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沙加之伦
沙加之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159
  • 关注人气:1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VSCO
VSCO Grid
博文
分类: 转成空


1、
两个月前给我老公过生日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这都已经是他最后一个二字头的生日了,然后转念一想,呦呵,这特么也是我最后一个二字头的生日了,过完这一年,我们可就30啦!

之前同事问我对30岁有什么感觉,我一下子有点懵,我为什么要对30岁有感觉呢?我还并没有到30呀,对一个姑娘来说,差一天一分钟一秒钟都不行对不对,更何况差了整整一年。虚岁是个屁啊!老子今年29!

29岁的我,如今在上海。



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从小就对啮齿类动物有着无限的好感。

在我很小的时候,姥姥家还在馆陶路,现在那边已成青岛著名的德国街。房子是姥爷单位分的,单位就在他们家楼下,对,就是那个工商银行。
那房子说起来也很老了,当时常有老鼠,而我姥姥全家老女老少都特别害怕老鼠。
但是有一天,我姥爷不知怎么抓到了一只老鼠,特别小,然后叫我过去看。当时我姥姥、我妈,大概还有我姨妈等人因为害怕都在客厅里关着门,而我跟我姥爷在隔着一条狭长过道的厕所里。
我姥爷面带微笑,跟我讲“你看啊,老鼠就是这样游泳的,是不是很好玩。”只见那个小老鼠,在水桶里不停地游,一圈一圈又一圈,速度很快,我充满好奇地看着它圆溜溜的小眼睛和油一样滑的毛皮,一点都没有觉得害怕或者恶心,还觉得很可爱。
我们一直看了很久很久,小老鼠游的速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大鱼海棠

影评

分类: 琳琅纪
我是大学的时候知道了大鱼海棠。一开始是看了短片,惊为天人,于是找到了作者的微博——呼吸不能说,关注了他一段时间,发现他画画也特别好,摄影也特别好,作图也特别好,设计也特别好,长得也特别好,男朋友也特别好,就觉得“哇塞真是个才华横溢的人儿呀~”

后来看到说大鱼海棠要拍成电影了,我就特别高兴呀。当时还跟我现在的老公一起聊,因为他从小就有一个动画梦,也是特别兴奋。

可后来又说没钱了,要做众筹。

感觉那个时候国内还鲜少有“众筹”这回事,我也去看了看,但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等着。

后来又过了很久,久到听不到大鱼海棠的消息了,我也取消了微博的关注,接着过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碎碎念
上海开始闷热起来了。

上个周末是被热醒的,翻来覆去,闷闷的,燥热,寻思着该换个薄的床单了。

每个周末都是阴天,看不到太阳,即使是南向的房子,窗户南北贯通,房子也始终是暗的,于是越来越觉得阴天使人抑郁,再也没有以前那种盼着下雨的心情,只是一遍一遍的骂,操他妈的又下雨,妈个比的就不能晴一晴,老子的衣服再也不能香喷喷,潮湿的味道真他妈臭。

大概也是因为太潮湿,每天即使是刚睡醒也觉得很累,身上止不住的酸痛,疲惫,每天每天都很沉重。

昨天听同事说刚出差回来发现家里太潮,开了抽湿机抽出好多水,我就一愣,天啊抽湿机是什么黑科技???听都没听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看别人在豆瓣发的日志,我忽然寻思过来,以前在网上都是看彼此写的文章,觉得有意思然后聊起来,继而成为朋友的。我就喜欢看那些写心情、写想法的文章,东扯一句西扯一句,或者絮絮叨叨,但也有神来之笔,没有什么花哨的词汇,也没有排比,就是平平淡淡的,也能看着发笑或者默默流泪,总之特别有共鸣。也就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我不爱看鸡汤——没有人味儿啊。

以前上学的时候有篇文章《我儿子一家》,当时的我特别不喜欢吃猪肝,却对文章中的猪肝面线无限神往。还有那段,孩子生出来,父亲不太开心,小姨生气说“我姐姐这么辛苦,哪怕生出个蟑螂来你都该叫声好”。

还有篇文章《父子情》舒乙第一次对老舍产生父亲的印象是他妈妈说“小乙,尿泡泡,爸也尿泡泡,你们俩一样”。

还有《荷塘月色》里那句“热闹是别人的,我什么也没有”。

你们看看这些故事,多么生动,多么活泼,又简简单单平平凡凡,每天都可能在任何人身上上演,作者随手拈来,一写出来就是满满的人情味。

这样的文章,跟那些鸡汤比,才是活着的实感,你通过这些文字就能了解到这个你从未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12 23:33)
标签:

上海

分类: 碎碎念
早上出门的时候地上已经有积水了,但雨下得很小,是那种特别细密的毛毛雨,细密到打着伞也基本没卵用,除了胸部以上之外还是湿了个遍,像被喷雾喷过一样的湿。

