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琉璃仙的银发
琉璃仙的银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732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吉祥物爱万年坑

飞纱

珠江三角洲,腐女进化论

夙紫冰

冰雪聪颖,红青杏小,耽美族人

天籁玉

临溪照镜,蝶恋花

琳子

青梅映梨色,手帕交

伊谢家

一夫当关.OTAKU科研报告论

动漫茶室

元素聚集地

琳子家

友达 友达

阿梗的木叶笔记

插画赞,人品赞,赞的N次方-0-

云来雁往.友达+AC

哑哑鱼

相见两不忘,安徒生家鱼

绯雨雷

豆蔻梢头,雷鸣时分尤念雷

yuki&真一

人不风流枉少女,巧笑倩兮真一党

AHKR

春日迟迟,京都浮华,仰望凉宫星辰

南可

竟夕起相思,同是游梦人

fayhime

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koto

醉里秋波,梦中朝雨,都是醒时烦恼.

神无

斯须九重真龙出,高人相逢有期

BEE

人生得意须尽欢,校长留步.

裸身米迦勒

溪花与禅意,宅心仁厚

无法无天

请奏鸣琴广陵客,哥哥好.

潘多拉

芳草碧连天,御姐王道

寶寶八千留

别离在他日,见尔当何秋

LULU

自在飞花轻似梦,同萌派

紫絮梦飞

涓涓清露,少女革命LOLI会

德克斯特のbiG houSe

三杯两盏淡酒,怀旧漫匣子

火儿

河上仙翁去不回,陶然共醉菊花杯

honeyseed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无知的飞鱼

琴瑟齐奏,赏心悦事,邻家好姑娘.

吊瓶

执手相望,玉指冰心,姐妹党

眠眠

心有灵犀一点通,贤雅淑女

石头剪子布

红豆生南国,惜画笔,弄清影

豆花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宁孩

戏马台前,采化篱下,自由最大

夕瑶

凤凰台上凤凰游,大隐于世

紫轩晴芷

心心相系,林家有女初长成

蓝色闪电

男儿本自重横行,此去经年

四月物语

朝朝马策与刀环,影纪事

幽之谷

大珠小珠落玉盘,乐纪事

Venusxx

一石惊起千层浪,ACG纪事

碧玉妆成一树高,火星地

川一帅

长风破浪会有时,漫行记.

落lene

细草香生小洞幽

夜月人形

见梨花初带夜月,海棠半含朝雨

小影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办公场合有五位处女座是怎样一种醉人的体验?请看看他们的日常:手机电量永远不能低于80%;必须做好分类存档,必须!否则是死罪;无论是上级发文还是更新的通讯录,不能出现任何错字;让采购商闻风丧胆的谈判对象;吹毛求疵,对你要求严苛美其名曰为你好;上班最早到下班最晚离开的工作狂人。我尽量理解他们,因为他们不仅虐人,还不停虐己,并且习惯成自然。我相信,当世界上所有人都变成处女座,那一定无限和谐,无比美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31 00:19)

有些电影,恐怕我一生都不会再看第二遍,譬如斯皮尔伯格的《辛德勒名单》,这部电影是我独自一人在深夜里看的,大概三个小时,看得我异常难过、压抑、绝望,哪怕最后那幕温暖动人的场景也无法洗去阴冷,它的小说给我的感觉亦是如此,沉重仿佛凝固,悬在心头。这种电影,用陶杰的话说,要特意到北海道去看看美景美女,浸下温泉才能逃出那种恐惧和阴影。

不得不提朱塞佩·托纳多雷的《西西里的美丽传说》里那个被侮辱被损害的身影,魅惑妖冶的玛莲娜终究逃不过多舛的命途。同样还有罗伯托·贝尼尼的《美丽人生》,尽管片中绝大部分的情节绚烂无比,一派乐观,但也是令我伤感得不想再看第二次。这些电影类型相同——击碎美好的东西给人看,揭露人类灵魂中最晦暗的角落,使人感到世界是灰色的,用现在时兴的话说,散播负能量。

还有一类电影,是某些文艺片,自己不会再看第二遍,是因为我知道我再也不愿沉浸入那种缓慢的节奏,沉闷的氛围,再也不会有那种耐心去理解导演意图和摄影艺术的种种可能。李海鹏在一篇文章中说,他读过的最沉闷的书是《天象馆》,那种感觉“就像驾驶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01 23:02)
标签:

杂谈

    每次上微博,我都会觉得这个世界噪音太多。爆炸的信息量,铺天盖地,圈住了相隔半个地球的人们,圈住了我,也圈住了你。

    速食年代,追求效率成为了群体基数最大的信仰。慢生活的概念等同于虚掷光阴,那么快,那么快,大家的表情都传达着一个共同的声音:我很忙。

    我只想在某些时刻慢下来,譬如现在。

    安然的看本书,静默的听首歌,或者什么都不做,单纯放空。

    要是上帝说可以让我实现一个愿望,我希望他能让我变成一个不会思考的人。思考的过程,很愉悦,也很煎熬,因为清醒后的彻悟有时会带来更大的痛感。

    其实傻瓜才是这个星球上最幸福的人,也许会有人嘲弄他的愚笨,但那些人永远不会明白,真正的无知就是自诩聪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05 00:03)
标签:

杂谈

六年前,曾经蠢蠢的想要拼命追赶你的步伐,痛恨自己不够优秀,逼着自己参加不喜欢的考试,厌恶失败,无法容忍自己失败。

 

可惜后来我还是跑偏了,时间也好,距离也好,经历也好,两条平行线渐行渐远。

 

