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横刀问雪
横刀问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54,796
  • 关注人气: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十一月三日于深圳
一帘风声翻书动,
半壁烛影照蛾飞。
众星捧月好清静,
流萤追灯真性情。
时间和日期
横刀问雪欢迎您!
横刀问雪精品文章
横刀问雪精品博文导读

■ 一厘米一厘米地不介意
■ 醉步歌
■ 养眼的、养颜的、养奸的
■ 博客记·采真列传
■ 博客记·博客圈之事答采真书
■ 博客记·江东酒鬼列传
■ 铜须门事件:从虚拟走向现实的潘多拉魔盒
■ 北京的符号
■ 端午节,我不想祝您节日快乐
■ 鸦喳雀起,蝉鸣鼓噪——我看天涯“当年明月”事件之“乱”
■ 十一月的北京花开花浪
■ 玉皇大帝的烦恼与观音菩萨的生意经
■ 我抄!我抄!我抄抄抄!
■ 贺卫方:请注意你的言辞和身份!
■ 新浪博客世界杯
■ 张贤亮尿频,马德钟尿急,锐博客尿痛
■ 北京人的绳子,裘祖贻的手指,韩国人的皮
■ 袁立和徐本禹:一起天真
■ 由洪晃开涮80后才子帅哥说开去
■ 大糊涂政府,小糊涂仙
■ 范冰冰的脸蛋、北京的鸭蛋、广州的笨蛋、记者的扯蛋
■ 我有一个比修建防鼠墙更馊的主意
■ 不裸不是汤加丽,不搜不是李彦宏
■ 菜刀门、博客圈、砖头盟、乳沟派,无良无极便作怪
■ 我看农民工吃剩饭的问题
■ 天下无“房奴”,奸商又炒作
■ 五一:关于国民的素质问题
■ 飘落的叶子
■ 我们抬头还能看见什么?
■ 千年梅树
■ 媒婆、媒人、网恋及其他
■ 狗咬狗,一嘴粉丝
■ “皇家野鸡”现象简析
■ 红色旅游:一条并不太平的朝圣之路
■ 广州警方立军令状:全国都笑了
■ 丑陋的行为艺术
■ 从南京大树的命运说开去
■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之畅想
■ 伪科学争论之我见
■ 夜舞清风:话说“小资男博客”
■ 郭沫若的“虚伪”和一个的命运
■ 刘德华脱裤子,粉丝放屁
■ 越南油灯省蓝藻爆发,政府决定城管代行职能
■ 烽火戏诸侯的盛世路演之一:精神上的贪污
■ 我们永远玩不过制定规则的人
■ 全球迷都应该学习C罗
■ 文坛是个屁,有人偏装逼!
■ 韩流是怎么生出来的
■ 论“文坛”的倒掉
关系户
访客
加载中…
醉步歌

 

《醉步歌》

金属声声碎,

觥筹列列咽。

杯淡如水不知味,

身轻如鸿好随烟。

酒酣不知身何在,

唯有血流似飞天。

此时行乐自在我,

君且留话不多言。

雁渡淅淅三层雨,

风流霍霍百丈冰。

秋去北国身自冷,

酒过三巡心自温。

来!来!来!

浊水一江流沙返,

且听我与君一席:

我且为奴凡五日,

日日登高无仙人。

极目京师五百里,

无人知我戚戚焉。

儿女情,千古事,

千年悲欢又离合,

昨又是,今又是,

明日照镜华发生!

晨钟梦醒披星醉,

不知昨夜有风情。

自古纨绔少忧愤,

只是英才多困萦。

满嘴醉言痛快事,

不屑一顾腹中烈。

刀剑在手,日月在天。

刀不刃血,笔不言情。

秋风为琴瑟,

秋雨为霓裳。

江湖为琼酒,

喧嚣为歌吟。

罢!罢!罢!

遍地落叶接我足,

曲终人散寻家门。

博文
(2007-11-09 15:10)

问雪/文

 

  老王说:老孙,还认得我吗?

 

  我说:认得,认得,你变成鸟人我都认得,何况你翅膀还没有长出来!

 

  老王说:十一年没有见了吧,好感动哦!

 

  我说:感动个屁呀,好歹你也应该挤两滴泪下来我看看,也算是个物证嘛!

