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十万峰峦_543
十万峰峦_543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15,563
  • 关注人气: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这里是一个老旧风筝的歇脚处,风筝的颜色已经褪尽,绳子也磨的毛糙了,但是它还在飞呀飞,因为,那掌握绳子的大地,要求它继续飞,需要它继续飞,它竭尽全力,坚持在飞。有一天,它无意之间在新浪找到这样一个歇脚地,一丝阴凉,一些放松,一个亲朋好友的虚拟聚会。尽管老风筝学习新鲜东西很吃力,但是它好惬意,好珍惜。
   这里很像蒙古大草原,家门不上锁,来的都是客,喜欢的请常来,不喜欢也没有关系,好来,好走。
版权所有
本博客文章版权所有归属博主,转载请征得同意,照片尤其是本人所珍爱的,未商本人请不要使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投缘

小安

敏感的眼光和敏锐的视角

满江红

多彩多元的青年时代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发了些对演讲的体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15 22:57)
标签:

杂谈

一日去演讲,到了现场,听了前面更加重要的讲话,觉得自己要调整。

上了台子试图做点调整,发现很难。

中文的句式是比较严整的,而且语法经常要用结构和词的顺序来表现,完全没有给人随意调整的很多空间。

如果出口的词不合适,几乎没有转圜的余地,尤其现代话筒超级敏感,几乎把呼吸都可以放大传播出去,陡然增加了许多的压力。错个词就紧张啊,难怪通常是要念稿子。

念稿子也很不容易呢,因为一旦形成文字的讲话稿,拟写稿子时就不自觉地要求严格,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所以,除非记住了句子,否则就最好低头朗读。不然稍微一走神就会念错呢。

如果想好了一个思路,当做聊天来讲,会好些。不过严肃性就打折扣了。

比较之下,英文似乎不那么苛刻,不要求语序严整,而是用动词和格式的变化来表现的。如果开头选择的词不一定就是主语,可以在后面的表达中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21 15:41)
标签:

杂谈

婚礼

在青年集体婚礼上的讲话

2011-8-20 张北坝上草原

 

今天,我很荣幸能够在这里为新人祝福。

也很感动你们选择草原迈出人生这重要一步。

蒙古人常讲:“老天在上。”

蒙古人一生都很孤独,男人要长时间在草原上放牧,女人要终日独自操持家务。但是无论身边是否有人,每个人都要尽心尽力地做好自己的事情,有老天在上,有长青天看着呢。

今天,老天在上,你们相互承诺要开始一起过日子,这是一个沉甸甸的承诺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05 23:06)
标签:

杂谈

--上次写博还是去年的事情了,今天刚刚写就得到好友的诸多评论,感动于朋友们的不弃不离,也感动于大家的勤奋。今天开始,争取恢复勤奋,至少经常写几行字吧。

 

-- 清明节虽然没有雨纷纷,想念逝去者的心依然如故。

 

-- 老人们都随水而去了,每年祭奠的方式是烧一些打印出来的照片,尤其关于自己工作、活动的照片,感觉似乎这样就可以向老人汇报自己的境况了,当火苗跳动起来的时候,心中的事情就好像这样随着燃烧邮寄出去了。

 

-- 今年踏青的人群遍及京郊,朋友推荐了一个幽静的村子,去了才知道,早被人淹了。倒是家家农家乐,烤玉米饼子尤其原味。带回来一顿吃一个,支撑了三顿饭。

 

明天上班了。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05 16:28)
标签:

杂谈

好久没有打理,我的博客竟然被盗用了。

太高明了,不仅用了我的空间,竟然把密码也换了,太不可思议了。

这年头。

鹫到底是不一样,占了就占了吧,还换了锁,全然当自己家了。

找到管,找到了源头,处理一番。

上来后一鼓作气,统统删掉。

其中有篇文章蛮好,但是也下决心删去了。

这位高手可以自己开个博客好好经营。

我从中也吸取了教训,自己还是找时间打理打理。

如果实在是忙不过来,就暂时关闭吧,等有了闲再来?!