不是任何人任何时候跳起来都能摘到苹果的。

 

感谢那些过去的岁月,令我成长。

没有沉入过谷底,就永远不会知道前进一小步的喜悦。

不需要活在任何人的光芒下,相信自己手中握住的,是打开未来路途上每一扇门的钥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19 13:10)
标签:

杂谈

    这几天的睡前读物是安倍夜郎的《深夜食堂》,简短的小故事满溢着淳朴而踏实的感情,让人在冬夜里倍感温暖。

    鸡蛋糕与红香肠,是两个落寞的人---同性恋Pub的boss和黑道大哥的挚爱;滋味各异的茶泡饭的固定食群是三个坚守纯爱人近中年的聒噪女人,女性间的友谊非比寻常;猫饭的爱好者是个喜爱唱歌的女生;一直吃猪排盖饭的拳击手最后改吃亲子饭,比赛惜败,却赢得了属于自己的幸福;鸡蛋三明治是爱情的媒介,但终究是一段错过的恋情;同初次见面的儿子在小店里共食速食拉面的杀手,接受老板的劝解直面责任;土豆色拉是难以忘怀的关于母亲的回忆;牛油拌饭使得美食评论家和姐姐的恋人重逢,成全了爱的守候;被父亲抛弃的女演员在添加了特制海苔的酱油炒面里,吃出了来自父亲的最深的忏悔;烤竹荚鱼的故事,脱衣舞娘的心酸隐在老妇人风情而倔强的背影里,妖娆华丽坚强洒脱……

    深夜里的小食店,没有人间的大爱大恨,不需要绚丽华彩的装饰,食香念深,不仅填补饥饿的胃,还能安慰疲惫的心。撇去冰冷坚硬的盔甲,每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06 00:10)
标签:

杂谈

看完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我始终很厌恶思特里克兰德这类人。厌恶他,是因为他的自私冷漠令人不齿。当然,从某个角度而言,我可以理解他。作为一个艺术家,倘若疯得不够彻底,那么他的艺术创作永远无法登峰造极。一个天才,最好是孤寂的,不为琐事烦扰,不被世俗羁绊,“接地气”只是为了满足生存的基本需求,其它的完全不必理会,这样,他便真正成为了自己生命的主宰,可以无所顾忌的追求理想。人性温情的那一面,往往会使人倦怠沉迷。当一个独立的灵魂刻出锋利坚硬的棱角,世间除了自我,再无敌手。风花雪月只是锦上添花,权当宣泄本能。这类人的情感大概是枯竭的,他们没有那么多耐心去应付理想之外的人和事,艺术创作才是他们生命的主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26 20:34)
标签:

杂谈

   
   第一次近距离看到珠穆朗玛峰。我要做好准备,与WUDA他们约定,五年后徒步ABC大环线。
    

    二零一一年是我的间隔年。

    遥想去年十二月,恐怕只能用“愁云惨淡”、“黯淡无光”这样的词语来形容。厌倦了没完没了的派系争斗,厌倦了虚伪的笑容,厌倦了每句话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很久以前有个朋友跟我推荐·聚斯金德的小说《香水》。小说里的主人翁天赋异禀,尽管生来就是弃儿,偏执无我的个性与普通人群格格不入,但是他那极其出色的嗅觉,使他在香氛王国里无往不利,无人匹敌。在他这颗孤单的星球上,嗅觉仿佛拥有触手,能描摹出所有的颜色、形状、味道和声音,气味成为了世间万物存在的理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22 00:10)
标签:

杂谈

孟子曾说,是以君子远庖厨也。其实在现实中,真小人要比伪君子可爱。自认只是迷恋世俗烟火的凡人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并非我的做派。厨房和战场类似,都是“英雄”们的用武之地。

“有时候反而会歪打正着,加点不一样的香料。小茴香味道强烈,能让人变得内敛;肉桂能让人两情相悦,若你想说‘我愿意’,那就加肉桂吧。”在电影《香料共和国》里,香料拥有自己的灵魂,它们浓缩成为小小的宇宙,就像施了神奇的魔法,香料激荡起味蕾的愉悦,平庸无奇也能变得活色生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18 22:14)
标签:

杂谈

    上上个周末,我和死党到动物园瞎晃了一下午。三年没去动物园,许多场景都变了,我的心境似乎也变了。

    整个动物园里最开心自由的族群大概就属黑天鹅吧,至少天鹅池是很宽敞的,它们不必担心患上幽闭空间恐惧症。孤零零的企鹅傻傻的在小池里游一圈,然后羞涩的躲进冰室里,或许是因为它生于斯长于斯,所以它对于遥远的故乡一无所知,也无所期盼。河马就像马戏团里的小丑,在池边仰着头,张着嘴,等着“天降的馅饼”。火烈鸟是新来的移民,它们倒是气定神闲,慢悠悠的修整自己的羽毛,不知道这种传说中来自楼兰古国的神鸟会不会怀念它们的栖息地肯尼亚呢。

    本来游玩的心情是挺不错的,可是当我看到铁笼子里的金钱豹时,心中突然涌出一股酸涩。铁笼里的它显得很不安,不停踱步,发出阵阵低沉克制的吼叫。在这狭窄的方寸天地间,它无法展现它疾奔时的矫健身姿,骄傲的草原之魂被紧紧束缚,仿佛一个落魄的君王被一群无关的围观者窥视。野性难驯,这是许多自以为是的人们对动物的定义,可是他们是否想过,捕捉猎杀展览这些非我族类,也是一种野蛮无道的劣行呢。人类何时才会将动物的尊严归还它们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