 

  虽然这么说,毕竟是十一年没有见面的老同学了,到底我还是有些感动的,这得感谢5460,老王是在同学录上知道我在深圳的,接到他电话的时候,那语气、那声调,我还以为是被黑道盯上了,仔细想我没钱啊,儿子也在我身边,绑架也没有可能了,孩子他妈被劫色?这不可能啊,上班时间她不乱跑。

 

  估计这是老王最有耐心的一次,好久了才报上大名。那一刻深圳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21 08:44)

问雪/文

 

金属声声碎,觥筹列列咽。

杯淡如水不知味,身轻如鸿好随烟

酒酣不知身何在,唯有血流似飞天。

此时行乐自在我,君且留话不多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26 08:06)

问雪/文

 

  上班虽然辛苦,但是每天早晨,我都愿意放弃乘车,徒步走到公司去上班。良辰自有美景,并不愿意放弃在每天头脑最清醒的时候,与宁静和思考亲密接触的机会。走路的时候,心态是安宁的,思考也是最清晰的。如果有幸能够穿林凌波,则更是锦上添花,其乐无穷。

 

  凌波有些奢侈了,深圳是一个没有渡口的城市,但是穿林,却是有很多去处的。我的徒步上班之路,就要经过经过这样的林地。

 

  穿过笋岗桥下的隧洞,不锈钢的U型门挡在眼前,门到洞的距离,也就三五米,如此局促的范围,好似见出了这U型门后的去处,有些小气,可是当我的脚步跨进去的时候,却不想别有一番洞天。

 

  彩色的水泥砖,以规则的排列,拼接出不规则的路面,只几个斗折,就消失在浓郁的榕树林里。地上湿漉漉的,水渍星星点点。水浸后的落叶,踩上去没有任何声响,尤其显得可怜。有一种很小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04 07:02)

问雪/文

 

  一大碗带有橙黄色锅巴的米饭,一份清炒黄瓜,一份青椒炒豆角,外加一个咸鸭蛋,这样地道的农家午餐,我刚刚把它们吃下肚子,手很俗气地抚摸着肚皮,嗯,很饱。站在小河边,让自己的双脚没在清凉的河水里,那是一条很随意的乡村河流,蜿蜒在海洋般的禾浪里。河水永远不会被太阳晒得发热,水草在河水里,构筑了一个小小的水下森林,很多叫不出名字的鱼儿穿梭在水草间,只有当它们回转或者争抢食物的时候,他们的肚皮或者两侧的净白,会忽然一下子闪了你的眼。我在洗碗,油腻辐射开去,有着暗娅的七彩,鱼儿们争抢着饭粒,没有谁会将饭粒一口吞下,它们是在试探着什么,还是把饭粒当成了一只小小的玩具?只是那样调皮地争抢着给我看。

 

  太阳很艳,白云从南边的村庄爬起来,一片接着一片从头顶漂过。这天怎么这么蓝?难道是这一片片的白云在擦拭它么?透明的巨大的云影,贴着起伏的禾浪,朝着一个方向快速滑过,这情景,像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26 22:45)

问雪/文

 

  采真者,淮扬胡氏,扬州人也,与吾皇同宗,似长一辈,不可考。采真,乃道教语,指顺乎天性,放任自然。《庄子·天运》曰:古之至人,假道于仁,托宿于义,以游逍遥之虚,食于苟简之田,立于不贷之圃。逍遥,无为也;苟简,易养也;不贷,无出也。古者谓是采真之游。郭象注曰:游而任之,斯真采也。真采则色不伪矣。成玄英疏曰:谓是神采真实而无假伪,逍遥任适而随化遨游也。后多指求仙修道。吾以为采真之意,求真是也,所求者何?曰:真人、真性、真情、真心。

 

  吾与采真,会于博客,交于QQ,终识于神。初,采真至于横刀之博客,所写评论,多铮语,少美言,点到即止。每读及,以为知音。及至阅其文章,方知亦愤激之士,忧忧之心,或呼号欲出,或抑郁而咽,皆有所动。吾尝数顾于“八字先生”,评论、留言无数,皆因先生文章,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问雪/文

 

采真君:
 