说起来啊,打伞最终能保护好的也只有头和脸了吧,像这种小雨,迎着风走根本避无可避,要是大雨就更没办法了,所以我更喜欢穿雨衣,从头到脚完全遮盖住,再大的雨也不怕。

我走路可能有点问题,鞋头的部分总是会被溅湿,我老公就没有这样的问题,之前我们还专门探讨过这个问题,也一起观察过路人,发现的确是有些人的鞋头会被溅湿,而有些不会。清明那会下雨我都是穿雨鞋的,但是因为不透气,会让脚一直泡在湿冷的脚汗里,于是今天咬咬牙坚持穿运动鞋,但鞋头果然又特么湿了,所以下次还是穿拖鞋吧,反正也没那么冷了。

其实我以前基本是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碎碎念

树上的叶子是什么时候长出来的,这个对我来说一直是个未解之谜。

两周前刚走过这里的时候,所有的树还光秃秃的,棕黑色的树枝扭曲着插入天空,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气,而现在再抬头看去,所有的树冠都已经是绿莹莹的了。

我觉得叶子们大概都是在夜里偷偷长出来的,反正只要离开了我的视线就呼呼地长,一旦被我看到就定格了,像木头人游戏一样。

有些人,有些事情好像也是这样,明明是有在认真关注的,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空子,立刻就有了纰漏。

之前关注了好些人,抱怨自己单身抱怨了好多年,抱怨到我都忍不住想去解救他们了,然后忽然有一天再看,怎么已经结婚甚至有了宝宝??( ⊙ o ⊙ )

还有那些在青春期里陷入黑暗与绝望的朋友,那时的我们都沉默,只是靠着书写这个动作来释放掉一些不好的东西,我们对彼此的话不多,但每个字都能说到心里去,很久很久没联络了,偶然想起来过去看看,一个个都已经是一张特别明媚的笑脸。

以前看安东尼讲过一个故事,某天他在厕所里看到一只蜜蜂还是苍蝇的,心里想着一会把它放出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01 15:36)
分类: 碎碎念

3月14日

从09年开始,这是我第十次来到上海,终于可以留下来了。

两座城市,一个家,一个远方;一个北方,一个南方;一个有暖气,一个没暖气;一个令我窒息,一个令我冷。

今天早上大概6点左右的时候我就醒了,憋了一泼尿,但因为太冷不愿下床去。蛋黄(我的仓鼠)出来喝水,铁珠子嘎啦嘎啦地响,心想这下我是睡不着了,没想到它就喝了一会儿就停下了。

闹钟响了之后,在被窝里得先像蝉蜕一样地扭动着把睡衣脱了,再把秋衣秋裤塞进被子里穿上,就算这样也像是浑身被浇了一般冰水似的冷,待体温能适应了,便鼓起勇气跳下床把剩下的衣裤迅速地穿上。

坐在马桶上是一种煎熬,来了三天,因为太冷,便便都缩起来不肯出来,赶紧去买了毛绒的马桶圈,终于舒服了一点点,可裸露出来的半拉屁股还是冷。

洗面奶冻住了,蜂蜜冻住了,花生油也冻住了,可是外面的花都开了,各种玉兰我就不说了,最初的早樱甚至已经谢掉了,昨天看到第一株开花的染井吉野,桃花也陆续地开始开了。上周回去收拾东西的时候紫叶李才开了一两朵,现在已经是整树整树地开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12 20:29)
分类: 表达欲
以前听过一首歌,叫《08年,滚蛋吧》,当时的我不理解这个标题,因为我还没有遇到过哪个糟糕到需要让它赶紧滚蛋的时间段,但是在过去的2015年,我遇到了。

在2014年的最后一天和2015年的第一天之间,我在梦里见到了故人,醒来不免怆然,冥冥中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兆头。

果不其然,元旦那天过得非常糟糕,于是我断定这一年一定不会好过。

1月份的时候,另一位“故人”原形毕露,时隔五年,终于在言辞中提及到我,而我当时并不知道详细的情况,只当是终于可以释然,和,难为他还记得。

后来在与友人的交流中得知他这些年的不堪,心里满满地是一种看苍天绕过谁的快感,甚至想给他这火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碎碎念
2015.12.08
以前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每天都会在本子上写很多东西,感想啦,所见所闻啦,疑惑啦,奇思妙想啦,什么都要写,若是不写下来就觉得难受,有很多话想要在本子上倾诉出来。

