醍醐

一杯琼浆,在漆黑的云丘里漫步的独行者

只需抿一小口

全世界的黑就绽放出翡玉宝翠的

光芒,造就了一个过客的丰盛的晚宴

造就了一个永不消逝的风的故乡

一部分的他们神情肃穆神圣 抬头凝望

一部分的他们精神恍惚低头冥想

试问谁又能经得住着耀眼的迷醉

谁又能不愿意品尝这

来自远古的佳酿

一整个的他们说

献给这比一夜更简短的一生

献给比这一生更胧长的一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世界变了,我与它越来越远

我变了,世界与我越来越近

 

月光下的莫扎特

他的咏叹调为谁祈祷 祈祷
安静地拍打随着从他血脉里流出的音符延长的海岸线

那是白昼的熟睡 夜晚的狂欢

翻腾的海浪下面的文字揭示着世纪前盲诗人宏伟的奥德赛

却被当作神话中波塞冬庇护下的奇迹的赝品

 

飒爽的海风带走世俗的忧伤 带走了秋天哀伤的色彩以及一些烂熟果实的味道

留下的 

是梧桐树叶背面秋神的灰色羽翼

而天上轻轻地浮着的云朵与世俗无关与季节无关

自始至终成为了俯瞰大地的众神的宫殿

神殿里的带着咸味的风满满地载着从人间丰收来的快乐和幸福

能这样使人感到愉悦的只可能是维纳斯的躯体纳西塞斯的相貌以及宙斯的至高无上的权利

巨大风车的齿轮开始了缓慢运作的夜晚

人们朝起夕归的习俗便就停止了

拣拾麦穗的妇人们弯下的腰在直立的那一瞬间时间似乎也停止不前了

竖琴座的奥路菲动情地唱到:伟大的河流,你为何停息?

"只有这一刻的静谧与慈祥是万物所共有的,连我也不例外"

 

carpe diem, carpe diem

 

"其余的留给诸神,其余的留给诸神" 贺拉斯这样精练的回答着实让人满意 
而我没有变 而我没有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25 20:43)
标签:

杂谈

一直把幸福的定义想复杂了
规定时间规定地点规定事件
这个是非自由式妄想加害症的幸福
俗称三规
 
"今天天气不错"
 
坐着公交车去公证处办出生公证
难道我出生到现在的证明不过就是一张盖过章的纸?
一些画面在我头脑里面快速地倒退,然后慢慢的回放
这些镜头夹杂着白色的光点也许我见过也许根本就是我的臆想
柔和而湿润的空气中我看得到此起彼伏的粒子的波浪
他们带诱惑性地对着我耳语:
这不是靠杀死衰败的脑细胞所换来的工艺品
而只是维持着人正常生活的空气
 
年过古稀的老人守着一间名为老鞋匠的鞋铺
和与老人年龄相仿的古树们相依为命
树的身上挂着的铁牌则是政府为其标明的价值
"国家二级"我觉得不以为然
一个以金钱衡量一切的世界有谁会在意一个不名一文的荣誉称号呢
为什么这样一个创造过无数价值的生命仍然得到的仅仅是这样一个毫无价值的褒奖
他们把一生都献给了我们而我们仍然让他们和一间破鞋铺做伴
然而我庆幸他们所获得的快乐是我们永远无法共赏的
当我们每个个体获得少数人的心,而他们则拥有整个世界
或者说世界拥有着他们
 
那在深秋拥抱阳光的树叶
似乎比一年中的任何时候都还绿
仿佛遇见了生命中的奇迹或是垂死的回光返照
即使致命的冬天快要降临
 
那在溯月中迎接海浪的沙砾
仿佛是带着微笑的颜色
回归浩淼的万物之源
即便是要永远深埋在凝重的海底
 
我们体制化着整个社会
而他们与造物主同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