  今见君之留言,感慨顿生,遂回访,敲敲打打,终难成文,皆因思绪颇多,仓促之间,恐辞不达意,乃单独成文,敬答,惠鉴。
 
  公元二○○六年二月十七日,吾首开博客于新浪,已半年有余。挑灯刺骨,奋笔纵墨,始有“问雪”生焉。及至pk韩迷,方知博客乃是非之地,魑魅魍魉横行,阴阳诡道丛生。恶语相向者,或匿名,或马甲,皆网络流氓,无以还击,倍感无力。然天地正气,亦存于博客,遂结朋党,共御之。方是时也,亦知君子不同党,正气无合流。纵使向者一毛,背者九牛,然吾友皆存坦荡之心,无柄授人,何惧哉?乃更名“横刀问雪”,意及“拉倒一切牛鬼蛇神”,明心智于博客,彰颐气于友朋,虽字句犹草根之微,然春风可待,甘露可期,志同道合者,枯荣大同,声息与共,休戚相关,终有“草根评论”矣。
 
  君俗务缠身,席不暇暖,然功劳也巨,非微量也。吾虽无俗务,亦碌碌庸庸之辈,事理不通不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20 01:37)

问雪/文

 

  清晨,窗外传来滚滚车轮淅淅索索的声音,我知道,又下雨了。

 

  淅淅索索的声音,这是汽车轮子压过湿漉漉的路面发出的特别的声音,如果路上无水,汽车走过时会发出一种嗡嗡的轰鸣,这种声音会给你勾勒出一副喧嚣、虚浮的都市形象,躺在床上会心生烦躁。

 

  雨是来自天空的精灵,它带给我们天空的信息,那是一种清凉,一种明净,一种洗濯一切污垢的天使般的力量。

 

  乡下的雨,是乡下生活的一部分,它和乡村的泥土和绿色都融为了一体,会让你感受到这是一种生命的呵护。梅雨季节,雨一段接着一段。常常是前一段时间的泥土还没有干,但是农人的赤脚刚好能够踩出非常光滑的泥路的时候,又一场淅淅沥沥的雨水便下了起来,我们小孩是喜欢模仿大人的,比如说我,就特别喜欢给自己弄一些奇怪的雨具,然后疯到雨里,检验一下看看雨水能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我们的心中,在我们内心最深沉的梦里,花朵是开在春天的,在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的时候,连浑身滑溜溜的小青蛙身上都散发着刺槐花的芳香。后来才知道了秋菊,知道了秋天开花的高贵,再后来知道了黄巢,于是把这菊花又和暴动分子联系在一起了;再后来呢,就是腊梅,傲雪而开,遇春而败。

  于是就知道了,花,不是春天的专利。

  母性是女人的专利,但纯洁不是女人的专利;野蛮是男人的专利,但兽性却不是男人的专利。十一月的中国不是什么特别的时段,前一个月国庆,后一个月圣诞,在伟大的祖国诞生之日和杰出的圣母分娩之日,神州大地却是花开花浪,温柔不再,和谐不生,人心不古,是非不存。

  十一月的北京出了三件大事:张钰出了车祸、何洁辞了职、黄健翔公布了性爱录像。三件大事都是重磅炸弹,不过他们轰炸的不是首都原本弱智的交通,他们轰炸的是道德底线编织的罗网,轰炸的是社会宽容铸就的圣杯。

  张钰很可怜,一个官司打了几年,一审二审均败诉,明明别人给她泼了脏水,说她偷了人还偷了手机,既下贱也下作,总之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国人真有面子,一个中非合作论坛招惹来了四十多个非洲的政坛要人,这股黑色旋风不是自己刮来的,是我们请来的,他们刮不走泱泱中华的一草一木,倒是北京人很慷慨地免除他们高达100亿美元的债务,100亿(美元)意味着什么呢?希望工程实施十二年来,累计募集资金逾20亿人民币。我不知道北京人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在国际舞台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国与国之间永远都是利字当头,任何国家只有充分重视自己本国的国民利益,才有可能在尊重国际交往准则的基础上充分争取自己的利益,也就是说,尽管北京人免除了非洲兄弟的100亿美元的债务,可是他们在和中国进行经贸交往的时候,依然要奉行基本的贸易准则,在欧美豪强的虎视眈眈下,中国不可能游离于规则之外获得额外的收益,而且,我们要知道,那些非洲国家大多数是以英语和法语为母语的。
 
  与中非论坛上的黑色旋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恰恰在这个会议期间,北京的天气很不争气,白岩松斯基在《中国周刊》里说,他从外地回北京,在飞机上看见的北京就好像是刚轰炸过了一样(会意),烟雾缭绕,天地间灰蒙蒙的一片。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下,很难以想像为了不让非洲的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