后来用手机写,接着用笔记本写,越写越多越想越多,总也没个头似的。

大概是抱着一种'让所有的日子都有迹可寻'的想法吧,喜欢翻每年的今日,看看过去的自己 ,能察觉出改变和成长的味道,还有一部分的无法直视。

近些年写的越来越少了,最大的原因还是懒吧,同时觉得好像不再需要把这些东西写下来了,反正每天都是在重复,日子过去就过去了,没有什么值得记录的,而越是这样想,人就变得越麻木,越冷漠,观察力也减弱了,感觉自己陷入了庸碌无为的漩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豆瓣秀~
新浪微博
规则

[规则]
如果,你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理睬什么规则

或者,你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留下

那么,规则就到此结束了


[规则]
如果,可以沉默

那么,请沉默吧


[规则]
如果,一定要让别人知道些什么

那么,请小声一点


[规则]
如果,可以精致

那么,请精致一些


[规则]
如果,可以不用追捧

那么,请不要去追捧


[规则]
如果,这里不适合你

那么,请安静地离开


[规则]
结束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信仰
访客
加载中…
踏歌行

我要的只是自在的露水
在夜想走的时候不要扯他后腿


我要的只是适度的吗啡
在病人该醒时候不要继续麻醉


我要的只是脆弱的蝴蝶
在山崩地裂时候不要逼我面对


我要的只是坚固的堡垒
在我该躲的时候不要继续侵略


肉眼看不见的宇宙白夜黑昼一样走
夜晚抬头发现月球比找到星星的多
而太阳当道时候光芒彻底遮过月球
月球尽管做得再多一样是没什麽用


我要的只是时机的正确
你的自大自以为只是我的轻蔑


我要的只是累赘的瓦解
你所有真知灼见只是我的可悲


我要的不是争个错与对
在我崩溃的时候麻烦请你闭嘴


我要的不是讨个是与非
在我无言的时候拜托离开我的视线


肉眼看到的宇宙迷惑於发光的星球
观赏的人没有错不能察觉的太薄弱
你照你的方向走只是不能让我感受
你认知的理所当然不适合套用在我

我要的不是敷衍的安慰
用错的对待反而让我心情脱轨


我要的不是肤浅的赞美
看不见你心里是否真的这张嘴脸


没错你说的全都没错
别顾哪个谁怎麽说
你就活在自己的井中
别看哪个风怎快活
谁怎麽说谁怎麽说
没错你说的全都没错
别顾哪个谁怎麽说
你就照自己愚蠢过活
这样走下去绝对不会错

我想要看见你说的草原
而不是一片遍布荆棘的荒野


我想要看见你种的蔷薇
而不是一束枯萎殆尽的花蕊


我想要看见你说的蓝天
而不是一道没有雨水的闪电


我想要看见你落的白雪
而不是一滴融化成血的眼泪


肉眼看不见的宇宙白夜黑昼一样走
夜晚抬头发现月球比找到星星的多
而太阳当道时候光芒彻底遮过月球
月球尽管做得再多一样是没什麽用
不要拿你的宇宙一味套在我的地球
我的地球怎麽运走不见得跟着宇宙
总躲在太阳背后怎能看见你的脸孔
总是选在白日出没谁晓得注意月球
 

在星球变成残花败柳在整片海洋都快要凝固成蜡烛之前

那根深蒂固的地心被包裹的密密麻麻

泄露不出一点空缺

一片遍布荆棘的荒野变成坚固的堡垒

一道没有雨水的闪电在一束枯萎殆尽的花蕊上绽放自在的露水

一滴融化成血的眼泪变成脆弱的蝴蝶

是你浪费在我身上的时间使我变得如此珍贵

使我变得如此珍贵……

 

 

够深刻了吗 来躺下吧 

让我轻抚你安慰伤害我后的疲累

够尖锐了吗 看我的疤

用温柔包覆勇敢给喘息的你笑脸

 

生命从来不觉得自己对谁该负责任

太多虚伪情节的表面模糊陌生的眼

请让我在你身边一起穿越这条街

请让我在你身边一起纪念

 

够痛快了吗 我知道啊

躲在你利刃之内骄傲的自卑作祟

够鲜艳了吗 血染的花

被你刺满的双手此刻擦干你眼泪

 

生命从来不觉得自己对谁该负责任

我们看了编造的谎言就如此轻易

将彼此划成碎片

太多虚伪情节的表面模糊陌生的眼

请让我在你身边 一起穿越这条街

请让我在你身边 一起纪念这一天

总有一天我们都死去

丢掉名字的回忆再没有意义

总有一天我们都忘记

曾为了一个越演越烂的故事伤心

总有一天我们都叹息

笑着缅怀有过的愚蠢的美丽

就让现在过去

让我握你的手让你握我的手

彻底了解颤抖 你会知道我

让我握你的手让你握我的手

彻底了解颤抖 你会知道我

让我握你的手 你会知道我

让我在你身边 一起穿越这条街

请让我在你身边一起纪念这一天

透过我的眼泪看你的脸 

自由是我们需要的特权

你笑了 我笑了 笑了这一天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