问候各位网友。

峰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喧嚣的乐队,喧闹的歌唱,喧腾的歌迷,让我的心境独自飘荡。

时空的错位,带来许许多多的过去。

也是高音喇叭,也是激动的人群,台上曾是全然不同的表演。

世事就是这样,在斗转星移间跳跃,为的是让那其中的人迷失。

若说人生就是体验,谁又能逃避过山车上的晕眩?

歌手在音乐的敲击声中亢奋,观众在银光棒的摇摆中陶醉。

无论如何,我还是很enjoy这个听不到手机铃声的周末的夜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2 22:09)

久没有打理博客,竟然发现下面这篇不知什么人的文章,赫然贴在这里,太奇怪了。

哪里来的这等人,怎的往别人的网页贴文?哪个给的密码?

真格是雀巢鹫占。

 

现在真的了得,下了飞机手机就不停地接受广告,上班的时候也会经常有电话打进来推销产品,天,怎么如此猖狂。需要有个立法什么的吧,保护个人的权益。

 

这篇所谓的股票文章居然能潜入到私人的博客里面,有些门道。

就让它留在这里吧,让网管查查路径,看看是哪路神仙。

 

我荒疏博客时间不短了,每日忙里忙外,有些顾不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13 20:48)
标签:

杂谈

分类: 人与景与事

Z是副处长,人都称呼处长,副局长也都称局长。

与L坐下来聊,问他为什么都称正职?

告:“怕称了副职人家不高兴。”

问:“怎地就知道副职的人希望被称正职呢?”

“大家都这样的,否则就另类了。”

问:“若是碰上正职与副职在一起,怎地称呼?”

告:“那自然正职就称正,副职称副了。”L一脸的认真。

愕然,如此高深。

问:“遇人总要这样盘算,不累?”

L咧嘴笑了,眼里飘过一抹莫名的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16 07:15)

见过西北的风吗?从不见青萍,风似乎是起于脚下的,轻轻地打着小转儿,时不时把路上的什么碎片踢到空中。风长大的速度快得很,一会儿就扫起了尘雾,当你抬头看到远处风沙漫天时,一转身自己就在其中了。一时间天色暗下来,路上的行人都背过身子,扛着那风,脚下费劲地挪动着。这风刺骨,哪里是英国的软风可以比的,刀子似的,穿呢大衣简直就是摆设,没多久就有点发抖了。

 

回想起当年在乌拉山的日子,严冬的风在无遮无拦的旷野中挥洒得更加自由和张狂,吹刮起路上的碎石,敲打着我们捂在身上的羊皮大袄。排队收工的路上是不能背过身子去扛风的,更不兴带口罩,我们都像蜗牛一样向前弓着背,顶风前进。自己看不到自己队伍的样子,一次看到隔壁一个行进的队伍,一行人一个同样的动作躬身前行,乐得我吃了一嘴的土。与风斗其乐无穷的时候,羊皮袄里面倒是汗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10 07:40)

S是印度人,老对手,聚在了伦敦。晚上请朋友们吃饭,S坐在我的左手,餐桌上烛光摇曳,S是典型的南亚人,眼睛看上去似乎眼白要大一些,在厚厚的镜片后面闪着光,他仍然端着那份自信和安然,说话总要摇着头,不容人家不相信的样子。

 

2002年我们在拉萨谈判,讨论的问题很困难,但是我们都很认真,终于成为朋友。

 

每次去西藏都要看拉萨饭店的画廊,那里有几个四川美院毕业的画家,长年在西藏,他们的油画生活气息浓厚,我尤其喜欢他们所擅长的西藏人物画。想为S在画廊里面选一幅画,以纪念我们在世界屋脊上的谈判。这可能是人通常的弱点,总以为自己喜欢的别人也一定喜欢。我相中的一幅画的是一个西藏妇女,尽管画面背景很暗,但是整幅画都被那个绛红色的裙子映得很亮堂,可以感觉到阳光是从侧面高处的窗户照进来的,人被罩在暖暖的金色调里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