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课桌中线的刻痕
课桌中线的刻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80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2-01-13 14:06)
标签:

杂谈

你确实来过这里

是的,你确实来过这里——这个想法来自某一天,山岗之上,放眼望去皆是齐腰深的青草,绿得发亮,风所来所去,草叶哗哗作响,大片白色的云彩为在山与山之间走过的阳光斑块,作着衬托铺垫,草丛或者天空上的鸟,尖利不安的叫声,象某种在高音区撕裂的笛音,时间或者回忆被抽象被简化,就象突然来临的雷雨把眼前多彩的山色变成黑白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09 12:53)
标签:

杂谈

海明威

    我其实没胆量写对这个人的看法,因为一切的赞美和评价都是不自量力。一九六一年,我还没有出生,我的祖父不到五十岁,但正是在这一年,这个美国人用他最心爱的猎枪,打掉了自己的半个脑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08 08:29)
标签:

杂谈

我们与世界的关系

“我们”代表了什么?人群,群体,人类,或者别的吗?一群迁来迁去的大猩猩,为了躲避夜晚可能来袭的大猫,早晨从峭壁下来,而黄昏前登上峭壁;一群蚂蚁从低洼处的洞穴迁往高处,不日之后,旧穴果然被淹没;一群大雁从南往北或者从北往南从来不会错乱季节和路线;一群公鹿在春天将进行一场生死角逐,选出一只鹿王,季节过后,那些生死相争的公鹿依然会是种群中的兄弟;而一些人用刀剑或者枪炮杀死另外一些人,那个被称之为战场的山岗,在许多星光月光阳光之后,在狂风之后雨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黑暗与光明的河流上

 

在黑暗的翅膀之下,光明在河流之中闪亮。我于是听到了鱼的呼吸,在水里,鱼的呼吸如此幸福,大鱼和小鱼们的声音一样充满活力与快乐。它们听到了来自光明的歌声,是月亮的声音也是太阳的声音。河流才是没有尽头的事物,在上游它们由许多注入活水的源头组成,而在下游它们将汇入江海,这将引领吸引着它们走向更为宽阔更为自由的疆域。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对自我的疑惑一定是来自灵魂的疑惑。我们的身体在行走着,在行动着,在释放或者吸纳,可灵魂也许并不与它同步。

当自省到来的时候,观照亦到来。内在的观照一定会产生怀疑:“我是谁?”“从何而来,向何而去?”外在的观照是为内在观照提供背景的吗,或者说是提供参照物?但外在观照也会产生疑惑,即,这是我所做的吗?这是我需要的吗?为什么我需要这个?

在内在的观照中获得了真实的感觉,即意识到生命的独立与自由何其重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如果你靠在树上,会发现这是一棵真正的树,树冠,枝干,绿色在秋日里嗡嗡作响,有些事物注定会嗡嗡作响,比如树的绿色在渐次变黄的秋天里。树冠易使人想到“冠盖”。但真正的大树总是以透露绿色信息为已任。无论是一个以苦为乐的旅行者,还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乞者,靠在树上,你就能看到绿色,顺着绿色,就能看到天空,天空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21 16:27)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04 18:53)
标签:

恭喜

情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23 11:34)

一泓清水

一泓清水,同早晨的阳光一起来到,也许它就是阳光本身,它降临心头的时候,带给了我宁静与欣悦。我没有看到它确切的形象,只看到了它绿色的透亮的颤动,象丝绸在微风里鼓动,也象绿色火焰起伏的燃烧。一泓也不是它到来时的形象,我没有看清它的边际与体积,它也许是一望无际的浩浩荡荡大水,也许只是一捧一掬,但无论它是海洋一样无际还是一掬的亲切在手,它总是透亮如火焰。

我可以在意识里以它清洗自己。洗净满脸的尘埃把自己变得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感悟随笔

    我坐在河边。河里有鱼游。一条小河,只能称之为溪,水是长流着的,细水长流。鱼也是小鱼,眼睛大小的鱼,也象眼睛一样鲜艳活跃。大大小小的石块,围成一些小水洼,鱼就在那里面。鱼倏忽的一闪,象电,灵性的电,调皮味极浓的电,快乐的电。我不知道它会想什么。它快乐,如果它不快乐,它不会象闪电,还有,它的眼睛明亮地闪烁着,这也是快乐的闪烁。它身体薄得透明,背脊上有横贯身体的黑色条纹,一条银色的小鱼,为什么会有黑色的细纹?有一年的夏天,下了很久的雨,洪水发了,有个小山塘出水口超过了平时许多,水顺着沟渠往下流。我发现顺流而下的鱼,是一斤多点的鳙鱼,流下来的水并不急,水沟不深,我叫上弟弟,我们一共捡到了二十多条鱼。而村里其他人并没来得急分享,他们不知道。现在,坐在河边,我想起那年夏天的那些鱼,我不喜欢那些鱼,那些鱼被吃掉了。大鱼没什么意思,除了可以吃以外,有什么意思?这些小鱼不同,这些小鱼则象闪电,你甚至感觉得它们的微笑。

    这是初夏的雨后,天晴了,太阳明亮,有些力度,抬头我就看到河边的这座小山,满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